2014年7月31日 星期四

祈祷和平....( 连载 -66 ).... 林新仪

第十五章  阳光海浪白沙滩 (3)
白马的海滨,尤如一个婀娜多姿、风情万种的热带少女,美得让人迷醉!
她的身后,是一片绵延起伏、墨绿葱茏的山峦,海拔不高,却生机盎然,那里隐藏着一个丰富多彩的动植物大千世界;揽在她怀抱里的,是一片宽阔而抒情地伸展开去的雪白的沙滩,这是一种细如珠粉、白如乳汁的沙,踩踏上去如同走入云端,柔软而轻飘,感觉妙不可言;而展现在她面前的,就是那烟波浩淼、碧浪万顷的大海了。

2014年7月30日 星期三

祈祷和平....( 连载 -65 ).... 林新仪

第十五章  阳光海浪白沙滩 (2)
柬埔寨的八月,时而骄阳似火时而大雨倾盆,是一年之中雨水最充足也最潮热的时节。所有的学校都放暑假了,要到九月初才会重新开学。
林弘毅到端华来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了。前两个暑假他都是到马德望去与妻儿团聚一段时间,因为那里是山区,气候凉爽宜人,不像金边这么热不可耐。但今年的暑假他却不动地方,紧着忙完了手头的公务,开了几个学期工作总结会,向董事会作了例行汇报之后,便坐等着杨碧涛带孩子们过来,准备一块儿去白马海滩度假。
邱纯璋在白马市有一幢优雅的别墅,他做生意做得身心疲惫之时,便会开车到白马去休闲,小住数日,调整一下状态。这三年来,林弘毅孜孜不倦、勤奋不息,使端华发生了巨大变化,学校蒸蒸日上,人气旺盛,他这个董事长脸上也很光彩,总想找个机会回报一下林弘毅。几个月前,他主动向林校长表示,今年暑假邀请他们一家同去白马避暑旅游,林弘毅欣然接受了。
杨碧涛带着四个孩子和保姆张婶如期而至。傍晚,邱董事长在家里设便宴款待了他们。第二天,邱董携夫人和他们一家分乘两部轿车,一早就出发了。

2014年7月29日 星期二

祈祷和平....( 连载 -64 ).... 林新仪

第十五章  阳光海浪白沙滩 (1)

堤岸闽安中学的教务长办公室里一片灰蒙蒙的,弥漫着呛鼻的劣质烟雾。
林祈平刚抽完一支烟,又用还燃烧着的烟蒂点燃另一支烟卷。讲述完马德望的童年往事,使他特别的伤感。亲人如今生死未卜,青梅竹马的恋人更是杳无音讯,他们现在何处?是在人间苟延生存呢,还是在地狱里饱受煎熬?不得而知!不得而知啊!
“咳!咳咳……”吴文贵被呛得得直咳嗽,他以长辈的口吻相劝,“阿平,你抽烟抽得太厉害了。这对你的健康没有好处的。”
“对不起。”林祈平苦笑一声,在烟灰缸里捺灭了那支刚抽了半截的烟卷,幽幽地吟道:“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
“这是唐朝白居易的词《长相思》的下半阙。”吴文贵俨然一付语文老师点评学生作文的样子,“还缺最后一句:‘月明人倚楼’。你的唐诗宋词学得不错嘛。”
“惭愧!我是不是太那个……小资产阶级情调了?”

柬埔寨"端華學校建校百年纪念"专栏....( 10 )


歷史的本義

                                                                                           新仪

                                         

前不久,有一位在我們這個小圈子裏很知名的人物去世了。對他的評價,分成截然不同的兩派,一派是歌頌與贊美,另一派則是譴責與不屑。而我所嘆息的,則是他的離去,帶走了一段鮮為人知的歷史,從此再也無人知曉。

所謂的“我們這個小圈子”,是指柬埔寨金邊市前端華學校的師生們,如今已散居在世界各地,且都已進入人生的中老年階段,事業有成,生活寬裕,兒孫滿堂。在安享晚年天倫之樂時,每個人心中卻都深藏著一段永遠無法忘記的歷史,以及這段歷史給我們心靈所造成的無法愈合的創傷。歷史發生在四十多年前,那是一個激情燃燒的戰爭歲月,天使與魔鬼同行。今天,許多記憶片段雖然已經模糊不清了,但那些血腥的暴力、虐待與殺戮場景卻像噩夢一般始終伴隨著我們,難以被時間沖淡,在平靜的生活之下埋藏著一個永遠的痛,時不時會撩撥我們一下,給原本舒暢愉快的心情瞬間蒙上一層陰影。

那段歷史實在太殘酷,不僅僅是我們這一代人的大傷痛,更是人類的大悲劇。我們是一群歷史風雲中的迷途羔羊,而領路人,正是那位知名人物。如今,他走了,壽終正寢,直到他閉眼的那一刻,始終保持緘默,沒有絲毫反省,更沒有任何反思,對人們的責難也不做任何答辯,然後,把一切是非曲直、事實與真相全都帶入棺木,永遠關閉上那段悲劇歷史的黑暗之門。

我常常在想,歷史的本義是什么?

一位文學家如是說:“歷史是坎坷,歷史是幽暗,歷史是旋轉的恐怖,歷史是秘藏的奢侈,歷史是大雨中的泥濘,歷史是沼澤地裏的吞沒,歷史是懸崖上的拋棄……”

是的,當歷史能夠以其真實面目昭示天下時,以上的形容比喻都準確無誤。然而,當歷史被刻意掩蓋、封存,甚至是封殺,人們無法看清歷史的本來面目和經絡血脈,這時,歷史就是一團和好了的面團,被一只無形的手所操弄,想捏成饅頭它就是圓的;想桿成烙餅它就是扁的;想抻成面條它就是長條狀……這個比喻似乎有點滑稽,但現實中並不少見。重要的是,那些歷史的親歷者、參與者、見證者,他們都擁有道義所賦予的話語權,可是,當他們出於某種原因主動放棄了說話的權利,不願意站直身板為歷史證明,厘清事實,還原真相,給千千萬萬的歷史殉難者一個交代、一聲告慰,那才是最可悲的事情。

                                       

近日,我一直在讀《史記》,這部史學巨著氣勢恢弘,囊括百代,從中華民族的始祖黃帝開始,一直寫到漢武帝元狩元年(公元前122年),記載、敘述了古老中國三千年左右的滄桑演變;此書文筆優美,忠實於歷史事實,不為權貴隱諱,內蘊深厚的人文精神,無怪乎魯迅先生高度贊譽它是“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

世人皆知,《史記》的作者是司馬遷,但卻沒有多少人知道,《史記》的問世是經歷了怎樣的悲苦與折磨方能破繭而出。

司馬遷生長於漢武帝年間,那是漢朝最強盛的時期。漢武帝是中國歷史上為數不多很有作為的皇帝之一,但他也是一個喜歡殺戮的鐵腕統治者,動不動就滅人九族。司馬遷的父親司馬談曾是西漢朝廷的太史令,為官期間,有感於自孔子作《春秋》之後再無系統的歷史著作出現,而從戰國至秦漢,許多重大事件和英雄人物皆未能載入史冊,因此,他立下宏願,要修一部正式的史籍,以繼承傳統,弘揚本朝。然而,他的這個夙願未曾付諸實施就因病與世長辭了。臨終前,他囑咐兒子一定要完成他未竟的事業。司馬遷在病榻前對垂危的父親立下了鄭重的承諾。

