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3日 星期六

祈祷和平....( 连载 -71 ).... 林新仪

第十六章   共和国的贵宾 ( 1 )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柬埔寨王国第一座大使馆座落在一条幽静的小路上。
这是一片使馆区,建筑物多为二层或三层别墅楼,几乎都是法国古典主义风格,掩隐在绿意醉人的热带植物丛中。人行道上成排的绿化树当地人称之为“酸子树”。酸子树树身高大魁梧,而树叶却细圆如豆,层层叠叠排列在主脉上,很浓密,四季常青。酸子树是一种非常憨厚可爱的植物,最令人感动的是它默默奉献给人类的成串的果实——酸子。酸子不论生的还是熟透的,都酸得让你倒牙,它们是熬酸鱼汤的最好佐料。码头上扛麻包的苦力工人们常常用生酸子当下酒菜,他们劳累了一天,三三俩俩坐在湄公河岸边,备上二两白酒,一小碟生酸子,便酸得其乐,也醉得其乐了。当你行走在艳阳高照的马路上时,汗流浃背,能碰上一株酸子树,并在它浓郁的树荫下歇息片刻,捡上一两枚落在地上的熟透的酸子,剥去干壳,放在嘴里吮吸几下,酸得你流出眼泪,满口充盈着甘甜的唾液,那种感觉简直妙不可言。
就在林弘毅、杨碧涛一家在白马海滨度假之时,中国驻柬第一任特命全权大使王幼平,在使馆内约见爱国商人郭永明和进步教育界人士卢萌杰、章宗林三人。约见时在座的还有已升任一等秘书的熊庆和商务参赞毕杰。

“同志们辛苦了。”王大使亲切地和他们一一握手,完全没有一个最高级别外交官的架子。
其实,他们三人与王大使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彼此都很熟络。
王大使今天似乎很高兴,他捋了捋稀疏的头发,说:“都是自家人,咱们就不说客套话了。今天约你们来,有一件事情想征求你们的意见。你们都知道,今年是我们新中国成立十周年。这十年来,我们国家的经济建设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伟大成就,使美帝国主义封锁制裁我们新中国的阴谋归于破灭。因此,中央政府决定今年的‘十·一’国庆节要隆重庆祝,要在天安门前举行盛大阅兵仪式。届时,会有许多友好国家的首脑政要登上天安门城楼,与我们的毛泽东主席、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等国家领导人一同检阅遊行队伍,西哈努克首相也将获得这一邀请。与此同时,中央政府还要邀请一批真心拥护新中国的海外华人华侨知名人士回国观光,与祖国人民一道欢度国庆佳节,他们将获得登上天安门两侧红台观看大阅兵的殊荣,并参加中侨委专门为他们举行的国庆晚宴,国务院和中侨委的领导同志到时还会接见他们。
“柬埔寨的华侨统战工作做得非常出色,侨胞们的爱国热情很高涨,当然,你们是功不可没的,这些情况我都已经向外交部作了汇报,中侨委对你们的工作成绩是相当满意的。所以,今年的国庆大典观礼,也有柬埔寨华侨一份,中侨委给了一个名额。今天请你们来,就是想让你们给我推荐一位德高望重的知名人士,代表全体柬埔寨华人华侨,赴北京参加‘十·一’国庆盛典,登红台观看大阅兵。当然喽,他可以携带夫人。”
章宗林听了王大使一番话显得挺兴奋,眨了眨眼睛,笑着问道:“这个候选人……是否可以包括我们三个人?”
“原则上不包括。”王大使严肃地摇摇头,“这是内部的决定!你们三人就免了吧。以后你们会有机会回国的。”
章宗林失望地靠在沙发上,不吭声了。
“王大使,依您看,是从文教界里推荐呢,还是在商界里筛选?”卢萌杰很认真地问。
“都可以。但我的意见还是侧重在文教界。因为文教界在提高全体华侨的文化素养、传播我中华传统文化、弘扬爱国主义精神方面,贡献是巨大的。应该论功行赏嘛。”这位老红军出身的高级外交官曾在一代名将陈毅元帅麾下工作过很长一段时间,深受元帅儒雅气质的影响,很懂得文化与精神的力量。
“我也是这么想的。既然王大使对我们文教界如此看重,我们就当仁不让了。我推荐林弘毅、杨碧涛夫妇。”卢萌杰毫不犹豫地说。
“我完全同意。”章宗林当即表态支持这一推荐。他给杨碧涛当了三年副手,对杨校长的才学与品德佩服得五体投地。
“你的意见呢?郭老板。”王大使把脸扭向一直不言语的郭永明,探问。
郭永明好像在思索什么,王大使的问话唤醒了他,他赶紧说:“我也同意。林弘毅和杨碧涛夫妇的确是柬埔寨华文教育界的良心,出类拔萃的人物,这个登红台观礼的殊荣,他们当之无愧。我刚才在想,既然今年的国庆节意义重大,中侨委为何不能多邀请几个人回国观光呢?不上红台,到北京参加一下国宴也可以嘛,借此机会能多团结一些侨胞、扩大新中国的影响面,不是也很好吗?请王大使斟酌,是否向有关部门反映一下我的想法?”
“这个想法的确不错。不过……”王大使犹豫了一下,便转换了口吻,“这样吧,今年我们大使馆的国庆招待酒会可以搞得隆重一些,规格高一些,多邀请商界的朋友前来共同庆贺,怎么样?”
“可大使馆的客厅也实在是太小了,容不下那么多人。”
“我们可以考虑去泰山酒家举办呀。”熊庆及时插了一句,“王大使,您说呢?”
“唔。不错。是个好主意。”王大使点点头,“就这么定了。熊秘书和毕参赞,这件事就交由你们俩负责办理。还有你们三位,先回去商量一下,拟一个国庆酒会邀请人员名单,可以包括各省的侨领和知名人士,报上来,我们研究后再定。好吗?”
“好的。”三人齐声回答。

