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30日 星期六

祈祷和平....( 连载 -77 ).... 林新仪

第十七章  红色的潘多拉匣子(1)

婀娜多姿的湄公河从老挝的最南端笔直往下插,从柬埔寨北部的上丁省进入这个马蹄状的美丽王国,一路欢歌笑语往南流淌,纵向贯穿了上丁、桔井两个省份;到了磅针省后,在一个名叫川龙的地方突然调皮地往西一拐,几乎拐成了个九十度的直角,横躺在磅针境内悠闲地走了多半个省,慷慨地将磅针的黑土地和红土地浇灌透了,再从另一个名叫成东的小城市折向西南,温柔地穿过省会磅针市,直抵首都金边,然后才依依惜别,转向东南,沿着干拉省与柴桢省的交界处注入越南,顷刻间化为了九条粗壮的臂膀和无数条涓涓小溪,冲积出好大一片肥沃富饶的三角洲平原,再呼啸奔腾汇入了南太平洋——这末尾神奇的一段,越南人又将它称之为九龙江。


19634月下旬的某一天。黄昏。刚下过一场雨。这是旱季以来第一场春雨,雨量不大,却将天空冲洗得晶莹剔透。潮湿的空气略带腥味儿,吸入鼻孔里软软的、温温的,舒服极了。磅针市的湄公河畔,杨碧涛和另一位保姆带着三个孩子徜徉在金红色的晚霞余晖之中。
应磅针地面德高望重的侨领穆一侠之邀,杨碧涛来磅针市培华学校任校长已经快两年了。她在马德望付出了五年的心血,业绩卓著,赢得了侨社的敬重。临别时,罗光义董事长代表马德望全体侨胞,也代表他自己,馈赠给她一样珍贵的礼品,以示真诚的感谢。那是一对当地特产的宝石:一颗红似初升的太阳、一颗蓝如澄澈的苍穹。
为了减轻妻子的负担,林弘毅将长女梦平、长子思平接到金边,在端华学校读书,张婶也跟过去照料林先生和两个孩子。小祈平、小唤平,还有在马德望出生的小颂平哥仨,跟着妈妈去了磅针。穆一侠特地为杨校长提前物色好了一位五十来岁的潮州老妈子洪婶给孩子当保姆。
“妈妈,我们在这里坐一会儿吧。”小祈平拉着妈妈的手,仰头瞅着妈妈的脸请求。
他已经九岁了,在培华读小学四年级。受父母亲的熏陶,他从五六岁起就痴迷阅读。安徒生和格林的童话、中国的民间故事和神话、依索寓言和科幻小说是他的最爱。他在那些五彩缤纷的纯虚构世界中找到了真诚的友谊、善良的人性、美好的品德和机敏的智慧。今天,他手上就拿着一本厚厚的《古希腊神话集》,那是爸爸上次来磅针看望他们时特地给他买的。
“你累了?”妈妈微微一笑,摸了摸他的脑袋,说:“好吧。那就坐一会儿吧。洪婶,你带他们俩小个在草地上玩一会儿吧。”
“好的。”洪婶一边答应着,一边领着小唤平和小颂平在河岸边厚得像地毯一样的绿草地上坐下来,随手揪下几根长着三角形纤细长茎的青草,教孩子们编草蚂蚱。
“妈妈,你看,爸爸给我买的这本书真棒!”母子俩在一张石椅上坐下后,小祈平将手中的《古希腊神话集》举到妈妈的眼前晃了晃,说:“我给你朗读一段好吗?”
“好哇。让妈妈也听听你有没有念错别字。”
“行。那我就开始了。”林祈平翻开书,选了其中一个故事,很认真地朗读起来。

