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9日 星期二

祈祷和平....( 连载 -64 ).... 林新仪

第十五章  阳光海浪白沙滩 (1)

堤岸闽安中学的教务长办公室里一片灰蒙蒙的,弥漫着呛鼻的劣质烟雾。
林祈平刚抽完一支烟,又用还燃烧着的烟蒂点燃另一支烟卷。讲述完马德望的童年往事,使他特别的伤感。亲人如今生死未卜,青梅竹马的恋人更是杳无音讯,他们现在何处?是在人间苟延生存呢,还是在地狱里饱受煎熬?不得而知!不得而知啊!
“咳!咳咳……”吴文贵被呛得得直咳嗽,他以长辈的口吻相劝,“阿平,你抽烟抽得太厉害了。这对你的健康没有好处的。”
“对不起。”林祈平苦笑一声,在烟灰缸里捺灭了那支刚抽了半截的烟卷,幽幽地吟道:“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
“这是唐朝白居易的词《长相思》的下半阙。”吴文贵俨然一付语文老师点评学生作文的样子,“还缺最后一句:‘月明人倚楼’。你的唐诗宋词学得不错嘛。”
“惭愧!我是不是太那个……小资产阶级情调了?”

“思念亲人,乃人之常情,无可厚非。说实话,我不太喜欢什么资产阶级呀小资产阶级呀这类政治术语,听起来怪刺耳的。不过,我倒是觉得你不应该那么伤感,你还很年轻,人生需要多一些开朗与乐观。”
“我父亲也常常这么说。”林祈平吁了口气,“唉,如果没有这场可憎的战争,我们的家庭,本是一个令人羡慕的书香门第。父母亲在和平的环境里埋头苦干,重铸辉煌,他们呕心沥血于‘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平凡事业,造福了整个侨社,赢得了侨胞们广泛的尊重。每每逢年过节,经常有一些不知名姓的侨胞给我们家送东西,推都推不掉。有一年中秋节,不知是谁给送来一只体形肥硕的大公鸡,威猛无比,我们一家人个个都是手无缚鸡之力,杀不了它,一筹莫展,只好请学校食堂的老田师傅过来把它绑走,宰了,给老师们做了一道美菜。送东西的侨胞其实无求于父母亲什么,完全是出于一种真诚的尊师敬道,一种发自内心的感激之情,感激端华学校将他们的子女和后代教育成为知书达理、堂堂正正的人,仅此而已。正是因为父母亲在文化教育战线上的默默奉献、硕果累累,得到了祖国政府的赞赏和器重,给了他们应有的荣誉……”
林祈平继续给吴文贵讲述他们家的故事。

1956年的金秋十月,西哈努克首相不顾美国的反对和阻拦,第一次出访北京,受到这个泱泱大国的最高领导人毛泽东和周恩来的盛情款待,享受了国家首脑规格的最高外交礼遇。双方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求同存异,为两个版图和人口都极为悬殊的国家培育起非同寻常的深厚友谊。
1957年,新中国与柬埔寨王国正式邦交,两国的友谊历程进入一个“蜜月期”。这个“蜜月期”长达八年之久!
新生的红色中国,以她青春勃发的巨大魅力赢得了广大华侨华人的心,台湾的拥趸们自然也就渐渐没有了市场,像尹忠石逼迫董事会更换校长那样的事情成为尘封的历史。在中柬两国的“蜜月期”年代,生活在柬埔寨境内的三十多万华侨华人受到了特别宽厚的善待,后来,中国政府陆续为柬国无偿援建了八座大工厂,更使华侨的社会地位得到极大的提高。
经济生活的欣欣向荣,使侨社的整体经济实力得到增强,也有力地推动了中华文化的传播。大大小小的华文学校在柬埔寨的每一个角落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哪里有华侨华人居住、生活,哪里就能听见朗朗读书声。可以这么说,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东南亚各国中,柬埔寨的华侨社会中文水平是最高的。至今散居在世界各地的、七十年代中后期逃难出来的柬埔寨华侨华人幸存者,绝大多数都能讲一口流利而地道的国语,而且繁体和简体中文都能认识,更为难得的是,饱浸着我们这个古老民族诸多优秀传统的、博大精深的孔孟之道,在他们的心中已是根深蒂固,不但不可抹去,而且还在言传身教之中深刻影响着他们的下一代——这一切,皆得益于当年良好的华文教育与良好的社会道德风尚。
造就这一切的,端华学校的贡献首屈一指,可谓居功至伟。林弘毅执掌端华学校的第二年,也就是1957年,端华开办了高中。为了使华侨子弟能有机会回国攻读大学继续深造,端华的高中从一开始就在教材编印、学科设置、教学大纲和教学思路各方面,尽量与国内的高中接轨,缩小差距。因为政治方面的原因,端华的高中不叫高中,叫“专修班”。
端华学校的“三驾马车”是一个极富奉献精神的团队。温文儒雅的林弘毅以他学富五车、怀瑾握玉的人格魅力和驾驭全局的卓越才华,短短几年的功夫就将端华学校打造成誉满全柬的金字招牌;忠于信仰的卢萌杰用他的进步思想与爱国激情,细水长流、润物无声,为端华学校培育出优良的校风和积极向上的精神面貌;常德全则完全是一派学究风度,他治学的严谨与一丝不苟闻名金边华校,那是他在西堤当医生时养成的良好工作习惯,他所领导的教材改革小组仅用了一个学期的时间,便将小学、初中和专修班三个等级的教材全部改造成新的版本,这个版本以国内的教材为主要参考蓝本,融汇了港澳华文课本的优点长处,形成自己的特色,令人耳目一新,他们还拟定出各年级的教学大纲,发至各个学部年级,使教学工作规范化,有章可循。
在“三驾马车”的引领下,端华学校是一年一个新气象,声誉日隆。能踏进端华学校读书竟成了孩子们的一种追求和荣耀。而在端华学校完成学业的初中毕业生和专修班毕业生,成了各省市乡镇华文学校争相聘请的师资。若干年后,端华学生的足迹遍及柬埔寨的城乡各地,星火燎原,他们带去了爱国与进步的火种,悄悄地改变着整个华侨社会的精神面貌。
金边市里还有两间规模较大的华文学校,一是广府会馆的广肇惠中学,一是福建会馆的民生中学,它们与端华成“三足鼎立”之势。然而,这两间学校的教师队伍却都与端华有着很深的渊源,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通过“三驾马车”推荐过去的,他们采用端华的教材,借鉴端华的教学大纲,还经常组团到端华来旁听讲课、观摩学习,互相介绍教学经验,不是一家人,胜似一家人。端华学校实际上成为柬埔寨华文教育界的“执牛耳者”——一面爱国进步的光辉旗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