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9日 星期六

2014 - 柬埔寨星洲愛心助學活動‧申請人的辛酸故事-2

愛心助學家訪(三)‧助學人關心畢業後出路‧提供受益生工作機會


  • 磅針市培華學校。(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林麗達:響往到金邊工作。(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龍玉美:努力讀書,從不辜負助養人期望。(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袁信泰:不想步哥哥的后塵。(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林麗達的家,就建在蓮花池中央。(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擁有繪畫天份的林麗達,響往大都會生活,盼體驗不同新鮮事物。(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柬埔寨《星洲日報》愛心助學活動過去七屆,頒發超過3千份愛心助學金,幫助許多華校貧困學子實現學習華文的愿望。
許多受益人自入讀小學低年級班時,便開始獲得助學,且一連數屆繼續獲資助,如今已升上中學,一或兩年后就將畢業。
愛心助學活動熱心助學人中,許多是自第一屆活動開始,便不間斷贊助這項活動,當中許多是設在金邊的成衣廠東主。今年,助學人更關心這些即將畢業的學生情況,愿意為畢業生提供一份全職或半全職工作機會。
七年來,愛心助學人資助貧困學子實現接受華文教育的夢想;如今,他們也愿意幫助學子們完成改變命運的目標,令活動更顯意義。
龍玉美林麗達- 希望畢業後金邊就職
申請人:龍玉美(20歲,中二上)
             /林麗達(15歲,中二上)
學校 :磅針市培華學校
磅針市培華學校的龍玉美和林麗達,現就讀中學二年紀,再過一年便畢業,投入現實的社會。兩人聽到家訪團提起熱心助學人愿意提供就業機會時,都顯得十分興奮。
現年20歲的龍玉美,是愛心助學活動連續6屆受益人,可說是靠助學金完成學業。“當我讀中學時,就夢想有一天,到金邊成衣廠當中文翻譯員。如果助學人愿意給我這個機會,我一定會好好把握。”
她說,雖然父親年紀已66歲了,但還得撐著身子,每天幫人補腳車;母親則賣烤香蕉,收入低微;兩個哥哥當苦力,幫人上下貨;還有兩名妹在讀柬校。
“我是家里唯一能讀中文的孩子,如果沒有愛心助養人六年來的幫助,我不可能那麼幸運。想到家里經濟情況非常艱苦,我告訴自己要努力讀書,有一天能當上翻譯員,賺多點錢幫補家用。”
玉美確實化夢想為動力,學業成績非常優秀,每年都是班上前五名優秀生。培華學校今年共提呈13分申請表格,玉美是唯一六屆受益人。看到她的學業表現,令人感到非常欣慰。
現年15歲的林麗達,和玉美是同學兼好友,班上排名只差一名。聽到有機會到金邊就業,臉上流露萬分期待。
麗達也是愛心助學活動多屆受益人,是家中的獨生女,一家人住在蓮花池中央塔起的小屋,只靠父親捕魚維生,因收入太少,根本付不起學費,多年來都是靠助學金,讓她能繼續讀華文。
擁有繪畫天份,并無師自通會作畫的林麗達,響往到金邊工作,這不僅能賺家幫補家里;對于天生有藝術細胞的她,希望在大都會生活,能體驗到更多新鮮事務,讓自己的人生更多姿多彩。
據校方表示,近年來已有多家成衣廠和制鞋廠到磅針省設廠,該校畢業生多被當地工廠聘用。
但玉美和麗達并不愿意到當地工廠打工。“如果有的選擇,我們更愿意到金邊,因為那里的工廠規模更大,收入相信會更好。”
-------------------------------------------------------------------------------
為就職鋪路- 袁信達努力學華文
申請人:袁信達(19歲,四年級)
學校 :磅針市培華學校
每屆愛心助學活動申請者中,總會有一些擁有“特殊情況”的學生,令家訪團感到“左右為難”。
現年19歲的袁信達,就讀小學四年級,獲得校方推薦,第一次申請愛心助學活動。由于每屆申請者眾多,但籌得的善款有限,在僧多粥少下,那些年齡大仍就讀小學的申請人,會被評審團忍痛割愛。然而,校方一再要求家訪團特別考慮信達的情況,因為信達學習中文的決心,打動了師長。
信達已完成柬校12年紀課程,但他覺得必須學會華文,才能找到一份好職業,因此報讀培華學校,成為四年級班上的“大哥”。
其父親是一名建筑工人,每月收入還不到100美元;母親在家打理家務,4名兄姐中,姐姐當柬文教師,3名哥哥做“苦工”。
“我的哥哥都讀完柬校12年紀,但只能為一家啤酒代理商當搬運工人,收入少,如果沒有工作,就沒有收入。我心想,如果我不讀華文,未來命運就會和哥哥一樣。”
“我懇求熱心人士幫助我,讓我將來能找到一份好工作。只有這樣,才能改變我一家人的貧困生活。”
(柬埔寨星洲日報‧報導/攝影:陸積明/沙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