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0日 星期四

祈祷和平....( 连载 -58 ).... 林新仪

                                       第十四章   菩提树下的童谣 ( 1 )
1955年,也就是柬埔寨获得独立后的第二年,西哈努克经过深思熟虑,再次做出一个惊世骇俗的决定:放弃王位!
因为自1947年以后,柬埔寨的绝对君主国体在法国人的“改造”下,已演变为君主立宪制。1953年国家获得独立之后,多党制的民主化进程已成为社会发展的必由之路。于是,摆在西哈努克面前只有两条路可走:或者当一个象征性的国王,或者摘下头上的皇冠,逊位从政。当国王固然很威严、很风光,对外,是国家的象征与旗帜,但是,对国内政坛而言,不过是聋子的耳朵——摆设;而逊位从政,却可以亲自治理国家,实施自己强国富民的伟大理想。西哈努克绝非甘于平庸之辈,他毅然选择了后者!

195532日,当他将事先录制好的宣布逊位的《告全国同胞书》送到金边广播电台播放后,全国朝野为之震动!泼出去的水不能再收回,王位最高委员会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对策。经过一天一夜精疲力竭的争论,七人委员会最后一致通过,确立西哈努克的父亲——诺罗敦·苏拉马里特亲王为柬埔寨王国的新国王。
当了十四年国王的西哈努克,一夜之间成了一介平民百姓。但是,他的崇高威望不但丝毫无损,反而十倍的增长。逊位后的第二个月,西哈努克宣布组建“人民社会主义同盟”(简称“人社盟”),自任主席。柬国内几个政党看好西哈努克的政治前景,纷纷并入人社盟,人社盟得以迅速壮大。同年的9月份国民议会选举,人社盟以绝对的优势赢得了国会全部91个议席,获得单独组阁的权力。西哈努克顺理成章当选为内阁首相。从国王到平民,又从平民到首相,完成这一大起大落的权力更叠过程,他只用了6个月的时间,西哈努克又一次让全世界为之瞩目。
前任首相宾努亲王兴高采烈,很快就将政权移交给自己这位才气横溢的族内侄子,从此甘当他的副手,追随其左右,风风雨雨二十余年,忠心耿耿,鞠躬尽瘁,直至老终。
人社盟从此成为柬埔寨政治生活中的主导力量,又是一个十四年,直到19703月朗诺发动军事政变为止。人社盟在其领袖西哈努克的“佛教社会主义”理论和政纲指导下改造社会、管理国家,取得极大的成功。当年的柬埔寨,真是一派繁荣昌盛、国泰民安,经济呈现强势增长,是西哈努克从政生涯中最为辉煌也最值得引以为自豪的历史时期。
西哈努克以他高超的政治智慧,将“以善为本”的佛教教义巧妙地融入他的治国方略之中,他极力推崇佛教中的关于“善良、节欲、真诚、温和、大公无私、平等待人、善恶分明”等精神理念,并以此作为整个社会的道德规范加以推广普及,从而缔造了一个温和而开放、宽容而文明进步的佛之国度。正如五十年代中期著名的澳大利亚记者威·贝却敌访问柬埔寨之后这样描述这个国家和人民:
今日的金边,是一个活跃和友好的城市,并且具有真正的国际性。她是一个充满容忍精神的国家,没有亚洲种族斗争的记录。在反抗法国殖民者的民族解放运动中,柬、越、华三个不同种族的居民曾并肩战斗过。……柬埔寨人是一个宽容和友善的民族,对于他们的传统佛教信仰来说,种族憎恨是一种完全格格不入的、陌生的东西。正是因为如此,这个美丽而恬静的国家被誉为印度支那的“和平之岛”。
也正是在这样一种和平、仁厚的政治环境中,柬埔寨的华侨华人社会经济充满活力,文化事业得以蓬勃发展,林弘毅、卢萌杰、潘丙义等一大批沦落天涯的爱国进步人士,终于在这里寻觅到了发展的机会和耕耘的沃土。
但是,《日内瓦协议》签署之后,法国人虽然撤走了,美国人却悄悄接踵而至,邻邦越南重新燃起暴力抵抗之火。越盟不仅仅在本国作战,其政治和军事力量还借法国人撤退之机渗透进柬埔寨领土,柬越边境的几个省份如东南部的柴桢、北部的上丁、东部的桔井,甚至于远至西北部与泰国接壤的马德望省,都有越盟的势力在秘密活动。平心而论,这些胡志明的战士其实无意掠夺、蚕蚀柬埔寨的国土,他们只不过是将他们的后勤供给线隐蔽在边境地带辽阔的原始森林之中。由于历史的原因,在柬埔寨境内生活着数十万越南侨民,长期以来,越盟一直在自己的同胞之中发展秘密组织,利用柬国的和平环境为越南南方正在战斗着的前线搜集传递情报、输送兵源和物资。
虽然这些越南共产党人只是在为自己的民族解放事业而战,但是,他们的军事活动范围实际上已经侵犯了作为一个独立主权国家柬埔寨的领土完整。为了显示自己捍卫国家尊严的决心和力量,西哈努克发起了一个保卫祖国运动,他下令王国军队借助法国的空中战机支援,向渗透进柬国土的越盟后勤部队发起攻击,并将他们驱赶回越南那边去。西哈努克因此而得到美国人和西方反共联盟的喝彩与褒奖。但是过不了多久,美国人的傲慢与霸道激怒了这位血气方刚的亲王,他转向了红色中国,对越共的渗透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认越共的运输大动脉——胡志明小道从他的国土上茂密的热带丛林中穿过。中国与前苏联大批大批的援越武器弹药和军事物资就是从这条胡志明小道源源不断地输送到越南南方血与火的前线。美国人为此恨得咬牙切齿,这就注定了这位“红色亲王”从此将不得安宁。

马德望,是柬埔寨东北部与泰国毗邻的一个重要省份。它是一个物产丰腴的风水宝地——黑得可以攥出油来的土地盛产高品质的茉莉花香稻米和黑糯米;柑桔和柚子甜得出奇,菠萝、芒果、红毛丹和榴莲四季飘香;洞里萨湖水域特产的黑鲤鱼制成的扇状鱼干片是国际市场上的畅销货;而这些都在其次,它最珍贵的东西是莽莽热带雨林中不计其数的古老红木和黑檀木,还有一片海拔并不算高的梅莱山区,其间蕴藏着丰富的、品位极佳的宝石矿脉,主要出产红、蓝两种宝石。红宝石红得如同初升的太阳般夺目,蓝宝石蓝得就像深沉无边的大海。这两种宝石在国际珠宝市场上皆享有盛誉,是王公贵族们争相拥有的富贵象征。
正因为它拥有如此之多的天赐财富,马德望历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二战期间,泰国人曾觊觎、占领、掠夺过它;战后的五六十年代,抗击美帝的越共也在那里建立了后勤供应基地;死灰复燃的山玉成纠集其余党也在此发动叛乱,企图形成军阀割剧局面;而它最悲惨的岁月莫过于后来成为红色高棉盘踞的总部所在地,它的红木和宝石成了供养这些“红色”暴君的滚滚财源。
但是,在西哈努克时期,马德望却是一片阳光明媚的佛门乐土,各族人民融洽和睦地生活在一起,辛勤劳作,共享上天赐予的风调雨顺、五谷丰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