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4日 星期五

消逝的茉莉花 (八)....(余良)

第二天,我从茉莉手中得到来自金边母亲的回信。信中说,在我离开她的十一月底,金边因缺米发生了高棉人到华人杂货店抢掠大米的恐怖事件。一周后中国援助了一批大米,事件才平静下来。她说,金边局势不稳,她的身体暂时无事。母亲希望我趁元旦放假回家。

元旦是礼拜四。这里也没有长周末。学校正筹备各项体育比赛。我让茉莉看家书,她也拿不定主意。

日子过得紧张又充实:上课、批改作业、备课、家访、为侨胞写信、筹备比赛。。。
    

对丙介瑶侨社来说,实用学校即将连续举办历史上首次体育比赛是一件大事。侨胞们闻讯前来了解情况,提供意见,制作锦旗,赠送奖品。篮球、乒乓球比赛那天,除了校董会,还分别吸引了约两百名侨胞、校友、体育会会友前来观战。丙介瑶体育会还向学校下战书,邀约学校组成师生代表队同他们进行乒乓球与篮球比赛。侨胞中也有许多中国象棋迷,有人给我们送来大型象棋牌榜方便我们教学。他们选出四位高手与我们教师队进行中国象棋友谊赛。所有的比赛都是校方微弱落败,只有校长赢得一局象棋赛。

在为期两周的比赛活动中,侨胞与校长、教师们有了广泛交流。他们大多赞扬廖校长领导有方,学生品学进步、学校进入历史最好时期。许多学生家长也借此机会向世清哥和我表示谢意,给我们送来礼物、食物。

比赛结束后的星期天,校董会全体成员特地到学校与所有教职员举行一次座谈会。大家在无拘无束的气氛中交流。接着,董事长宣读了丙介瑶全体董事继续聘请廖校长为新学年校长的通知书。

依照柬埔寨华校惯例,除金边各中学外,全国各地侨社聘请校长和教员虽然由金边端华中学领导主任指派,但侨社有权在学年结束前两个月视校长的教学成绩决定是否继续聘请留任。

最后,董事长带着不好意思的口气说:借此机会,请让我向校长反映部份学生家长对学校教育方针的意见。家长们不同意孩子们唱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人们都知道,父母恩情重如山,无人可代替;孩子们在家里向父母谈忆苦思甜,但柬埔寨没有白毛女这样的事情,工人农民也没有苦难深仇。听说学校老师鼓励年纪大的学生在农忙季节到田里帮高棉农民干农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家长们认为,对高棉农民来说,这是很奇异的事。当前局势紧张,学校搞学雷锋、思想改造等中国革命那一套会引起当地政府的怀疑和警戒。

场面有些尴尬。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话题,廖校长从善如流表示感谢和接受,但他也作了解释:由于现在的教材大多来自祖国,唱中国革命歌曲、讲中国革命故事可让华侨子弟了解新时代的祖国。

在生活会上,廖校长就董事长当天的表态作讨论。他充满感性地说:董事会破例在学年结束前四个多月就聘请我继续担任新学年的校长。这是对我们的肯定。学校有今天的成绩,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老吴和小赵功不可没。我从他俩第一天进入校门就看出来,这两个年青人是有作为的。至于董事长当时所提的意见。。。

校长,我怀疑那是董事长个人的意见。他当时说这些话时脸带奸笑。况且其他董事并没附和他。他的历史问题我们还不了解吗?欧阳克激动地说。

苏金禧紧接着:林副主席说,毛泽东思想放之四海而皆准。我认为只有阶级与阶级的差别,没有国情与国情的不同。董事长他是先礼后兵,提前聘请,你不听话他就会改变主意。要知道,通知书不是正式的聘请书。

“‘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这是毛主席说的。水要不停地流,刀要不断地磨。这是姚文元说的。我认为,具体的事情具体解决。看长远不要看一时。江主任话锋一转,望着我说,我注意到,小赵也在主动要求进步。他最近把精力全放在校务上。没再上方家了。小赵,你打算阅读哪种革命书籍?

我?我打算。。。先阅读林彪语录和。。。遇到问题毛主席语录找答案

为何不先阅读老三篇?或者共产党宣言欧阳克问。

我看出来,小赵不是真心想阅读马列著作,他是好奇心而已。苏金禧说。

不论哪种革命书籍,只要能专心阅读。人们对新事物有好奇心也是正常的。江主任说,好吧!那么吴世清老师呢?想阅读哪种书?

好吧!就让我借老三篇单行本吧!

最后,廖校长说:回到刚才的话题。大家不要太偏激,即使是董事长个人的意见,侨社中难免也有对我们教育方针不滿的人。我倒是觉得有些方面我们做得不够,例如家访。以后,我们也要出去走动,做家访,了解民情。

 

苏金禧说对了,我对林彪语录很好奇。随手翻过几页,林彪一段话是:看一个人是不是真正马克思主义者,就看他是不是走群众路线,是不是走在群众中间。心中觉得好笑:原来我和世清哥比校长他们 四个人还要马列呢!至于被江主任视为眼中钉的方家父女,比躲在房间里研究马列毛著作的她更接近马列主义呢!

我又带着应否与方家来往?这问题从毛语录找答案。其引索是:与资产阶级、小资产队级来往怎么办?回答是: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这也和扫地一样,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 寻找校长他们是革命者吗的答案,其引索是:分不清革命反革命怎么办?其答案是:既要革命,就要有革命的党。没有一个革命的党,没有一个以马列主义理论和实践武装起来的党,要领导革命走向成功是不可能的。

又一个星期六下午开完了生活会,我又来到茉莉的家。

赵老师!您好!好久没上我们家了。茉莉可想您呢!茉莉,赵老师来啦!方母说完话便朝后园喊。

茉莉从番柘榴园走出来。她手中拿着一本书。

茉莉,我和世清哥最近都很忙。

都半个多月吧!我知道,你们都忙着各种比赛。好事情哪!

看什么书?

春秋。正看到孔子与子路的对话。子路字,潮语要读成普通 话的字音。赵老师,有兴趣阅读吗?

难得有机会请教你。

我们在柘榴园中和长凳子并肩坐下。茉莉就像我的老师为我详细讲述孔子的故事。。。

太阳西斜了。回到学校,因为校长他们全出去做家访,我赶紧走进厨房帮世清哥做晚餐。

突然,校门的一声被猛力推开,一个彪形大汉卷起袖子杀气腾腾直奔礼堂而来。他一路咆哮着:找校长!校长到哪里去了?我再也受不了了!我要找他算账!他眼露凶光,四下寻不着校长,继续高喊:他以往都在学校,今天怎么躲起来?他个子粗壮,五十来岁,满脸胡须,正是志国的父亲。这做猪肉批发商的老实商人今天为何如此愤怒?别说文弱的校长,就是体格健壮的我们两人也一时被吓得不知所措。

谢天谢地,校长出门了,否则,会出大事呢!但是,晚餐时间也快到了,校长他们肯定也快回来了。正担心着,校门突然咿呀被推开了,四个人同时走了进来。。。(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