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8日 星期二

祈祷和平....( 连载 -56 ).... 林新仪

                       第十三章   比干的后代 ( 8 )
经过五个多小时的旅途劳顿,张秋雁和许晓红母女俩终于抵达柬埔寨王国和平宁静的首都金边市。
中午时分,艳阳高照,一切都懒洋洋的,座落在巴东·瓦岱寺附近的端华中学也正在午休。二楼狭小的校长办公室里,林弘毅、杨碧涛夫妇正焦急的等待着。这间校长办公室其实是在全校老师集中办公的长条形办公室的一头,用花玻璃隔板间隔出来十余平方米的一间斗室;校长办公桌是红木做,它的后面又用木板隔出一小块空间,刚好够摆一张单人床,作午间休息之用。他们正等得焦虑不安时,只听见外面长廊传来一群人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他们赶紧走出去,看见吕波正领着两位客人兴冲冲的走进教师办公室,卢萌杰跟在后面。

“杨阿姨——”许晓红激动地快步跑上前去,扑进杨碧涛的怀里。
“哎,好孩子。”杨碧涛轻抚着晓红柔软的长发,“一年不见,长成一个漂亮姑娘了。”
“欢迎你们。”林弘毅向张秋雁伸出热情的手。
“林校长、刘主任,不知该怎么感谢你们才好。”张秋雁眼睛湿润了。
“不言谢。不言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林弘毅摆摆手。
碧涛搂着秋雁的肩膀关切地问:“身体好些了吗?”
“好多了。托上帝的福,是他给了我信心和勇气。”
碧涛会心地笑了。她的“布道”终于有了收获。
“刘主任,住的地方安排好了吗?”林弘毅问。
“安排好了。”卢萌杰答道,“一楼原来有间储藏室,已经腾出来了,就是小一点,先暂时住下吧。”
“有个栖身之地就行。”张秋雁赶紧说,“这已经比西贡的贫民窟强百倍了。我想请两位校领导尽快安排我工作。”
“不忙。不忙。你先休息一段时间,把身体养好一点,然后再谈工作,你说呢?刘主任。”
“对对。工作有的是,只怕一安排了你就忙不过来了,所以首先要把身体养好。我们已经商量好了,还让你发挥专长,到小学部去教书,怎么样?”
“噢——,太棒了!”许晓红没等母亲回答就欢呼起来,“我妈妈做梦都想着重回学校教孩子们念书。”
张秋雁拍了女儿一巴掌,嗔道:“轮着你说话了吗?”
大家伙都笑了。

在“三哥”的精心安排下,常德全携家眷、王云带着两个女儿,先后接踵而至,加盟由林弘毅领衔的端华中学。
没过几日,出人意料的又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潘丙义。他辞去了《越华晚报》社长兼总编之职,毅然弃暗投明而来。他与林弘毅、卢萌杰二人都是通过许书勤认识并结为好友的。
第二天,林弘毅做东,请潘丙义和卢萌杰到金边颇负盛名的金城酒家吃早茶、叙旧。三人聊得很投机。
正聊到兴头上,林弘毅突然话锋一转,正色道:“潘兄,承蒙你厚爱来投,不胜荣幸!但我昨晚思索了一夜,不得不遗憾的告诉你,端华学校没有你的位置。”
卢萌杰诧异地看了林弘毅一眼,不说话。
“没关系。”潘丙义微微一笑,“如果你认为我不够资格教书,让我当一名校工也成。为端华学生扫院子敲铁钟,我也心甘情愿,有碗饭吃就行。”
“兄台大才,我岂敢用兄台为我们敲钟?开玩笑了。其实,我与刘主任正在谋划今后三到五年内要让端华有一个大的发展,自然急需许多有真才实学的人才。但是,你却不同,你的才华不在课堂上,而在报业。我用你当一名中学老师,就屈了你的才干了。除了办好学校,侨社也需要别的文化事业,譬如,一份或几份优秀的报纸。”
“你的意思是,还让我去办报纸?”
“正是。”
“我两手空空,怎么办?”
“你当年从广东番禺飘泊到西堤时,不也是两手空空吗?”
“那倒也是。可在西堤,我有番禺富善社的支持呀。”
“这里也会有的!这样吧,我来帮你化缘,游说各帮会馆侨领,我相信他们会出资赞助的,你来负责筹办工作,如何?”
“慢着慢着。容我三思……我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老潘呀,我非常赞同弘毅兄的想法。”一直不吭声的卢萌杰弄明白林弘毅的意思了,打心里服他,立即帮着他做工作,“我们的确非常需要一份好的报纸。这里的政治环境与西堤不可同日而语,值得一试。老潘,拿出你的看家本领来,咱们共同干一番事业!”
“唔,看来,你们两位老兄一唱一和,真是打算要把我推到风口浪尖上去喽?”
“哎,话不能这么说嘛。我们是不忍心陷你于平庸……”
“好!‘士为知己者死!’有二位仁兄鼎力相助,我甘愿效犬马之劳!”
“那就……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三人互相击掌为约。创办《柬华之声日报》的计划就这样在金城酒家的餐桌上酝酿成熟。
在侨社爱国工商界人士的大力资助下,《柬华之声日报》就在当年——1956年诞生了。这份风格独特鲜明、爱国主义色彩浓重的报纸后来居上,异军突起,成为柬埔寨一派繁荣的华文报界中销量最大、言论最进步的左派报纸。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那个和平宁静的小狮子的王国里,《柬华之声日报》与端华学校齐名,同为当地华侨华人社会中两面文化旗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