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1日 星期一

4-2014 柬埔寨星洲愛心助學活動‧申請人的辛酸故事-4

愛心家訪(六):母女一天3餐只花5千柬幣‧金鳳盼快畢業工作掙錢


  • 陳金鳳成績優異,每年都考上全班第一,並獲得半免學費。(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陳金鳳母女住在這狹小空間里,相依為命。(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陳金鳳越來越憔悴,已19歲的她,體重只有38公斤。(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阮秀蓮被哥哥接到金邊市後,才有機會上學。(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阮秀蓮用功好學,每天都會自動完成作業。(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秀蓮哥哥在出門工作前,都會留下飯菜,讓妹妹放學回家後吃。(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洪淑梅跟父母在粿條檔合影。(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洪母說起兩個孩子停學,到粿條店當服務員,眼眶泛淚。(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洪父:我希望大女兒能繼續讀華校。(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 洪淑梅一家租下舊運動村一個只有16平米的狹小單位,商住兩用。(圖:柬埔寨星洲日報)
母女一天3餐只花5千柬幣‧金鳳盼快畢業工作掙錢
申請人:陳金鳳(19歲,中三上)單親家庭
學校:金邊市廣肇學校
“我心疼媽媽,看到她每天努力辛苦支撐這個家庭,我更加心疼。我盼望明年畢業後,能投入社會找工作,減輕媽媽的負擔。”
陳金鳳是愛心助學三屆受益人,家訪團再度拜訪金鳳,看到金鳳身軀瘦小,臉色蒼白,似乎比前兩年更憔悴。
陳母賴玉珠(55歲)向本報透露,一天三餐她只花5千柬幣而已。
為了應付華校中三和大學二年級課程,加上經濟狀況所造成的壓力,讓金鳳每晚閉上眼睛都沒辦法入眠。
“只剩一年我就畢業了,我希望能儘快找給工作,幫媽媽分擔家庭的開銷。”
懂事又乖巧的她,從來不給媽媽添任何麻煩,放學後她立即返家,從來沒跟朋友聚過會,也從來沒跟朋友在外吃過東西。
賣玉米給遊客喂鴿子
為減輕媽媽的負擔,金鳳每個週末,便到王宮前賣玉米給遊客喂鴿子,以賺錢幫補家用。
陳母說,往年因女兒年齡還小,無時無刻都擔心女兒的生活情況及學業,如今,女兒已經長大,可自己獨立,就算她不在了,女兒還可自食其力。
因家境貧困,兩母女常需要親戚的幫助,以解決學費和生活費。
陳母當洗碗工目前陳母在親戚的粿條店當洗碗工,每天收入8千至1萬柬幣,扣除每個月40美元租金,和1千萬5千柬幣的水電費後,已所剩無幾,每天三餐都是離不開蛋和生菜,造成金鳳營養不良,身體日益憔悴瘦小。
“目前物價都很貴,只要一天能溫飽就不錯了,買100克的豬肉2千柬幣,加上蔬菜1千柬幣,足夠我們母女倆過一天。”
租住狹小空間
生生活在3米乘4米鋅片製成的小空間,旱季炎熱雨季淹水,無房間、無餐桌、無書桌、無衣柜、甚至無廁所,只有一個小空間,用布袋遮住當做沖涼的地方,衣服僅能掛在床頭,其他一切的用餐和做作業,都是靠一張小床。
“我曾到外打聽,想要找環境較好的房子,但外面的房租太貴了,無法承擔這筆費用,因此只能放棄這個想法。”
第七屆愛心助學活動,陳金鳳不僅獲得100美元助學金,另有一名熱心人士也捐了100美元。
“這200美元資助,扣除華校學費90美元和大學學費100美元後,我用剩的10美元煮了一頓金鳳最愛吃的食物,當作是彌補。”
金鳳成績優秀,上學期考獲全班第一名,獲得學校半免學費。
