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8日 星期三

祈祷和平....( 连载 -87 ).... 林新仪


第十八章  与共和国主席握手 ( 1 )
湄公河走到柬埔寨中南部的干拉省,与从横卧在西北方向的洞里萨湖流出来的洞里萨河交汇,另一条名叫巴萨河的支流也赶来凑热闹,加上拐了弯往南走的主干,四条水系的汇聚处形成偌大一片烟波浩淼的潢潢水域;来自不同流向的四道巨大流体在这里互相撞击、推挤、揉搓、争斗、你倾我轧,掀起了无数变幻无穷的浪头和漩涡,无论是航行着的轮船还是在河中撒网的渔夫,都要小心翼翼地避开这个聚集着深不可测的神秘能量的是非之地,免得招来灭顶之灾——这就是美丽迷人的四臂湾,十五世纪被高棉王国确定为新国都的金边古城就婷婷玉立在她的滔滔汪洋之旁。
庄严肃穆的王城——克玛林王宫,就依傍在四臂湾畔。王宫高耸入云的尖塔上挂着许多佛铃,每天清晨和黄昏,在风婆婆的随意拨弄下发出悦耳的叮咚声,仿佛在诉说一个久远的故事——柬埔寨王国的心脏就在这里跳动着。


王城旁边有一条银器街,聚集了大大小小近百家专卖各种银制器物的商店。这些银制器物有各式各样家庭用的器皿、首饰、佛像以及其它工艺品。柬埔寨的上层社会人家有使用银器的习惯,这是从历代王公贵胄那里沿袭下来的风俗,因为银器是高贵与富裕的象征。这些银器全部是手工制作,皆精雕细镂,打磨得银光锃亮、美奂美仑,是柬埔寨独具民族传统文化特色的行业。因此,前来光顾银器街的,主要是富人阶层,还有许多慕名来选购纪念品的外国游客。
林弘毅在银器街上租了一间银器店三楼一个里外套间,外加一个小厨房,带着一对儿女和保姆张婶在此居住。端华学校五层楼那间原来供他住宿的单间斗室则做为他和孩子平时在学校中午休息之用。
银器街离四臂湾只有咫尺之遥,步行五六分钟就到。父亲常常在晚饭后带着儿女到河边散步。从西贡漂泊到柬埔寨后的这许多年,他一直是一个人过着两地分居的独身生活,没有一个稳定的、完整的家,虽然他为之忘我奋斗的事业如日中天,却总感到被缺憾所困绕。繁忙的工作并不能完全排解不时袭来的内心孤独,渴望温馨的家庭生活使他几乎每个周末都不辞辛苦地在金边、马德望、磅针之间来回穿梭奔波,年复一年。现在,有一儿一女陪伴在身边,能尽一点做父亲的责任,为下一代贡献一份深沉的父爱,他感到生活中的某些空白被填补了,虽仍未能圆满,但也还能寥以自慰。

