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31日 星期日

祈祷和平....( 连载 -78 ).... 林新仪

第十七章  红色的潘多拉匣子(2)

“朗读得真好!”妈妈鼓着掌,慈爱地赞扬。
小祈平像喝了一杯蜜汁,心里美滋滋的。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皱着眉头很认真地问,“妈妈,你说,那个‘希望’,它为什么要留在匣子里,不一起降落到人间呢?”
“也许……”妈妈沉吟片刻,字斟句酌地回答:“也许,是要等到人类饱受种种苦难之后,希望才会降临人间。那样,人类才会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希望’。这大概也是宙斯的一片良苦用心吧。”
“噢——。”小祈平好像弄明白了一个挺深奥的道理,他望着眼前被火红的晚霞渲染得金光闪烁波澜起伏的湄公河水,若有所思,又问,“妈妈,你说,潘多拉那个用彩云做成的匣子,它是什么颜色?”
“什么颜色?”妈妈被这个奇怪的问题问得愣住了,思忖片刻才说,“大概是……我不知道。”
“是红色的!”小祈平坚定地说。
“红色的?你怎么知道?”妈妈惊讶地问。
“我猜的。”小祈平眨巴眨巴眼睛,狡黠地一笑。

2014年8月30日 星期六

祈祷和平....( 连载 -77 ).... 林新仪

第十七章  红色的潘多拉匣子(1)

婀娜多姿的湄公河从老挝的最南端笔直往下插,从柬埔寨北部的上丁省进入这个马蹄状的美丽王国,一路欢歌笑语往南流淌,纵向贯穿了上丁、桔井两个省份;到了磅针省后,在一个名叫川龙的地方突然调皮地往西一拐,几乎拐成了个九十度的直角,横躺在磅针境内悠闲地走了多半个省,慷慨地将磅针的黑土地和红土地浇灌透了,再从另一个名叫成东的小城市折向西南,温柔地穿过省会磅针市,直抵首都金边,然后才依依惜别,转向东南,沿着干拉省与柴桢省的交界处注入越南,顷刻间化为了九条粗壮的臂膀和无数条涓涓小溪,冲积出好大一片肥沃富饶的三角洲平原,再呼啸奔腾汇入了南太平洋——这末尾神奇的一段,越南人又将它称之为九龙江。

2014年8月29日 星期五

祈祷和平....( 连载 -76 ).... 林新仪

第十六章   共和国的贵宾 (6)

海南岛的五指山华侨农场刚刚组建不久,以种植橡胶林为主业,兼种数百亩水稻田。陈伯伦来到这里三个来月,便交上了许多新朋友。他们大多数是来自南越和东南亚一带的华侨,为了抗争当地政权强迫他们入籍而回归祖国的。也许是因为“山高皇帝远”的缘故吧,这片蛮荒的处女地受到的“政治污染”很小,生活在这块贫瘠的红土地上的人们都很纯朴,互助互爱,就像一个大家庭。他们的“政治嗅觉”都不那么“灵敏”,几乎没有人把头戴“右倾机会主义分子”、“三反分子”等多顶“桂冠”的陈伯伦当成“专政对象”看待。相反,陈伯伦的传奇经历与渊博学识使他赢得了人们的尊敬。远离了政治风暴的中心,尽管生活条件极为恶劣,但郁闷了很长时间的心情却舒畅了、豁达了,陈伯伦深为自己“因祸得福”而庆幸。

2014年8月28日 星期四

祈祷和平....( 连载 -75 ).... 林新仪

第十六章   共和国的贵宾 (5)

叮当的碰杯声。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神圣庄严的情感。扩音器里的音乐转换为《歌唱祖国》: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胜利的歌声多么嘹亮,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
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
雄壮豪迈的旋律令人热血奔涌。林弘毅只觉得心潮澎湃,他从来没有这么动过感情;紧挨着他的杨碧涛默默感受着这一崇高的氛围,双眸噙满晶莹的泪光。歌声还在继续:
越过高山,
越过平原,
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宽广美丽的土地
是我们亲爱的家乡,
英雄的人民站起来了,
谁敢侵犯我们就叫它灭亡!
                ……。

2014年8月26日 星期二

祈祷和平....( 连载 -74 ).... 林新仪

第十六章   共和国的贵宾 (4)

伯伦兄台鉴:

您好!

重庆一别,已是十六个春秋。久违了,兄台,别来无恙?
十六年前,“闽南三杰”陪都求学,青春年少,风华正茂,朗朗书声,袅袅茶香。曾记否?点评江山,红岩脚下,各怀奇志,共赴国难,虽取道各异,然却殊途同归。而如今,已是换了人间!
兄台如今定当已成为国家之栋梁,正奋斗在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战线上。壮哉!我与碧涛偶得大作《幽灵纵队》,拜读毕只觉慷慨悲壮、荡气回肠,心境久难平复。从书中得以窥见兄台之身影,也是血染疆场,青山忠骨,可歌可泣、可敬可佩!
我们现居柬埔寨金边,从事教育工作,行“传播文化使者”之职责,十余载兢兢业业,诚惶诚恐,时刻不敢忘怀孔孟之教化、先辈之重托、民族之精神。也算取得一点小小成绩吧,竟承蒙新生祖国之器重,邀我俩赴北京天安门红台观礼国庆十周年大阅兵盛典,倍感荣幸!能将一个贫弱的旧中国治理成今日这般繁荣昌盛的国度,共产党的确伟大!毛主席的确英明!当然,还有像兄台这样千千万万的热血志士为之卓绝奋斗的功绩,人民不会忘记!
“十·一”观礼之后,我们拟回家乡厦门走一趟,公私兼顾,然后返程广州时再顺道寻访兄台,若能见上一面,则是今生之缘未断再续,真要谢天谢地了!
只是不知此信能否顺利转到您的手上?但愿皇天不要辜负我们与兄台再叙“巴山蜀水情”的一片苦心!  匆此
谨祝
阖府平安!
                                         弘毅、碧涛 
顿首

2014年8月25日 星期一

祈祷和平....( 连载 -73 ).... 林新仪

第十六章   共和国的贵宾 (3)