-----------------------------------------------------------------------------------------------
父母當建築工居無定所- 哥哥獨自供妹妹讀書
申請人:阮秀蓮(11歲,四上)
學校:金邊市廣肇學校
為了阮秀蓮想讀書的一句話,哥哥阮國松不顧一切接妹妹到金邊市,供妹妹讀書,儘管這個負擔非常沉重。
阮秀蓮於2009年被哥哥接到金邊市讀書,隔年開口說想要讀中文,讓哥哥感到十分為難,和家人商量後,儘管家境不好,阮國松還是堅持送妹妹到華校讀書,一切生活費用由他一力承擔。
哥哥獨自到金邊升學
阮秀蓮和阮國松倆兄妹出生於桔井省的貧困家庭,父母親都是建築工,收入不穩定,經常流離轉徙,哥哥阮國松於2005年完成中學畢業後,便獨自到金邊市繼續升學,並半工半讀自食其力。
據國松透露,剛到金邊市時,他在一間餐館做服務員,月薪僅40美元,不要說接妹妹到金邊讀書,連自己的生活費都不夠。
而阮秀蓮因當時年紀還小,加上父母親經常搬遷的緣故,導致秀蓮跟著父母親東奔西跑,直到哥哥接到金邊市才能升學。
借錢繳妹妹學費
兄妹倆目前生活在3米乘4米四面不通風的小空間,而國松去年大學畢業後,也在一個非政府組織工作,月薪有120美元,但面對金邊昂貴的物價,120美元根本不夠兩兄妹每月開銷。
他說,只要月尾他口袋裡就沒剩幾塊錢,有時向朋友借錢來應急,有時父母親會寄點錢來救急。
“妹妹每年的學費,我幾乎都向朋友借錢,不夠時只能哀求學校通融,直到存夠錢後,才繳交學費。”
因工作地點遙遠,每天早出晚歸,阮國松在每天早上6時之前,都會事先準備好早午餐的飯菜給妹妹後,才出去上班,有時得空便可載妹妹去學校,若不得空,秀蓮只能夠獨自步行去學校。
“身為大哥,我當然是很不放心把妹妹一個人留在家,甚至獨自步行去學校,但沒辦法,因為我工作地點在干拉省羅威豔縣,路途遙遠,中午不能回家。”
“曾有幾次,剛好是下雨天道路淹沒,秀蓮在步行返家時,墜下半米深的下水道,也曾有幾次遭到狗追咬,而目前交通又這麼亂,我真的很不放心。”
懂中文找好工作
而秀蓮也知道哥哥賺錢辛苦,哥哥每天所給的費用,扣除柬文學校的費用,剩下的她都保留下來,從不亂花錢。
阮秀蓮雖然成績不算優秀,但她很好學,每天放學回家後,都會先把作業做好,再幫忙哥哥做家務。
她說,“我還不確定自己的目標,但我知道只要精通中文,未來一定能找到一份好的工作。
-------------------------------------------------------------------------------------
雙親不幸患病- 姐弟出外打工掙錢
申請者:洪淑梅(19歲,一下)
學校: 金邊集成公校
洪淑梅母親兩個月前,被診斷出患有輸卵管腫瘤,加上當載客車夫的父親長期患病,失去工作能力,迫使淑梅和16歲的弟弟暫停柬校學業,出外打工幫補家用。
當時母親急需動手術,原本打算把摩托車賣掉,但摩托車是賺錢工具不能賣,最後只好借了500美元還手術費。
剛動完手術,其父親又因積勞成疾,令支氣管炎及糖尿病病情加重,無法再出外載客,以致家庭經濟陷入困境。
目前淑梅和弟弟到粿條店打工,每月薪水約為50美元,加上母親在家賣飯菜,三人賺取的有限收入,扣除家庭開銷外,還得償還貸款和支付醫藥費。
原本柬校讀到11年級的淑梅,只差一年就可高中畢業,但為了分擔雙親重負,她決定停學,令人惋惜。
淑梅現在上午在住家對面的非政府組織學校讀書,放學後她就要幫母親做菜賣,下午就去集成學校讀中文,傍晚6時要趕到粿條店當務服員,直到午夜12時才回到家。
拖欠5個月房租
洪母迭波蘭指出,自從丈夫病重,無法出外載客後,只靠她賣飯菜維持家庭生活,天天入不敷出,有時一天收入只有5萬柬幣,只夠本錢,有時甚至還虧本。
“我們已欠下5個月房租(每月10萬柬幣),孩子的一份薪水(50美元)拿來還債務,另一份薪水繳房租及水電費,已經沒有多余的錢來幫孩子繳學費了。”
洪父宏賢誠懇地說:我沒有能力讓孩子們繼續讀華校。為了讓姐姐能有機會繼續上華校,兒子也決定停學了。”
(柬埔寨星洲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