司馬談逝世後的第三年,司馬遷終獲漢武帝賞識,接任太史令一職。漢武帝太初元年(公元前104年),司馬遷開始著手編寫《史記》。那時,他已經積累下非常豐富的第一手資料。正當他意氣風發,嘔心瀝血,傾盡平生所學為泱泱大中華編撰歷史之時,朝廷上發生了一個重大事件,幾乎斷送了他的性命和他剛開始的事業。

這個重大事件史稱“李陵之禍”。

天漢二年(公元前99年),漢武帝派他的小舅子李廣利(封號貳師將軍)率領三萬騎兵在祁連山進攻匈奴右賢王。李廣利是個庸碌無能之輩,只因他的姐姐是漢武帝的寵妃,才得以擔此重任,但他的皇帝姐夫也知道這小子沒什麽真本事,就又派了李陵將軍率領五千步兵奔襲匈奴領地居延海以北一千裏的地域,想借此戰術分散匈奴人的兵力,好讓李廣利能輕松打個勝仗,建功立業,回來後給他封侯封爵也就名正言順了。

西漢王朝在抗擊北方匈奴侵擾疆域的長期戰爭中,曾先後產生過許多驍勇善戰的軍事將領,名垂青史,李廣就是其中一位。他以擅長騎射、有勇有謀著稱於世,先後效力於漢文帝、景帝、武帝三朝,與匈奴作戰大小70余次,匈奴人對他敬畏有加,稱他為漢朝的“飛將軍”。李陵,正是李廣的嫡孫,一代忠良之後。

李陵和他的父輩祖輩一樣,對朝廷忠心耿耿,卻無防人之心。他並不知道這次奉命北上奔襲匈奴其實是在為李廣利做嫁衣,李廣利率三萬精銳輕騎,糧草充裕,又有朝廷的強大支持,而他只有區區的五千步兵,卻要孤軍深入敵方腹地,沒有後援,怎麽可能打贏強悍的匈奴?果不其然,他和他的軍隊很快就被匈奴單於的八萬精壯騎兵重重包圍。血戰了八晝夜,漢軍殺死匈奴一萬多士兵,自己也傷亡過半,箭矢全部射光,被圍困在一塊高地上,彈盡糧絕,後路已被切斷。渾身血跡的李陵仰天長雙嘆:“我無顏回去見皇上了。”為了保全剩余士兵的性命,他只得率殘部投降了匈奴。李陵全軍覆沒後,逃散回京城的只有四百余人。

單於俘獲李陵,大喜過望,因敬重李陵是“飛將軍”李廣的後代,英雄相惜,便以禮相待,尊為上賓,還將女兒下嫁於他。

李陵成為匈奴的女婿這一消息傳回朝廷,滿朝文武嘩然,同聲譴責,漢武帝勃然大怒,下令誅殺李陵全家,包括他七十多歲的老母親和妻兒家眷共數百口人。

就在滿朝大臣紛紛對李陵落井下石、眾口鑠金,促成了武帝誅滅李陵家族的決定之際,司馬遷卻非常冷靜,他深為李廣老將軍的後人精忠報國卻遭如此殘酷下場而憤懣不平,在朝廷上力排眾議,向皇上直言進諫,為李陵申辯。他說,李陵兵敗投敵有罪,但情有可原,罪不當誅,他是因為寡不敵眾,傷亡過半,身後又無救兵,彈盡糧絕,退路被斷,才不得已而為之,責任不全在李陵身上。這一說辭,大大激怒了皇帝,認為司馬遷有意為李陵開脫罪責,同時也映射朝廷增援不力,貶責他在偏袒李廣利,這還了得!漢武帝處置完李陵事件之後,又下令把司馬遷投入大獄,定為死罪。

武帝時代,犯死罪的人,除了俯首受誅之外,還可依照兩條例律免除一死:一條是花重金贖罪,另一條就是接受宮刑(即像畜生一樣被閹割)。司馬遷官小家窮,哪有多少錢來買命,只能在死亡與宮刑之間二者擇其一。死,倒是痛快,鋼刀一揮,人頭落地,留下一個護衛忠良的美名在人間;而被宮刑,卻是永遠的恥辱,只能在形同廢人的慘淡歲月中了卻一生。司馬遷剛直不阿,並不懼死,然而,父親的臨終囑托、為民族修史的重任,卻讓他割舍不下,對於他,痛快的死與茍且的生,已經不僅僅是個人的事情了,他要對他深深摯愛的這個國家、這片熱土負責,最終,他含淚選擇了後者。

“李陵之禍”結束之後,司馬遷從身體到精神都受到極大摧殘,他的思想發生了蛻變,修史的動機也在悄然調整,對世事滄桑的痛苦體味,使他不再把修史僅僅看成是對以往歷史的簡單總結和對西漢盛世的歌功頌德,他對史實的秉筆直書,已經融入個人對於是非曲直、善惡美醜的鮮明觀點和立場,書中許多人物傳記都寓含著作者的深沈寄托,磊落而多感慨。司馬遷修史過程中前後心態的巨大變化,賦予了《史記》這部巨著豐富而深厚的內涵,它既是一部記載了我們中華民族走過的每一個腳印的通史,又是作者帶著心靈和肉體的巨大創傷所作的傾訴和吟唱。

最值得後世萬代敬仰的是司馬遷對待歷史的態度:不虛誇其美,也不隱蔽其惡。正是這一高貴的史學家美德,打造出了《史記》的高度真實性、可信性。然而,也正是這一份寧折不彎的倔強,得罪了最高當權者,又一次給他招來殺身之禍。

大約在武帝征和二年(公元前91年),司馬遷完成了《史記》的編撰工作。他將全書準備了兩套,一套藏於山林之中,另一套則呈奉給朝廷。漢武帝閱畢,龍顏不悅,要司馬遷將其中責斥朝政最多的《景帝本紀》(漢武帝之父劉啟當政時的本紀)和《今上本紀》(漢武帝當朝的本紀)削去,不得傳世。但司馬遷完全不予理會。他已經完成上天賦予他的使命,修成正果,可以坦然面對一切強權了,生死予奪,早已置之度外,不再在意。他的傲然、凜然、泰然,徹底激怒了那位晚年極其剛愎自用的統治者,再次下令將司馬遷下獄、處死。同時,將《史記》封殺、銷毀。

三年之後,漢武帝駕崩。又過了許多年,朝野上下對武帝在位時的內外政策進行了全面反思,對司馬遷重新作出公正的評價。司馬遷的外孫楊惲這才從山林中取出那部五十二萬多字的不朽名著,將它公諸於世,很快享譽神州,從此流傳千古!