陈伯伦,不幸成了汕头专区的“小彭德怀”。

1957年的抓“右派”政治运动中,他就因抨击党内官僚主义滋生而受到严厉批判。因念他过去战功卓著,又是归国华侨,他的顶头上司慈悲为怀,放了他一马,在审定“右派”黑名单时将他的名字勾掉了,但仍然给了他一个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他不服,却没有抗争,将这次教训归咎为自己的“小资产阶级劣根性”没有彻底改造好。之后他就更加努力工作,以求将功补过。然而,当“大跃进”之风刮起之初,汕头专区的头头不甘人后,放出了一颗“亩产粮食三千斤”的大卫星,主管农业的他再也按捺不住了,又一次“旧病”复发,在党委的会议上痛斥了这种虚假浮夸的恶劣作风。

2014年8月23日 星期六

祈祷和平....( 连载 -71 ).... 林新仪

第十六章   共和国的贵宾 ( 1 )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柬埔寨王国第一座大使馆座落在一条幽静的小路上。
这是一片使馆区,建筑物多为二层或三层别墅楼,几乎都是法国古典主义风格,掩隐在绿意醉人的热带植物丛中。人行道上成排的绿化树当地人称之为“酸子树”。酸子树树身高大魁梧,而树叶却细圆如豆,层层叠叠排列在主脉上,很浓密,四季常青。酸子树是一种非常憨厚可爱的植物,最令人感动的是它默默奉献给人类的成串的果实——酸子。酸子不论生的还是熟透的,都酸得让你倒牙,它们是熬酸鱼汤的最好佐料。码头上扛麻包的苦力工人们常常用生酸子当下酒菜,他们劳累了一天,三三俩俩坐在湄公河岸边,备上二两白酒,一小碟生酸子,便酸得其乐,也醉得其乐了。当你行走在艳阳高照的马路上时,汗流浃背,能碰上一株酸子树,并在它浓郁的树荫下歇息片刻,捡上一两枚落在地上的熟透的酸子,剥去干壳,放在嘴里吮吸几下,酸得你流出眼泪,满口充盈着甘甜的唾液,那种感觉简直妙不可言。
就在林弘毅、杨碧涛一家在白马海滨度假之时,中国驻柬第一任特命全权大使王幼平,在使馆内约见爱国商人郭永明和进步教育界人士卢萌杰、章宗林三人。约见时在座的还有已升任一等秘书的熊庆和商务参赞毕杰。

祈祷和平....( 连载 -72 ).... 林新仪

第十六章   共和国的贵宾 (2)

“我想我们还需要开个会研究一下。”常德全说,“借你回国之机,我们要争取多办成几件事情,为端华今后的发展,主要是争取祖国在师资方面的支援。我有一些想法,先理理头绪……”

“好。我们都各自理理,明天就开会。”
两位主任悄然走了。林弘毅仍久久不能平静。他从橱里取出文房四宝,飞快地研了些墨汁,提笔写下诗圣杜甫那四句饱浸情感的佳句:
却看妻子愁何在,
漫卷诗书喜若狂。
白日放歌须纵酒,
青春作伴好还乡。

2014年8月17日 星期日

消逝的茉莉花 (十一).... ( 余良)

一大早,学校笼罩着诡异的气氛,各班级年纪大的学生交头接耳,似乎在交换情报、互通消息,有的甚至无心读书,问起缘由,又三缄其口,究竟侨社或学生中发生什么事,连志国、武亮、汉文、赛银这些好学生也不置一词。教师们予感到可能发生大事件。 到了下午,情况依然如此。看来要知道真相,只有向茉莉了解。 傍晚,我借着帮方家挑水的机会来到茉莉家。 “听前来讨菜的邻居们说,昨天上午,距丙介瑶二十公里的大隆乡发生一百多名高棉人到越侨社区示威,他们高喊“越南人,停止入侵!”“柬埔寨领土主权不可侵犯!”等口号。到了下午,示威者冲进越侨住宅区放火杀人、抢掠财产。”茉莉说。 示威、排越,由于发生在柬越边境、又正当越南战争相持不下,柬越关系微妙、西哈努克亲王前往法国访问的时候,对于十六年安定和平的柬埔寨来说,显示一场政治大动荡的到来。

2014年8月16日 星期六

消逝的茉莉花(十).... (余良)


茉莉,今天怎么冷冷清清,就你一人在家吗?

正在菜园拔草的茉莉站起来:我爸妈一大早到柴桢市去探望我哥嫂,了解生意情况。哥嫂没空来。我事先没告诉你,是怕你不来。

2014年8月15日 星期五

祈祷和平....( 连载 -70 ).... 林新仪

十五章  阳光海浪白沙滩 (7)

“后来呢?”杨碧涛满怀敬意地问。
“后来,我离开了磅针市,到湄公河东岸一个叫地里木的小镇隐居了。”穆一侠淡然一笑,拍了拍在一旁沙地上坐着的谭真的肩膀说,“就是我这位关门弟子一直守护着我,为我寻医问药,直到我康复。当然,我再也不能作画了。这只左手能写字,也是后来慢慢练出来的。五个月后,日本人投降了。法国人又回来了。柬埔寨恢复了和平。

2014年8月14日 星期四

祈祷和平....( 连载 -69 ).... 林新仪

十五章  阳光海浪白沙滩 (6)
第二天一早,谭真便拿上师父交给他的钥匙,一个人先去崇文体育会打扫卫生、摆放桌椅。昨天下午他马不停蹄地跑遍了整个磅针市,拿着穆一侠的亲笔信,按照苏旺留下的名单,一家商号一家商号的走访,跟他们说明情况,请他们为自个的身家性命着想,明天上午务必到会。

2014年8月13日 星期三

祈祷和平....( 连载 -68 ).... 林新仪

十五章  阳光海浪白沙滩 (5)

