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9日 星期四

祈祷和平....( 连载 -88 ).... 林新仪

           第十八章  与共和国主席握手 ( 2 )

当林弘毅睁开眼睛时,已是下午五点多钟。他感觉头脑清醒多了,但仍浑身乏力。他从病床上撑起身子,才发现卢萌杰、常德全、林子强和其他许多同事都守候在医务室里。
“你们……开完会了?”林弘毅诧异地问。
“早开完了。怎么样?你好点儿了吗?”卢萌杰说。
“真糟糕!我怎么给睡着了?”林弘毅拍拍自己的脑袋自责道,“真是对不起!工作都安排好了吗?”

“基本上搞掂。”卢萌杰笑道,“纸国旗还差个几百面,动员两个专修班的学生抓紧糊,明天是三十号,还有一天的准备时间。你放心好了。误不了事。你回家休息吧。这里的事情有我和常主任负责,没有问题的。”
“明天派人去和市政府联系一下,实地看看夹道欢迎的路段长度,三个学校如何分配;最后确认欢迎队伍到位的时间……”林弘毅仍有些不放心。
“这些问题我们都已经讨论到了,也做了具体布置,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好了。”常德全打断他的话,“你快回去休息吧。林医生,劳你的驾,送一趟林主任。走吧。”
林子强开着自己的私家车将林弘毅送到银器街的家楼下。
“记住,吃完饭再喝一次降压药,晚上早点睡觉。”林子强不厌其烦地又叮嘱了一遍。
“谢谢。”林弘毅下了车,挥挥手,“你回去吧。明天见。”
“再见。”林子强驾着车很快消失在拐弯处。
林弘毅拖着疲惫的身子,一步一步登上三楼的家。一位多年不见的不速之客正在楼上等着他。
“叔叔,我爸爸回来了。”正在写作业的林梦平听见了父亲那熟悉的脚步声,转过身高兴地对一位坐在茶几旁抽着烟的中年男子说。
她和弟弟思平通常是放了学后结伴儿步行回家,回家后先写作业。张婶做熟了饭,等爸爸回来一块儿吃。吃完饭她就拉着爸爸到四臂湾畔散步半个小时左右——这是妈妈叮嘱她每天一定要做的事情,为了爸爸的健康。
“总算回来了。”已经等了将近一个小时的中年人轻松地吁了口气。
他约莫四十多岁,脑门很宽,浓眉下面一双小眼睛闪烁着让人捉摸不透的狡黠,温和的方脸庞显得很练达,老于世故。他上身穿一件价格不菲的法国著名品牌“梦特娇”T恤衫,淡淡的嫩绿色,下身是一条做工用料都极考究的高档深灰色西裤,脚踏一双昂贵的棕色鳄鱼皮鞋;脖子上隐约露着一条粗如绳索的金项链,左手无名指上还戴着一枚金灿灿的大戒指,其上镶着一颗至少有五十克拉重的、紫光剔透的钻石——一幅身家万贯的阔老板模样。
林弘毅刚上到楼梯口,正在做饭的张婶赶紧从厨房迎出来,往围裙上擦着双手,说:“林先生回来啦。有一位客人在等你。”
“谁?”林弘毅微喘着,问。
“马德望来的。我不认识。他说他跟杨校长熟,也认识你……”
正说着,那位阔气的中年人已经从里屋走出来,笑呵呵地向林弘毅伸出双手,“林主任,你好哇!刚下班?还记得我吗?”
林弘毅愣了一下,才认出他是谁,“喔——喔,是尹老板呀,真是久违了。久违了。你可是稀客哟。快。屋里坐。”
他正是马德望市国光联校的校董、原台湾国民党驻马省秘密党部的主要负责人尹忠石。前两年林弘毅去马德望看望妻子和孩子们时曾与他有过一面之交。
宾主各自落座。
“今天,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来金边,做生意吗?”林弘毅呷了口张婶给沏上的一杯茶,一句三顿,努力调整体内发虚的气息。
“我来金边有两天了。有几笔业务,已经处理完毕。今天是特地来看望杨校长和你的。怎么,杨校长还没从磅针回来吗?”
“今天回不来。明天中午才能赶到。嗯?你怎么知道她要回来呢?”
“我会算!”尹忠石眨了眨那双小眼睛,故弄玄虚地掐了掐几个手指头,诡秘一笑。
“你会算?没听碧涛说过……”
“林主任,你今天的气色可是不好,说话中气不足。是不是……健康有什么问题?”
“是有点……不太舒服。这几天太累了。……不过,也没什么大碍。”
“我知道了。为了迎接那个大人物。今天你身体不舒服,我就不多呆了。这样好不好,明天晚上,我请你和杨校长吃饭。”
“尹老板太客气了,来家里坐坐就好,何必破费呢?要不,明天晚上你上我这儿来,吃顿家常便饭?”
“不不不。林主任你真会开玩笑。明天下午六点钟,我在泰山酒家恭候你们夫妇。”
“真要去?”
“嗨,林主任今天这是怎么啦?不给面子?”
“好吧。恭敬不如从命。我们一定去。”
“那就好。一言为定!”尹忠石从椅子旁边拎起一大袋他带来的东西,放在茶几上,说:“这是马德望的特产,柚子、红毛丹、山竹、火龙果什么的,给孩子们吃着玩的,不成敬意。记住,明天,泰山酒家,我等你们。别忘了!告辞。”
林弘毅将他送到楼梯口,老尹说什么也不让他送下楼,自己走了。望着他迅速消失在楼梯拐弯处的背影,林弘毅若有所思。