                                       

讀完司馬遷的故事,不禁掩卷感嘆。這位偉大的歷史學家留給我們一個最重要的人文啟示就是:歷史的本義就在於真實。

唯有真實,才足以警示後人。

當今中國,是否還有第二個司馬遷,敢於將真實的歷史展示給我們?不要再把歷史當成面團,任意揉捏,更不要再用什么“千秋功罪留待後人評說”之類的托詞,讓歷史蒙塵。

                                                                                                                            2010214

2014年7月28日 星期一

祈祷和平....( 连载 -63 ).... 林新仪

                     第十四章   菩提树下的童谣 ( 6 )

秋去冬来,天气转冷。柬埔寨其实并无明显的春夏秋冬,全年只分为雨季和旱季。10月份以后,雨水渐稀,从11月至翌年4月为旱季,气候干燥寒冷,但最冷的时候温度也不过是零上十五、六度,而且只持续很短的时间,大约一个来月。然而,对于生长在热带的人们来说,这个温度也算是奇寒砭骨了。

祈祷和平....( 连载 -62 ).... 林新仪

                 第十四章   菩提树下的童谣 ( 5 )

杨碧涛成为马德望国光学校首任女校长,也是柬埔寨华文教育界唯一一位拥有中国著名大学学位的女性校长。
当罗光义将身着中国传统素花旗袍、风姿绰约的杨碧涛女士介绍给国光学校的董事会时,她正宗的高等学历、优雅的举止风度、睿智的言语谈吐,以及毕业后曾在国民党中央政府财政部供职的经历,令所有的董事为之叹服,就连尹忠石这样一些老国民党人也不得不刮目相看,连声称赞罗光义为马德望的侨社办了一件大好事。

2014年7月27日 星期日

12-2014柬埔寨星洲愛心助學活動‧申請人的辛酸故事-12

愛心家訪(十五):學生腳浸水裡上課‧覺群學校逢雨必淹


  • 覺群學校。(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覺群學校獲得港澳僑胞熱心捐助,興建雙層樓課室。(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覺群學校逢雨必淹,校外的這池水已經積累兩天仍未完全退去。(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溤所順(左起)、邢福全及周德雄在商討如何解決學校的淹水問題。(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孫雪碧(左)與老奶奶相依為命,如果沒有能力讀書,最終可能會放棄求學。(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孫雪碧的住家僅由三片鋅板圍成,那堵磚牆還是托鄰居建屋的福,他們才擁有“完整”的居所。(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柬埔寨‧嗊吥訊)受建設工程影響,覺群學校逢雨必淹,學生不單單得在校內涉水而過,上課時雙腳泡在水裡,令全校師生苦不堪言。
來到覺群學校,經過校外的一堵已斑駁的白牆,牆下竟是一池的深水,詢及這個情景發生的原因,逢咋叻柬華理事會會長邢福全、理事溤所順及該校主任周德雄皆搖首興嘆。
周主任表示,每逢碰到雨季,校內校外都會淹水,尤其是在屬於地勢稍低的課室範圍,大量雨水涌入課室內,學生被迫把腳浸在水裡上課。
“這問題是在兩三年前才發生的,因為政府在學校附近鋪路,之後排水道變小,造成雨水無法及時排出,反倒回流及積在學校裡,一般要一兩天才會退水。”
建排水道費用大
周主任說,學校沒有大水溝將水排出去,如果要建造排水道與主要排水溝銜接,那會是筆很龐大的數目。
因此,他與理事會商討後,決定用最經濟的方式解決,即將低勢地區填高再鋪上水泥,以解燃眉之急。
他提及,由於目前當地建築工人正忙於其他工程,無法前來查看實際情況,因而無法預估此項填地工程的費用。
他透露,該校缺乏這筆經費,希望熱心人士能捐款協助該校解決問題。
儘管面對學校被水淹的的困境,覺群仍然受到熱心人士的照顧,來自港澳的僑胞親訪該校,發現校舍不敷應用,因此捐助2萬8千美元興建雙層教學樓。
本報家訪團於日前到該校進行家訪,看見校內在進行一項建築工程,周主任指出,截至今年8月杪開學日,預計學生人數達1100位,有的班級被迫擠在課室內上課。
他說,上述新建雙層教學樓有4間課室,正好緩解了擁擠的現象。
該校目前有30位老師,其中漢辦老師有4位,僑辦老師則有6位,其餘為本地人或畢業自該校的學生回來母校執教。
另外,針對校內因人手不足而被停用的圖書館,周主任透露,該校或在新學期重新啟用該圖書館,讓學生受益。
他呼吁社會人士捐贈更多書籍,讓學生有多些機會閱讀,以達到培養讀書風氣的宗旨。
--------------------------------------------------------------------------------
遭雙親遺棄- 年邁奶奶照顧雪碧
申請人:孫雪碧(13歲,一下)
學校:嗊吥省覺群學校
年幼時先後遭雙親遺棄,自小與年邁奶奶同住小茅屋,相依為命,惟孫雪碧不言棄,以突飛猛進的成績力證大志!
走進孫雪碧的住家裡,眼前看到的是三面以鋅板圍成的牆壁,另一面則是紅泥磚砌的磚牆,這堵紅泥磚牆竟是托鄰居的福,像樣的居所才能成形。
兩人原來就是住在三面鋅板圍成的小屋子,鄰居正巧在缺上一堵牆的那一塊建了棟房子,他們這才能擁有較“完整”的家。
這一老一小是幸運的嗎?然而,陽光從鋅板牆縫隙透進屋裡,可想而知,這要是下雨,雨水也同樣會穿縫而過,把床給淋濕,所以老奶奶準備了塑料布蓋著吊掛在床上的蚊帳。
媽媽金邊打工無音訊
老奶奶說道,小孫女在媽媽懷胎三個月時,夫妻倆就已離婚,其父親後來再娶,再也不管女兒死活,而媽媽一年前到金邊打工後,杳無音訊,她只有獨自照顧孫女。
“我們現在靠我的女兒救濟,她一個月只賺25萬柬幣,我們一家三口一天大概花1萬2千柬幣,我每天給雪碧1千柬幣零用錢。”
生活雖然清苦,在詢問雪碧的成績時,她坦言,她是去年的插班生,50人中考取第47名;讓人驚喜的是,今年的雪碧在67人當中,在班上得了第9名,可謂突飛猛進。
正如她自身所言,她喜歡中文,用心學習,但要是能力有限,也許最終也只能放棄了。
(柬埔寨星洲日報‧報道/攝影:陳秋蕾、黃如麗、黃佳懿、王平)

2014年7月26日 星期六

11-2014柬埔寨星洲愛心助學活動‧申請人的辛酸故事-11

愛心家訪(十四):母胃炎月花3萬柬幣治病‧明牟尼一家雪上加霜


  • 明牟尼一心想要念中文,但其母親卻患上胃炎,醫療費造成一家生活陷入困境。(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山碧達娜流利地朗讀華文。(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山碧達娜每逢星期日去湖邊,幫媽媽摘蓮子。(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山碧達娜、奶奶及8歲弟弟。(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六合居茶坊店長蘇麗貞(左)把物資送交陳金鳳和母親賴玉珠。(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申請人:明牟尼(8歲,一上)
學校:磅清揚省華僑學校
 
明牟尼母親患胃炎,每月需逾3萬柬幣醫藥費治病,讓困苦的生活雪上加霜!
明牟尼的母親興素麗達拉今年38歲,一個月前被醫生診斷出患上胃炎,這個病每個月得花上3萬至4萬柬幣,此消息為明牟尼家一籌莫展。
雖然,對城市人來說,3萬柬幣是不大的數額,但對於明牟尼的母親來說,這幾乎是她一周的收入了。
興素麗達拉表示,在患病前,她去市場售賣粽子,一天能賺取5000柬幣。
她說,她的丈夫是建築工人,一天收入是1萬5千柬幣,一星期工作5天。
“我兩個孩子都在念柬校,目前我們一家一天的生活費需要兩萬柬幣左右。”
她概嘆地說,由于患上胃炎,她已無法出外工作,收入減少,還得付上一筆醫藥費,一家人生活陷入困境。
-----------------------------------------------------------------------------------------
父車禍亡 母當成衣廠工- 山碧達娜年幼懂事
 