穆一侠原是广东潮阳谷饶镇人。
谷饶镇,位于现今的潮阳市小北山麓,主要居民为潮汕人。这个山间小镇曾有过一段令人喟叹的悲壮历史。据《潮阳县志》记载,南宋末年,元兵大举南侵,南宋之都临安沦陷,神州陆沉。幼主赵罡、赵昺南避战祸,并先后被丞相陆秀夫、大将张世杰等忠臣拥立为帝于福州和厓门。当时,文天祥奉旨勤王,他毁家纾难,追踪宋帝而转战闽粤一带。景炎二年(即1277年),蒙古铁骑围攻潮阳县城,潮阳都统陈懿见大势已去,开城降元。翌年,陈懿引兵困潮州,知州刘兴亦献城投降。文天祥闻讯震怒,率兵入潮讨伐二叛逆贼子,连克陈、刘之部。各路义军闻捷报大快人心,纷纷引兵前来投奔右丞相信国公文天祥麾下,兵合一处,共抗元军。宋军与元军在谷饶小北山至和平练水之间血战数月,宋军终因寡不敌众,弹尽粮绝,惨遭覆灭。主帅文天祥被生擒,押解到潮阳,囚于元军战船中,元水军随即直驱厓门。陆秀夫深知已经无力回天,悲怆万分,抱幼主赵昺投海殉国。文天祥亲眼目睹元兵如何攻陷厓门,烧杀掳掠,痛哭流涕,只求一死以报国。但元将却千方百计想招降于他,以抚天下汉人之心,文公宁死不屈,遂被押赴元都北京,幽禁三年,最终被杀害于京城柴市。
做为一段历史,南宋早已终结,而做为民族英雄,文天祥却留芳百世。他的千古名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所包容的慷慨壮烈与浩然正气,永远留在了这个沿海小镇上,留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中。谷饶的这段悲壮历史,也许正是千千万万漂泊海外的潮汕人后裔世代相传的、强烈的爱国爱乡传统与情结之根源所在。

2014年8月11日 星期一

祈祷和平....( 连载 -67 ).... 林新仪

十五章  阳光海浪白沙滩 (4)

当杨碧涛步入邱家别墅豪华的大客厅时,只见客厅中央临时摆放了一张红木长方桌,方桌上铺着一张长条幅宣纸外加文房四宝,一位浓眉大眼、仪表堂堂的青年人正在挥毫泼墨,凝神作画,他身旁立着一个约莫五十上下的干瘦老者,不时对他指指点点。邱纯璋和林弘毅站在一旁聚精会神地欣赏着,背对着大门,没有留意杨碧涛已经回来,而且正站在他们的身后。
青年人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那样,年纪不算太大,但笔下的功夫却相当了得。只见他时而浓墨重彩,时而精描细绘,谈笑风生之间,一幅构思奇巧的《海滨夕照图》便呈现在众人面前。

2014年8月10日 星期日

柬埔寨"端華學校建校百年纪念"专栏....( 5 )


做一個德才兼備的人
              一一寫在端華建校百年前夕
                           江麗珍   

      端華學校建校一百周年了,這是海外華人教育史上的大事。作為上個世紀六十年代的端華學生,非常高興看到母校在歷盡風雨滄桑後浴火重生,並以嶄新的面貌展現人間。今天,在祝賀母校跨越百年崢嶸歲月的時候,我也從端華二字悟出一些既尋常又深奧的道理。

      不知道是哪位先賢為我們的母校取名端華,從字面理解,端:正直、端正也,是道德品格範疇;華:才華也,是本事、才能範疇。端在前,華置後,表示德重於才;端華,意謂德才兼備,我們的先輩冀望這座學校培養出來的學生必須是品德高尚,才華橫溢的人。

       先哲司馬光說過:「才者,德之資也;德者,才之帥也」,「德勝才者謂之君子,才勝德者謂之小人」。德具體表現在待人處事的態度、原則上,諸如思路的正與邪,心地的善與惡,等等;才是辦事的方法、能力;人的品德是金錢不能衡量的,而有才能本事的人卻往往能掙很多錢,所以今天,才與財幾乎成了同義詞;我們這個社會非常功利,人們往往重財輕德,因此拍馬屁者大不乏人,只要有錢,甭管人品如何,總有人拍馬屁,這是q社會的悲哀!

      中國是一個文明古國,兩三千年前,古聖賢就提出「禮義廉恥」、「厚德載物」,強調道德品格的重要,並認為唯品德高尚者才能成就大業;可以說,幾千年來,所有的古訓都在教人如何修身,用今天的話來講,就是教人提高道德觀念,提高素質,因為無論國家也好,社會也好,如果人人都有高尚的道德品格,才談得上社會和諧,可見「德」之重要。

     「禮義廉恥」是「德」的主要內容,禮、義、廉三字不難理解,恥即羞恥,人必須懂得為自己的不當行為感到羞恥,這是道德修養的一個重要內容。比方有些人喜歡在大眾廣庭眾目睽睽下高聲談話,凡事都爭先恐後,喜歡張揚浪費等等,說到底,就是因為他們不知道這都是值得羞恥的不正當行為!當然,這並不是本文要談論的,我只是想借此來說明「恥」是「德」的一個部分。

    「德」的內容極為深、廣,無論你從事什麼行業,都必須有德,比如商人要有商業道德,不能坑人騙人,醫生必須有醫德,不能只看錢,等等;而實際上,與我們日常生活關係最密切的是口德,就是說,說話也得有道德,口不妄言或是口不擇言,是有沒有口德的區分。有些人把背後議論人視為快事,一天到晚東家長西家短,甚至添油加醋,樂此不疲。古人云: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是非人由古至今就是為人所鄙視的「三姑六婆」,屬於下等人,這個評價與金錢財富,本領才華無關,只是一個品行上的評語。而口不妄言者,自古被評為君子,為上等人。其實,說人長短,無關被說者痛癢,卻關乎說人者自己的品德與名聲。我去年到三峽旅遊時,在鬼城豐都看到一塊石碑,上面以「唯、善、呈、和」組成一字,因為這四個字都帶口,寓意唯有與人為善,守口德,這個社會才會和諧,可見古聖賢老早就意識到口德是道德修養的一個重要部分。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離開學校已經幾十年了,當年我在端華學校學到了不少東西,而端華二字予我的啓示,更讓我終身受用。我想,唯有不斷提高自身品德修養,才不辜負母校對我們的培育,不辜負先賢對我們的冀望。

