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8日 星期日

柬埔寨"端華學校建校百年纪念"专栏....( 8 )


悼念楊璧陶老師

‧盧國才‧

其一

美加澳紐雲山逆,詎料陰陽才咫尺。潮捲鄉關共憤憂,兵臨城下同朝夕。

筆馳月旦論春秋,淚灑江河歌玉璧。追憶前塵影像中,聲聲囑咐連心脈。

其二

萬里相逢成往昔,功恩未報人天隔。五洲桃李淚盈林,一代宗師名滿席。

歷劫鴻儒潔若冰,經霜傲骨堅如石。黌宮授道火傳燃,風燭丹心縈國魄。

──敬悼楊璧陶老師病逝紐西蘭二首


驚聞楊璧陶老師於2000817日病逝紐西蘭,享年80。噩耗傳來,散佈全球各國的師生們奔走相告,撰寫詩文,同聲哀悼,懷念恩師,願她老人家在淨土英魂安息,天國遨遊,永生極樂。

楊老師一生從事文教,桃李滿天下。她畢業於家鄉福建廈門鼓浪嶼毓德女子中學後,於1940年,越過日軍封鎖線進入後方,在四川重慶中央大學經濟系畢業,離校後於財政部國庫署任職會計,1946年隨財政部遷回南京辦公,翌年因病告假回鼓浪嶼休養,在福建廈門教書,開始其執教鞭生涯;19497月偕新婚外子林宏毅先生到越南謀生,先後在越南堤岸義安中學任教約十年,1959年,林宏毅先生受聘到柬埔寨金邊端華中學執掌校委主任(相當於校長)之職,楊老師隨夫抵柬埔寨,歷任馬德望市華僑聯校(國光中學)校長、金邊市民生中學校長、磅針市培華中學校長,1968年返回金邊端華中學擔任專修班主任兼語文講師。1970年龍奈(朗諾)將軍發動政變,推翻西哈努克自任高棉共和國總統,柬國所有中文學校全部關閉,楊老師隨夫君進入桔井柬共「解放區」,她滿腔熱情獻身「革命」事業,卻是噩夢的開始,林宏毅老師最後於1978311日病逝於柬共的極權暴政下,享年59歲。楊老師以頑強的毅力,幾經折騰,終於餘生虎口,逃出地獄,越過柬泰邊境進入泰國考依蘭難民營,並於1983年帶著兩名兒子到紐西蘭奧克蘭定居,在新環境中開始新的生活,由於她精通英語,很快適應。

在紐西蘭,楊老師不放棄傳播中華文化,她在奧克蘭創辦中文補習班,並兼任教職,學生數百。每月還定期以「懷冰」、「楊冰」等筆名為香港《爭鳴》雜誌、《九十年代》月刊寫稿,十幾年從未間斷,每期剪報都影印郵寄給我。無情歲月之烙印,深深刻在楊老師筆端,她寫的評論文章,尖銳如刀,例如《柬共為何殺那麼多人?》長文,就詳細分析赤柬政權之內憂外患,把波爾布特幼稚狂熱的烏托邦共產主義理想都揭露出來,為三百萬無辜的死者伸冤,讀後百感交集。

1995年夏,74歲的楊老師隻身來美加探望散居各地的學生和校中同事,當知道她要來加拿大,我填了一首《青玉案‧遙寄紐西蘭楊璧陶師喜聞今夏遊美加有感》連同一張加拿大地圖、行程表一起寄去奧克蘭:

師生卅載分離遠,噩夢醒、愁腸斷。劫後筆尖堪讚嘆,報刊評點,論壇雄辯,澳紐名聲顯。

掏心寄語南飛燕,北地團圓醉杯滿。望眼欲穿思緒亂,恨重逢晚,怕相聚慢,又恐佳期短。

師生終於見面,楊老師白髮蒼蒼,但精神很好,滿地可是她從美國進入加拿大的首站,我有幸開車陪她去渥太華,在來回短暫的路途中,聆聽楊老師回憶她崢嶸歲月,崎嶇往事,坎坷一生,令我感觸很深。楊老師在我家後園與我們一家四口合拍好多相片,又一起去吃金邊粿條。在車站與楊老師告別時,心中有說不出的傷感,回家後寫下一首七律《送別楊璧陶老師返紐西蘭》:

