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6日 星期一

祈祷和平....( 连载 -85 ).... 林新仪

第十七章  红色的潘多拉匣子(9)

“他的身子骨很结实,恢复功能一定会很强的,活命不会有问题。现在主要是要耐心调理内伤和骨折,时间会长一点,大概要六七个月吧。裘松坡,你赶紧去採些吉蔑曼陀罗草来。”
“哎。要多少?孙医生。”
“越多越好。快去。”

吉蔑曼陀罗草是一种繁殖力极旺盛的热带野生滕蔓植物,可入跌打药。不大功夫,裘松坡兄弟二人便抱了一大捆新鲜的吉蔑曼陀罗草回来。
“将它们捣烂成浆。”孙堂主吩咐着,又从出诊箱里取出一包事先配制研磨好的金创药面递给裘松坡,“然后把这包药粉撒在草浆里面,拌匀了再端上来。去吧。”
乔万普服下孙家秘制的九转还魂丹后,面部极度痛苦的表情渐渐缓解。孙子夫又给他身上每一处受伤的皮肉敷上消炎药粉,包扎上。累得他满头大汗。
不一会儿,裘松坡端上一大盆墨绿色的草浆,满屋子立时弥漫着一股清新的草药味儿。
“干得不错!小伙子。”孙子夫接过草药,微笑着夸了裘松坡一句,便将草药浆均匀地平敷在乔万普的胸部和腹部……。
他做完这一切,天已擦黑。孙子夫那天晚上没走,就在那间高脚木屋里盘腿趺坐,闭目练功。他用左手紧握乔万普的左手掌,掌心对掌心,源源不断提取丹田内的元阳真气为伤者打通全身经络、疗治严重损伤的内脏。不知不觉,东方已现出曙光。
整整一夜的真气耗损,使孙子夫顿显憔悴,两个眼圈发黑。看见他的病人安详睡着的模样,一种 “胜造七级浮屠”的满足感与喜悦感浮现在他苍白的脸上。
他又取出五包金创药粉给了一直守候在身旁的裘松坡,嘱咐道:“你按照昨晚我教你的方法,每天给你父亲敷两次草药。以后,你每隔两天到我的普济去堂一趟,我给你熬一些汤药带回来给你父亲喝。十天之后我再来看他。”
说完,他背起出诊箱走了。裘松坡一家人感激涕零,千恩万谢,用牛车将他送到渡口。他没再提及出诊费和医疗费之事。他知道,这个空徒四壁的农夫家庭肯定没有钱付给他。他们之所以没将伤者送去西医院急诊,除了裘松坡说的原因之外,主要还是他们付不起高昂的医疗费和住院费用。唉,就算是为子孙后代积一份荫德吧。
其实,他行此等救死扶伤的善事已不是一次两次了。平时他坐堂诊病,有许多富商巨贾和达官贵人慕名前来求医,他总是毫不客气地“狮子大开口”,由于他的医术精湛高超,有钱人往往心甘情愿挨他的“宰”。而对于那些穷困潦倒、饱受病痛折磨的可怜人,他常常是分文不取,赐医赠药。因此,曾有一位隐世高人送给他一块牌匾,上书:“劫富济贫一神医”。当然,此匾他是不敢高悬于大堂之上的,而是深藏于自己的卧室里。
三个月后的一天,裘松坡按时来取药。这回不是他独自一人前来,而是有哥哥、母亲和舅舅跟随。他们手上拎着、肩上扛着许多农产品:大米、鸡蛋、活鸡、鲜肉、黑鱼干、芒果、菠萝蜜等等,都是拿来送给孙堂主的。
孙子夫正在给病人号脉开方,笑着问:“你们这是上哪里赶集呀?”
一干人将农产品堆放在普济堂上,向孙堂主双掌合什施礼。裘松坡的母亲跪在地上含着泪说:“孙医生,感谢您救了他爸的性命。他爸今天已经能下地走路了……”
“真的?这么快?”孙子夫高兴地说,“佛祖保佑他!”
“这些东西都是我们村里产的,不像回事,请您收下。”乔的妻子指着那堆农产品说,又从怀里掏出一个用水布裹着的小包包,将它翻开,里面是一叠钱币,她毕恭毕敬地双手捧上,“孙医生,这些钱是他爸让带来给您的。家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有牛和牛车,我们把它卖掉了,只卖得这么一点钱,请您不要嫌少……”
“你们把牛卖掉了?以后怎么耕田呀?”
“以后……以后再想办法吧。总不能让您白白给他爸治病啊。”
孙子夫沉吟片刻,说:“牛是你们农家的命根子,没有牛可不行啊。这样吧,这些东西我收下了。钱我也收下,但是我现在暂时不用,先借给你们,你们把钱拿回去,赶紧把牛和牛车再赎买回来。什么时候你们家境好转了再还给我也不迟。我不要你们的利息。好不好?”
“谢谢!孙医生。谢谢!您真是菩萨转世呀……”乔的妻子含着热泪,俯下身去,深深跪拜。
此后,每逢柬历新年,乔万普家都要给孙堂主送来许多新鲜的农产品,以答谢救命之恩……

孙子夫的故事刚刚讲完,腰上系着围裙的穆太太颠儿颠儿的从厨房里走出来,擦了一把额头上细密的汗珠,笑容可掬地对大伙儿说:“都准备好了。”她又转向穆一侠征求意见,“怎么样?现在让客人们入席吧?”
“好!”穆一侠一拍大腿,调侃道:“听你的。请各位入席。今天是我夫人亲自下厨操练,各位多多赏脸,好吃不好吃的,你捧个人场。好吃的,你多赞美几句;不好吃的,你也要笑眯眯地称赞说:‘哎呀呀,真是太棒了!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去你的!”穆太太瞪了丈夫一眼,对众人说:“你们别听他的!好吃就说好吃,不好吃也照实说不好吃,没关系。我脸皮厚!”
大伙儿哈哈笑了。
杨碧涛亲昵地拉着穆太太的手说:“这一个上午让你受累了。真不好意思。”
“不累不累。瞧瞧,还是杨校长会说话。你是贵客,平时请都请不到。我先生一提起你来呀就眉飞色舞,夸个没完,他说他聘请到了柬埔寨最好的校长,你今天能到家里来做客,他特别的高兴……来吧来吧。餐厅在那边……”穆太太今天的心情不错,话也多。
“杨校长,请。”穆一侠站起来说,“各位,请。吃完饭,到楼上房间稍事休息一下,然后我再领杨校长四处转一转,参观一下我这个‘地主庄园’,然后摘几个熟芒果回去给孩子们吃,让洪伯将你们送回磅针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