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5日 星期五

祈祷和平....( 连载 -70 ).... 林新仪

十五章  阳光海浪白沙滩 (7)

“后来呢?”杨碧涛满怀敬意地问。
“后来,我离开了磅针市,到湄公河东岸一个叫地里木的小镇隐居了。”穆一侠淡然一笑,拍了拍在一旁沙地上坐着的谭真的肩膀说,“就是我这位关门弟子一直守护着我,为我寻医问药,直到我康复。当然,我再也不能作画了。这只左手能写字,也是后来慢慢练出来的。五个月后,日本人投降了。法国人又回来了。柬埔寨恢复了和平。
1949年,新中国成立了。我们欢欣鼓舞,奔走相告,都期盼着祖国能从此强盛起来,给我们这些海外的炎黄子孙们一点保护。我们虽说都是中国人,可我们的后代却没人教他们读书识字,不谙自己民族的文化,这样下去是要忘本的啊!于是,我就和几位华商发起创办了磅针市的培华学校,他们一致推举我为董事长,我便勉力而为了。谭真现在在培华教一些美术课程。谭真,你给杨校长介绍一下培华的情况吧。”
“培华学校是我们磅针市,不,确切地说,是磅针省最大的一所华文学校,但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还只有小学。要想读中学,就得到金边去……”谭真详细地向杨碧涛介绍了培华的现状、师资方面的问题和困难。
杨碧涛很认真的听完了他的介绍。
“我曾去过马德望几次,与罗光义也是好朋友。”穆一侠接着说,“我真羡慕他能请到你这样一位出色的好校长,把国光学校办得这么红火。我听说杨校长只应承老罗在国光执教两年,现在已经是第三年了,不知杨校长有没有打算挪动挪动呀?”
杨碧涛莞尔一笑,思忖片刻才说,“我是有这个想法。主要是因为离我丈夫太远了,孩子们总也见不着他们的父亲,家不像个家的样……,不过,现在恐怕还不行。国光目前正在改革,酝酿一个大的发展,我现在就离它而去,显然是不负责任的。”
“杨校长的敬业精神可钦可佩!那么,你大概还会在马德望待多长时间?”
“我想……也许还需要一到两年吧。穆董事长,您的意思是……?”
“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其实,我很早就听闻你的名声,侨社对你的评价很高,我一直在想,怎样才能聘你到我们的培华去当校长,只是,总没有合适的机会与你相识,向你表达我们的诚意。”
“穆董事长这次是专程来白马拜会您和林校长的。”谭真插空补充说,“上个月邱董事长到磅针做生意,我师父宴请他,酒席间,他向师父透露了要安排你们来白马度假。师父高兴得不得了,说这是个好机会,不能错过。跟邱董事长约好了,就带我赶来了。”
“原来如此。”杨碧涛笑了,“承蒙穆董事长厚爱,不胜荣幸!不过,实在是抱歉,这次恐怕要令您失望了。因为,我一定要对罗董事长有一个圆满的交待才可以……”
“是的是的。我很赞成杨校长你做人做事的原则。我们是求贤若渴啊,但我可以等,等一年两年都没关系。我今天只要你一句话,什么时候你决定离开马德望了,能不能就去我们磅针培华当校长?”
杨碧涛沉吟良久,欲言还休。
“我明白了。杨校长是不愿意再与夫君分居两地,想有一个完整的家。人同此心,无可厚非。无可厚非。”穆一侠叹息一声道:“也罢,杨校长确有难处,我就不勉强了……”
“不!”杨碧涛终于下了决心,“就冲穆董事长您的高风亮节,我也不能拒您于千里之外。我答应您就是。”
“真的?!”穆一侠站起来,显得有点激动,他突然朝杨碧涛深深鞠了一躬,动情地说,“我代表磅针市的侨胞父老乡亲谢谢你了!杨校长。”
杨碧涛也赶紧站起来,她感动地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穆一侠那只仅剩半截的右手掌,真诚地说:“穆董事长,您礼重了。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们都是来自同一个民族,为了后代不要忘本……”
林弘毅从大海里走出来,带着孩子们。阳光加海水已经将他的皮肤揉搓成健康的棕色。
“妈妈——,妈妈——”小家伙们就像一群长着腿的鱼儿,光溜溜、湿露露、扑楞楞的飞跑过来。
生活是这么的美好。杨碧涛心中充盈着爱……。

短短的一个星期飞也似的流逝而去,就像那白马的海水潮起潮落,悄无声息。该说再见了,却又难说再见——难说再见,瑰丽的白马海滨夕照;难说再见,这阳光、海浪、白沙滩,万类暑天竞自由;难说再见,还有那些感人肺腑、可歌可泣的故事……

十二年之后,穷困潦倒的林祈平再次孓然一身来到这里时,白马海滩已经是美景不再,满目凄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