僕僕風塵萬里遊,匆匆足跡把情留。災餘痛定常思痛,劫後仇沉漫說仇。

淚熱重逢驚鬢白,心酸再見嘆詩柔。人生聚散黃粱夢,幾度楓紅落葉愁。

回紐西蘭後,翌年楊老師還遊法國,回程又逗留澳洲,歐、美、澳都走一圈,探望了約三百位學生和同事,也給她晚年增添燦爛色彩。整理楊老師信件,竟有近四十封,包括她對《麗璧軒隨筆》的寄望,要牢記「詩責」。記得在送別時曾許諾:有機會一定去紐西蘭看老師!如今這機會也沒有了。

安息吧!璧陶師,我們不會忘記您的教誨,謹以一闋《鎖窗寒》聊表深深的悼念:

日落南疆,星沉北島,泣歌哀奏。河山哭祭,激起輓潮狂吼。更難分、浪濤淚花,海天萬里連加紐。憶閩川歲月,湄江風雨,一生成就。

災後,驚回首。幸脫險狼窩,解危虎口。端華播種,桃李滿園繁茂。筆飛馳、評古論今,赤心傲骨名不朽!嘆豪情、壯志盈腔,怎奈終陽壽?

2000.08.23於加拿大滿地可)

2014年9月25日 星期四

祈祷和平....( 连载 -84 ).... 林新仪

                   第十七章  红色的潘多拉匣子(8)
“共产党真的就那么邪恶吗?”杨碧涛颇不以为然,但她很快就将话锋一转,“不过,我们是侨民,还是少管闲事为好。这是人家的内政。”
“杨校长说得很对!”穆一侠立即附和支持她的观点,“我记得那年在白马海滨,端华的林校长跟我说过一句话我非常赞成,他说:‘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教圣贤书’,我认为这样很好。必须是这样!因为我们是华侨,我们的背景很容易受到右派们的攻击,所以,保持中庸姿态,不参与他们的政治斗争,这是我们应该严格遵守的本分。”
“是呀。是呀。”孙子夫捻着胡须点头说,“还是明哲保身为好。老子说:‘曲则全,枉则直,……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古之所谓曲则全者,岂虚言哉?诚全而归之。’……”

2014年9月20日 星期六

祈祷和平....( 连载 -83 ).... 林新仪

第十七章  红色的潘多拉匣子(7)
“宽容,是上帝赋予我们人类的美德。”听完穆一侠与日本军刀的故事,杨碧涛感叹道:“感谢你给我们大家上了一堂很生动的课,穆董事长。人的生命其实很脆弱,任何钢铁制造的武器都可以轻易将它击倒、灭杀,但是,武力和暴力可以杀戮所有的肉体,却永远也不能征服人心、奴役精神!”

2014年9月18日 星期四

祈祷和平....( 连载 -82 ).... 林新仪

第十七章  红色的潘多拉匣子(6)

19453月,日本占领军在柬埔寨发动的军事政变,扶植起了一个山玉成傀儡内阁。但这个短命的政权只维持了五个月,在同年的815日日本天皇向同盟国宣布无条件投降之后就倒台了。侵柬日军向英、法盟军缴了械,便全部撤回本土。
又过了十二年,穆一侠的商业王国进入一个全新的鼎盛时期。他斥资购买了当年在地里木避难隐居的乡间小木屋周围三十多亩地,盖起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宅院,从此就在那里长住下去。

2014年9月13日 星期六

柬埔寨"端華學校建校百年纪念"专栏....( 7 )