申請者:山碧達娜(12歲,三上班)
學校:磅清揚省華僑學校
 
山碧達娜出生於單親家庭,母親獨自擔起重擔養家,看見母親含辛如苦照顧一家人,這給她帶來努力學習的動力,使她在校表現良好,成績優異。
山碧達娜的父親生前與父母租地耕田,家境一般,一家5口幸福過活,惟在山碧達娜4歲時,父親去喝喜酒返家途中,不幸遭遇車禍身亡,此後一家便陷入困境。
山碧達娜的母親是一名弱女子,一個人無法繼續種田,便改當成衣廠工人,月薪僅90美元,不足以支付日常開銷。
母親兼種蓮花賣蓮子
為了補貼家用,山碧達娜的母親去湖里種蓮花,再將蓮子曬乾拿去市場售賣,一公斤蓮子只能賣3500柬幣,兩、三個月才收成一次。
另外,在兩個月前,山碧達娜16歲大哥因課業不佳放棄在柬校讀8年級的學業,到手指甲店打工,月薪為20萬柬幣。
山碧達娜是一個懂事的小女孩,年紀小小的她,卻領悟到母親賺錢很辛苦,山碧達娜不僅在學習上用功讀書,而且在家裡幫奶奶做家務;到了蓮子收成季節,她也趁星期日休假,去湖里幫媽媽摘蓮子。
家訪團詢問未來想當什麼時,山碧達娜哽咽地說:“我長大想當一名翻譯員,賺了錢幫媽媽分擔家計,媽媽賺錢很幸苦。”。
六合居東主羅瑞蘋- 捐助申請者陳金鳳
六合居茶坊東主兼柬埔寨《星洲日報》董事羅瑞蘋,捐助申請者陳金鳳家庭,50公斤大米和30顆雞蛋,以幫助渡過生活難關。
第八屆愛心助學啟動以來,本報陸續刊登許多貧困學子生活情況,獲得廣大熱心讀者熱烈回響,除了贊助助學金外,也向貧困學子家庭提供物資。
本月17日,六合居茶坊店長蘇麗貞代表,把50公斤大米和30顆雞蛋,親自送到金鳳同學家,以幫助解決他們的開銷。
陳金鳳媽媽賴玉珠非常感激柬埔寨《星洲日報》多年來不斷幫助其家庭。
就讀于廣肇學校的金鳳明年將畢業,蘇麗貞店長表示,金鳳畢業后找工時,六合居可以提供工作機會。
(柬埔寨星洲日報)

2014年7月25日 星期五

10-2014柬埔寨星洲愛心助學活動‧申請人的辛酸故事-10

 
愛心家訪(十三):種菜賣花日賺3萬柬幣‧山妮達一家借錢渡日

  • 磅清揚華僑學校增加柬文和英文班,吸引學生來上課。(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劉順利會長。(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山妮達在家訪團鼓勵下,把課文讀得朗朗上口。(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山妮達一家以賣花種菜賣菜維生,收入不穩定,生活困苦。(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茹茜寶(右)說,雖然經濟能力有限,但還是會讓兒子去念中文。(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溤比亞希望能去上學的心願,只要獲得熱心人士捐助就能完成。(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種菜賣花日賺3萬柬幣- 山妮達一家借錢渡日
 
申請人:山妮達(11歲,一下)
學校:磅清揚省華僑學校
 
儘管生活上需借錢渡日,甫上一年級的山妮達學習上卻進步神速,不枉助學人士的一片苦心!
上屆受益者山妮達,在今屆家訪團的鼓勵下,把課文念得朗朗上口,儘管發音仍不太準確,但對初學者而言,她值得嘉許。
山妮達說,她覺得學中文比學柬文容易多了。說到這裡,其父母更稱讚孩子能說相當流利的中文。
山妮達尚有兩名哥哥,其父母分別以種菜和賣花維生,父親(49歲)種植空心菜,約20天收割出售,一次售罄大約賺取3萬柬幣,惟一個月僅兩次收成。
而母親西凱(44歲)則是賣花幫補家用,她解釋說,一個月裡,她能趁著週末日到市場賣花,最多只有3萬柬幣的利潤,要是下雨,她甚至會面臨虧損。
“家裡一天用費大概要一萬柬幣,孩子的學費兩萬,我們有時錢不夠用,就向友人借錢。”
----------------------------------------------------------------------------
父當軍人兼職載客- 比亞盼上學讀中文
 
申請人:溤比亞(9歲,一上)
學校:磅清揚省華僑學校
 
面對生活困境,咬緊牙關,只希望能讓小小溤比亞完成讀中文的心願!
溤比亞的父親今年已58歲,他是一名軍人,月薪90美元,房子租金兩萬柬幣,再加上1萬多柬幣及孩子2000柬幣的日開銷,生活相當吃力。
因此這名軍人退下制服,在唯一的休息日化為摩哆載客夫,穿街走巷,只為再掙得區區5000柬幣收入,來養活妻兒。
在家照顧幼小孩子的溤比亞母親茹茜寶(36歲)受詢時指出,兒子自己提出想讀中文的意願,夫妻二話不說就答應了。“雖然我們沒有能力讓他去讀書,但他想,還是讓他去。”
--------------------------------------------------------------------------------------------
磅清揚華僑- 增辦柬文英文班
磅清揚華僑學校增加柬文和英文班,以吸引學生來學校上課。位於磅清揚省的磅清揚華僑學校,目前只有140位學生;估計在新學期學生人數將增至200人左右。
磅清揚省柬華理事會會長劉順利在接受本報訪問時指出,該校目前僅提供小學班制。
他說,有些學生在念到三年級就離開,轉到柬文學校念書,以便能參加政府考試,考取受認可的文憑。
“有鑒於此,我們再另請一名柬文老師和英文老師,在新學期增設正規的柬文班,吸引學生前來報讀。”
會長也提及,學生人數增加的緣故,校方暫時停辦電腦課一個學期,並將電腦室轉做課室,以應付需求。
然而,他補充,由於硬體設備不足,校方將其中一間課室一分為二,讓一年級和三年級的學生在同間教室內分開上課。
另外,他透露,該校亦獲得熱心人士捐贈1600美元,訂製40套課桌椅。
(柬埔寨星洲日報‧報道攝影:陳秋蕾、蘇耀光