潘多拉的匣子
自从普罗米修斯从火神赫菲斯托斯那里偷得火种送到人间,人间从此结束了黑暗沉沉的岁月。明亮而充满热力的火,给人类带去了无限的生机。男人和女人、老人和小孩劳动了一天之后,便围着熊熊燃烧的火堆唱歌跳舞,欢庆新生活的开始。
主宰宇宙的、至高无上的众天神之首宙斯在九重天之上看到黑暗的人间燃放出光明,非常妒恨,便命左右将火神赫菲斯托斯召唤来。宙斯先是怒冲冲地训斥了火神一顿,斥责他擅离职守,丢失了火种,然后又叫他俯耳过来,密谋如何惩罚普罗米修斯,如何给人间制造苦难。
“人间是肮脏的、凶残的、贪婪的、卑贱的,他们应当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宙斯威严地说。
“是。伟大的宙斯。人类必须要为他们的偷盗行为付出代价。” 火神赫菲斯托斯唯唯诺诺地说。
“沉重的代价!”
“是。伟大的宙斯。人类必须付出最沉重的代价!”
“我现在命令你去做一件事情……”。
火神赫菲斯托斯返回自己的火神宫后,让侍从找来一些粘土。他亲自动手用这些粘土捏了一个美女,然后施展神力赋予她生命。美女活了,娇艳迷人。火神为她取了个动听的名字:潘多拉
第二天,火神赫菲斯托斯领着潘多拉前去拜见宙斯宙斯大喜,随即命人宣普罗米修斯的兄弟厄庇米修斯进殿。
“伟大的宙斯,我来了。” 厄庇米修斯风风火火的赶来,毕恭毕敬地跪在宙斯的脚下,“承蒙您的召唤,不胜荣幸!您有什么事就请吩咐。我一定尽心尽力去完成。”
厄庇米修斯,你站起来说话。”宙斯和颜悦色道,“火神赫菲斯托斯有一个女儿名叫潘多拉,已到了出嫁的年龄,请我做媒。我首先想到了你。我想将潘多拉许给你做妻子,你看怎么样?”
“非常感谢您的恩德,伟大的宙斯!我愿意娶潘多拉为妻。” 厄庇米修斯俯首站立着,连头都不抬一下。
“好!那就这么定了。明天我在火神宫为你们举行婚礼。”宙斯高兴地用神力之杖敲击了一下地面。人间顿时电闪雷鸣、大雨倾盆。
“感谢您的仁慈。伟大的宙斯!” 火神赫菲斯托斯厄庇米修斯高声赞颂宙斯的美德。
火神宫里的婚礼热闹非常,众天神一个个喝得酩酊大醉、东歪西倒。尽管有美丽迷人、风情万种的潘多拉相伴,厄庇米修斯还是高兴不起来,他在为他哥哥普罗米修斯而暗暗悲伤。因为普罗米修斯触犯了天神的戒律,已经被关在天牢里,很快就会对他做出最严厉的判决。
婚礼结束前,宙斯将一个用彩云做成的精美匣子送给了新郎新娘。他语重心长地说:“这是我送给你们的一点小礼物。记住,只有当你们俩人共同打开它时,它才会给你们带来幸福——最美好的幸福!”说完,宙斯飘然而去。
潘多拉容貌绝美,但却生性狡诈。她不愿意与丈夫共享那个精美匣子里的幸福,便偷偷将它藏了起来,她要等丈夫不在时自己一个人打开。厄庇米修斯因心中忧郁烦闷,过后也没再问起匣子的事,很快就忘掉了。
过了几天,厄庇米修斯接到宙斯的指令,让他去办一件事情,要去好几天。他回家与妻子辞别,就匆匆离去。
机会终于来了。潘多拉高兴万分,她刚要把匣子取出来,但又转念一想,万一丈夫突然返回可怎么办?于是她又耐心地等了一个时辰。最后,她确信丈夫不会回来了,这才将那个彩云做的精美匣子找出来。她决定独自享用宙斯赐给他们俩的幸福。她兴高采烈地唱了一会儿歌,跳了一会儿舞,这才坐下来,慢慢地、慢慢地将匣子一点点一点点打开。
当匣子刚刚开了一条小缝,只听见嗖!——一声尖利刺耳的呼啸,一股发着霉味的、阴森森的黑色邪气从匣子里头钻了出来。潘多拉吓得尖叫一声,赶紧把匣子扔在地上。匣子在地面的撞击下完全打开了。只见那股黑色邪气像龙卷风一般腾空而起,打着旋转,钻出了火神宫,顷刻间化成了各种可怕的疾病、灾祸、暴力、疯狂、罪恶、贪婪、嫉妒、仇恨、战争、杀戮、饥荒,如铺天盖地的蝗虫撒向光明美好的人间……
可怜的人间从此不再太平,安宁的生活永远逝去了。
过了一会儿,潘多拉省过神来,为自己的自私与鲁莽而深深懊悔。她轻轻地捡起那个精美的匣子,往里瞧,看看里边还剩下什么东西没有。啊——,还有!还有一样东西没有飞走。只见它悄悄地躺在匣底,默不作声。那是什么?那是仅存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