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0日 星期三

祈祷和平....( 连载 -80 ).... 林新仪


第十七章  红色的潘多拉匣子(4)

地里木是位于磅针市东面十余公里处的一个小市镇,傍在湄公河岸边,从磅针市的码头乘小客轮沿湄公河道一直往东走,四十分钟左右就能到。当年,穆一侠因拒绝为日本占领军写效忠布告而自断四指之后,就躲到这里隐居,至今未动地方。现在,穆家是地里木首屈一指的富户,他的商业网络延伸到磅针省内绝大多数村镇。穆一侠虽不在磅针市里居住,但他的经济实力与他的崇高威望一样,在磅针的地面上无人可取代。
一个风和日丽的星期天,应穆董事长之邀,杨碧涛带着三个孩子和保姆洪婶,乘渡轮去地里木做客。谭真陪同前往。
这一段湄公河水是由东向西流的。小客轮迎着灿烂的旭日逆流而上。小祈平跟着妈妈倚在船舷旁,专注地听着谭真叔叔给妈妈讲述地里木的风土人情和历史沿革。这个节令的湄公河水是温柔的、清澈的,沿途可以看到许多小渔船在河面上飘荡,站在船头上撒网捕鱼的渔夫们全都是赤膊光膀,黝黑的肌肤在艳阳高照之下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
说话之间,地里木岸边鳞次栉比的民居楼房已经映入眼廉。客轮低吼着往码头缓慢靠上去。
“看,穆董事长接我们来了。”谭真指着岸上对杨校长说。
“在哪里?喔喔,看见了。”杨碧涛微笑着朝站在码头上的穆一侠挥了挥手。
清晨的凉爽已经消褪,耀眼的太阳开始增强它的热力。穆一侠依然是身着一件雪白的长袖衬衫,残疾的右手悄悄拳缩在低垂的袖口里。
他满面春风地向杨碧涛伸出左手,“欢迎!杨校长。欢迎光临寒舍。请。请。阿真,你前头走,先回去告诉太太一声,让她准备一下。”
“哎。”谭真答应着,加快了脚步,不一会儿,就消失在岸边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这里真是个好地方。”难得摆脱繁忙纷乱的校务,能在湄公河里乘风踏浪也是别有一番情趣,杨碧涛今天的心情格外开朗,“今天是个集市吗?这么多人。”
“每个礼拜日都是如此。”穆一侠边说边回过头叮嘱,“洪婶,带好孩子们,别走丢了。”
“看你说的,头家。丢不了!”洪婶背着小颂平,笑道:“祈平、唤平,来, 跟紧点儿。”
“地里木是个小地方。不过生意还是挺好做的。……你好。你好。……”穆一侠一边走着一边不停地与擦肩而过的许多熟人打招呼。这些熟人有华侨也有高棉人,他们都尊称穆一侠为“头家”或“先生”,一付很恭敬的样子。看得出来,他是当地很有人缘的乡绅。“家里还有一位客人在等着……”
“谁?”
“磅针市普济堂的孙堂主。你大概认识吧?”
“哦——,认识,但不太熟络。我去普济堂瞧过病,挺和蔼的老人家……”
普济堂是磅针市里一家声誉极佳的中药店,已有四十多年的历史,店面虽不算太大,也是一家老字号了。若与金边市的灵芝圃、救生堂等大中药铺相比,它的规模小多了,但是,常言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普济堂的赫赫名气主要来自它的坐堂中医、自称“普济堂堂主”的孙子夫老先生的精湛医术和菩萨心肠。
“孙堂主是中医世家,祖上三代悬壶济世。”穆一侠向杨碧涛介绍孙子夫的家世,“到了他父亲那一代,因家乡战乱而漂泊海外,落足到柬埔寨的磅针市后,重操行医旧业,挂起‘普济堂’的牌匾,取‘普渡众生,济世救人’之义。孙家有许多祖传秘方,对治疗一些热带疾病如虐疾、伤寒、猩红热等恶症有奇特疗效。所以,普济堂很快就闻名遐迩了,求医者络绎不绝……。当年我被日军头领山田次郎砍断四个手指头后,躲到地里木来隐居,正是孙堂主不辞辛苦,每天下午到这来为我换药疗伤、熬制汤药,太晚回不去了就在我家凑合过夜,第二天再乘早班船赶回磅针市。就这样坚持了一个多月,见我无大碍了,这才交给他的大儿子继续护理我,直到我康复为止。我好了之后,要付给他一大笔钱,他说什么也不要。从此,我们两家结为生死之交……”。
说着话,拐入一条乡间小路,又走了几分钟,眼前豁然出现一座绿荫复盖的大宅院,大铁花栅栏门的门柱上镶着一块铜牌,上书:“穆宅”。
“到家了。”洪婶揩了揩额头上的汗珠,高兴地对孩子们说。她原来就在穆府做佣人,侍候太太。
铁门从里头插着。两条壮硕威武的德国纯种狼狗在门边撒欢儿,对穆一侠呜呜叫唤,使劲摇着毛绒绒的大尾巴,讨好归来的主人。三个孩子吓得紧紧拽住洪婶的衣襟,直往她身后躲。
“别害怕。”穆一侠摸了摸孩子的脑袋,笑着说,“有我在,它们不敢咬的。”
一位衣着光鲜、略显富态的中年女士从里边的小楼颠儿颠儿的小跑出来。谭真跟在她身后,还有两个五六岁大的小孩。
“这是我太太。那俩小个儿是我的孙儿。”穆一侠回过头对杨碧涛介绍,然后又冲铁门里喊:“先把狗拴好了,别吓着孩子们。”
“你的太太又年轻又漂亮。” 杨碧涛打趣说。
“她是续弦,比我小十来岁。我的前妻已经过世有四年了。”
“哦——。”
穆太太一边拴着狼狗一边朝杨碧涛笑容可掬地直道歉:“对不起哟。对不起哟。”她的潮州话含有浓重的柬语口音。
谭真赶过来将铁门打开。两个孩子跑到树底下逗狼狗玩去了。
“头家奶,你安好吗?”洪婶恭敬地向老东家问安。
“好。好。”穆太太爽朗地答应着。
“你好!”杨碧涛走上前去拉着穆太太的手,不失时机地给女主人送上赞美之词,“你这身衣裳真是好看,一点都不落俗套,人儿更好看。”
“是吗?你瞧瞧,杨校长真会说话。有文化的人就是不一样。”穆太太笑得分外灿烂,“屋里请。先喝杯茶。”
“阿光、阿明,过来。”穆一侠朝两个孙儿招招手,“你们跟哥哥弟弟一起玩,好吗?去冰桶里拿几瓶‘可口可乐’给他们喝。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