2014年7月24日 星期四

9-2014柬埔寨星洲愛心助學活動‧申請人的辛酸故事-9

愛心家訪(十二):父母離異拋棄孩子‧年邁祖父母撫養文龍


  • 拍文龍(中)希望完成學業後,出來工作賺錢報答外公外婆的養育之恩。(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文龍年屆73歲的外公,每日騎著破舊的摩托到田裡工作。(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啟華學校新教學樓正如火如荼展開,預計下學期就能啟用。(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嚴興龍校長表示,學生人數逐年增加,課室不敷應用。(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因渴望學習中文,外婆便接披彩妮到實居省生活,並供她讀書。(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年僅7歲的披彩妮已會煮飯,每天課餘時間都會幫忙外婆做家務。(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英達(左起)及母親西蕾一家在面對困境時,獲得毫無血緣關係的丁女士收留。(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英達和母親每日都在這張破陋的木床上共眠。(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彩妮的家是用鋅片製成的小型高腳屋。(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父母離異拋棄孩子- 年邁祖父母撫養文龍
申請人:拍文龍(16歲,四下)
學校: 實居省烏廊市啟華學校
母親近在咫尺,卻對兒子不聞不問,供書教學重擔落在七旬外祖父母身上,16歲少年只求能早日完成學業,報答養育之恩!
下學期將升上五年級的少年拍文龍,未出娘胎時,其母親因遭受患有精神疾病的父親毆打,即便是身懷六甲也毅然離家出走。
當時,其母與父親訂下條約,只要丈夫病情能在8年裡康复,她就會回到丈夫身邊,未料多年來病況沒有好轉,文龍母親選擇離婚,隨後改嫁他人。
然而,母親卻沒有把文龍帶在身邊,反將他丟給外公外婆撫養,此後文龍就跟著外祖父母過著艱辛的日子。
文靜乖巧的文龍在班上是副班長,無論是成績還是品行皆獲得老師嘉許;在家裡,他是個懂事孝順的孩子,除了勤快做家務,他常到田裡幫忙種田。
性格內向的文龍告訴記者,畢業後,他想回到母校當老師,學校與住家靠近,他可以幫忙做家務,也有更多時間到田裡幫忙外祖父母,減輕兩老的工作量。
“我希望出來工作後,把賺到的錢給外公外婆,買好吃的穿的給他們。”
租借田地- 收割稻米與地主分半
年邁老翁辛苦供養孫子,毫無怨言!
身世堪憐的拍文龍,雖遭母親離棄,但所幸獲得外公外婆的照顧,否則多年前就成了流浪街頭的孤兒。
家訪團來到他的居所,得悉這間由綠色鋅片搭建而成的家,是由其阿姨借出讓三人安身,後者也偶爾救濟他們。
文龍告訴記者,外公外婆多年來都是靠種田維生,把他撫養成人。
家訪進行半途中,頭髮斑白、身軀瘦小的外公正巧騎著破舊的摩哆車抵家,他剛從田裡回來,回家休息一會兒。
他說,他向地主租借不到半公頃的田地種田,一年收割一次,收成的稻米與地主對半分配。
他續說,稻米的品質決定他的收入,平均一年所得是大約500美元。
記者問他辛苦供養孫兒,對孫子是否有任何寄望,他只笑著說:“我只知道要努力賺錢讓他去讀書,其他的我不知道。”
------------------------------------------------------------------------------------
孫女渴望學中文- 外婆無怨含辛供養
申請人:披彩妮(7歲,幼下)
學校: 實居省烏廊市啟華學校
一年前因孫女渴望學中文,身為外婆的翁毛女士,便親自赴暹粒省接回披彩妮,並向大姐借了30美元,以實現孫女的願望。
據知,彩妮還有一名6歲弟弟,目前和父母親同住,但因每次跟孫女通電話,彩妮都向奶奶說想要讀中文,愛孫心切的翁毛女士親自過去接她。
“當時一個學期的30美元學費,我是向我大姐借來的,並以分期付款方式歸還給她,目前已經還清。”
外婆裹粽兜售
66歲的翁毛女士為了存錢供孫女讀書,從不抱怨,每天包裹高棉粽子和製作甜品,頂在頭上,沿街兜售。
她透露,每天賣完這些甜品,可獲得2萬多柬幣,扣除成本,賺了4000多柬幣,足夠於每日開銷。
父母在暹粒替人耕種
據翁毛女士透露,披彩妮的父母親已在暹粒省生活逾5年,每年的大節日,兩夫妻會來探望祖孫兩人,惟因生活困苦,從沒有給過他們生活費。
她說,夫妻倆的工作是替他人耕種,收入微薄,不要說是供孩子讀書,就連生活也成問題。
另外,當詢問彩妮會不會想念父母時,她只點了頭,但她卻坦言,不想回去和父母同住。
年幼的她說,“不會想回去,因為回去我不能去上學。”從這幾句話,可看出這年紀小小的女生,熱愛讀書的欲望。
彩妮的家是用鋅片製成的小型高腳屋,位於學校對面,家庭除了奶奶,還有一名姨媽。
她說,姨媽是工廠員工,工資有120美元,而彩妮視姨媽為榜樣,希望在畢業後,能和姨媽一樣,在工廠上班。
翁毛女士說,彩妮的確是很乖巧的孩子,每天放學回家,看到她忙著做甜品時,她都會幫忙洗碗和洗鍋子。
她說,小孫女甚至還會煮飯,只是鍋子太重,因而,有大人在身邊時才放心交給她。
“我不求甚麼,只要孫女能吸取到知識,將來用這些知識來養活自己,我就放心了。”
-------------------------------------------------------------------------------
父母離婚母親單獨撫養- 英達當學校清潔工主
申請人:英達(14歲,一上)
學校: 實居省烏廊市啟華學校
每天在課室外,一直望著班裡的學生,渴望自己有一天成為班裡一員,英達渴望學習中文,日後要當一名出色的翻譯員。
5年前,英達父親外遇,夫婦離婚,母親帶了英達和其中一名哥哥離開,從此,他們的生活驟變,養家擔子落在母親西蕾(47歲)一個人身上。
所幸在他們3人遇到瓶頸時,獲得毫無血緣關係的丁女士(67歲)同情,決定收留他們一家,從此,英達也一直跟著丁女士,在啟華學校當清潔工。
“我從跟奶奶(丁女士)居住後,便一直跟著她在學校打掃,每天看到許多學生背著書包來上學,從課室裡傳來朗讀聲,真渴望自己能坐在裡面。”
英達多次跟母親反映他的小小心願,但因家境困難,無法實現。直到獲得啟華校長顏興龍的憐憫,協助他申請助學金,他才獲得學習機會。
“我很同情這個孩子,所以我推薦她申請愛心助學,來幫他實現願望,若申請失敗了,我還決定幫助這個孩子。”嚴校長如是說。
母親欠下60萬柬幣
西蕾告訴記者,她在市場裡賣荷莖為生,每天收入僅區區的8千柬幣,有時也面對收入欠奉的困境,目前更欠下60萬柬幣的債務。
她說,英達是個懂事的孩子,每天從柬校放學回家時,都不曾外出玩樂,回家除了幫忙做家務外,也幫助丁女士打掃校園,她和校長都感到心疼。
------------------------------------------------------------------------------------
實居省啟華學校- 學生料增課室不夠
實居省烏廊市啟華學校獲熱愛華教的社會人士捐助5萬美元,於校內興建雙層教學樓,讓學生在更舒適的環境下求學。
該校校長嚴興龍在接受訪問時表示,此教學樓共有8間課室,其中7間課室作為上課用途,另一間則充作電腦室。
他說,上述工程今年一月動工,預計下學期8月開課時,新學樓就能啟用。他透露,目前該校已有620位學生,預計在新學期內或將增至751人。
他指,學校老師也由15位增至22人,包括兩名剛從中國培訓回來執教的老師及一名漢辦的老師。
“學校的課室已不敷應用,所幸社會人士的熱心幫忙,讓更多學生來這裡上課。”
另外,嚴校長說,由於學生人數越來越多,每當一下課,學生湧入園內正中央的紅泥地嬉戲,校裡即塵土飛揚,衛生環境受影響。
因此,他欲籌募1萬2千美元,把紅泥地鋪成水泥地,讓學生有較健康的地方玩樂與休息。
(柬埔寨星洲日報‧報道:陳秋蕾、謝漢祥)

