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9日 星期二

祈祷和平....( 连载 -79 ).... 林新仪


第十七章  红色的潘多拉匣子(3)

自从杨碧涛来到后,磅针市的培华学校迅速地发生着变化。她一如既往地勤奋工作,在马德望国光联校五年校长生涯积累下来丰富的办学经验使她能驾轻就熟、游刃有余。重要的是,她不必再为师资短缺而大伤脑筋了,这使得她能腾出手来重点抓学校的素质教育。第二年,她就办起了初中。坚持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教育路线,为侨社培养出一批又一批优秀青年,培华学校很快就成为磅针省华文教育界的一面旗帜。
而困扰柬埔寨华文学校多年的师资短缺问题又是如何迎刃而解的呢?
原来,在1959年,林弘毅夫妇应邀回国参观十周年国庆盛典之后,返程时顺道回了一趟家乡厦门。他们重返阔别十年的故里,不仅仅是为了探亲访友,想办法一劳永逸地解决师资问题才是他们故乡行的主要目的。
鼓浪屿的山山水水秀丽如故,岛上的生活也没有多大变化;杨家老宅还是那间阴暗陈旧的木屋,家境还是那么贫寒;只是饱经风霜的母亲已苍老许多,她骨瘦如柴的手拉着女儿女婿,只有泪水涟涟;大哥仍然在当他的海员,五大洲四大洋的漂泊;大嫂还是那么沉默寡言,膝下七个儿女有三个已经到厦门上班去了,还有四个仍在岛上读书。长期的营养不良使一家人都面黄肌瘦、双腿浮肿。林弘毅和杨碧涛刚回来的那天晚上,为欢迎他们而熬了一大锅红薯稀粥,用珍藏的肉票买了二两猪肉。孩子们兴高采烈地望着锅里被炉火催动得上下翻滚的白花花的大米粒儿,使劲抽动鼻翼闻着猪肉片炒芥蓝菜的香味,那份欣喜好像在过年。要知道,有多长时间吃不上这香甜的一口了!但是,无论大人小孩谁也不敢承认那是一个大饥荒的年代,除非你傻到想当“反革命”。——这一切,都令人感到困惑、压抑,百思不得其解。
而他们此行最大的遗憾莫过于没能见着碧涛的干妈林乔稚医生了。十年前那个炮声隆隆的夜晚,这位可尊敬的前辈给他们的一番临别赠言,始终在激励、鞭策着他们,赋予他们绵绵不绝的精神力量。如今,他们回来了,事业有成,想给她一个惊喜、一个欣慰,然而,她却已经不在岛上。解放后,在周恩来总理的指示下,中央政府卫生部礼聘她到北京著名的协和医院出任副院长一职,兼妇科主任医师。
他俩在鼓浪屿小住数日,给亲人们留下一笔钱,便匆匆走了。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们返回厦门,直奔厦门大学而去。
他们有一个酝酿已久的计划:想请厦门大学开设一个以海外华校青年教师为主要对象的大专和大本课程函授班,以解决长期困扰文教界的师资水平不高的问题。离开北京南下之前,他们找了中侨委的负责人方方同志谈了这一想法,得到方方的赞赏和支持。
由爱国华侨富商陈嘉庚老先生斥巨资创建的厦门大学,如今已收归国有,解放后国家又拨出专款将它修缮扩建一番。如今,它座落在香火极盛的闽南古刹南普陀寺脚下,面向大海,背靠五老峰,幽雅恬静的环境非常适宜读书做学问。林、杨伉俪在这所蜚声海内外的著名高等学府里受到盛情接待。他们被安排在学校的招待所住下。第二天一早,有人将他们请到校长的小会客厅。
当五六位校方领导鱼贯走入小会客厅与他们见面会谈时,杨碧涛惊喜地认出其中一位副校长竟然是二十年前与她一同赴闽北长汀赶考的“五姐妹”中的大姐黄玉琼。
“你是大姐?!”
“五妹子!”
姊妹俩激动万分地拥抱在一起。时隔廿载,当年鼓浪屿基督女中的玛格丽特校长为她们五个赶考女生按年龄临时排定的称谓,沉淀了多少岁月的沧桑,此时的脱口而出,饱浸了几多真挚友情,格外亲切。黄玉琼向大家简略叙述了当年赴长汀考大学的经历以及杨碧涛如何矢志报考中大终获金榜题名的故事,令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为之深深感动,唏嘘不已。
听完了林弘毅和杨碧涛俩人一个多小时互相补充的陈述之后,厦大校长——一位鬓发斑白的老教育家,高兴地说:“好!好!难得二位对弘扬我中华文化一片赤诚之心,着实令人敬佩!在你们二位到来之前,我们已经接到中侨委领导的通知,说是你们要来我校商谈海外办学事宜,但详情细节并不清楚。刚才,听林校长和杨校长这么一介绍,很是令人振奋。我本人是非常欣赏这个设想和计划的。厦门大学本来就是由爱国华侨陈嘉庚老先生创办的,为海外华文教育事业尽一点绵薄之力理所应当。其实,我校很早就有对海外开设函授课程的想法,但具体如何展开来做,一直未提到正式的议事日程上来。今天,正好借这个机会,各位在座的校领导也可以敞开来议一议。我想,原则上同意不会有太大问题,关键是需要制定出一个完整详细的、可操作性强的实施方案。各位以为如何?……我看先初步这么定,由黄玉琼同志牵头,组成一个海外函授部的班子,先搞出一个方案,报校党委审批,怎么样?”
“我很乐意接受这个任务,并保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黄玉琼微笑着说。
“很好!”老校长满意地点点头,“林校长、杨校长,你们二位可以先回去,安心等着。我们会尽快将这件事情落到实处。至于具体如何实施,细节问题由玉琼同志负责与你们联系。好不好?”
“能得到老校长您的承诺,我们真是不虚此行,万分荣幸!”林弘毅站了起来,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借此机会,我冒昧代表柬埔寨的华文教育界向您、向厦门大学的各位领导致以衷心的感谢!”说完他深深鞠了一躬。
他的真诚和敬业,赢得一片掌声……。

三个月后,由黄玉琼主管的厦门大学海外函授班正式开课了,第一年就开了十个专业。金边市三所主要的华校:端华中学、广肇惠中学和民生中学一大批年青教师纷纷报名就读。提高自身的学历水平就是提升自我价值。在柬埔寨的华侨社会中,尊师敬道是一个优良传统,一个有水平有资历、品行端正的老师往往拥有很高的社会地位,可以获得一份相当不错的薪金待遇。
许晓红和吕波终于盼来了进入高等学府深造的机会。晓红报了中文专业四年本科班,吕波则报了音乐专业三年大专班。他俩正在热恋之中,吕波已经把订婚戒指戴在了许晓红左手的无名指上。但为了完成学业,他们相约,等拿到毕业证书之后再举行婚礼。
就连端华校委“三驾马车”的卢萌杰和常德全,也毫不犹豫地加入了“充电”的队列之中。卢萌杰选修哲学专业,常德全则选修教育学。
磅针的培华学校同样也有一批年青教师报名攻读厦大的函授课程,谭真便是其中之一。但他与众不同,一下报了两个专业:中文和绘画艺术。杨碧涛到培华来任校长时,他已经读了两年了,两个专业门门功课都是优秀。天道酬勤,知识赋予他开阔的视野、高贵的气质和出众的工作能力。他很快成为杨校长的得力助手。在他获得艺术专业大专毕业证书那年,由杨碧涛提名,董事会任命他为培华学校的教务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