郭燕芝老

‧盧國才‧

星期二(719日)凌晨3點半回到家,飯桌上見到老伴留的字條:「廖老師電話告知,郭燕芝老師在香港時間718日病逝。」令我震驚,愣了許久,腦海裡浮現郭老師的慈容,耳際邊迴響郭老師的笑聲;從文件夾中取出郭老師多年來的信件,整個人呆了下來。痛定思痛,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趕快通知全球各地所有端華同學,並將這訊息貼在「端中第11屆專修班同學通訊網」。

就在我寄出訊息的同時,也收到法國姚洪亮學長寄來的訃聞;這麼巧,兩封信往返時間只差1分鐘。姚學長感慨的說:「我倆的電郵在空中相遇,心有靈犀哀痛中。」而我一想到郭老師這近20年來的信件交往、電話長談、詩詞唱和、墨寶饋贈、港島重逢;一想到從此師生人天永隔,陰陽兩別,不禁悲從中來。我內心深深愧疚,因為今年農曆418日,我竟忘記郭老師92歲生日,而破例第一次沒有打電話去香港祝壽,也沒有寄生日賀卡。曾任歐老師問起,我才驚覺,已經過了幾天。

整理郭老師來信,秀麗的字跡,一筆一劃,每封信都是精美藝術品。我逐封閱讀,一共36封;直到老人家病危,不能起床,仍在床上握筆,給我寫最後一封信。字裡行間,看到郭老師對學生的深切關愛:「連日來我亦因健康不佳,精神尚差,提筆忘字,我還有些事和你商榷、研究,只因夜深神倦,暫且停筆。還是留待電話中聊更佳。」「我近來的精神顯得很累,執筆有如負重,所以用電話代表寫信,費用雖然多一點,畢竟是人老了,不如此,亦沒有辦法。但我希望您你別與我一樣,你年富力強,寫些書信決不會影響身體。反之,我亦可以“見信如見人,讀信如聞聲”,一解思念之苦。」讀到此,才發覺其實我很少回信,也很少致電去香港,一直都是郭老師寄信和來電話。

郭老曾經有一封三張紙的長信,寫得密密麻麻,是關於規勸我注意健康的苦口良言。在最後還加了一小段話:「原信因塗改太多,有礙觀瞻,故用影印,希諒。」他在長信中,重抄了1996515日贈我的一首《思佳客》,並用隸書寫於宣紙上寄來贈我:「子路顏回古讚揚,余將仁棣視同芳。冰壺秋月高風度,雅爾溫文更熱腸。鴻雁密,夢影彰,萬千情愫寄君方。此時欲把心中事,剪燭西窗論短長。」又為我的詩集《無墨樓吟草》題字:「詩詞文學,足以創造美好的人生;足以增進社會的道德。」曾習之(任歐)老師的新著出版,郭老師用隸書題《紅楓片片情》書名;1994年底他曾經為陳國暲老師的《百蝶戀花集》作序;1996229日又為我的詩集寫《白墨與詩詞》序文。可惜該詩集遲遲未能出版,直到去年底赴台北出席第30屆世界詩人大會前夕才付梓問世;送到郭老師手中,已經是14年後的事了。

