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8日 星期四

祈祷和平....( 连载 -75 ).... 林新仪

第十六章   共和国的贵宾 (5)

叮当的碰杯声。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神圣庄严的情感。扩音器里的音乐转换为《歌唱祖国》: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胜利的歌声多么嘹亮,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
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
雄壮豪迈的旋律令人热血奔涌。林弘毅只觉得心潮澎湃,他从来没有这么动过感情;紧挨着他的杨碧涛默默感受着这一崇高的氛围,双眸噙满晶莹的泪光。歌声还在继续:
越过高山,
越过平原,
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宽广美丽的土地
是我们亲爱的家乡,
英雄的人民站起来了,
谁敢侵犯我们就叫它灭亡!
                ……。


十月一日的天安门广场,天高云淡,阳光灿烂。红柱黄瓦的天安门城楼今天显得格外的巍峨壮丽。它像一尊巨大无比的神兽,匍匐在纵贯京城南北的中轴线上,冷眼旁观着数百年来在它面前发生、上演的一幕又一幕波澜壮阔的历史悲喜剧。这座始建于明朝永乐十五年(即1474年)间的雄伟建筑,在明、清两代王朝中都是紫禁皇城的堂堂正门。十年前的今日,毛泽东主席在它上面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随后,它独具民族特色的图案成了国徽的中心部分。从此,这一封建时代神权与皇权的物化象征,便被注入了新的政治内涵,成为亿万人民翘首以待的、“红太阳”升起的地方。
平日空空荡荡的天安门两侧深红色观礼台,如今熙熙攘攘坐满了人。他们都是从亿万人民中间严格挑选出来的精英人物,大多数人的胸前都挂着各式各样眩目的勋章,他们的脸上都写满自信与自豪。此时,西服革履的林弘毅与身着素花旗袍的杨碧涛就坐在他们中间,静候着大阅兵的开始。他们的胸前没有勋章,只别着一条鲜艳夺目的、印着“贵宾”字样的红绸带和一小束纤巧美丽的绢花,香气扑鼻。
金水桥前面的长安大街洁净如洗、空无一人,如同一条刚从轧机里滚压出来的、寒光闪闪的钢带,向东西两头无限延伸;人民英雄纪念碑像一把短剑直戳蓝天,它的四周早就聚集了成千上万欢乐的群众,解放军将他们远远的拦在外面,与长安街相隔出一段安全的距离。所有的人都在翘首以待,充满激情地仰望天安门,祈盼他们“心中永远不落的红太阳”早点出现。
十时整,望眼欲穿的时刻终于来到了。从天安门上五个拱形门内陆续走出许多国家领导人和外国政要。当毛泽东伟岸的身躯出现在城楼上时,“毛主席万岁!万万岁!”的欢呼声尤如山崩海啸一般,震荡在广场上空。
刚刚在庐山上诛杀了一个“反党集团”的毛泽东今天心情极佳,分外的和蔼慈祥,频频向群众挥手致意。承受着亿万人民狂热崇拜的他,是整个中国的意志中心,他高高站立在神坛之上,他的一个思维、一个意念、一个突发奇想,就可以将神州大地搅它个“倒海翻江卷巨浪”,对此,他深信不疑。而伴随在他左右的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毅、邓小平等开国元勋只不过是一些苍白无力的陪衬人罢了,他们所起的作用仅仅是在衬托毛泽东前无古人的伟大。
刘少奇作了简短的致词。这位在五月份刚被毛泽东扶正的国家主席,一贯谨言慎行,诚惶诚恐,他再三告诫周围的工作人员,绝对不可以称呼他为“刘主席”,叫“少奇同志”就行,因为全党全国只有一位主席:毛主席!今天,他是作为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元首来主持十周年国庆大典的,他心里很明白,由他来扮演这一角色绝非理所当然,而是一种“恩赐”。当然,红色新中国的领袖们这些微妙关系外界是绝对无法知晓的。
观礼台上,杨碧涛兴奋地拽了拽夫君的衣袖,指着天安门城楼说:“你看见毛主席了吗?他的个子真高。瞧,站在他身旁的西哈努克比他矮一头。”
“我看见了。”林弘毅平静地点点头。他的眼睛始终没离开天安门城楼。他在努力辩认站在上面的每一位领袖人物都是谁。这些领袖人物他大致都见过,但只是在他长期订阅的《人民画报》上见过。如今,能在这么近的距离亲眼一睹他们的尊容,领略他们的风采,也算是三生有幸吧。
鸣礼炮二十八响之后,大阅兵开始了。
观礼台四周响起《解放军进行曲》嘹亮的军号:
向前向前向前——,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脚踏着祖国的大地,
背负着民族的希望,
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
在雄壮激昂的旋律指引下,各军兵种方队像一块块会移动的、厚重的正方形钢锭,迈着威武的正步,齐刷刷地走过来。崭新的军服、耀眼的领章帽徽、闪着寒光的钢枪剌刀,每一个战士尤如浇铸出来的青铜雕像,英姿飒爽。啪!啪!啪!啪!……穿着军靴的强健有力的脚跨出的每一步都精确到毫米,如同一部注入了生命的机械在按设定好的节奏指令运动。数千人高度统一的重复,不再是枯燥乏味的动作,而是一种壮丽的美、源源不断向四周辐射出震撼人心的力场的阳刚之美。
每一个方队在通过天安门金水桥前之时,只听见领队军官一声吆喝:“敬礼——!”方队内立即发出一阵整齐划一的更换姿势的声音,所有雕像的头颅朝同一个方向猛地一扭,向天安门城楼上的领袖们行注目礼!每一双眼睛都放射出火一样炽热的崇敬之光——那付刚强的神态、那金属撞击般的强音、那震慑心灵的场景、那瑰丽无比的色彩……,任何一个亲临现场的人都会被感动得热血沸腾。
各军兵种方队过去之后,接着是坦克方队、火炮方队、战车方队,银灰色的战斗机群在蓝天上呼啸而过……。中国人民在天安门广场前向全世界显示了自己年青而强大的武装力量以及誓死捍卫祖国的钢铁决心!
随后而来的就是群众游行方队了。异彩纷呈的彩车、别出心裁的构图、喜气洋洋的姑娘和小伙子载歌载舞,将节日的气氛推向高潮。最后是无数童真无邪的、脖子上系着红领巾的孩子们,他们欢呼雀跃奔向金水桥,张张稚嫩的笑脸有如鲜艳的向日葵朝着红太阳怒放。他们一边奔跑一边放飞五彩缤纷的气球。霎那间,天空中被斑斓的色彩点缀得格外绚丽,不知什么时候,成群的鸽子腾空而起,欢畅地穿梭在五颜六色之间,在蓝天白云下自由自在地飞翔、飞翔……。
置身于这么一种充满激情与豪情的浓烈氛围之中,林弘毅和杨碧涛整个身心都仿佛在接受一次伟大的洗礼、一次崇高的净化。为祖国而骄傲!为民族而自豪!庄严而神圣的使命感与责任感充盈着他俩的心灵,从而注定了他们将为自己认准了的事业而献身,义无反顾。孰不知,悲剧的种子便在此时悄悄地播下了……