 (2014年7月16日寫於在滿地可旅遊途中)

2014年8月7日 星期四

柬埔寨"端華學校建校百年纪念"专栏....( 4 )

                                  端华百年校庆   新书应运而生
                                                   余良
      欣逢柬埔寨金边端华中学百年校庆,一本书名为《印支华人沧桑岁月》于今年八月初在美国出版发行了。
《印支华人沧桑岁月》与端华中学有什么关系呢?
   由定居于法国巴黎的前金边《生活午报》编辑黎振环先生主编的《印支华人沧桑岁月》写的是越南、柬埔寨和老挝三国华人在上世纪中期到末期在各自定居国中历经和平、战争、浩劫等各个时期的遭遇和变迁。书中重点放在柬埔寨华侨华人从法国殖民统治时期到西哈努克和平时期、从朗诺战乱时期到红高棉大屠杀时期剧烈动荡的时局变化,尤其是红高棉统治时期华侨华人遭受前所未有的大量死亡这一史实。
   上世纪六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正是柬埔寨华侨华人从和平安定到连年战乱的年代,也是中国文革进入疯狂的年代。那时代的柬埔寨华人青年学生与印尼、缅甸华人青年学生一样,在爱国旗帜的迷惑下积极宣传中国极左思想并付诸行动。当年的印尼、缅甸华侨学生在学校、老师有组织的鼓动下为了捍卫毛泽东思想与反动派作斗争放弃学业参与当地国的政治活动,在反动派的包围下走投无路而纷纷从校舍楼顶手持毛主席语录、高呼毛主席万岁纵身跳下以死明志,大批大批这些原来纯洁可爱的海外中华儿女也离开温暖的家庭参加到当地的革命武装队伍,从事毛主席号召的解放全人类伟大事业中去,最后毫无价值、白白送命。

  与上述两国的华侨学生相比,柬埔寨华侨学生更加激进。当年的金边端华中学__号称最高学府,拥有四千学子,大多数在其校主任或老师有组织有计划的宣传教育下主动自觉地影响其周围的人,学校领导层还拥有对全国华校教师的调配权、控制权,在端华学校这面最红最红的旗帜影响下,金边各大中学放弃或减少原有的教科书改学毛著,形成了全国华校宣传中国极左思想使之成为一股不可抗拒的浩浩荡荡历史潮流进而影响整个华社。

   一九七零年柬埔寨发生推翻西哈努克亲王的军事政变,战争随即爆发,红色高棉乘机崛起。以端华中学为首的全国城乡大批师生和其他年幼无知的华侨青少年纷纷投奔到解放区支持以红高棉为主体的革命组织。
   今天,我们已清楚看到上述参加柬埔寨红色革命的华侨革命者的下场是:死的轻于鸿毛,害了自己,伤了家人,活的不敢以真面孔示人,还怕得个助纣为虐的恶名。而这些,端华中学负有责任。

  今天,当祖国早已全面否定文革并称之为十年大浩劫的时候,正是人们应与祖国在这方面配合进行认真反思的时候。
《印支华人沧桑岁月》以大量的史实揭示当年柬埔寨红色华人参与当地革命的过程和结局。该书共三百四十页,图、文、诗并茂,内容丰富,说服力强,重事实有证据,在许多反映红高棉血腥统治的华文书籍中,本书堪称翘楚,是印支华人的小史记。正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汉语教师汪立颖先生给该书的评价中所说:这确实是中国现代史中之一页,鲜为人知的一页。法国教育部汉语总督学白乐桑先生所说:《印支华人沧桑岁月》讲述一个曲折、复杂而富有历史意义的历史过程。该书还原史事的真面目,对发掘这段历史的真相具有卓越的贡献。

《印支华人沧桑岁月》共分六章:地下活动、华运风云--记录了越、柬华人在当地国的政治地下活动和两国华运的历史和兴亡,包括轰动全柬的暗杀刘少奇案、华运领导上京陈情记等;屠刀下的印支华侨华人__讲述三国华人在战乱中的悲惨遭遇。越共关押华人干部牢房素描等;浩劫逃生哀戚悲情--讲述印支华人死里逃生的悲惨故事;越棉寮华人社群轶史--主要是柬埔寨华文报章、体育会和以端华中学为首的华校史话;海内外评议与省思--对印支华人参与当地革命和对华运组织的总结、评议和反思;不妨一知集纳--有诸如中国驻法国大使馆两棵松树有文章、法国印支华人群体面面观、印支华人华侨有多少、波尔布特其人等趣闻或资料。该书还有一份一九七零年以后在战争中或被红高棉杀害的数百名分布于金边和各省市华人师生死难者名单。
 
主编者黎振环在书中说,阅过本书的读者可提出自己的看法、意见,或提供新的资料,留待充实未来的再版编辑工作。

2014年8月6日 星期三

柬埔寨"端華學校建校百年纪念"专栏....( 3 )


一个沉重的话题
  新仪


今年,柬埔寨王国金边市最负盛名的华文教育机构——端华学校迎来了建校百年校庆,这是一个值得庆贺和纪念的日子,也是一个值得深刻反思的日子。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端华学校,曾是东南亚地区一所华文名校,她的中文教育水平相当高,为当地的华人华侨社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后来,因为战争,她被摧毁了;战争结束之后,她又顽强重生,像烈火中的凤凰,重新展翅高飞。今天,她终于炼成一所“百年老店”,在为她庆贺的同时,我——一个当年在她的怀抱里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学子,经过四十多年苦难人生的思考,有几句推心置腹的话想对她——亲爱的母校——说说。


“把根留住”!——这是当年旅居柬埔寨的三十余万华侨华人共同的心愿。中华民族历史悠久,中华文明源远流长,远离故土漂泊海外的中国人都希望后代子孙不但血脉里流淌着中华民族的血液,而且在文化层面上也是一个地道的中国人:说华语、写华文,过中华的节日,用孔孟之道规范一言一行,在融入当地社会的同时也保持着本民族独立的个性和鲜明的文化理念,正如孔夫子所云:君子和而不同。

为此,一百年前,一所因陋就简的华文学校应运而生。而后,历经一代又一代华人知识分子默默耕耘、无怨无悔的奉献,尤其是在那些曾在祖国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精英们数十年全力打造之下,学校发展了、壮大了,名闻遐迩了。长期的有教无类的不懈努力,她成功地帮助华侨华人社会“把根留住”了。每一滴园丁的泪、每一支蜡烛的光,,终于汇集成一个辉煌的名字——端华!