郭老師和我一樣,是潮州揭陽人,1920年生,虛齡92歲。他一直都以潮州話和我通電話,並介紹另一位汕頭著名詞家陳國暲老師給我認識,雖然至今我仍未能一圓瞻韓之夢,但經常與定居加州洛杉磯的陳老師通話。20081223日黃昏,我剛下飛機,立即與老伴到太古城洞庭閣拜會郭老師(見《無墨樓‧麗璧軒》博客「探親之旅其三」),將《子漢詩詞集》和《譚銳祥詩集》兩本書親自送呈,當時郭老師雖然坐輪椅,但精神很好,很健談,有說有笑,還指著牆壁上懸掛的陳國暲老師、端華學生們所贈送的字畫,逐一介紹。20101212日晚上,我與老伴夜訪太古城洞庭閣,郭老師已躺在床上,行動不便,由兒子郭華才和哥哥扶郭老師起來,抱到椅上。郭師母說,郭老師因中風後就癱瘓,但精神尚好,記憶清晰,依稀談起一些往事,又問起居住法國巴黎101歲的薛世祺老師、居住加拿大愛民頓81歲的曾任歐老師和居住多倫多78歲的張清老師。我將新出版的《白墨詩詞集》呈上,內中有郭老師的序文,還有幾首他與我步韻唱和的詩詞,我選了他贈的詩詞朗讀給他聽;他很激動的緊緊拉住我的手,搖頭說道:「我現在已經寫不出這樣的的詩詞了。」兩度拜謁,師生拍下照片,成了永遠的紀念。(見《無墨樓‧麗璧軒》博客「詩詞之旅其十五」)《滿城賡詠集》中,有郭老師的彩色照片,如今,他與子漢、姚奎、陳渥等詩翁相繼作古,「書比人長壽」,人去書留,讓後人瞻仰。「詩壇600期」時,半版彩色賀詞中,還有「香港郭燕芝」之名字,如今已成追憶。柬埔寨金邊「端華」碩果僅存的老師,又走了一位。郭老師為「端華」校歌作曲,歌聲永留人間。他老人家是繼張德潛老師、楊璧陶老師之後,第三位最令我心痛的恩師仙逝。昨晚在工廠起草了一闋悼詞,作為學生對郭老師的深深懷念,聊作本文結尾:

鎖窗寒

──敬悼郭燕芝老師仙逝香港

港島星沉,香江鶴去,漫天風雨。驚聞噩耗,淚灑悼詞淒楚。太古城、兩度扣扉,洞庭閣裡傾心語。更校歌迥響,音容宛在,倍添愁緒。

思縷。柔情譜。讚墨寶吉光,序文片羽。師恩未報,愧疚牽纏肝腑。憶「端華」、桃李故園,而今學子威寰宇。送壽星、含笑仙逝、極樂登淨土。

(2011.07.20於加拿大滿地可)

2014年9月12日 星期五

祈祷和平....( 连载 -81 ).... 林新仪


第十七章  红色的潘多拉匣子(5)

他们朝小楼走去。一位红光满面、神采奕奕、蓄着一把中国传统的花白胡子的老者站在楼前迎接他们。
“你好。杨校长。”老者笑眯眯地向杨碧涛打了个辑。
“这位就是普济堂的孙堂主。”穆一侠介绍道。
“你好你好。”杨碧涛连忙向老者作辑还礼,“孙堂主的大名仰慕已久。”
“杨校长太客气了。请。屋里请。”

2014年9月10日 星期三

祈祷和平....( 连载 -80 ).... 林新仪


第十七章  红色的潘多拉匣子(4)

地里木是位于磅针市东面十余公里处的一个小市镇,傍在湄公河岸边,从磅针市的码头乘小客轮沿湄公河道一直往东走,四十分钟左右就能到。当年,穆一侠因拒绝为日本占领军写效忠布告而自断四指之后,就躲到这里隐居,至今未动地方。现在,穆家是地里木首屈一指的富户,他的商业网络延伸到磅针省内绝大多数村镇。穆一侠虽不在磅针市里居住,但他的经济实力与他的崇高威望一样,在磅针的地面上无人可取代。

2014年9月9日 星期二

祈祷和平....( 连载 -79 ).... 林新仪


第十七章  红色的潘多拉匣子(3)

自从杨碧涛来到后,磅针市的培华学校迅速地发生着变化。她一如既往地勤奋工作,在马德望国光联校五年校长生涯积累下来丰富的办学经验使她能驾轻就熟、游刃有余。重要的是,她不必再为师资短缺而大伤脑筋了,这使得她能腾出手来重点抓学校的素质教育。第二年,她就办起了初中。坚持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教育路线,为侨社培养出一批又一批优秀青年,培华学校很快就成为磅针省华文教育界的一面旗帜。

