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1日 星期二

祈祷和平....( 连载 -92 ).... 林新仪

              第十八章  与共和国主席握手 ( 6 )

卢萌杰在学校二楼办公室里与吕波、许晓红、李玫芬等几个青年教师研究完明天如何安全接送数千名学生到诺罗敦大道指定地段去的最后几个细节问题,已是晚上八时许,华灯初上。
“好啦。就这么定了。”卢萌杰捋了捋满头的白发,瞅着几个得意门生一脸倦容和布满血丝的眼睛,心里非常满意,说:“这几天你们太辛苦了。今晚回去早点休息,养足精神。明天早晨七点钟你们还到这里集合,按刚才的布署分头行动。还有什么问题吗?没有就散会!”
等几个青年人离去之后,他才熄了办公室的灯,拖着疲惫的脚步上楼去。这些天,他为了照顾身体不适的林弘毅,主动承担了突如其来的超量工作。其实他的肝脏一直都不太好,一旦过度劳累,潜伏着的病灶就会兴风作浪,让他不得安生,他也是硬撑着不让自己在这个关键时刻躺下。
他仍然住在学校四楼楼梯拐角处那间不足二十平方米的狭小房间里。此时,又怀了身孕的妻子正在焦虑不安的等候他的归来。三个女儿在妈妈监督的目光下安静地写着作业,老大老二占着爸爸的书桌,刚满六岁的老三则坐在一只小竹板凳上趴在床沿练习写字。挤在墙角里的一张小茶几上摆放着三只摞在一起的食格,扣着盖儿,是王云从楼下食堂为丈夫打回来的晚饭。他们一家五口都在学校食堂开伙,图的是省时省事。
王云个头不高,瘦瘦的,梳了一头典型的“广府婶”式齐脖短发,朴实无华而又显得有点老气横秋。她是一个贤妻良母型的知识女性。十二年前,她在堤岸的广肇惠中学任高中教员时通过章宗林介绍认识了卢萌杰。受卢萌杰激情四射的爱国进步思潮影响,由崇敬到相恋,最后结为伴侣,她成为妻子后,又进一步成为卢萌杰在另一条秘密战线上的得力助手。当年,卢萌杰因戴上了“红帽子”而无法在西堤立足,被“三哥”派遣到金边来发展进步教育事业时,身怀六甲的她带着两个年幼的女儿,在堤岸艰难度日。尽管自己已经很难了,她还是尽力去帮助陷入更大困境的张秋雁、许晓红母女俩,两个只剩下一半的家庭风雨同舟,患难与共,直到林弘毅派人将她们接到金边去。她来到端华后,即被林弘毅委以重任,挑起了创办高中专修班的重担,而且不孚众望,干得非常出色,深得端华师生们的敬重。不久,她的第三个女儿降生了。当林弘毅希望她能进一步承担更多的高中部领导工作时,她却婉言谢绝了,只是踏踏实实地当她的专修班班主任兼语文教师,年复一年。她的理由很简单,就是为了能腾出多一点时间来照顾好丈夫和孩子。
她终于听到了丈夫那熟悉的脚步声,只是这脚步今天显得有点沉重。她迎出来,看见迎面走来的丈夫右手捂着肝区,紧蹙双眉,脸色苦黄。
“怎么啦?你的肝又疼了?”她赶紧上前去扶住丈夫。
“有点疼。不碍事。”丈夫摆摆手,径直走进屋里,坐到茶几旁一张竹编躺椅上,微闭双目。
“爸爸你回来啦?”
“爸爸爸爸你累坏啦?”
“爸爸快吃饭吧。”
三个女儿像小鸟儿似的围上来,叽叽喳喳跟爸爸套近乎。
“你们的功课做完了吗?”卢萌杰睁开眼睛,板起脸孔问。
“没有呐。还差一点点。”
“快去做!”
孩子们噘着小嘴,扫兴地回到各自的“岗位”上去。
“这饭,还给你热一下吗?”王云递给丈夫一条热毛巾。
卢萌杰接过毛巾擦了把脸,摸了摸还温热的食格,说:“不用。我先吃点药,待一会儿再吃饭。”
吃了药,歇息片刻,卢萌杰的气色渐渐恢复正常,他感觉好多了,便打开食格准备吃饭。正在这时,楼梯口传来两个人的脚步声。他侧耳聆听几秒钟,立即判断出是谁。
“好象是林弘毅来了。你快去看看。”他对妻说。
