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日 星期五

柬埔寨"端華學校建校百年纪念"专栏....( 1 )


尊敬的林宏毅主任

‧曾任歐‧


經過金塔潮州幫歷代諸先賢前赴後繼、蓽路藍縷、披荊斬棘,拓荒建校,「金邊端華學校」於公元1914年誕生了,迄今已屆一百週年矣!一百年來,端華黌宮為柬埔寨王國、為印支華人商業社會,培養、輸送了無數建設人才。尤其是中後期(19561970)校董會前往越南西貢(堤岸)市敦聘了林宏毅、張德潛、劉明哲三位先生聯袂前來端華治校,並改校長制為校委制之後,「端華中學」便雷厲風行、一日千里地發展著。從小學、初中、專修(高中),全校學生人數多達四千人左右,成為東南亞華人中學規模最大、聲望最隆的名校之一。其中居功至偉者,非數林、張、劉三位主任莫屬啦!茲值「金邊端華學校建校一百週年紀念大慶」之際,特記述幾起動人小故事,以資紀念敬愛的林宏毅校委主任。


1965年暑假伊始,林宏毅校委主任托張德潛教務主任,約我於6月某日到校務主任辦公室見面。這是我首次謁見學校「最高領導人」,心中未免有些忐忑不安;惟恐在某個問題的回答上稍有不當或差錯,會影響錄取大事。未料我剛站在辦公室門外敲門之際,便見裡面一位個子高高瘦瘦的男士,輕輕拉開半扇門,笑容可掬的歡迎我:「是曾老師吧!請進,請進!」他那平易近人、面慈心善、毫無架子的儀態及親切感,已將我心中的惴惴不安一掃而光。經過幾句寒暄之後,林主任便言歸正傳:「現在我們談正題吧!張德潛主任熱情殷薦閣下來敝校任教;他已將您的學歷、履歷給我介紹過了;現在我代表校委會鄭重答覆:校委會聘請台端擔任專修班教席,具體由教務處安排,容後通告……。」我如釋重負,心中無限歡欣。告辭時,我使勁地握著林主任的手以表致謝。


1965年開學後,林主任為了瞭解新任教師教學狀況,便於日理萬機忙碌之中,撥冗聽我講課。第一次聽我講現代詩人趙樸初寫的政治諷刺詩「哭三尼」。我用二節課講完這首詩──半節介紹詩作的時代背景,及「三尼」的人物簡介;用一節課講解詩的內容;半節課分析詩的主題思想及詩的藝術性。林主任自始至終聚精會神聽完二節課;課後又抽時間和我交談聽後感與意見,指出講課的優缺點,……。充分顯現出林主任之語文知識,及講語文課之高深造詣;同時也表現出他與人為善、開誠佈公之聽課目的與態度。此後,他又聽了散文課「青山翠竹」。


入校教課幾年間,我每學期都是擔任兩個專修班語文課,一個專修班現代中國革命歷史課。我尚未敢啟口叫苦,好心的林主任便先為我著想,主動提議幫我改一班專修班的作文。這真是個雪中送炭的好主意啊!這位樂於助人的主任,堪稱天下難找第二位的好領導啊!林宏毅主任此一「拔刀相助」之義舉,使我永誌不忘。


林宏毅主任祖籍福建龍溪縣,1920年出生,長大於越南堤岸市。20(1940)回中國升學,考上名校「國立中央大學」政治系。楊璧陶女士乃廈門鼓浪嶼人,1940年考上國立中央大學文學院就讀,翌年又轉讀經濟系,畢業後返回鼓浪嶼,創立英文補習學校。此時林君返回福建擔任某縣電台主持,因工作需要進英文補校學習英文,從而邂逅楊校長。由於是同學、同鄉,又是「師生」關係,「千里姻緣一線牽」!便演繹為一曲動人的愛情故事。結婚後,日寇侵華戰局漫延至華南各地,時局緊張;新婚夫婦便乘最後一班開往越南西貢的遠洋客輪返回西貢(堤岸)1956年林君受聘往金邊出任「金邊端華學校」校委會主任(行使校長職權),一直平穩順利工作,直至1970318日朗諾發動政變,勒令關閉全柬華文中、小學校為止。此階段端中校務蒸蒸日上,正籌劃創辦「端華中文大學」之際,印支戰火瀰漫,風雨飄搖;學校被封後,局勢緊張,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師生星散,各奔東西。在此緊張關頭,林主任作出了奔向叢林的抉擇,結果不但摧毀了自身的才華與幸福,同時也毀滅了他寶貴的生命。誠屬悲哀啊!(根據林公子新儀君所寫的資料補充。)

林宏毅主任枉死了之後,楊璧陶老師受到的打擊與哀痛,是無法用人類的語言所能描述的!2008年,楊老師也於紐西蘭家中與世長辭了。一對天生才子才女夫妻,一家幸福的家庭,便被這個錯誤的「潮流」、錯誤的政策所毀滅了。多麼令人扼腕痛心啊!謹以此文深切緬懷、紀念林宏毅主任、楊璧陶老師伉儷。


201469日草於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