然而,就在端华的鼎盛时期——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后期至六十年代末期,一个不幸的因子已悄悄植入她的肌肤,开始蚕食她健康的生命,扭曲她的灵魂,并且像病毒一样,以疯狂的速度从她的身上扩散蔓延到整个柬埔寨华人华侨社会,从中心城市到各省乡镇,形成一股潮流、一股势力。盛极一时之后,便要走向衰亡,天道历来不爽。当时的红红火火、狂热无度,为后来惨痛的历史悲剧埋下了一个深重的伏笔。

这个像病毒一样的因子就是:政治!

教育,是百年树人的工程,必须远离政治,杜绝政治的侵蚀,尤其是意识形态的侵蚀——这是现代教育学的一个基本理念。

1960年以前,端华学校基本上是中庸的,遵循着孔孟之道教书育人,传播中华文化,深耕细作,将五千年礼仪之邦的古老文明濡染着华侨华人的后代,从而使整个华侨华人社会都因此而受益、而改变。

我清楚记得,那些年,侨社盛行尊师敬道、尊老爱幼的良好风气,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纯朴、真诚、和谐,相敬如宾。因为父母亲都是端华学校的老师,逢年过节,常有不知名姓的侨胞给我们家送去节日礼品,以表达对我父母亲的敬意。他们或亲自登门拜访或派人前来,献上礼品,寒暄两句后便匆匆离去,从他们的脸上读到的是一片诚挚的敬意和感恩之情。

有一年中秋节,父母亲从学校下班回来,发现家里的角落捆着一只色彩斑斓的大公鸡,很是诧异,便问佣人张婶怎么回事,张婶说是一位姓吴的先生派人送来的,说是给林主任过节享用,还有一盒广东月饼。再问姓吴的先生是做什么生意的、家住哪里,张婶顿时语塞,一问三不知了。父亲瞅着那只大公鸡直发愁,全家人都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处置这个大家伙呢?最后还是母亲想出了个好主意,让校厨陈叔过来把大公鸡拎走,回去宰了,给在学校餐厅用餐的老师们加个节日菜。

然而,好景不长。

中柬建交之后,北方悄悄吹来马列的风,革命的爱国主义旗帜从此高高飘扬。六十年代初期,随着新中国度过了严重的大饥荒时期,逐渐走向初步复兴的那几年,一批爱国进步教师在大使馆的指导下,将一种完全与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传统背道而驰的意识形态引入了端华学校,继而又扩散到民生、广肇惠等学校,然后又通过接受了革命教育的学生去影响整个华侨华人社会。

向各省乡镇的华文学校派遣进步教师是端华的一项重要使命,也是一条传播革命爱国主义的很有效的途径。师资来源于经过重点培养的专修班毕业生,思想立场鲜明,爱国情操强烈。于是,“润物细无声”,冠之以“爱国主义”美名的意识形态便借助文化教育的载体,像病毒一样堂而皇之深入传播到每一个有华人居住的地方。只用了短短的十年时间,这一意识形态就迅速占据人们的头脑,成为整个柬埔寨华侨华人社会的主流思潮。

如果说1960--1965年期间,在华侨社会中宣传传播革命的爱国主义还算是比较温和的、理性的、亲民的,可以为广大侨胞所接受的话,那么,从1965--19703月朗诺发动推翻西哈努克的军事政变之前这五年时间,意识形态的入侵则是大规模的、猛烈的、非理性的,包装着爱国主义外衣的极左思潮有如洪水猛兽一般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将传统的民族文化教育和道德伦理观念冲击的稀里哗啦,全面崩塌。

众所周知,那是一段特殊的历史时期,在中国发生了极其暴力、极其野蛮、极其反人类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而发动并引领这场血腥文化大革命的人,正是那位受到端华广大爱国师生乃至整个华侨华人社会所无限尊崇无限敬仰的“伟大领袖、伟大导师、伟大统帅、伟大舵手”毛泽东!他亲手制造的个人崇拜狂热,蒙蔽了所有善良的人们的眼睛,他血腥的阶级斗争思想,在世界各地尤其是在东南亚各国点燃起反政府的武装叛乱战火,一时间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风起云涌,革命形势如火如荼一派大好,正如他在自己一首七律诗里踌躇满志地吟唱那样:“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

那是一个天使与魔鬼同行的年代,红与黑并存、亦正亦邪、激情燃烧到近乎疯狂的年代,也是一个潘多拉的盒子被完全打开从此人间再无宁日的年代。在那样一个年代里,端华不可能无动于衷泰然处之,然而,她何去何从还是有选择余地的。毕竟不是在祖国,祖国已经发疯了,但柬埔寨没有,虽然它已经潜伏着被战争裹挟的凶险,那几年仍然还算是一个正常的国家,自由、民主、和平、中立、繁荣,总的来说,国泰民安。生存在这样一个国家里,端华本来可以选择继续中庸,与红色祖国保持一定距离,与侨居国相濡以沫、同舟共济。遗憾的是,端华却选择了另一条不归路:更坚定地高举革命的爱国主义旗帜,向左转,敞开大门,让极左的意识形态全面占领并统治学校,将进步师生朴素的爱国情感导入一条激进的死胡同,从而为后来的恶报种下了恶业。

