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7日 星期二

祈祷和平....( 连载 -86 ).... 林新仪

第十七章  红色的潘多拉匣子(10)

许多年之后,林祈平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获得一些有关“赤柬”组织的支离破碎的内部材料,他从中得知,那天谭真在地里木镇上碰见的裘松坡,并不是回家看望父母亲,而是去参加一个柬共的高层秘密会议。

秘密会议是在一处僻静的芒果园内一间供守园人栖身的小木屋里举行的。主持会议者是正式接任柬共总书记一职不满两个月的沙洛特绍。
数月前,柬共前总书记杜萨木突然神秘失踪了。柬共中央寻觅了很长时间,仍不见其踪迹,便断定已被时任内阁国防部长的朗诺将军手下的密探杀害,于是决定改组党的领导班子。
1963220日,在金边市最大的农副产品贸易市场:新街市西面一间五十多平方米的房间里,秘密召开了柬共第二次代表大会。二十多位来自各省的党员代表一致选举沙洛特绍为党的新领袖。大会还通过了由沙洛特绍执笔修改的新党章以及今后党的斗争方向和战略任务。新改选的柬共中央一共有十六名中央委员,五名常委。中央委员会下设金边市委和几个省的省委。裘松坡作为磅针省的党员代表出席了会议,他未能当选中央委员,但却入围磅针省委。他的同乡、也是法国留学时期的同学宋成,则当选金边市委委员。
柬共总书记沙洛特绍何许人也?他于1925年出生在柬埔寨磅同省磅斯威县波列斯卜村一个农民家庭,幼年时曾入寺院为童僧四年,还俗后先后到磅针市和金边市读中学,1949年获得奖学金赴法国留学。此公思想激进,他本来是到法国读无线电技术的,却痴迷上研究马克思主义,特别酷爱毛泽东的著作(法译本),因为其通俗易懂。他在巴黎与后来成为他的姻兄的英萨利共同发起成立“柬埔寨马克思主义小组”,无线电技术他没学到多少,却一头钻进了暴力革命与阶级斗争的牛角尖儿里。他站在巴黎铁塔上环顾苍茫天地,踌躇满志地发下毒誓: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完成改造祖国柬埔寨的“历史使命”,彻底摧毁西哈努克统治下和平安宁的主流社会,建成一个让全世界瞩目的共产主义“伊甸园”!1952年,他从法国返回柬埔寨参加抗法斗争,并与一批志同道合者着手重建柬埔寨共产党,以求摆脱在印支共产党的大旗下受越南人控制的局面。他的公开职业是在金边一间名不见经传的私立柬文学校里任小学教师。
关于柬共召开二大的秘密情报很快就由朗诺亲自面呈到西哈努克的书案前。元首龙颜震怒了!他授意国会讨论研究并通过取缔柬共法案,在签署该项法案的同时,西哈努克发出了一道密杀令:通缉沙洛特绍、英萨利、宋成等三十四名柬共成员,格杀勿论!
令人困惑不解的是,当时的那份黑名单里竟然没有身居柬共磅针省委委员要职的裘松坡,以及刚入党不久的符宁和胡荣——此二人乃华裔,身上流着海南人第二代移民的血液。
在地里木偏僻的芒果园里召开的柬共高层秘密会议上,对毛泽东推崇备至的总书记沙洛特绍大谈特谈毛氏的“农村包围城市”、“枪杆子里出政权”等暴力革命理论,并结合柬埔寨当前的“革命形势”极富想象力的大大发挥了一番,将与会者煽动得个个热血沸腾。最后,会议作出了一个重要决议:全党转入秘密状态,坚持地下斗争,沙洛特绍、英萨利、宋成等被通缉的柬共领导人全部转移到边远农村和偏僻山林中去发动劳苦大众,组织革命的武装力量,为推翻西哈努克的“封建君主的恶毒统治”准备军事基础;而尚未暴露身份的党员干部如裘松坡、符宁、胡荣等人则可利用自己的学者身份和已有的群众基础,参加即将到来的国会议员竞选,争取民众的支持,进入国会,在公开的政坛上合法宣传党的政治主张,扩大社会影响力。
此后,沙洛特绍便遁入了东北部拉塔那基里省、蒙多基里省一带的莽莽山林之中,筹建反政府武装,展开山地游击战,成为一个神秘莫测的“共产主义幽灵”、西哈努克切齿痛恨的心头大患。他不再叫沙洛特绍了,化名为:波尔布特——这便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让全世界善良的人们为之惊骇万分的“红色高棉”一号人物、臭名昭著的“黑衣暴君”!

一个红色的潘多拉匣子,在六十年代初期,藏匿在柬埔寨那虐瘴丛生的原始森林里,悄悄地一点点、一点点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