金城酒家的早茶点心在金边城里是颇负盛名的,其口碑仅次于泰山酒家,又因为它的价格相对来说比较大众化,所以,每逢星期六和星期日,这里总是宾客如云,座无虚席。四月三十日的早晨,正好是一个星期六,尹忠石在金城预订了一个小雅间,与他的堂侄尹嘉禾单独见面。
尹忠石住在金边最豪华的宾馆王城大饭店。昨天下午去拜访林弘毅虽说纯属心血来潮,但却是事出有因。
原来,台湾当局早在两个月前就已获得关于中共第二号人物刘少奇将访问柬埔寨的准确情报,并针对此事策划了一个代号为“铁骑踏云”的秘密行动。尹忠石作为柬台断交后台湾国民党留守在柬埔寨的几个高级别负责人之一,对“铁骑踏云”计划他是知情人,但不是主要谋划者。他的任务仅仅是负责联络有关人员、提供有关情况。真正的主角是从台湾直接派来的尹嘉禾,一名曾在美国CIA接受过专门训练的高级特工,中校军衔。
“铁骑踏云”行动方案是尹嘉禾一手制定的,并以电波方式向台湾方面呈报审批,尹忠石虽是中校的堂叔,却只知道一个大概的轮廓,缜密的细节全在尹嘉禾的脑子里装着,他无从得知,同时 ,他还被告诫不可过多探问,以防行动计划败露。他到金边来已经有一周了,是奉命专程来协助实施“铁骑踏云”的。这几天他的确很忠于职守,甘当下属,全力配合中校的工作。然而,当他得知金边市政府为了把气氛搞得隆重些热烈些而要求三间华校组织数千名学生前去夹道欢迎刘少奇的车队时,心情就变得沉重起来。他自己也说不清到底是为什么,昨天他突然造访了林家,而且还约了林、杨夫妇今天下午共进晚餐。
他与尹嘉禾约定的是七点半,但他七点钟多一点就来了。今天他穿一身富人休闲装,脚蹬白色软底蛇皮鞋,一付清晨蹓早散步的模样,悠闲自在地从王城大饭店漫步走到金城酒家。
尹嘉禾七点半准时来到。他一身西服革履,打了腊的头发光泽照人。三十来岁的他,一米七几的个头,气度潇洒,手拎一个真皮公文包,一付金丝眼镜,俨然是一个在国际上做大生意的儒商。他走入熙熙攘攘、高朋满座的金城酒家大厅,斯斯文文地左顾右盼。
一个端着一盘咖啡的跑堂从他身边擦过,点头哈腰地问:“先生,您找座位吗?那边有……”
“不。谢谢。我找人。”他礼貌地回答。
“那您慢慢找,先生。”跑堂赶紧送他的咖啡去了。
他漫不经心地在餐桌之间来回穿梭,借辩认面孔之机悄悄往身后瞄了几眼,确信没有可疑的“尾巴”,才径直走入那间约定好的小雅间。
雅间里,尹忠石看时间差不多了,先要了十几样精美的点心、一壶上等的铁观音,外加一杯他早晨习惯喝的热咖啡奶。尹嘉禾进来时,点心还腾腾冒着热气,色香味俱全,令人馋涎欲滴。叔侄二人漫无边际地边吃边聊。外面大厅里的食客越来越多,热闹非常,说话都要扯着嗓门嚷嚷,否则对方听不见。嘈杂的声音正好为他俩谈“正事”打了掩护。
“事情都办妥了吗?”尹忠石搅拌着杯里的咖啡奶,很随意地问。
“全部搞掂。一切顺利。”尹嘉禾得意之色溢于眉宇间,他往嘴里塞了一个虾饺,细细地咀嚼、品尝着,然后从公文包里取出一本机票放在餐桌上,“这是你的。明天上午十点整,飞曼谷。”
“我还是回马德望吧。”
“不行!全部有关人员都必须暂时离开柬埔寨,等风声过去后再回来。第一批人今天就走。你是第二批。”
“还有第三批吗?”
“有。第三批只有一个人。”
“谁?”
“我。”
“你?为什么?”
“我必须最后一个走,等待‘铁骑踏云’的结果。”
“噢。恐怕……很危险吧?”
“只能这样!如果成功,我们将给全世界一个震惊!”
“你很有把握吗?”
“这是经过精心策划的,绝对没有问题。”
“那块‘蛋糕’……放在哪里?”
“放在……叔叔,你不该问!我们事先可是有过约法三章。”
“喔。对不起!我无意探听什么。我知道你们的纪律。只是……我有几个很要好的朋友,他们的孩子都在端华读书,明天孩子们都要去参加夹道欢迎,万一有什么不测……我于心不忍啊……。”
“我明白你的意思。为了党国大业,实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不过……你自己看着办吧,我无可奉告。”
“我知道了。”
“我是后天的班机。先飞香港,再转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