王云放下手里的针线活儿,赶紧迎出去。果然不错,正是林、杨夫妇。
“哎,是林主任呀!”王云笑容可掬地拉起杨碧涛的手说,“还有杨校长。你可是稀客哟。什么时候回来的?”
“中午刚到。几个月了?”杨碧涛微笑着摸了摸王云隆起的肚子。
“四个多月了。”
“来来来,屋里坐。”卢萌杰端着食格也热情招呼。
但是,屋子实在是太小了,连坐的地方都没有。林弘毅和杨碧涛站在门口有点不知所措。
王云赶紧从床铺底下拉出两只小马扎,打开来放在屋门外,满怀歉意地说:“不好意思。真是不好意思。地方太小了。屋里挺热的,你们二位将就着在外边坐吧。”
“怎么?你刚吃饭吗?”林弘毅关切地问。
“刚和吕波、晓红他们研究完明天的事情。”卢萌杰说,“你们吃完饭了?是去‘泰山’吗?”
“你怎么知道?”林弘毅诧异地问。下午五点多钟的时候他曾告诉卢萌杰说,他要去赴一个马德望来的朋友的宴请,剩下的工作请他主持一下。
“猜的。”卢萌杰笑着用筷子敲了敲食格,说:“你不介意的话,我们……边吃边聊?”
“你吃你的。没关系。你再猜猜是谁请我们吃饭?”
“大概是……尹忠石吧?”
“你又猜对了。佩服!你怎么就不会想到是别的……什么人呢?”
“唔……我也不知道。也许是,直觉吧?”
“真是‘知我者,莫若你’哟。这么晚了我还来找你,正是为了尹忠石的这个宴请……”
“我们不是从‘泰山’直接过来的,而是先回家。可走到半路,弘毅说不能回去,必须立即告诉你这个情况,我们这又折回来了。”杨碧涛补充了几句。
“哦?什么情况?”卢萌杰停住了筷子,目光中闪出了警觉。
“我们到走廊上去谈吧?走廊上有风,凉爽些。”王云立即站起来说。她不想让孩子们知道太多了。老大已经十岁,懂点事了。
走廊很长很宽敞,固定在天花板上的巨大的遮雨木帘高高卷起,晚风习习,令人暑意顿消。他们重新在走廊上坐下。林弘毅便将刚才尹忠石在酒宴上的“表演”向卢萌杰详细描述一遍。
“你说的情况非常重要!”卢萌杰认真听完林弘毅的讲述,放下筷子,若有所思,问道:“你是否觉得,尹忠石是在有意向你透露点什么?”
“似乎……有这个意思。我说不准。”林弘毅一脸的茫然,“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总有一种不祥之感,这里边……好象有什么阴谋?也许是我太多虑了。”
“不!你很有见地。我们宁可信其有,不能信其无。要知道,现在国际上的政治斗争非常尖锐复杂,美国CIA的渗透是无孔不入的。从尹忠石最后那几句话来分析,他们很可能正在酝酿一个剌杀刘少奇主席的阴谋!”
“对呀!我怎么就没往这上面想呢?”林弘毅被卢萌杰直击问题核心的大胆推论惊出一身冷汗,“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必须立即向大使馆汇报此事!”卢萌杰斩钉截铁地说,他霍地一下站起来,看着林弘毅,说:“走!咱们到二楼去。”
“干什么?”林弘毅仰头望着他,问。
“给大使馆打电话!”

其实,中国大使馆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截获这一密谋刺杀刘少奇主席的情报。这一夜,中国驻柬大使馆灯火通明,两三部黑色奔驰轿车进进出出,一束束无形的电波穿透沉沉夜幕,一场隐蔽的较量在黑暗中展开。被拖入这场神秘较量的还有王国政府负责国内安全的部门——内务部,平时刀枪入库、难觅“芳踪”的秘密警察倾窠出击,连夜张开搜捕的大网……。
然而,训练无素的他们,忙活了一整夜,精疲力竭却一无所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