2014年9月7日 星期日

紅楓片片情(詩文集)-連載-39….(曾習之)


白墨詩、白墨詩人及其他

(一)

年前,曾接得白墨弟寄來《泣歌》詩集底稿乙冊,如獲至寶。內夾著來信一封,要我抽空一讀,並寫點批評文字。

2014年9月4日 星期四

紅楓片片情(詩文集)-連載-38….(曾習之)


我的恩師張君之(德潛)

 接張清兄掛來的電話,他說:「張德潛主任為印支華僑的教育事業奉獻了自己大半生(超過半個世紀)的時間、學識與才智。當他即將慶祝自己八十四歲華誕之際,我們作為他的同事和學生,是應該奉贈一件最具永久紀念意義、最珍貴的禮物給他的。我建議:大家共同編印一冊張老的《詩集》贈送予他。」張清兄建議:由他任主編,白墨負責打字與排版、裝釘成書,要我寫一篇介紹張老生平事蹟的「小傳」。三人一致贊同,便欣然決定了。

2014年9月1日 星期一

柬埔寨"端華學校建校百年纪念"专栏....( 6 )


曾任歐老與《紅楓片片情》

‧盧國才‧

十二年前,收到加拿大亞省愛城曾任歐(習之)老師寄來《紅楓片片情》詩文集草稿,喜悉即將付梓,有幸能先拜讀。當時曾寫點讀後感,並填了一首小詞,為師生情誼留佳話。

我和曾老師四十多年的師生情,畢生難忘。儘管故鄉戰亂,師生失散多年,而前塵記憶猶新,往事永難磨滅。1970年春,柬埔寨右派軍人朗諾發動政變,西哈努克流亡中國,金邊的所有中文學校無限期關閉,端華師生各散東西,音訊全無;1984年夏的某日,在愛民頓街頭巧遇闊別十幾年的老同學林兆霏,才獲悉曾老師、廖老師夫婦也住在愛城,師生相見,恍如隔世。能在冰天雪地、舉目無親的北國找到昔時母校老師,其興奮的心情,就像迷路孩子被尋獲那麼激動。當我們和兩位老師見面時,竟情不自禁的緊緊擁抱,一股暖流從心中湧上來,那種微妙的感覺,非筆墨能形容。

可惜我們相聚的時間很短。19854月,我離開亞省愛民頓搬回原居地魁北克省滿地可。此後三十年間,雖然愛城和滿城兩地相隔四千多公里,老師和我一直保持聯繫,每週電話交談、信件傳真從未間斷,1988年間廖如真老師曾經來滿地可,在寒舍小住兩週,還親自給小女縫製衣裙,留下難忘照片,成了珍貴人生追憶;1993年七月,老師夫婦蒞臨舍下小住十天;1996年四月,老師夫婦到多倫多,我趕往多城,風雪中相會於CN塔下;2001年四月初,老師夫婦第二次訪滿地可,我們還一起出席潮州會館宴會、詩壇雅集,與詩友唱酬,彼此切磋斟酌,並在報上刊出了廿首詩,堪稱吟壇佳話。

我們夫婦前後三次西行前往愛城探望曾老師。第一次是1988年中秋節,適逢愛城越棉寮華人敬老社成立;第二次是2006年聖誕節,參加曾老師三女思思的婚禮;第三次是20107月,出席曾老師81、廖老師80榮壽暨結婚55週年三慶,並代表端華第十一屆專修班同學,向老壽星贈送彩色賀辭鏡框,令人回味無窮。

老師夫婦對我親切關懷,諄諄教誨,無微不至,平時我有解決不了的難題,只要向他們提出,一定會通過電傳即刻給予幫助。在拙作《泣歌詩集》準備出版時,老師作序,對我的新詩創作,鼓勵有加;當《白墨詩詞集》結集時,老師又為之作序,除了對推廣舊體詩詞之工作給予支持,並對我的點滴進步作了詳盡的闡述;還苦口婆心希望我不要通宵飲酒吟哦,不可醉傷身體,字字真情流露,句句銘心刻骨。

