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0日 星期日

2014 - 柬埔寨星洲愛心助學活動‧申請人的辛酸故事-3

愛心助學(四):父當賣粥小販收入微薄‧月掙百元養活一家五口


  • 許麗達、許振利、母親及2歲的小妹妹。(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許母想到自己沒有能力供孩子上學,感到非常難過。(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春秀玉(左起)、母親及秀金。(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春秀玉、春秀金及9歲妹妹在校內,等待父親及舅舅騎摩托車接送。(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父當賣粥小販收入微薄- 月掙百元養活一家五口
申請者:許麗達(13歲,四上)
                許振利(11歲,三下)
學校: 金邊集成學校
許麗達與許振利出生於貧窮家庭,一家五口擠在一個狹小單位,粗飯淡茶過日子。
兩姐弟是一對乖巧的孩子,從來不曾讓父母擔心,放學後麗達便攜弟弟和妹妹的手回家,回家後便在家裡溫習功課和做作業,麗達還幫媽媽做家務及照顧妹妹。
許父親兩年前視力衰退,無法再當司機,轉而當流動小販,每晚推車賣粥及粿條。
許母沈根雅指出,其丈夫當流動小販,每天收入不穩定,生意好一晚可獲得四、五萬柬幣;如果不好可能要熬到凌晨三四點,收入也只有1萬柬幣而已。現在進入雨季,因常常下雨,客人無法露天冒雨吃粥,生意特別淡,經常虧本。
她說,孩子想買學習工具,夫婦倆要存好幾天,才有足夠的錢買給孩子。振利要求買腳踏車,存了幾個月,還是沒有能力買給他。
“我想出去找工作,可是白天我要幫丈夫煮粥,只能在晚上去上班,但丈夫直到凌晨才回家,我又不放心讓孩子們獨自在家裡。”
居住環境龍蛇混雜
許家住在金邊運動村,那裡垃圾處處,衛生環境極差,且居民背景龍蛇混雜。振利慢慢長大,因環境問題,許母擔心兒子會受當地不良少年影響,而染上吸毒惡習。
“居住在這裡的人,大多數都吸毒,我擔心振利學別人吸毒,想出去租房,但房租太貴,我們沒有能力負擔。”
當家訪團詢問兩姐弟是否會因家境困境而停學時,麗達哭著哀求,“我很想讀華文!”讓人感受到,她對華文的熱愛,就像是自己的生命。
當家訪團詢問兩姐弟是否會因家境困境而停學時,麗達哭著哀求,“我很想讀華文!”讓人感受到,她對華文的熱愛,就像是自己的生命。
-------------------------------------------------------------------------
兩姐妹繳不起學費- 舅舅暫資助重返校園
申請者:春秀玉(14歲,四上)
            春秀金(13歲,四上)
學校: 金邊市崇正學校
春秀玉和秀金因繳不起學費,這個學期原本已停學,幸好親人念她們勤奮用功,籌錢幫她們轉校及支付學費,兩姐妹才重回課室。
兩姐妹並沒有長輩們失望。這個學期才轉校至崇正學校,在總共41人的班級中,秀玉考獲第三名,秀金則是第七名。
兩姐妹性格不同,姐姐性格開朗,活潑,而妹妹含羞、靦腆,但她們倆都有共同的愛好,就是看書和學習.無論家庭情況變得多麼惡劣,也阻擋不了她們倆想上學讀書的決心。
秀玉說,“只要能上學去讀書,就算只吃白飯、醬油、雞蛋,泡麵也好。”
父親是載客車夫
父親是當載客車夫,每天早出晚歸,一天也只能賺取1萬至2萬柬幣,根本無法付擔家庭日常開銷和上百元房租,只能靠其他親戚接濟,有的出錢、有的出米、有的出力,才讓這個家勉強維持下去。
秀玉說,“我們上課都沒有零用錢可花,要在家裡吃飽了,或是帶食物到學校吃。”
其母親告訴家訪團,現在當載客車夫越來越困難,因為很多人都改乘嘟嘟車。因丈夫收入有限,每月110美元房租,一半是其他親戚資助,家中的米也是家鄉親戚施舍。
“為了省錢,我每天會在市場快要關門時,便到市場買100至200克肉類及便宜蔬菜,差不多也要花1萬柬幣。有時沒錢,全家人就只能吃煎蛋和泡面。”
秀玉和秀金就讀的華校之前提供免學校津貼,但今年舊校提高學費及只同意半免學費。
秀玉母親說,“我們實在沒能力繳付學費,兩個女兒只好停學,但秀玉舅舅見她們都勤奮好學,若放棄很可惜,所以便向崇正學校申請(那時學校已開課一個月了),讓她們轉校,還幫她付了300美元的學費和課本。但到了下學期,是否還能籌到學費,我們也不知道!”
到學校接孩子們回家的秀玉舅舅說,由於兩姐妹華文成績優異,親戚們才設法資助,但他們也非富裕人家,也有家庭要負擔。
“我是名延長退休的公務員,工資只有40萬柬幣(100美元),有時我還當載客車夫賺點外快。我們寧願省吃儉用,也要幫自己的孩子和秀玉兩姐妹能繼續上學,接受華文教育。”
(柬埔寨星洲日報/報道攝影:蘇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