9月初的一天,新学年刚刚开学不久,忙得不亦乐乎的林弘毅在办公室里接到学校收发室的老洪叔送来一个从北京寄来的硕大信封,心中好生纳闷。他小心翼翼地将信封剪开,从里边抽出一份对折的、印刷精美的邀请函,当他看清函上所写的内容:邀请他和夫人赴北京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国庆大典,落款是:中央人民政府华侨事务委员会的大红印章时,不觉满腹狐疑。他不太敢相信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这个令他欲喜而止的事实:他,一个普普通通的国民党人,远居海外,不问政治,埋头只教圣贤书,虽说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共产党的事情,但也万不至于会受到共产党政府的如此器重和青睐呀,这里会不会有什么名堂?或者是搞错了?他百思不得其解,便让吕波立即将刘主任和常主任请到他的办公室来,向他们展示了那份沉甸甸的请柬。
卢萌杰不动声色地向他表示祝贺,并告诉他,“这是真的!你对侨社的贡献有目共睹,这是祖国政府对你的默默耕耘和勤勉奋斗的最好褒奖。你赶紧做准备、办护照,把工作安排好。”
常德全深知林弘毅的经历和政治背景,也觉得这个级别如此之高的邀请有点不可思议,他认真地辩认了好半天那份请柬上的红印章和信封上的邮票邮戳,最后得出一个明确无误的结论:“没错!是真的!恭喜你成为人民共和国的贵宾。林校长。”
听到两位副手如此肯定的判断,林弘毅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和激动,他立即抓起电话给马德望挂了个长途,将这一喜讯以电子的速度传递给爱妻。电话线传送过来杨碧涛的声音虽已有些失真,但他还是能从中清晰地分辨出爱妻与他同样兴奋、同样激动的情绪。他深知,她更思念故国、更思念家乡,因为那里有她两位母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