几天前,林弘毅接到金边市府当局的书面通知,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将于五月一日对柬埔寨王国进行正式的国事访问,这是柬中友谊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请他组织端华学校一千二百名以上师生于“五·一”那天到指定的诺罗敦大道两侧夹道欢迎主席先生的车队,要求统一着装,每人手上需执柬、中两国的纸制小国旗各一面,由学校自备。另外两间华校:民生中学和广肇惠中学也接到同样的通知。
离“五·一”只剩四天了,时间非常仓促。林弘毅立即向董事会作了汇报,申请一笔经费,并召集校委扩大会议,迅速将当局下达的这一“政治任务”布置下去。
除了紧急订购服装、纸国旗等“行头”之外,考虑到天气已经炎热了,还要组织一支医疗救护小分队,在夹道欢迎地段巡视,负责向师生们提供饮用水和其它防暑降温措施。因为是欢迎自己祖国的国家元首到访,每个接受具体工作安排的青年教师无不热情高涨、雷厉风行,在短短的两三天时间里便出色地完成了各自的任务,向校委“三驾马车”交差。
民生和广肇惠两校感到压力很大,不约而同前来求助于端华。林弘毅与卢萌杰、常德全磋商,一致同意在人力物力上支援他们,协同作战。“这是我们全体华侨的事情,义不容辞!”卢萌杰庄严承诺,并主动承担联络与调度的工作。
听说祖国的领导人要访问金边,整个侨社都为之欢欣鼓舞。为了在极短的时间内为三个学校制作完成数千套服装和纸国旗的艰巨任务,侨胞们都自觉动员起来,每家派出一个义务工,加班加点的干。真可谓“众人拾柴火焰高”,正常情况下需要一个来月才能完成的事情,三天之内就突击下来了。负责督办此事的是吕波和许晓红,这三天他们总共只睡了四五个钟头的觉。祖国在他们心中是无比神圣的,能为祖国做一点事情真的是无上荣耀。
侨社集资兴办的带福利性质的医疗机构:金边中华医院,也应邀派出了一支有五名医护人员和一辆救护车的医疗小分队到端华学校报到,听候调遣。加上三个学校医务室九名医生护士,组成了一支十四个人的临时医疗救护中心,由常德全总负责,林子强担任医疗中心主任。林子强四十出头,是中华医院的王牌内科医生,名气很大。他曾在法国留过学,读了五年医科,与林弘毅私交甚笃。他俩年龄相仿,脾气相投,经常在一起喝早茶,用法语交谈,既高雅又惬意。
连续几天高强度的工作,使林弘毅的血压骤然升高了。在今天下午最后一个汇报会议上,他强忍着头部的胀痛和眩晕,认真听取完各部门筹备工作进度汇报,简单扼要地讲了几点要求,便让卢萌杰继续布署剩余的扫尾事项。他将头靠在沙发背上,闭上双目,用手指缓缓地揉搓两边的太阳穴。
“你的脸很红,血压肯定不正常了。”坐在一旁的林子强拍了拍他的膝盖,关切地说,“上医务室去,我给你检查一下。”
林弘毅微微摇了摇头,示意不可。
“那不行!”林子强转过脸去,对正在讲话的卢萌杰说,“对不起!刘主任,打断你一下,林主任的高血压又犯了,我带他去医务室检查一下。”
卢萌杰瞅了一眼满面通红、表情痛苦的林弘毅,立即说,“赶紧去。别耽误!这几天他太累了。”
林子强搀扶着步履飘浮的林弘毅走出会议室时,听见背后卢萌杰高声嘱咐说:“林医生,你就让林主任在医务室休息吧,不要再掂记工作了。这里的一切有我和常主任盯着,出不了差错!”
林弘毅躺在医务室的病床上,女校医关凤仪为他测量血压。林子强戴上听诊器,细细地检查了一遍他的胸部和腹部。
“有别的问题吗?”关凤仪问。
“没事。”林子强笑笑,顺势坐在病床旁边,伸出两个手指头轻轻按住林弘毅的左腕,聆听片刻,说:“脉象发虚,就是太累了。没大毛病。”
“林医生,你还会中医呐?”关凤仪惊讶地问。
“自己钻研的。其实,中医中药是一个宝库。血压多少?……唔,是高了点儿,不过不算太厉害。你给他配几片降压药,法国新出的那种,让他现在吃。林主任,我上次给你开的降压药还有吗?”
“家里还有。”林弘毅躺在病床上,感觉眩晕好点了。
“晚上回去再吃一次。我告诉你另一个偏方:买一到二斤芹菜,将它的叶子摘下来洗净、捣烂,用纱布裹上,挤出汁来,对一些水喝。如果觉得难喝,可以加一点糖或盐。注意,千万不要加热,生着喝。一天喝一次或两次,挺有效的。你回去试试。”
“真的?我又学一招。”关凤仪高兴地说着,找出笔和纸赶紧将林医生说的方法记下来。
“谢谢。我回去就试。喝芹菜叶汁跟喝西药有冲突吗?”
“没有冲突。能同时服用,不碍事。平时血压感觉正常的情况下可以停服西药,但芹菜叶汁最好坚持喝,对稳定血压很有好处的。”
林弘毅吃完降压药片后就昏昏沉沉入睡了。林子强对关凤仪交待了几句话便又接着去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