易老伯终于没能熬过年关。他在女婿被贬谪发配海南岛三个月之后便撒手人寰了。这个一辈子在土里刨食的老农民,曾为革命事业默默做出过贡献,他在最危险的战争年代里拯救过白云抗日纵队副大队长兼政委陈伯伦的生命。后来,当了官的陈伯伦回来了,要娶他女儿为妻,他说什么也不同意。他的理由很简单:门不当户不对,易翠芳只配嫁给跟他一样终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但是,陈伯伦执意要这么做,令他感激涕零,将陈伯伦这一报恩义举归结为共产党人的高尚情操,逢人便念共产党的好。而如今,陈伯伦竟是被自己的同志和战友们打倒、扼杀、踩在脚下,他百思不得其解。什么“右倾机会主义”呀、什么“路线斗争”呀,他是一概不懂的,他没那么高的“阶级觉悟”,他只认定女婿绝非坏人。
易老伯决意为女婿讨回公道,便要女儿领他去党政机关找大官儿们评理。易翠芳苦劝不成,只好由他去了。像牛一样执拗的易老伯自个儿拄着拐杖,颤巍巍地去找党委找政府上访,逢人就念叨:“陈伯伦是个好人。他打过小日本打过老蒋,你们不能这样对待他。”就像鲁迅笔下的祥林嫂,逢人就讲毛毛如何如何可爱后来又怎么被狼叼走的故事一样。当然,他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人们把他当成了疯子。他上访的最后结局是累得昏倒在汕头专区公署的大门前。当易翠芳赶来将他送去医院时,老人已经奄奄一息了。他留下的最后一句遗言是:“伯伦是个好人。……你要跟他跟到底……帮他把孩子抚养大……”。
易翠芳草草办完父亲的丧事,简单收拾一下行装,把门锁上,带着三个孩子到海南岛去寻找丈夫。这三个孩子最大的六岁,最小的才两岁。孩子不能没有父亲,尤其是一个有文化有修养的父亲。她铁了心要伴随丈夫走到天涯海角,不管有多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