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日 星期四

紅楓片片情(詩文集)-連載-40….(曾習之)


無墨樓上詩千首

 今年元月初,曾接白墨弟寄贈《無墨樓吟草》底稿乙冊,並要我寫篇序言以資紀念。《吟草》,我已再三吟誦過;但是序文,我則始終不敢草率執筆。因為我對古體詩詞確實是個門外漢。然而,四月下旬,卻連續二次再接到詩人傳真來的索稿信。看來,「序文」是非寫不可了。

白墨是以現代新詩享譽北美詩壇。尤以出版了他的第一部新詩集──《泣歌詩集》之後,白墨詩、白墨詩人,便一鳴驚人,霎時間,名聲遠播,聞名遐邇。不過,很少人會曉得:白墨不僅是一位現代詩詩人,而且也是一位頗具功力的古體詩詞名家。他的新詩不僅寫得膾炙人口,古體詩詞也同樣寫得擲地有聲,大有直追杜李之勢。近年間,他開始發表於加拿大各地報刊的律詩或詞章,不但受到廣大讀者的喜愛,連許多老詩人如張德潛、薛世祺、譚銳祥、郭燕芝,甚至香港、大陸的著名老詩人陳國暲的重視和讚賞。

「樓臺白墨陽春曲,藝苑金聲悅耳詞。」

「蘇韓白墨嚴如菊,馥郁芬芳眾口碑。」──譚銳祥

「春風萬里來佳句,雲水無邊寄小詞。」

「冰心一片須珍重,天外有天不易知。」──陳國暲

「才華橫溢冠群倫,藝苑奇花當代珍。

  生花妙筆千軍掃,唱玉聯珠七步陳。」──張德潛

「子路顏回古讚揚,余將仁棣視同芳。

  冰壺秋月高風度,爾雅溫文更熱腸。」──郭燕芝

讀了白墨的詩詞,老詩人們都以為他是一位閱歷頗深,掌故豐碩的老詩翁。殊不知他祇是一位血氣方剛的青年小夥子。郭翁和張老兩位老教育家,讀了白墨詩並獲悉他原是金邊端華中學六十年代的專修班學生之後,均不禁驚訝萬分,既又感到無限欣慰,原來白墨竟是他們的學生呢!但是,他們卻弄不明白:白墨年紀輕輕,閱歷尚淺,又不是科班出身,為何能臻於如此高水平的造詣?!郭老不解地問道:「白墨年剛不惑,竟能脫穎而出,妙筆生花,若非天賦奇才,實難理解也。」

「白墨何以會成為優秀的年輕詩人?」我和白墨相處有年,而且是一對可推心置腹的「師生」,故對此問題我可以略作分析和說明:

白墨出身於書香世家。有其詩為證:「嚴親筆墨稱文膽,祖父詩詞晉秀才.....書香幾代名聲滿,......」,「未識親顏夢裏猜,魁梧七尺棟樑材。龍飛鳳舞詩泉瀉,海立雲垂墨路開。」

白墨詩人頗為其祖、父輩之文才而引以自豪,並自小便自然而然地立志繼承先人之遺志與宏業。「願書香常在,問心無愧。」「壯志填膺,豪情滿腹。」「學騷客,入書叢。揮毫寫,樂趣無窮。」從他這些詩詞的字裏行間,便能體味得出:他寫詩填詞的興緻與情才,是含有非常深邃、淵源流長的遺傳因素,及繼承祖志的因果關係的。

