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6日 星期三

柬埔寨"端華學校建校百年纪念"专栏....( 3 )


一个沉重的话题
  新仪


今年,柬埔寨王国金边市最负盛名的华文教育机构——端华学校迎来了建校百年校庆,这是一个值得庆贺和纪念的日子,也是一个值得深刻反思的日子。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端华学校,曾是东南亚地区一所华文名校,她的中文教育水平相当高,为当地的华人华侨社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后来,因为战争,她被摧毁了;战争结束之后,她又顽强重生,像烈火中的凤凰,重新展翅高飞。今天,她终于炼成一所“百年老店”,在为她庆贺的同时,我——一个当年在她的怀抱里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学子,经过四十多年苦难人生的思考,有几句推心置腹的话想对她——亲爱的母校——说说。


“把根留住”!——这是当年旅居柬埔寨的三十余万华侨华人共同的心愿。中华民族历史悠久,中华文明源远流长,远离故土漂泊海外的中国人都希望后代子孙不但血脉里流淌着中华民族的血液,而且在文化层面上也是一个地道的中国人:说华语、写华文,过中华的节日,用孔孟之道规范一言一行,在融入当地社会的同时也保持着本民族独立的个性和鲜明的文化理念,正如孔夫子所云:君子和而不同。

为此,一百年前,一所因陋就简的华文学校应运而生。而后,历经一代又一代华人知识分子默默耕耘、无怨无悔的奉献,尤其是在那些曾在祖国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精英们数十年全力打造之下,学校发展了、壮大了,名闻遐迩了。长期的有教无类的不懈努力,她成功地帮助华侨华人社会“把根留住”了。每一滴园丁的泪、每一支蜡烛的光,,终于汇集成一个辉煌的名字——端华!



然而,就在端华的鼎盛时期——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后期至六十年代末期,一个不幸的因子已悄悄植入她的肌肤,开始蚕食她健康的生命,扭曲她的灵魂,并且像病毒一样,以疯狂的速度从她的身上扩散蔓延到整个柬埔寨华人华侨社会,从中心城市到各省乡镇,形成一股潮流、一股势力。盛极一时之后,便要走向衰亡,天道历来不爽。当时的红红火火、狂热无度,为后来惨痛的历史悲剧埋下了一个深重的伏笔。

这个像病毒一样的因子就是:政治!

教育,是百年树人的工程,必须远离政治,杜绝政治的侵蚀,尤其是意识形态的侵蚀——这是现代教育学的一个基本理念。

1960年以前,端华学校基本上是中庸的,遵循着孔孟之道教书育人,传播中华文化,深耕细作,将五千年礼仪之邦的古老文明濡染着华侨华人的后代,从而使整个华侨华人社会都因此而受益、而改变。

我清楚记得,那些年,侨社盛行尊师敬道、尊老爱幼的良好风气,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纯朴、真诚、和谐,相敬如宾。因为父母亲都是端华学校的老师,逢年过节,常有不知名姓的侨胞给我们家送去节日礼品,以表达对我父母亲的敬意。他们或亲自登门拜访或派人前来,献上礼品,寒暄两句后便匆匆离去,从他们的脸上读到的是一片诚挚的敬意和感恩之情。

有一年中秋节,父母亲从学校下班回来,发现家里的角落捆着一只色彩斑斓的大公鸡,很是诧异,便问佣人张婶怎么回事,张婶说是一位姓吴的先生派人送来的,说是给林主任过节享用,还有一盒广东月饼。再问姓吴的先生是做什么生意的、家住哪里,张婶顿时语塞,一问三不知了。父亲瞅着那只大公鸡直发愁,全家人都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处置这个大家伙呢?最后还是母亲想出了个好主意,让校厨陈叔过来把大公鸡拎走,回去宰了,给在学校餐厅用餐的老师们加个节日菜。

然而,好景不长。

中柬建交之后,北方悄悄吹来马列的风,革命的爱国主义旗帜从此高高飘扬。六十年代初期,随着新中国度过了严重的大饥荒时期,逐渐走向初步复兴的那几年,一批爱国进步教师在大使馆的指导下,将一种完全与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传统背道而驰的意识形态引入了端华学校,继而又扩散到民生、广肇惠等学校,然后又通过接受了革命教育的学生去影响整个华侨华人社会。

向各省乡镇的华文学校派遣进步教师是端华的一项重要使命,也是一条传播革命爱国主义的很有效的途径。师资来源于经过重点培养的专修班毕业生,思想立场鲜明,爱国情操强烈。于是,“润物细无声”,冠之以“爱国主义”美名的意识形态便借助文化教育的载体,像病毒一样堂而皇之深入传播到每一个有华人居住的地方。只用了短短的十年时间,这一意识形态就迅速占据人们的头脑,成为整个柬埔寨华侨华人社会的主流思潮。

