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30日 星期三

祈祷和平....( 连载 -65 ).... 林新仪

第十五章  阳光海浪白沙滩 (2)
柬埔寨的八月,时而骄阳似火时而大雨倾盆,是一年之中雨水最充足也最潮热的时节。所有的学校都放暑假了,要到九月初才会重新开学。
林弘毅到端华来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了。前两个暑假他都是到马德望去与妻儿团聚一段时间,因为那里是山区,气候凉爽宜人,不像金边这么热不可耐。但今年的暑假他却不动地方,紧着忙完了手头的公务,开了几个学期工作总结会,向董事会作了例行汇报之后,便坐等着杨碧涛带孩子们过来,准备一块儿去白马海滩度假。
邱纯璋在白马市有一幢优雅的别墅,他做生意做得身心疲惫之时,便会开车到白马去休闲,小住数日,调整一下状态。这三年来,林弘毅孜孜不倦、勤奋不息,使端华发生了巨大变化,学校蒸蒸日上,人气旺盛,他这个董事长脸上也很光彩,总想找个机会回报一下林弘毅。几个月前,他主动向林校长表示,今年暑假邀请他们一家同去白马避暑旅游,林弘毅欣然接受了。
杨碧涛带着四个孩子和保姆张婶如期而至。傍晚,邱董事长在家里设便宴款待了他们。第二天,邱董携夫人和他们一家分乘两部轿车,一早就出发了。


柬埔寨的西南部有一段毗邻暹逻湾的、弯弯曲曲的海岸线,与泰国南部向马来半岛延伸的形如大象鼻子的陆地部分隔海相望,遥相呼应。暹逻湾是一片美丽而宁静的海湾,它的东、西、北三面被陆地环绕,开阔的南面与南太平洋相连,由于有陆地做屏障,它烟波浩淼的海面终年风平浪静,鱼类资源非常丰富。
柬埔寨的这段海岸线上蛰伏着两个省份,一个是靠北边的、山林茂密而经济落后的国公省,另一个则是在正南方的经济发达的贡不省。贡不省拥有一个天然良港——磅逊港,它是柬埔寨唯一的出海通道,战略位置极为重要。因此,磅逊港既是一个民用货运港口,同时也是一个军港,柬埔寨王国的海军力量主要驻防于此。贡不省省会贡不市也是一个沿海城市,相当繁华,那里聚居着大量的华侨华人,他们绝大多数是海南人和客家人的移民及后裔,主要从事经济作物种植和经营海产品生意。
距离贡不市二十多公里处的海边,有一座只有三万多人口的袖珍小城,她背靠郁郁葱葱的象山山脉,怀里却揽着一片绵延两千余米的美丽沙滩,她就是柬埔寨最著名的天然海滨浴场,旅游度假胜地——白马市。

两部法国雪铁龙轿车在三号国家公路上飞驰了三个多钟头,从车窗玻璃的缝隙钻进来的风就开始夹带着大海的气息了。坐在后排的杨碧涛一嗅到这种从小就嗅惯了的略带咸腥的气味,精神不禁为之一振。已经有好多年没有闻到这种气味了,感觉真好!
她悄悄地握着丈夫的手,用闽南话兴奋地问道:“你闻见了吗?闻见大海了吗?”
林弘毅微笑着点点头,“闻见了。真好闻!”
“我们快要到了。”邱纯璋开着车,不时从窥后镜里瞅瞅后面那辆由他的司机驾驶的、载着孩子们的车是否跟上。
坐在他旁边的邱夫人回过头来笑吟吟地问道:“杨校长,您的名字叫‘碧涛’,大概是在海边长大的吧?”
“是的。我是大海的女儿。”杨碧涛愉快地回答。
“噢。那就在这里多玩几天吧。这里的大海很美的。”
正说话之际,一尊白马雕塑迎面而来。这个英俊的生灵屹立在一个一米多高的圆台上,扬起矫健的双蹄,仰天长啸,仿佛要腾空而去。圆台下有一块醒目的路标,上面用柬文书写:“欢迎到白马来。祝您假日愉快!”
随后,平坦的柏油马路便拐到了海边,沿着怪石嶙峋的海岸向前迅速延伸、延伸……
倏地,一片雪白的沙滩出现在视野里,由远而近,飞快地扑上来,热烈拥抱他们……

邱纯璋的别墅在公路北边的豪宅区内,掩隐在婆娑树影之中,从别墅到海边只需步行十来分钟。别墅平时由一对老年夫妇看管,老头儿也姓邱,是邱纯璋的同族亲戚,老俩膝下无子,孤苦伶仃的,邱纯璋便收留了他们,让他们到白马来替他看管别墅。邱老伯知道他们要来度假,已经提前把吃的住的用的都准备好了。
两部车开到别墅门前时,邱老伯早就恭候在那里,将大铁栅栏门拉开,笑容可掬地向他的东家和客人们请安问好。邱婶已经准备好了中午饭。
最高兴的莫过于孩子们。他们一下车就撒开欢儿了,满别墅跑呀、钻呀、摸呀、看呀,他们可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气派的西洋风格的大房子,有草地有花圃和各种各样的石雕,房子后面还有一个小型淡水游泳池。
中午饭很简单:番薯熬大米粥,潮汕风味的卤水鸭肉、豆干、咸蛋和一碟煎得焦黄的咸鱼,还有五六样爽口小菜。
“今天这顿午饭,咱们就先随便吃点儿。”邱纯璋笑着解释,“刚坐了几个钟头的车,肠胃都翻了个儿了,吃也吃不香,就算先垫垫底吧。待会儿吃完饭,你们休息一下,等太阳不那么毒了,再到海边走走。下午有两个客人要来拜访,我们晚餐再好好享用。就吃当地产的海鲜,怎么样?”
“客随主便。一切听从董事长的安排就是。”林弘毅说。
“那好。咱们就……吃?来,孩子们,吃!吃饱了你们接着去玩儿。阿伯呀,吃完饭劳你给泡上一壶极品铁观音,好吗?”
“都准备好了。头家。各位客人,你们慢慢用。”邱老伯谦恭地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