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8日 星期五

消逝的茉莉花(九)....(余良)


我和世清哥不约而同走到大汉的身后阻挡他的视线,一面问他:“叔叔,到底发生什么事?慢慢说。”

“误人子弟啊!”他突然转过身朝后面望:来者没有校长,是三位教师和志国的母亲。

“志国他爸,快回去吧!孝国回家了。怎可到学校闹事?”志国的母亲说,“老师们,不好意思,他爸和大儿子吵了架,儿子赌气出门。他又喝了一点酒,就把火往学校烧。”

“我是来质问校长,不能这样教育学生。你们要知道,孩子是听教师的,不听父母的。校长呢?怎么还没回来?”

“校长今晚有事不回来。叔叔,你对学校有意见可跟校董会说。说对了我们会接受。你也别生气。”

“我说的不对吗?真想不通,教学生向家长造反,好!我们是资产阶级,请问,我不卖猪肉哪有钱养家?哪有钱给他交学费念书?你们的薪金又从哪里来?”

“志国他爸,快回家吧!老师们还没吃晚饭呢!哎呀,真对不起,老师们请原谅他一时冲动。我们快回家吧!”

       他最后还是在妻子拉扯下走了。

“卖猪肉的?莽夫!谁不知道有意见找董事会说去?老吴,刚才是什么回事?”江主任问。

“一进来就气势兇兇说要找校长算账。”

“孝国是他大儿子,是校长上的班吧?”苏金禧问。

“孝国读六年级,校长上他的班。小赵上他弟弟志国的班。”江主任说。

“我们正担心校长回来会发生意外。校长今晚不回来吗?”世清哥问。

“我们先吃饭吧!校长会回来的。留些饭菜给他。”

   吃过饭,校长回来了。

“差点发生大事呢!正好你这么晚回来。”

“走访几个家长,最后到副董事长的家,被他劝留下来吃饭。方才什么事?”

 我和世清哥把经过告诉他。

校长紧锁眉头不发一言,走进厨房沉思。江主任在一旁不停跟他耳语。饭后,校长对我说:“小赵,明天中午你到孝国家里一趟,探他父亲的口气,向他解译,就说校长说的资本家剥削劳动人民是指中国的情况,不是要学生反对家长做生意。我们以后会注意教育的方法。请他别误会别生气。若他气难消,你就先向他道歉,他气消了,我再亲自上门跟他解释。我担心他在菜肉市场上大声宣扬,影响不好。”

 

“叔叔!您好!志国在家吗?

    “赵老师,您好!什么时候才能学到我们客家话?您看,华人之间要用高棉话交流。”

“说来惭愧,都三个多月了,我仍不会说客家话。今天生意可好?”

“生意?哎,我们是资本家。赵老师,吃过饭没有?”这时,志国两兄弟和他们的母亲走过来,我们互打招呼。志国恭恭敬敬给我递上一杯水。

“吃过饭了。叔叔,您做小生意,怎么会是资本家?我妈在金边也做小生意,我不认为她是资本家。丙介瑶,也没一个称得上是真正资本家。再说,资本家好人多的是。”我说。

“这是校长说的吗?可我的逆子要我去当工人农民呢!校长跟我这逆子说,做生意就是资本家。请问,个个都去当工人农民,谁来卖猪肉?社会需要市场吗?”

“叔叔,我与校长共事,对校长很了解。他说的是中 国的情况,原意并非要学生反对家长做生意。我们是华侨,中国与柬埔寨制度也不同。你的意见我们会接受。我们教职员今后在教育学生时会强调两国的差别。请您别生气、别误会。”

“说实话,你们这一届校长教员能把坏学生教好,同胞们都高兴。我这两个孩子,原来孝国很听话,志国不听话。自从您提拔志国做副班长,他变成一个乖孩子,学习成绩也好,还用口诀教我们卫生常识,在家也帮做家务了。可孝国呢?最近老跟我作对,说什么资产阶级剥削工农大众。没错,我做猪肉零售又做批发生意,那也是我多年前到各地鄕下走动才有今天养猪的卖猪的都来找我的啊!赵老师,我感谢您,不过也要让校长知道,对校长有意见的决不是我一个人。”

“我会把您的话转告校长。”

  “赵老师和校长都说过了,我们不是资本家。学生年纪小,听一就联想到百。赵老师,真不好意思,昨晚他爸到学校闹事,是因为孝国顶撞他还赌气走出家门。他爸喝了酒,一时控制不住。我们有意见本应到董事会那边说去。”

  “我当时确实喝了酒。既然校长这么说,我也没话说。孝国,听到没有?还叫我去当农民种田吗?我卖猪肉剥削了谁?你每天也得吃猪肉是吗?”