8-2014 - 柬埔寨星洲愛心助學活動‧申請人的辛酸故事-8

愛心家訪(十一):父母幫人割草‧一天僅賺萬柬幣‧姐弟獲薦申請助學金


  • 孫國安每天騎腳踏車上學。(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孫國安對長輩彬彬有禮。左為《柬埔寨星洲日報》高級記者海速卡拉。(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崔福春(左起)、弟弟、妹妹和母親。(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三兄妹合照。(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崔福春的木屋。(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申請者:崔福春(14歲,一年級)
                崔彩雲(15歲,一年級)
學校 :國公省鹽田培英學校
崔彩雲和福春是兩姐弟,在培英學校報讀一年級,因為家境貧寒,獲校方推薦申請愛心助學金。
父母收入不穩定
彩雲父母從事農業務,沒有穩定收入,農忙時,幫別人插秧割草賺取微薄的收入;農閑時,到處幫人打雜工。
因為父母都沒有讀過書,完全不識字,知道不識字的悲哀和遺憾,也知道不識字將來會很辛苦,所以他們竭盡心力讓自己的下一代能夠受教育,能夠識字讀書,不用像自己一樣,只能靠著勞力苦力去打拚賺取一點微薄的收入。
彩雲母親坤葉(37歲)說,就算她拼老命,也要讓4個孩子都能上學。
她說,平常去幫人家插秧割草,一天可以得到1萬柬幣的酬勞,有時候也當建築散工,一天只有1萬5千至2萬柬幣的收入。
“在這裡工作機會很少,所以我和丈夫的工作不穩定,平時在村裡務農;除非工頭交代,才能到建筑工地當散工,賺多點收入。”
坤葉認為,如果能掌握中文,便容易出外找工作,所以她決心把彩雲和福春送入華校學習中文,但一家人生活負擔沉重,沒有能力給孩子繳學費,只能盼望熱心人士能給予幫助。
14歲的福春很懂事,他很喜歡讀中文,他認為讀中文的好處就是找到一份好工作,他希望自己將來可以當中柬翻譯員。
--------------------------------------------------------------------------------------------------
開拓前途- 公公盼國安學好中文
申請者:孫國安(14歲,四年級)
學校 :國公省鹽田培英學校
孫國安2000年出生,就讀培英學校四年級,柬校7年級,學習成績優良。
國安的父母都是農民,收入僅夠養活一家大小,全家有三個孩子要上學,父母負擔很大。
國安對學中文非常感興趣,他不但在課堂上專心聽課,每天都在家用一個小時的時間來溫習功課,所以成績很好。
國安說,他希望學好華文,像畢業的學長學姐一樣,將來能當翻譯員,使自己和家人生活好一些。
孫國安的公公陳良國,雖是華人後裔,但連一句華語也會不講,他希望孫子到華校唸書,說一口流利的華語。
陳良國說,他的家庭以農作維生,種出來的糧食也只夠自家吃,根本賺不到錢。
他希望獲得愛心助學熱心人士的幫助,讓孫子能夠完成學業,學好中文。
(柬埔寨星洲日報‧報導/攝影:阮志強/海速卡拉)

2014年7月23日 星期三

7-2014 - 柬埔寨星洲愛心助學活動‧申請人的辛酸故事-7

愛心家訪(十):擔心隨時會被趕走‧宋婉娣一家寄人籬下


  • 宋婉娣一家六口人,奶奶、父親和兩個妹妹。(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宋婉娣中文書寫相當工整。(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宋婉娣刻苦用功學習。(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倪香明希望學好中文,將來能找到一份好工作。(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倪香明和母親。(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擔心隨時會被趕走- 宋婉娣一家寄人籬下
申請者:宋婉娣(13歲,五年級)
學校:國公省鹽田培英學校
宋婉娣是柬埔寨《星洲日報》愛心助學活動連續三屆受益學生,今年她繼續申請助學金,希望可以順利完成小學畢業。
宋婉娣上學期考獲第5名,華文科得95份,獲班主任贊賞學習刻苦用功。
她說,她會繼續努力和用功學習,在下學期爭取更好的成績,不辜負提供助學金各界人士寄望。
小小年紀的宋婉娣懂得做人要有報恩心,她希望自己學會華文後,將來能找到一份好的工作,也希望能回饋幫助她的熱心人士。
父親是摩托車夫
宋婉娣沒有自己的房子,全家6口人是寄人籬下,也沒有自己土地。父親宋婉東(44歲)是一名載客摩托車夫,母親郭佩蘭(43歲)在家裡開小店,賣烤牛肉串。
郭佩蘭說,她和丈夫的家鄉都在茶膠省,他們在宋婉娣還沒有出生前,就來到鹽田辛苦打拼,但始終不能脫離貧窮,目前全家人幫人看顧房子來換取住宿。
“我們整家人都住在別人的家,我每天都很擔心,哪一天會被主人家趕走。”
她說,三個女兒中,大女兒宋婉娣和次女宋婉妮都在華校求學。
“我不希望孩子們像我一樣,小時家裡窮而沒機會讀書。我希望她們長大後,能過好一點的生活。”
---------------------------------------------------------------------------------------
雙親年老多病哥哥失業- 倪香明面臨輟學
申請者:倪香明(18歲,四年級)
學校:國公省鹽田培英學校
倪香明是培英學校的優秀生,她上學期考到第一名,但因為家庭困難,正面臨輟學。
姐姐在市場賣菜
香明雙親年老多病,已失去工作能力,而兩個哥哥還在失業,全家人只靠姐姐倪香英(22歲)在市場賣蔬菜賺取的微薄收入支撐,因而無法再負擔香明的學費。
在不得已的情況下,香明通過校方首次申請愛心助學金,希望能獲得熱心人士資助,順利完成小學學業。
口操流利華語
香明能說一口流利的華語,今年8月份她將參加柬校高考。“在順利考獲高考文憑後,我計劃上大學業和繼續修讀中文,以便找到一份高薪的工作,賺錢幫補家用。”
“我父母都生病了,姐姐肩膀上的重擔,我目前還無法分擔,希望今年能獲得愛心助學幫助,讓我可繼續讀中文。”
(柬埔寨星洲日報‧報道/攝影:阮志強/海速卡拉)