如果说1960--1965年期间,在华侨社会中宣传传播革命的爱国主义还算是比较温和的、理性的、亲民的,可以为广大侨胞所接受的话,那么,从1965--19703月朗诺发动推翻西哈努克的军事政变之前这五年时间,意识形态的入侵则是大规模的、猛烈的、非理性的,包装着爱国主义外衣的极左思潮有如洪水猛兽一般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将传统的民族文化教育和道德伦理观念冲击的稀里哗啦,全面崩塌。

众所周知,那是一段特殊的历史时期,在中国发生了极其暴力、极其野蛮、极其反人类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而发动并引领这场血腥文化大革命的人,正是那位受到端华广大爱国师生乃至整个华侨华人社会所无限尊崇无限敬仰的“伟大领袖、伟大导师、伟大统帅、伟大舵手”毛泽东!他亲手制造的个人崇拜狂热,蒙蔽了所有善良的人们的眼睛,他血腥的阶级斗争思想,在世界各地尤其是在东南亚各国点燃起反政府的武装叛乱战火,一时间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风起云涌,革命形势如火如荼一派大好,正如他在自己一首七律诗里踌躇满志地吟唱那样:“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

那是一个天使与魔鬼同行的年代,红与黑并存、亦正亦邪、激情燃烧到近乎疯狂的年代,也是一个潘多拉的盒子被完全打开从此人间再无宁日的年代。在那样一个年代里,端华不可能无动于衷泰然处之,然而,她何去何从还是有选择余地的。毕竟不是在祖国,祖国已经发疯了,但柬埔寨没有,虽然它已经潜伏着被战争裹挟的凶险,那几年仍然还算是一个正常的国家,自由、民主、和平、中立、繁荣,总的来说,国泰民安。生存在这样一个国家里,端华本来可以选择继续中庸,与红色祖国保持一定距离,与侨居国相濡以沫、同舟共济。遗憾的是,端华却选择了另一条不归路:更坚定地高举革命的爱国主义旗帜,向左转,敞开大门,让极左的意识形态全面占领并统治学校,将进步师生朴素的爱国情感导入一条激进的死胡同,从而为后来的恶报种下了恶业。

那几年,端华师生盛行读毛著,毛语录几乎是人手一册,因为可以从大使馆免费获取;拥有一枚毛像章并把它别在左胸前昂首阔步走在大街上,被视为一种敢于挑战万恶的资本主义世界的崇高情操和勇敢行为;那些来自北京广播电台的杀气腾腾的“两报一刊”社论从收音机里被记录下来,刻在蜡纸上,变成油印材料,提供给秘密学习小组学习研讨;专修班开设了哲学课,大讲特讲唯物主义和辩证法,学马列一时成风,《共产党宣言》、“老三篇”、“老五篇”成了必读的政治经典;学校的文娱活动也充满了意识形态色彩,教唱革命歌曲、毛语录歌、学跳忠字舞,校园里随处可听见优美的歌声:“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这些荒谬的歌曲从学校唱到家里,导致许多家庭发生了道德伦理危机……

红色端华就是这样炼成的。端华红得耀眼也红得刺眼,以至于王国政府的内政部为此坐卧不安、忧心忡忡了,卧榻之旁岂容他人胡闹?于是开始派出大批特务跟踪、监视甚至逮捕那些过分激进的左派师生,端华从此麻烦不断。与此同时,越共和柬共的城内地下组织也慕名而来,将触角伸进了学校,渗透、物色、发展成员,为他们日后的战争储备人才和力量。

然而,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是,端华内部的左派师生并非是处于一种自由散乱状态,他们是一个纪律严明的组织,是一个比越共和柬共更为强大百倍的政治组织的海外延伸。他们的背后有一只巨大的隐秘推手,承载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政治企图和使命,戴着合法的外交面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他们在这只诡异的推手强有力的支持和悉心指导下,苦心经营十余载,将好端端的的一个端华学校改造成一个意识形态输出的制高点,并成为对侨居国输出革命的桥头堡。

当战争终于爆发之时,红色端华被当局查封了,一大批左派师生在那只幕后推手的周密安排下迅速遁入森林,帮助柬共轰轰烈烈打天下去了。

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已经毋庸赘言。红色高棉的暴政令全世界为之震惊、震怒,人类社会岂能容忍这种残暴无度的政权长久存在?!当正义的力量重新集结并横扫千军而来时,红色高棉野蛮而短暂的统治也就很快被终结了,成了史上最短命的共产政权。这个极端反人类的共产政权虽然只存活了短短的几年,却给柬埔寨这个虔诚的小佛国留下永久的伤痛。


反思端华的前世,我们不得不重新审视那个从未遭到质疑的“爱国主义”。对于我们这些从柬埔寨的战火血泊中逃生出来的幸存者来说,爱国主义,实在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

说到“爱国主义”,首先要揭示一点,长久以来,一些似是而非的观念一直在误导我们,其中一个最重要的观念就是关于“国”的概念。

爱国,我们要爱的是什么“国”?我们是中国人,自然是要爱中国,然而,对于我们这些生长于海外的华侨华人来说,“中国”却有两层意思,这两层意思形同冰与炭、水与火,不能相容。

