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1日 星期六

我参加日月潭国际万人长泳....(余良)

      今年八月二十六日,我从美国费城乘搭台湾长荣航空班机抵达台湾桃园机场,再搭车直奔南投县埔里镇。因为人生地不熟,到达目的地日月潭时,已是二十八日下午。

    
当天傍晚六时三十分,我依约在大涞阁饭店的厅堂拜会了南投县政府教育处体健科科长简明标先生。
     精神饱满,体格健壮的简先生看来还不到四十岁。由于再过三天,一年一度的国际日月潭万人泳渡活动就在近处举行,厅堂中人来人往很热闹,他不用询问就带着他的助手走上来对我说:林先生,对不起,我方才在楼下开会,让你久等了。                   
您就是简先生?很年青哇。我在您百忙中打扰了您,很不好意思。请问我的手续办妥了吗?我星期天可以参加日月潭泳渡吗?
一切都办妥了。祝您泳渡成功,千万要注意安全。你找到旅店吗?
旅店全満了。幸好,有一家小旅店腾出一个狭小房间,没冷气,只有电风扇。
算你幸运了。有人要睡路边呢!
     简先生交给我一顶为泳渡者统一派发的橙色泳帽,交待一些泳渡细节。
三十一日清晨七点左右,我一切准备就绪,走出中山路138号的名人旅店。只见从日月潭中心广场到大涞阁饭店上水码头已是人山人海,个个身着泳装、携带各种浮具,兴高采烈、兴致勃勃走向朝雾码头
我在大涞阁斜对面的小食店吃了早餐,便在附近街上租了一辆自行车,骑到朝雾码头邻近的派出所,得到同意可寄放自行车后,便走进人群,匆匆拍了几张相片,又骑着自行车赶回旅店放好照相机,再跑步到朝雾码头排队等待下水。                                                                                                                                   人群从码头排到公路上来,大街上成群的人继续蜂拥而来。从现场各团队举着的中文字的旗帜或牌子看出,在这以男女青少年人为主的两万七千人中,绝大多数是台湾各地的大中学生、游泳协会或其他体育团体、企业单位。
主席台设在下水通入口处一侧。大会主席用扩音器向人们介绍主席台上前来观看、为泳渡者加油的长官和嘉宾:中华民国副总统吴敦义、各军政人员如第五战区司令、南投县代理县长等;大会主席还介绍了本届日月潭万人泳渡的盛况:本届参加泳渡者有两万七千人,共有来自二十八个国家约两千人,中国大陆约八百人,后者大多属于强大的游泳专业团队;国际日月潭万人泳渡源于三十二年前的南投县长吴敦义先生提倡,得到台湾民众的热烈响应,以后参加的人数逐年增加,最多参加人数为三万余人,为安全及便于管理,今后报名参加的人数限制在两万七千人;日月潭国际万人泳渡多年前得到国际游泳协会的承认,也得到台湾官方和民间的大力支持。参与这项活动的台湾官方和民间团体多达上百个,包括政府机关、教育、体育部门、学校、医院、红十字会、海陆空三军等等,是世界上最大型的民间游泳盛会;泳渡全程三千三百公尺,所有泳渡成功者将得到泳渡成功证明书以资鼓励和纪念。在安全方面,大会主持人要求泳渡者在体力不支或发生危险时挥动游泳帽,泳道两旁便有救生员立刻下水救助,危难者有直升机把人送到台中医院抢救。
按规定,七时正,泳渡正式开始。伤残和眼障运动员可分批提早半小时出发。大会主席鸣枪后,排在前面的首批数百名泳士们便陆续下水,接着,每隔五分钟就安排数百人下水,直到中午十一时正朝雾码头正式清场。
八点半左右,日月潭上空已是阳光灿烂,气温为三十摄氏度。在这长三点三公里、宽约一百公尺的泳道上,成千上万在水中搏击前进的健儿早已把宽阔的碧绿湖面划出一道一望无际的橙色奇观。岸上、水中,构成了一幅近乎沸腾的场景。
由于泳渡人数太多,又全都被限制在宽度一百米左右的水道上,泳渡者常发生碰撞,无法游快。水道两侧,每隔一百米左右有一浮台,上面站着两、三位男女救生员,浮台之间还有小轮船,随时把体力不支者送回岸。随后公布的消息,本届泳渡有一百六十多人身体不适,六人被送医救治。
我用了一个多小时不停歇游完全程。接受人们的欢呼,义工们为胜利上岸者送上一杯热生姜茶。终点站设了庆功台,让人们随意发表感想、表彰特殊人物如年纪最小的八岁和十岁两兄弟,最老的七十五岁男健儿,台湾铁人三项女选手仅用四十分钟游完全程(大概对她特别照顾如首批下水避免拥挤和碰撞)等。上台发表演讲的还有三位五、六十岁的外国华人女士。
简明标先生为我颁发泳渡成功证书。证书上写着:XXX  参加台湾第三十二届日月潭国际万人泳渡以无比的信心和毅力完成全程三千三百公尺泳渡壮举特颁证书以资纪念       南投县代县长兼大会会长陈志清  中华民国成人游泳协会总会长林添进  埔里镇早季泳会会长兼承办会长陈贵叁。民国103 831   
我是首次参加日月潭万人泳渡的。多年来,爱好长泳的我渴望有一天能到这里一展身手。可惜,每次得到的消息都是活动结束后的报导,网上也查不到报名的有关资料。后来,前来找我看病的一位住在日月潭的女士把简先生的电话告诉我。简先生通过网络通知我今年报名日期是六月二十三日,限定人数两万七千人。到了那天,简先生把报名详情、切结书等资料发给我。报名资格是具有长泳能力、年龄在八岁至七十五岁的身体健康者(没有心脏病、高血压、癫痫、哮喘、较严重的皮肤病等)、要有三人以上组成小组。
前两项没问题,朋友中却没有像我对游泳如此爱好者。我在费城登报也征求不到同伴。此时简先生告诉我,报名第一天人数已经満了,欢迎我到日月潭参观,见证这感人的场面。简先生的意思很明显:规章制度不能改,主办单位不接受个人报名。我把登报的内容、个人游泳的相片和自小爱好运动的事迹写下来发给简先生,希望他帮忙想办法让我参加泳渡。多次之后,终于感动了简先生,答应用南投县政府体育部门特邀贵宾的名义让我成行。
我要的是泳渡,不要什么贵宾。飞机起飞前,简先生也没说明是否可让我这个散兵游勇加入泳渡大军。直到我二十八日在大涞阁见到他,才知道我终于实现此行的目的。
结束泳渡的当天傍晚,我在大涞阁饭店向简先生辞行,顺便向他递交一封信。信中只有一句话:请简明标先生帮我转交报名费一千五百元新台币。
他折开信封阅读后,说:你六十多岁了,不远万里从费城特地前来参加日月潭长泳,真令人感动。祝你路上平安。
是的,我的人生充满挑战。日月潭长泳不过是体能的考验。九月二十五日凌晨我抵达费城后,二十八日清晨就要出发远赴新泽西州参加美东一年一度的有七千多人参加的八十英里自行车长途骑行。那一天,我将克服时差、二十小时的长途劳顿、体力下降、休息不足等困难,在漫长的自行车道经受更大的毅力和体能的考验。
再见日月潭!再见台湾!
(顺告:我于九月二十八日下午四时五十八分踏完八十英里也即一百二十九公里进入新泽西州海岸OCEAN CITY终点站。)               2014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