2014年7月22日 星期二

6-2014 - 柬埔寨星洲愛心助學活動‧申請人的辛酸故事-6

愛心家訪(九):父親遇車禍受傷‧李德拉家庭陷困境 


  • 李德拉:將來我要當科學家!(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李德拉和其妹妹。(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自從父親車禍殘障後,李德拉的的母親一個人擔負起賺錢養家的責任。(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李德拉的母親給客人洗衣服維生,一天賺約2萬柬幣。(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父親遇車禍受傷- 李德拉家庭陷困境
申請者:李德拉(14歲,三上班)
學校:國公省鹽田培英學校
李德拉家境原本還算中等,但自去年亡人節,父親上班途中遇車禍,左腳受傷,令原本是家裡經濟支柱的李父失去工作能力,生活陷入了困境。
李父今年已經52歲,在還沒有受傷之前,他是一名挖土機操作員,一天收入最少有3萬柬幣(7.5美元),加上母親在家開洗衣店,一天也有2萬柬幣(5美元)收入,兩人有足夠能力支撐家計,供養兩個孩子上學。
李母莫諾(48歲)說,為了給丈夫醫腳,她四處向人借錢,目前已欠下500美元,每個月也只能還利息。
“每天吃飯、孩子上學、丈夫藥費,還有其他雜費……就算我拼了命,也不可能存到錢,把債還清,所以只能付利息。”
她說,由於家庭經濟發生變化,家裡已沒能力支付孩子華校學費,希望能獲得善心人士資助,讓德拉有機會繼續讀中文。
李德拉是性格活潑的男孩,也很懂事,每天放學,就回家幫母親做家務,小小年紀的他,已有了很偉大的夢想。
他告訴記者,志願是當一位科學家,所以必須從小要打好中文和英文基礎。
除了讀華校,李德拉在柬文學校讀8年級,而且也有上英文補習班。
培英學校學費
幼兒班: 20美元
一至二年級: 35美元
三至四年級: 40美元
五至六年級: 45美元
作育英才13載
國公省共有7個縣,而華人居住最多的是在鹽田縣。鹽田水陸交通便利,從4號公路前往鹽田約10公里。
鹽田培英學校是國公省唯一的華校,於2001年1月14日培英學校正式落成啟用,當年報名就讀的學生有200多人。
自2001年至今已有10多年時間,培英公校為社會輸送了很多中文人才。
(柬埔寨星洲日報)

5-2014 - 柬埔寨星洲愛心助學活動‧申請人的辛酸故事-5

愛心家訪(九):國公鹽田培英學校‧39貧困生申請助學金 


  • 課室的天花板幾乎全部損壞,下雨時會漏水。(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學校操場地面有很多坑窪,下雨時會留下很多積水。(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興建中的兩所課室,今年獲得中國國務院僑辦撥款援建。(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培英學校唯一的書櫥。(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學校走廊望上看,天花板出現許多破洞,還有因潮濕漏水跡象。(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王校長為教育工作默默付出14年,臉上爬滿了皺紋。(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王溥校長14年來就住在簡陋的課室裡。(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王校長每天都是在這個簡單的“浴室”洗下一身的疲憊。(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鹽田培英學校是國公省唯一的華校,也是全柬埔寨最艱苦的華校之一,上學期有123名學生就讀,但大部份的學生都是來自貧苦家庭,其中29位獲得柬埔寨《星洲日報》愛心助學資助。
今年培英學校共有39名學生申請助學金,其中13名是歷屆受益學生。
國公省共有7個縣,而華人居住最多的是在鹽田縣。鹽田水陸交通便利,從4號公路前往鹽田約10公里,當地還有一座碼頭。
鹽田縣華人對社會福利和文教事業非常熱衷,在當地政府的協助下,早在1990年就成立了柬華理事會,1995年得到各界熱心人士的資助,興建了一幢有六間課室的新校舍。
2001年1月14日培英學校正式落成啟用,那時候報名就讀的學生有200多人。
自2001年至今已有10多年時間,培英學校為社會輸送了很多中文人才,很的多畢業生到金邊或西港繼續深造,也有許多畢業生在工廠或公司任職,還有學生擔任華校老師。
前幾年,培英學校得到柬華理事總會會長楊啟秋贈建學校前面圍牆與校門,但尚未修建兩側及後面的圍牆,所以校園內常有牲畜闖進校內。
校長王溥說,很不幸的是,去年1月份學校遭遇了一場大風災,學校屋頂的鋅板被風刮走,天花板幾乎全部損壞,下雨時,每間課室都會漏水。
“電路也被損壞,無法用電,一到下雨課室內陰暗無光,無法上課。學校沒有像樣的操場,連體操課都無法開展,我們全體老師的心願就是讓這些學生能夠在安全的環境下學習。”
獲中國國務院僑辦援助- 增建課室與圍牆
王校長表示,今年培英學校獲得中國國務院僑辦援助10萬人民幣,用以增建兩間課室,以及興建學校兩側及後面的圍牆。
“目前包括正在興建的兩間課室,學校共有9間課室,但其中一間因為地陷,使課室的牆壁裂開,為了學生的安全著想,學校決定放棄不用,改而當作儲藏室。”
目前培英學校開辦幼兒班和小學一至六年級班級,包括校長在內,學校共有5名老師,其中三位是中國漢辦志願者老師,另一位是本地老師。
王校長說,由於學校資金困難,一些學生學費收不上來,經費連支付老師工資都很困難。
“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學校還是減免一些學生學費,設法讓更多的小學生有學習華語,改變命運的機會。”
他說,儘管在很差的環境下學習,但每位學生都很努力,許多學生的夢想是想當優秀的柬中翻譯員。
他希望各界愛心人士能伸出援手,幫助鹽田培英公校,讓學生能在一個更安全,更明亮的環境中學習成長。
默默獻身教育- 王溥校長生活簡樸
王溥校長是金邊華人,今年已經70多歲,他從培英學校開辦後就一直這裡任教,默默付出14年,也喜歡了鹽田簡單和樸素的生活。
這14年來,一間破爛的課室就是王溥校長的睡房,裡面沒有電視,沒有風扇,也沒有電燈;每次生病了,也沒有人照顧,但他卻很願意過這樣的生活。
“我喜歡這樣樸素的生活,這裡空氣很新鮮,生活很健康。”
家訪團參觀學校時,看到學校的“浴室”和廁所非常破爛,特別是“浴室”完全沒有牆壁遮擋,每次校長需要洗澡時,都非常困難。
王溥校長很感謝柬埔寨《星洲日報》愛心助學計劃,近幾年來給許多貧窮學生提供了100美元助學金,讓他們有機會上學。
校長說,一部份獲得助養的學生,已經畢業及踏入社會,許多人都找到一份好工作。
“拉萬力和農發力都是愛心助學計劃多年幫助的學生,他們目前分別在金邊工廠和國公甘蔗園工作,因為他們會說華語,待遇都不錯。”
(柬埔寨星洲日報‧報道/攝影:阮志強/海速卡拉)