那几年,端华师生盛行读毛著,毛语录几乎是人手一册,因为可以从大使馆免费获取;拥有一枚毛像章并把它别在左胸前昂首阔步走在大街上,被视为一种敢于挑战万恶的资本主义世界的崇高情操和勇敢行为;那些来自北京广播电台的杀气腾腾的“两报一刊”社论从收音机里被记录下来,刻在蜡纸上,变成油印材料,提供给秘密学习小组学习研讨;专修班开设了哲学课,大讲特讲唯物主义和辩证法,学马列一时成风,《共产党宣言》、“老三篇”、“老五篇”成了必读的政治经典;学校的文娱活动也充满了意识形态色彩,教唱革命歌曲、毛语录歌、学跳忠字舞,校园里随处可听见优美的歌声:“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这些荒谬的歌曲从学校唱到家里,导致许多家庭发生了道德伦理危机……

红色端华就是这样炼成的。端华红得耀眼也红得刺眼,以至于王国政府的内政部为此坐卧不安、忧心忡忡了,卧榻之旁岂容他人胡闹?于是开始派出大批特务跟踪、监视甚至逮捕那些过分激进的左派师生,端华从此麻烦不断。与此同时,越共和柬共的城内地下组织也慕名而来,将触角伸进了学校,渗透、物色、发展成员,为他们日后的战争储备人才和力量。

然而,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是,端华内部的左派师生并非是处于一种自由散乱状态,他们是一个纪律严明的组织,是一个比越共和柬共更为强大百倍的政治组织的海外延伸。他们的背后有一只巨大的隐秘推手,承载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政治企图和使命,戴着合法的外交面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他们在这只诡异的推手强有力的支持和悉心指导下,苦心经营十余载,将好端端的的一个端华学校改造成一个意识形态输出的制高点,并成为对侨居国输出革命的桥头堡。

当战争终于爆发之时,红色端华被当局查封了,一大批左派师生在那只幕后推手的周密安排下迅速遁入森林,帮助柬共轰轰烈烈打天下去了。

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已经毋庸赘言。红色高棉的暴政令全世界为之震惊、震怒,人类社会岂能容忍这种残暴无度的政权长久存在?!当正义的力量重新集结并横扫千军而来时,红色高棉野蛮而短暂的统治也就很快被终结了,成了史上最短命的共产政权。这个极端反人类的共产政权虽然只存活了短短的几年,却给柬埔寨这个虔诚的小佛国留下永久的伤痛。


反思端华的前世,我们不得不重新审视那个从未遭到质疑的“爱国主义”。对于我们这些从柬埔寨的战火血泊中逃生出来的幸存者来说,爱国主义,实在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

说到“爱国主义”,首先要揭示一点,长久以来,一些似是而非的观念一直在误导我们,其中一个最重要的观念就是关于“国”的概念。

爱国,我们要爱的是什么“国”?我们是中国人,自然是要爱中国,然而,对于我们这些生长于海外的华侨华人来说,“中国”却有两层意思,这两层意思形同冰与炭、水与火,不能相容。

“中国”的第一层意思是“祖国”——这是一个人文的概念。祖国,即是我们的父辈、我们的祖先的故乡,也就是我们的血脉所归属的中华民族千万年来赖以休养生息、成长壮大的那片热土。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一首台湾歌曲这样唱道。尽管我们从未在那片父母之邦的故土上生活过哪怕一天,也并不妨碍我们去热爱、依恋自己的祖国,就像儿女热爱、依恋母亲一样,这是人类最朴素、最真挚的情感之一,无可厚非,也割舍不掉。这是广义的爱国主义。

“中国”的第二层意思是“国家”——这是一个政治的概念。这个国家从1949年以后称之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它是由共产党人用武装暴力(简称“枪杆子”)夺取并建立起来的专制政权,依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观念,它是一个“阶级统治的工具”。

“枪杆子里出政权”,是毛泽东的著名论断,其实并非他的原创,他有剽窃之嫌,原创版权应该属于马克思和列宁。有中共的成功案例,这个著名的理论后来被输出到世界各地,成为第三世界国家(尤其是东南亚各国)内部动乱、反政府武装横行肆虐的祸根。

我们在红色端华里头接受的爱国主义教育主要是后者,而非前者。我们是这样被洗脑的:爱国,就是要爱中华人民共和国,爱领导它的共产党,爱它的伟大领袖毛主席;要听党和毛主席的话,因为党和毛主席的话就是祖国的教诲,要认真学习、认真领会,无条件接受……。这是一种狭隘的、充斥着意识形态色彩的爱国主义,所以,在上文提到“爱国主义”时,笔者都要加上“革命的”修饰词,以区别广义的爱国主义。

其实,在柬埔寨华侨华人的情感世界里,对祖国故土的思念、眷恋和热爱是很深沉的,这种情感朴实无华、忠贞不二,与险恶的政治无关。只是后来红色端华的崛起才改变了这种纯朴状态,在他们的情感世界里注入了这样一些观念:“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毛主席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国民党政府统治时期的中国是“万恶的吃人的旧社会”、“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云云,等等。

那么,是不是整个柬埔寨侨社都被改造成红色的社会了呢?非也!柬埔寨侨社仍然有为数众多的国民党人,信奉基督教、天主教、佛教等的教徒和善男信女,他们反对甚至是厌恶共产主义思想以及共产主义统治下的“新中国”,然而,在当时的大环境下,他们已经沦为少数,他们只能保持缄默,以求平安无事。他们在端华求学的子女必须老老实实接受红色进步教育,任何一句涉嫌“反动”或“反共”的言论或牢骚都会遭致左派师生们的围攻和批判,批得抬不起头来。他们被视为另类,没有尊严,许多人最终选择了退学。

我父亲就是一名国民党人,母亲则是虔诚的基督徒,虽然尊为学校领导人,但处在红色端华那样的环境里,也不得不韬光养晦,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和信仰。常言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们尽管从来不敢苟同红色意识形态,无奈势孤力单,孤掌难鸣,只得随大流了。他们的悲剧在于不幸而成为那只隐秘推手的“统战对象”,被迫就范,他们曾经很纠结、很挣扎,但最终还是无法逃脱坠落红色漩涡的悲惨命运。


革命的爱国主义制造了无数美丽而无耻的谎言,掩盖了无数血淋淋的、惨无人道的真相,把那个“国”包装得无比神圣、无比庄严、无比伟大,令人无限敬仰、无限向往、无限崇拜。如果不是经历过柬埔寨那场战争,以及战争结束后沦落共产主义地狱饱受摧残的人生阅历,我们大概还是很难看清革命的爱国主义的狰狞面目,还会心甘情愿去为那个主义而奔波、效力。