所以,知悉老師決定出版《紅楓片片情》詩文集時,我第一時間就對自己說,如果時間允許,我希望能為該書打字、排版,一方面能先讀為快,另一方面也有機會回報老師多年的關懷。我多麼希望能像編印《鴻爪留痕集──張德潛(君之)詩選》那樣獻出一點薄才綿力。該書面世,這個願望終於能實現,這是我的榮幸!

2003年《紅楓片片情》面世,於627日在愛城龍廷大酒樓舉辦新書發行聯歡晚宴,筵開四十席,我遵囑撰一長聯懸掛舞台兩柱:「紅楓片片彤林盡染天涯騷客詩書傳世垂加國;青史悠悠巨卷盈馨海外鴻儒筆墨留芳郁愛城。」可惜當時正忙於搬家,無暇抽身飛往亞省赴宴。

《紅楓片片情》在「情」方面非常豐富。愛國情、故鄉情、民族情、僑胞情、敬老情、師生情、同事情、校友情、文友情、詩書情、夫妻情、手足情等等,都是難能可貴、正義鏗鏘的。在《神州紀行》一文中,遊記的確做到了邊遊邊記,遊的是神州山水,記的是故國情懷,真摯的愛國情洋溢文中;《令人永遠懷念的客家鄉》一文,對老家的一草一木如數家珍,故鄉情凝聚筆端。

《紅楓片片情》在筆鋒功力上是值得推介的。由於真情飽滿,有的放矢,故篇篇文稿都是擲地有聲、言之有物的佳作。老師文章有個特點,抽絲剝繭,層次分明,貫穿一線,娓娓道來。長文則分段落,一二三四,甲乙丙丁,一絲不茍;小品則簡潔輕鬆,提綱挈領,一讀就明,絕無尾大不掉、模稜兩可之弊。《歐遊散記》長文,讀者跟隨遊記,一國又一國走遍西歐,井然有序,起承轉合,恰到好處;既不會離題萬里,不覺得零亂無章,節外生枝;又能兼顧文情,談今說古,觸景抒懷,貫穿史料。而舊體詩這環節,就更能看出老師的古文修養和韻律造詣:「放眼全球哀禍劫,埋頭斗室懶吟哦。」「國粹承傳薪火繼,詩園拓展韻苗培。」「視野高瞻能建樹,征程實幹可繁昌。」「清高有品湖荷潔,淡泊無爭老菊芳。」「童年舊事浮身影,暮歲新知湧眼簾。」「夜靜心寒需酒暖,人貧境急見情真。」佳句如雲,文情並茂,枚舉一斑,可窺全豹也。老師詩文集的意境是樂觀積極的,處處體現出活力充沛、幹勁十足、信心百倍的氣魄,文筆清新樸素,用詞輕重均衡,沒有長吁短嘆,沒有嘩眾取寵。

母校碩果僅存的老師中,能出版詩文集的已經不多,《紅楓片片情》之面世,令寂靜了幾年的印支文壇再次掀起熱潮,是件可喜可賀的事。猶憶新書出版之際,我曾填了小詞一闋,聊表衷心祝賀。

沁園春

──賀曾任歐老師《紅楓片片情》出版

巨冊華章,筆調方馨,墨香乍聞。看紅楓片片,山河盡染;彤林疊疊,彩畫初薰。遍處芝蘭,滿門桃李,情繫師生格外親。天涯遠,嘆捧書憶舊,開卷思人。

爭相傳閱詩文。縱倚馬、千言尤率真。讚講壇授課,崢嶸歲月;僑團獻策,叱吒風雲。獨步吟園,同舟韻海,七秩猶存健壯身。填詞頌,祝再添花甲,永葆青春。

2014.06.10於加拿大滿地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