2014年7月21日 星期一

4-2014 柬埔寨星洲愛心助學活動‧申請人的辛酸故事-4

愛心家訪(六):母女一天3餐只花5千柬幣‧金鳳盼快畢業工作掙錢


  • 陳金鳳成績優異,每年都考上全班第一,並獲得半免學費。(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陳金鳳母女住在這狹小空間里,相依為命。(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陳金鳳越來越憔悴,已19歲的她,體重只有38公斤。(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阮秀蓮被哥哥接到金邊市後,才有機會上學。(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阮秀蓮用功好學,每天都會自動完成作業。(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秀蓮哥哥在出門工作前,都會留下飯菜,讓妹妹放學回家後吃。(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洪淑梅跟父母在粿條檔合影。(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洪母說起兩個孩子停學,到粿條店當服務員,眼眶泛淚。(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洪父:我希望大女兒能繼續讀華校。(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洪淑梅一家租下舊運動村一個只有16平米的狹小單位,商住兩用。(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母女一天3餐只花5千柬幣‧金鳳盼快畢業工作掙錢
申請人:陳金鳳(19歲,中三上)單親家庭
學校:金邊市廣肇學校
“我心疼媽媽,看到她每天努力辛苦支撐這個家庭,我更加心疼。我盼望明年畢業後,能投入社會找工作,減輕媽媽的負擔。”
陳金鳳是愛心助學三屆受益人,家訪團再度拜訪金鳳,看到金鳳身軀瘦小,臉色蒼白,似乎比前兩年更憔悴。
陳母賴玉珠(55歲)向本報透露,一天三餐她只花5千柬幣而已。
為了應付華校中三和大學二年級課程,加上經濟狀況所造成的壓力,讓金鳳每晚閉上眼睛都沒辦法入眠。
“只剩一年我就畢業了,我希望能儘快找給工作,幫媽媽分擔家庭的開銷。”
懂事又乖巧的她,從來不給媽媽添任何麻煩,放學後她立即返家,從來沒跟朋友聚過會,也從來沒跟朋友在外吃過東西。
賣玉米給遊客喂鴿子
為減輕媽媽的負擔,金鳳每個週末,便到王宮前賣玉米給遊客喂鴿子,以賺錢幫補家用。
陳母說,往年因女兒年齡還小,無時無刻都擔心女兒的生活情況及學業,如今,女兒已經長大,可自己獨立,就算她不在了,女兒還可自食其力。
因家境貧困,兩母女常需要親戚的幫助,以解決學費和生活費。
陳母當洗碗工目前陳母在親戚的粿條店當洗碗工,每天收入8千至1萬柬幣,扣除每個月40美元租金,和1千萬5千柬幣的水電費後,已所剩無幾,每天三餐都是離不開蛋和生菜,造成金鳳營養不良,身體日益憔悴瘦小。
“目前物價都很貴,只要一天能溫飽就不錯了,買100克的豬肉2千柬幣,加上蔬菜1千柬幣,足夠我們母女倆過一天。”
租住狹小空間
生生活在3米乘4米鋅片製成的小空間,旱季炎熱雨季淹水,無房間、無餐桌、無書桌、無衣柜、甚至無廁所,只有一個小空間,用布袋遮住當做沖涼的地方,衣服僅能掛在床頭,其他一切的用餐和做作業,都是靠一張小床。
“我曾到外打聽,想要找環境較好的房子,但外面的房租太貴了,無法承擔這筆費用,因此只能放棄這個想法。”
第七屆愛心助學活動,陳金鳳不僅獲得100美元助學金,另有一名熱心人士也捐了100美元。
“這200美元資助,扣除華校學費90美元和大學學費100美元後,我用剩的10美元煮了一頓金鳳最愛吃的食物,當作是彌補。”
金鳳成績優秀,上學期考獲全班第一名,獲得學校半免學費。
-----------------------------------------------------------------------------------------------
父母當建築工居無定所- 哥哥獨自供妹妹讀書
申請人:阮秀蓮(11歲,四上)
學校:金邊市廣肇學校
為了阮秀蓮想讀書的一句話,哥哥阮國松不顧一切接妹妹到金邊市,供妹妹讀書,儘管這個負擔非常沉重。
阮秀蓮於2009年被哥哥接到金邊市讀書,隔年開口說想要讀中文,讓哥哥感到十分為難,和家人商量後,儘管家境不好,阮國松還是堅持送妹妹到華校讀書,一切生活費用由他一力承擔。
哥哥獨自到金邊升學
阮秀蓮和阮國松倆兄妹出生於桔井省的貧困家庭,父母親都是建築工,收入不穩定,經常流離轉徙,哥哥阮國松於2005年完成中學畢業後,便獨自到金邊市繼續升學,並半工半讀自食其力。
據國松透露,剛到金邊市時,他在一間餐館做服務員,月薪僅40美元,不要說接妹妹到金邊讀書,連自己的生活費都不夠。
而阮秀蓮因當時年紀還小,加上父母親經常搬遷的緣故,導致秀蓮跟著父母親東奔西跑,直到哥哥接到金邊市才能升學。
借錢繳妹妹學費
兄妹倆目前生活在3米乘4米四面不通風的小空間,而國松去年大學畢業後,也在一個非政府組織工作,月薪有120美元,但面對金邊昂貴的物價,120美元根本不夠兩兄妹每月開銷。
他說,只要月尾他口袋裡就沒剩幾塊錢,有時向朋友借錢來應急,有時父母親會寄點錢來救急。
“妹妹每年的學費,我幾乎都向朋友借錢,不夠時只能哀求學校通融,直到存夠錢後,才繳交學費。”
因工作地點遙遠,每天早出晚歸,阮國松在每天早上6時之前,都會事先準備好早午餐的飯菜給妹妹後,才出去上班,有時得空便可載妹妹去學校,若不得空,秀蓮只能夠獨自步行去學校。
“身為大哥,我當然是很不放心把妹妹一個人留在家,甚至獨自步行去學校,但沒辦法,因為我工作地點在干拉省羅威豔縣,路途遙遠,中午不能回家。”
“曾有幾次,剛好是下雨天道路淹沒,秀蓮在步行返家時,墜下半米深的下水道,也曾有幾次遭到狗追咬,而目前交通又這麼亂,我真的很不放心。”
懂中文找好工作
而秀蓮也知道哥哥賺錢辛苦,哥哥每天所給的費用,扣除柬文學校的費用,剩下的她都保留下來,從不亂花錢。
阮秀蓮雖然成績不算優秀,但她很好學,每天放學回家後,都會先把作業做好,再幫忙哥哥做家務。
她說,“我還不確定自己的目標,但我知道只要精通中文,未來一定能找到一份好的工作。
-------------------------------------------------------------------------------------
雙親不幸患病- 姐弟出外打工掙錢
申請者:洪淑梅(19歲,一下)
學校: 金邊集成公校
洪淑梅母親兩個月前,被診斷出患有輸卵管腫瘤,加上當載客車夫的父親長期患病,失去工作能力,迫使淑梅和16歲的弟弟暫停柬校學業,出外打工幫補家用。
當時母親急需動手術,原本打算把摩托車賣掉,但摩托車是賺錢工具不能賣,最後只好借了500美元還手術費。
剛動完手術,其父親又因積勞成疾,令支氣管炎及糖尿病病情加重,無法再出外載客,以致家庭經濟陷入困境。
目前淑梅和弟弟到粿條店打工,每月薪水約為50美元,加上母親在家賣飯菜,三人賺取的有限收入,扣除家庭開銷外,還得償還貸款和支付醫藥費。
原本柬校讀到11年級的淑梅,只差一年就可高中畢業,但為了分擔雙親重負,她決定停學,令人惋惜。
淑梅現在上午在住家對面的非政府組織學校讀書,放學後她就要幫母親做菜賣,下午就去集成學校讀中文,傍晚6時要趕到粿條店當務服員,直到午夜12時才回到家。
拖欠5個月房租
洪母迭波蘭指出,自從丈夫病重,無法出外載客後,只靠她賣飯菜維持家庭生活,天天入不敷出,有時一天收入只有5萬柬幣,只夠本錢,有時甚至還虧本。
“我們已欠下5個月房租(每月10萬柬幣),孩子的一份薪水(50美元)拿來還債務,另一份薪水繳房租及水電費,已經沒有多余的錢來幫孩子繳學費了。”
洪父宏賢誠懇地說:我沒有能力讓孩子們繼續讀華校。為了讓姐姐能有機會繼續上華校,兒子也決定停學了。”
(柬埔寨星洲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