谎言终归是谎言,即使重复一千遍一万遍也永远是谎言。当事实与真相大白于天下之时,那些谎言的制造者将会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血的事实足以证明,革命的爱国主义是冷战时代的产物,是一颗危害世界和平的毒瘤!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这一点,坚决摒弃固有的狭隘观念,永远不再充当这种鹰犬式的“爱国者”。

所幸的是,我们这些从红色端华走出来后又分布到世界各地的人,大多数家庭的后代都出生在民主国家里,他们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完全不同于我们的青年时代,红色意识形态在他们身上几乎没有留下痕迹,他们是幸福的。我坚信,人类社会在经过共产主义极权暴政野蛮肆虐的阶段之后,将会走向成熟,普世价值的光辉将为全人类所共享,成为全人类的共同价值观。我们的后代乃至他们的后代的后代,将成为民主社会的中坚力量。

狭隘的爱国主义终将被永远终结,“把根留住”也不再重要了。捍卫普世价值并使之世世代代弘扬光大,是我们今生的使命。为了世界的和平,为了人类的美好明天,请继续耕耘吧。

  2014729

2014年8月3日 星期日

柬埔寨"端華學校建校百年纪念"专栏....( 2 )


穿越時空回母校

‧盧國才‧

與女兒看《迴路殺手》Looper,這是一部穿越時空的電影。對於Time travel「時光旅行」這題材,我十分感興趣,也追過不少電視劇,看過不少穿越時光隧道回到未來或時光倒流的影片,在網上搜索許多有關資料。雖然這只是科幻小說才會有的違反自然時間變化定律,但科學日新月異不斷進步,將來也許有可能;就像對靈界之研究,「到底有沒有鬼魂」這話題,相信未來會有答案。

回到未來就太虛幻,但時光倒流會有更多的想像空間。否定時光旅行的人認為,「如果未來的人能夠回到過去,那麼我們應該很早就看到很多從未來回來的人了。」例如,如果你回到過去,在你父親出生之前殺了你的祖父,那你還會存在嗎?不管怎樣,雖然沒有任何實質的科學證據,但目前的物理也還無法排除能回到過去(那怕是短短一分鐘)的時光旅行的可能性。我相信會有這一天!

現在,就讓我先乘搭「無墨樓」號時光機回到四十多年前的1968年。因為這一年我從柬埔寨金邊廣肇惠中學畢業後,轉入「端華」唸專修(高中)。我先回到廣校參加畢業典禮,見到了穿白衣黑裙的惠茵,我很唐突的對她說:我會看掌紋和面相,會預知妳的將來;她半信半疑,我於是開門見山:兩年後妳會到香港,住了十年後會到加拿大,而且會與妳的同學結婚,會生下兩女。她笑得好開心:我的老公肯定不會是你這醜八怪!然後掉頭就走了。我還見到廖如真老師,也恭敬的對她說:您將來會到加拿大定居,晚年會非常幸福。她半信半疑的問我:你吃錯藥啦!又在發白日夢?

我回到端華母校,課堂上同學們正慶祝19週年國慶,慶祝「全國山河一片紅」。我如果在這個時候說出未來將會發生的事,一定會被轟出學校;但如果不說出來,又渾身不舒服,於是私底下找到班主任陳綠波老師。我很嚴肅的告訴他:未來的中國將出乎大家預料之外,億萬富豪取代貧窮的無產階級,法拉利名車充斥北京、上海街頭,資本家可以入黨,被關押的國務院副總理習仲勳之兒子將成為國家最高領導人。陳老師問我:你是不是瘋啦!胡說八道。我很認真的回答:毛主席不是萬壽無疆,他活多八年就去見馬克思。他的親密戰友林副主席不會「永遠健康」也沒有成為當然繼承人,而將於三年後叛逃蘇聯並於蒙古溫都爾汗墜機身亡。陳老師睜大眼睛看我:你怎麼知道得那麼詳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看得出他開始有些動搖,也開始相信我說的話,於是連珠炮直發出來:兩年後柬埔寨將發生政變,西哈努克流亡北京,朗諾上台,七年後的1975年,赤柬將統治全國,三百萬人將死於暴政中,包括您和其他許多同學在內!陳老師的聲音很激動:沒有可能,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料事如神,連美帝、蘇修都不怕,哪會讓柬埔寨胡作非為。我把嗓門加大: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蘇聯也將解體而成為歷史,東歐變色,東西德統一,美國將出現第一位黑人總統。未來的世界,將有您意想不到的變化,將會有錄影機、手提電話、傳真機、電腦、互聯網、視像電話,紅色中國將不再人人穿解放裝,上海時裝將領導潮流,將來「歐元」會取代法郎、馬克、里拉,將來香港和澳門會回歸祖國,人民幣會比港幣大。您如果不相信,我可以寫下未來即將發生的大事年月日給您留作憑證。今天是1968101日,115日,尼克松將打敗漢弗萊贏得美國總統選舉,1228日,中國將成功進行氫彈試爆。我還將未來將會失蹤、遇害的同學名單抄給陳老師,並勸說他趕緊到國外去,去新加坡、香港吧!我告訴他,廣肇惠中學校長就一直在香港,所以平安。

離開陳老師臥室,我回到家中,媽媽正忙著做晚飯,她吩咐我:還有幾天就是中秋節,要回來家裡吃飯,不要老是去鄉下搞宣傳。我問媽媽:大兄有回來嗎?我想找他。不一會,哥哥從外面回來,見到我就破口大罵:又去給農民講毛澤東思想?肚子餓了才知道回家吃飯?原來他不知道我是從2012年回去的人,我真不忍心告訴他:將來你很富有,然後就一無所有,最後逃到越南,活到69歲就病逝。我見到大嫂,也只點一下頭,當然不敢說她與大哥同年同月辭世。飯桌上,我對二姐說,妳應該讀法文,將來妳會到法國長居數十年,她笑我癡人說夢:我無端端幹嗎去法國?跟誰去?