“中国”的第一层意思是“祖国”——这是一个人文的概念。祖国,即是我们的父辈、我们的祖先的故乡,也就是我们的血脉所归属的中华民族千万年来赖以休养生息、成长壮大的那片热土。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一首台湾歌曲这样唱道。尽管我们从未在那片父母之邦的故土上生活过哪怕一天,也并不妨碍我们去热爱、依恋自己的祖国,就像儿女热爱、依恋母亲一样,这是人类最朴素、最真挚的情感之一,无可厚非,也割舍不掉。这是广义的爱国主义。

“中国”的第二层意思是“国家”——这是一个政治的概念。这个国家从1949年以后称之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它是由共产党人用武装暴力(简称“枪杆子”)夺取并建立起来的专制政权,依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观念,它是一个“阶级统治的工具”。

“枪杆子里出政权”,是毛泽东的著名论断,其实并非他的原创,他有剽窃之嫌,原创版权应该属于马克思和列宁。有中共的成功案例,这个著名的理论后来被输出到世界各地,成为第三世界国家(尤其是东南亚各国)内部动乱、反政府武装横行肆虐的祸根。

我们在红色端华里头接受的爱国主义教育主要是后者,而非前者。我们是这样被洗脑的:爱国,就是要爱中华人民共和国,爱领导它的共产党,爱它的伟大领袖毛主席;要听党和毛主席的话,因为党和毛主席的话就是祖国的教诲,要认真学习、认真领会,无条件接受……。这是一种狭隘的、充斥着意识形态色彩的爱国主义,所以,在上文提到“爱国主义”时,笔者都要加上“革命的”修饰词,以区别广义的爱国主义。

其实,在柬埔寨华侨华人的情感世界里,对祖国故土的思念、眷恋和热爱是很深沉的,这种情感朴实无华、忠贞不二,与险恶的政治无关。只是后来红色端华的崛起才改变了这种纯朴状态,在他们的情感世界里注入了这样一些观念:“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毛主席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国民党政府统治时期的中国是“万恶的吃人的旧社会”、“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云云,等等。

那么,是不是整个柬埔寨侨社都被改造成红色的社会了呢?非也!柬埔寨侨社仍然有为数众多的国民党人,信奉基督教、天主教、佛教等的教徒和善男信女,他们反对甚至是厌恶共产主义思想以及共产主义统治下的“新中国”,然而,在当时的大环境下,他们已经沦为少数,他们只能保持缄默,以求平安无事。他们在端华求学的子女必须老老实实接受红色进步教育,任何一句涉嫌“反动”或“反共”的言论或牢骚都会遭致左派师生们的围攻和批判,批得抬不起头来。他们被视为另类,没有尊严,许多人最终选择了退学。

我父亲就是一名国民党人,母亲则是虔诚的基督徒,虽然尊为学校领导人,但处在红色端华那样的环境里,也不得不韬光养晦,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和信仰。常言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们尽管从来不敢苟同红色意识形态,无奈势孤力单,孤掌难鸣,只得随大流了。他们的悲剧在于不幸而成为那只隐秘推手的“统战对象”,被迫就范,他们曾经很纠结、很挣扎,但最终还是无法逃脱坠落红色漩涡的悲惨命运。


革命的爱国主义制造了无数美丽而无耻的谎言,掩盖了无数血淋淋的、惨无人道的真相,把那个“国”包装得无比神圣、无比庄严、无比伟大,令人无限敬仰、无限向往、无限崇拜。如果不是经历过柬埔寨那场战争,以及战争结束后沦落共产主义地狱饱受摧残的人生阅历,我们大概还是很难看清革命的爱国主义的狰狞面目,还会心甘情愿去为那个主义而奔波、效力。

谎言终归是谎言,即使重复一千遍一万遍也永远是谎言。当事实与真相大白于天下之时,那些谎言的制造者将会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血的事实足以证明,革命的爱国主义是冷战时代的产物,是一颗危害世界和平的毒瘤!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这一点,坚决摒弃固有的狭隘观念,永远不再充当这种鹰犬式的“爱国者”。

所幸的是,我们这些从红色端华走出来后又分布到世界各地的人,大多数家庭的后代都出生在民主国家里,他们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完全不同于我们的青年时代,红色意识形态在他们身上几乎没有留下痕迹,他们是幸福的。我坚信,人类社会在经过共产主义极权暴政野蛮肆虐的阶段之后,将会走向成熟,普世价值的光辉将为全人类所共享,成为全人类的共同价值观。我们的后代乃至他们的后代的后代,将成为民主社会的中坚力量。

狭隘的爱国主义终将被永远终结,“把根留住”也不再重要了。捍卫普世价值并使之世世代代弘扬光大,是我们今生的使命。为了世界的和平,为了人类的美好明天,请继续耕耘吧。

  2014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