  “叔叔,我想孝国已明白了,您也别再责怪他。我还要感谢志国帮我管管几个顽皮的学生。现在班里情况好多了,学生的成绩进步很快。叔叔,请问您或侨胞们对学校还有什么意见?”

  “别人的事我就不说了。就说孝国,都读到六年级了,叫他帮我记帐,每日买卖进出数额,全不会写。问他,你读六年级了,连这么简单的字都不会写,你学的是什么?他说什么‘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华侨热爱毛主席’‘热爱祖国热爱当地。”哎呀,我们要孩子学的就能给父母帮个忙。。。”

  “小赵,回来了?事情办得怎样?来,到我房间里。”

我把经过告诉了校长。

   “‘华侨热爱毛主席’之类的内容不过是课外教材,再说,‘热爱祖国热爱当地’也没错啊!哎,事情不能操之过急。副董事长__一位侨社杰出的爱国者,他昨晚跟我谈了很多,向我反映一些侨胞不同意我们向学生进行爱国革命教育的意见。还是毛主席说的好:‘要过细地做工作,要过细,粗枝大叶不行,粗枝大叶往往搞错。’ 我早年在马德望和贡布教书,同样向学生进行爱国主义革命教育,从没家长反对。”

   “或许他们口中不说,心里不悦。尊师重教是华侨的传统。家长们要孩子学的是传统中华文化。孝道,仁慈。而非革命、斗争、仇恨。”

  “毛主席说的是对阶级敌人的斗争和仇恨,而非针对人民内部。文化大革命就是防止资产阶级敌人在中国的复辟。再说华文教育,现在基本上是全国华校一片红,连五十年代国民党的广肇惠中学也已脱胎换骨,成为爱国学校。而端华中学是一面鲜红的旗帜。人们将看到,未来可能的柬埔寨革命,柬埔寨侨生将发挥巨大的作用。小赵,你和老吴都是出身比较贫穷,老吴还是工人阶级,他白天当车床工人,晚上教夜学。你们两人也比较单纯,以后我再跟你分析形势。我先让你阅读《共产党宣言》。生活会上谈你的读后感。”

     第二天中午,校长从孝国的家回来,眉开眼笑跟我们说:“好了,小风波过去了。正如毛主席说的‘坏事可变成好事’。”

。。。。。

     我让茉莉阅读《共产党宣言》。她笑开了:“早阅过了。我三楼书房里就有这类书籍。我全无兴趣。您想想,《宣言》中说,‘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可毛主席又是大救星。我也不同意孔子学说中的重男轻女思想,什么‘唯小人与女人为难养也‘。赵老师,想听我爸‘讲古’吗?(潮语‘讲古’就是讲古代的故事。)我爸每星期六下午三点为我的学员讲解‘春秋战国’。这一期讲到战国末燕太子丹欲报秦仇,使刺客荆轲西入秦国以刺秦王的故事。这也是‘图穷匕见’的典故。欢迎您和吴老师前来‘听古’。”

与世清哥相反,我从小就爱听故事,更爱听古代历史故事。这下可好,在学校当教师,在茉莉家当学生。从此,我每星期六下午就到茉莉家和茉莉以及她的学员们听她父亲“讲古”。方叔‘讲古’时全情投入,一下就把我们带入战火纷飞、旌旗猎猎的古战场,他语出诙谱而无矫情造作,每个人都听得如醉如痴。应大家的要求,今后星期天下午也为我们‘讲古’。

    从此,除教书外,我陶醉于方叔的“讲古”、爱听茉莉的“孔门四科“,还要应付校长、江主任、欧阳克和苏金禧的革命理论教育。那边说“德行,内外之称。在心为德,施之为行”、“孔子讲学有弟子三千,受业身通六艺有七十二人。”“遵天道、循綱常、行仁政。”“芝兰生于深林,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谓穷困而改节。”这边说“毛泽东思想必将在全世界全面胜利,帝修反必将最后灭亡。”“毛主席亲自指定林彪副主席为接班人,保证了红色江山永不变色。”“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人民日报》署名文章:印尼人民和以艾地为首的印尼共产党必将取得最后的胜利!”“缅共总书记德钦巴登顶指出:缅甸全国在白天解放三份之一国土,晚上解放二份之一国土。”

 “世清哥,说实话,到方家‘听古’心里踏实,听校长他们的高论内心抗拒。但碍于情面,不得不为之。”

  “毫不奇怪。你到别处教书,也会遇到类似校长教师的思想教育。正如校长说的,‘全国华校一片红,端华中学就是一面红旗。’难得的是方家父女热爱中华传统文化。要不是怕影响不好,我真想听听方叔如何‘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