飯後我問媽媽,肯不肯跟我去暹羅?她用手摸我的額頭:你是否發高燒?怎麼一會兒說二姐去法國,一會兒叫我去泰國?我忍住淚水,叫媽媽明天和我到照相館拍家庭合照,媽媽不解:又不是過年,拍啥合家歡?我實在無法啟口,無法告訴媽媽,我連一張與她合照的母子相片都沒有保存。

夜深了,我知道時光旅行就快結束,趕緊踏單車去找我的死黨:黃野人。我和他在天台通宵聊天,我知道他將永遠失蹤,所以非常珍惜這難忘時刻。我將知道的都一五一十告知他,我要他保重,早日離開柬埔寨,去台灣升學,或去更遠的地方,因為他家裡有錢,出國留學不成問題。臨走時,我告訴黃野人:全球端華同學2000年聚集法國巴黎,希望到時他平安無恙,出現在聯歡晚宴上。

(2012.10.05於加拿大滿地可)

2014年8月1日 星期五

柬埔寨"端華學校建校百年纪念"专栏....( 1 )


尊敬的林宏毅主任

‧曾任歐‧


經過金塔潮州幫歷代諸先賢前赴後繼、蓽路藍縷、披荊斬棘,拓荒建校,「金邊端華學校」於公元1914年誕生了,迄今已屆一百週年矣!一百年來,端華黌宮為柬埔寨王國、為印支華人商業社會,培養、輸送了無數建設人才。尤其是中後期(19561970)校董會前往越南西貢(堤岸)市敦聘了林宏毅、張德潛、劉明哲三位先生聯袂前來端華治校,並改校長制為校委制之後,「端華中學」便雷厲風行、一日千里地發展著。從小學、初中、專修(高中),全校學生人數多達四千人左右,成為東南亞華人中學規模最大、聲望最隆的名校之一。其中居功至偉者,非數林、張、劉三位主任莫屬啦!茲值「金邊端華學校建校一百週年紀念大慶」之際,特記述幾起動人小故事,以資紀念敬愛的林宏毅校委主任。


1965年暑假伊始,林宏毅校委主任托張德潛教務主任,約我於6月某日到校務主任辦公室見面。這是我首次謁見學校「最高領導人」,心中未免有些忐忑不安;惟恐在某個問題的回答上稍有不當或差錯,會影響錄取大事。未料我剛站在辦公室門外敲門之際,便見裡面一位個子高高瘦瘦的男士,輕輕拉開半扇門,笑容可掬的歡迎我:「是曾老師吧!請進,請進!」他那平易近人、面慈心善、毫無架子的儀態及親切感,已將我心中的惴惴不安一掃而光。經過幾句寒暄之後,林主任便言歸正傳:「現在我們談正題吧!張德潛主任熱情殷薦閣下來敝校任教;他已將您的學歷、履歷給我介紹過了;現在我代表校委會鄭重答覆:校委會聘請台端擔任專修班教席,具體由教務處安排,容後通告……。」我如釋重負,心中無限歡欣。告辭時,我使勁地握著林主任的手以表致謝。


1965年開學後,林主任為了瞭解新任教師教學狀況,便於日理萬機忙碌之中,撥冗聽我講課。第一次聽我講現代詩人趙樸初寫的政治諷刺詩「哭三尼」。我用二節課講完這首詩──半節介紹詩作的時代背景,及「三尼」的人物簡介;用一節課講解詩的內容;半節課分析詩的主題思想及詩的藝術性。林主任自始至終聚精會神聽完二節課;課後又抽時間和我交談聽後感與意見,指出講課的優缺點,……。充分顯現出林主任之語文知識,及講語文課之高深造詣;同時也表現出他與人為善、開誠佈公之聽課目的與態度。此後,他又聽了散文課「青山翠竹」。


入校教課幾年間,我每學期都是擔任兩個專修班語文課,一個專修班現代中國革命歷史課。我尚未敢啟口叫苦,好心的林主任便先為我著想,主動提議幫我改一班專修班的作文。這真是個雪中送炭的好主意啊!這位樂於助人的主任,堪稱天下難找第二位的好領導啊!林宏毅主任此一「拔刀相助」之義舉,使我永誌不忘。


林宏毅主任祖籍福建龍溪縣,1920年出生,長大於越南堤岸市。20(1940)回中國升學,考上名校「國立中央大學」政治系。楊璧陶女士乃廈門鼓浪嶼人,1940年考上國立中央大學文學院就讀,翌年又轉讀經濟系,畢業後返回鼓浪嶼,創立英文補習學校。此時林君返回福建擔任某縣電台主持,因工作需要進英文補校學習英文,從而邂逅楊校長。由於是同學、同鄉,又是「師生」關係,「千里姻緣一線牽」!便演繹為一曲動人的愛情故事。結婚後,日寇侵華戰局漫延至華南各地,時局緊張;新婚夫婦便乘最後一班開往越南西貢的遠洋客輪返回西貢(堤岸)1956年林君受聘往金邊出任「金邊端華學校」校委會主任(行使校長職權),一直平穩順利工作,直至1970318日朗諾發動政變,勒令關閉全柬華文中、小學校為止。此階段端中校務蒸蒸日上,正籌劃創辦「端華中文大學」之際,印支戰火瀰漫,風雨飄搖;學校被封後,局勢緊張,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師生星散,各奔東西。在此緊張關頭,林主任作出了奔向叢林的抉擇,結果不但摧毀了自身的才華與幸福,同時也毀滅了他寶貴的生命。誠屬悲哀啊!(根據林公子新儀君所寫的資料補充。)

林宏毅主任枉死了之後,楊璧陶老師受到的打擊與哀痛,是無法用人類的語言所能描述的!2008年,楊老師也於紐西蘭家中與世長辭了。一對天生才子才女夫妻,一家幸福的家庭,便被這個錯誤的「潮流」、錯誤的政策所毀滅了。多麼令人扼腕痛心啊!謹以此文深切緬懷、紀念林宏毅主任、楊璧陶老師伉儷。


201469日草於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