詩人對唐詩、宋詞、對古今詩歌,自幼便情有獨鍾,達到酷嗜之地步;長大之後,便如飢似渴地博覽群書,勤習不輟。

他自從小學四年級起,便與詩詞結下不解之緣。他曾為了參加一次學校舉辦的填字遊戲比賽,而到處(書攤、圖書館、書局)搜覓詩詞句子。從此開始誘發他對於唐詩、宋詞的喜愛與興趣,以致一發不可自已。初中開始,他便更進一步有意識的到處借錄,買書,搜集唐詩宋詞千餘首。高中時代,更手抄各家詩詞達十餘卷,並自修古文課程,打下了堅實的中文根基。七十年代初,印支變色前夕,他逃亡避難於越南西堤三年,一直在「遠東日報」上發表詩文和小說;繼而轉徙暹京。在曼谷的七年間,詩歌、散文、小說常刊於「中華日報」、「新中原報」和「世界日報」上,並曾為「泰商日報」寫過影評。八十年代初,移居加拿大之後,詩人在重建家園的同時,也開始拓闢自己的書屋。他幾乎把全部收入的大部份餘錢,用於購置各類書籍,尤其是古典文學和古典詩詞等著作。十六年後的今天,在詩人的書屋中已擁有古今各種珍貴典籍超過六千冊,。詩人於每天工餘之暇,盡情享受燈下閱讀、寫作之樂趣。「遷住宿,歡渡入居新築。......雪蓋霜飛楓國,日暖爐紅詩屋。窗外冷風燈下讀,小樓書滿目。」在這段日子裏,詩人用業餘時間,創作了許多新詩,也寫了一些律詩與詞章。直至九四年開始,暫時擱置了新詩創作,轉而集中精神寫律詩與填詞。在一年之內(1994-95),竟一口氣寫下了一百多首鏗鏘有力、韻味無窮、意境清新的七律,以及內容充實、感情深切的詞章。例如:

「重遊尼亞加拉瀑布有感」──

「飛簾斷鍊水連天,萬馬嘶奔箭脫弦。」「忽悟人生猶激瀑,波濤起落總朝前。」(15/4/95

「魁省時局有感」──

「滿地藍旗滿樹丹,深秋百合未凋殘。離枝落葉悲分瓣,入海支流喜過灘;不忍家山成破鏡,何堪國土遇危瀾。風聲鶴唳連天雨,十月狂潮最壯觀。」(16/10/95

「鷓鴣天──母親廿年祭」──

「野菊迎秋九月香,招魂一曲滿靈堂。紙錢焚作詩千首,愁燭燒成淚兩行。      天哭泣,地哀傷,暴風驟雨洗墳場。何株老樹埋骸骨?哪座青山葬妣娘?」(10/11/95

才華橫溢,天資聰敏,記性超人,博覽群書,酷愛古典詩詞,且勤於習作;又由於他平素刻苦好學,使他文通七國(中、英、法、越、棉、寮、泰),故使其閱歷深遠,視野寬闊,見聞廣泛,知識淵博;加上多情直率,愛國愛家愛人民......。這些天賦的才華、氣質、情操、胸懷及性格,都是鍛煉、培訓白墨成為當代極難得的優秀詩人重要的因素和條件。

白墨的古體詩詞能寫得好,是因為其古文根基紮實,學養深厚,對詩詞、音韻學之知識、技巧掌握裕如;其詩作韻律嚴謹、工整;語言通俗、暢達;詞匯豐富、貼切;詞藻華麗、得體;感情真摯、雄渾、豪邁;文思敏捷,氣勢如虹;韻味濃郁;意境如詩、如畫、如仙景。其近期之作,幾乎首首成絕唱,令人愛不釋手。既有李白的豪邁奔放之浪漫主義氣質,又兼具杜甫憂國憂民之寫實主義情懷。

在《吟草》八百多首詩詞中,感情與語言均很豪壯、奔放;在寫祭母、悼友,以及紀念印支變色等泣歌篇章中,感情尤為真切、自然、悲憤交集、愛恨分明,感人至深。(如「鷓鴣天──廿年祭」)廿多年來,詩人在泣歌中真的灑下了大量的涕淚,表達了深沉的哀傷與憤慨。迄今似乎仍未能擺脫「魂飛萬里外,......哭英魂早逝,人鬼淒涼。......寫斷柔腸。落魄他鄉,閑來煮字情長。」之悲哀情緒與心境。我希望詩人在痛定思痛之後,能從「劫後餘生,夢醒愁(能)醒」!並且把淚水化為力量,「化悲傷為律」,以「韻海捲游龍」、「熊熊文燄」的豪情壯志,高瞻遠矚地寫出更多「氣如虹」、既能鼓舞自己又能影響世人團結一致,共同邁向廿一世紀的詩章!

酒,或許「能定驚魂」,亦「能生靈感」,下筆會滔滔不絕,無墨也能吟出詩千首。但是,酒多飲會傷身!不可效法學李白!你愛好吟詩填詞,往往「吟哦覓句又通宵」,寫詩寄意,也應適可而歇,不能通宵達旦啊!明天還須去上班,保重身體至為重要!

謹祝──

《無墨樓吟草》

成功出版!

眾口皆碑!


(一九九六年四月三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