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5日 星期六

祈祷和平....( 连载 -93 ).... 林新仪

              第十八章  与共和国主席握手 ( 7 )

翌日。晨。七时半。一千多名身着统一的白上衣、蓝裤子和黑裙子的中小学生齐聚在端华学校狭小的操场上,黑压压的一片,按各自的班级排着队。孩子们显得很兴奋,他们吃着自带的早点,互相嬉闹着。吕波、许晓红、李玫芬等几个青年教师正紧张地给各个年级的班主任分发纸国旗。
林弘毅和卢萌杰并肩站在操场的一角,注视着这一切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不时低声交换意见。林弘毅的脸笼罩着忧虑,眼睛略显浮肿,他昨夜辗转无眠。常德全则坐镇在校医务室,与林子强一起调度临时医疗中心的工作。学校门口停靠着一辆中华医院派来的红十字救护车,几个年轻的女护士正往车上搬运一桶桶提前煮好的绿豆糖水,准备运往夹道欢迎现场,供学生们解暑饮用。
按金边市政府的通知,他们必须在九点钟以前进入诺罗敦大道的指定地段。而从端华学校到那儿,步行至少需要四十分钟。
安排就绪,满头大汗的吕波大步走过来向卢萌杰请示。
正在这时,个头矮胖墩实的青年校工阿成急匆匆一溜小跑奔这儿来,边跑边喊:“林主任。林主任。”因为他的柬语很好,林弘毅临时让他充当联络员,在二楼办公室守着电话,寸步不能离。
“阿成,怎么啦?有事吗?”林弘毅心里不由得格噔一下。
“有事。”阿成气喘吁吁地说,“刚接到市政府的电话通知,说时间改了,原定的九点,现在改为十一点。”
“十一点?天哪!拖后两个小时。太阳正毒,孩子们受得了吗?”林弘毅拍了拍脑门,看着卢萌杰,征询意见。
“没有办法,只好先解散了。”卢萌杰果断地对吕波交待,“吕老师,你立即去通知各位班主任,要他们将自己的学生领回班里,十点整再下来集合出发。”
林弘毅吩咐阿成:“阿成,你赶紧去给广肇惠的连主任和民生的蔡主任打电话,将这个情况告诉他们,请他们也调整一下到位时间。去吧。”
“我们到医务室去与常主任商量一下。”
“好的。”

金边市政府的这个临时变更决定是基于王国首相府的紧急通知做出的。首相府告诉他们,中国刘少奇主席的专机因故推迟两个小时起飞,中午十二时左右才能抵达。
内政部的秘密警察仍在不懈地满城搜查,尽管他们已经极度人困马乏了。因为他们无从知道谋杀计划将以什么方式进行,有几套方案?他们只能用这种最笨的拉网式办法大海捞针,把金边城折腾得鸡犬不宁。往后推迟的这两个小时对于近乎绝望的他们真是太宝贵了,皇天不负苦心人,他们有了足够的时间,终于在那块“蛋糕”炸响前一刻钟将它找到。说起来令人难以置信,据说这颗美制定时炸弹的藏匿处竟然是在诺罗敦大道上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地方,至于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已经成为王国不可示人的机密,在后来的战乱中永远消失了,至今无人知晓。
虚惊了整整一夜的“颂岱欧”西哈努克,心头的巨石总算落了地,他得以平静而体面地前往坡士东机场迎接那位来自北方那个共产主义大国的国家元首,以延续关于他在共产与反共两大阵营之间游刃有余的中立外交的传奇故事。

然而,政治家们的游戏却苦了那些热情洋溢的孩子们。三间华校的近四千名中小学生大中午在炙热的太阳下站了三个来小时,他们沿诺罗敦大道两旁一字排开,绵延三公里多。一开始,他们还兴高采烈地朝每一辆飞驰而过的汽车——不管是谁的车——猎猎挥舞手中的两面纸国旗,有说有笑;渐渐地,闷热与饥饿使他们全都变得无精打采,一个个像霜打了的窝瓜叶——蔫儿了。陆陆续续开始有一些体质虚弱的孩子中暑晕倒了。好在临时医疗中心事前做了充分的准备,没有出什么大乱子。即便是这样,总共有五六十个孩子中暑也着实让常德全和林子强手忙脚乱一大阵,尤如救火!
林祈平就是那些晕倒的孩子中的一个。他原本不用去的,因为他不是端华学生,也没有服装,但他执拗要亲眼看看祖国领导人的光辉形象,最后还是哥哥思平很“大度”地把自己的服装借给他。妈妈问思平为什么,他只回答了四个字:“我不想去!”在姐弟几个中,祈平的体质是最弱的,从小就爱闹病,如今饿着肚子在毒日下炙烤数小时,不晕倒才怪呢。虽然最终没能见到他所崇敬的领袖人物,但这次经历还是给他留下了难忘的记忆。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直到下午三点钟,焦虑万分的林弘毅和卢萌杰才得到市政府的如下通知:迎接中国刘少奇主席的车队因故改道,不再从诺罗敦大道经过,现在中国的贵宾们已经安抵王城。请各学校安排好学生们解散回家,注意交通安全!
这个姗姗来迟的通知还是校工阿成在办公室里接了电话后,立即蹬上自行车飞也似跑到现场传达的。
林弘毅无奈地长叹一声,无语。不过,他还是很庆幸没有出大事故,那颗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第二天的下午,中国大使馆以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名义设下晚宴,盛情款待来自柬埔寨各地的华侨工商界与文教界的知名人士和社会贤达。林弘毅夫妇在宴会厅上见到了他们的许多同事与朋友,过去的和现在的,熟悉的和不太熟悉的甚至是不认识的,都主动上前来与他们握手、问候、致意。能应邀出席这么高规格的宴会并将受到祖国领导人的接见,的确是一生中难得一遇的荣耀,在衣冠楚楚与优美悦耳的乐曲声中,宴会厅里的每个人心情都格外舒畅,满面春风,笑逐颜开,热切盼望着那位大人物的莅临,倘若能与共和国主席先生握一握手,那将是一桩莫大幸事啊!
约莫七点钟左右,中国驻柬埔寨第二任特命全权大使陈叔亮陪同一位身材魁梧、银发苍苍的老者和他的夫人,迈着稳健的步伐走入宴会厅。所有人的眼睛都为之一亮,全场顿时鸦雀无声。
老者深邃的双目炯炯射出睿智之光,他的鼻梁高而挺直,一道坚毅的线条将领袖的气质尽显无遗;宽大的额头上横卧着的几道皱纹里隐藏着多少中国现代革命史的风刀霜剑;他的嘴角刻板而刚强,可以看出他平时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严谨之人;他身着灰色中山装,熨得板直,和蔼慈祥的面容里透出一股令人仰止的轩昂气宇和一代伟人高不可攀的魅力——他就是中共第二号人物刘少奇,一个拥有七亿人民的泱泱大国的元首,中国现代史上最伟大的革命领袖之一。蒋介石曾悬赏百万大洋买他的人头而不得!他从穷乡僻壤、草莽山林、安源煤矿走出来,跋涉过二万五千里漫漫长征路,然后又潜入国统区的心脏地带叱咤风云,接着再回到延安的窑洞里与他的战友们共同领导、指挥中国的革命大军像铁流一般席卷了整个神州大地,最后,他登上了天安门城楼,成就了一世英名!
挎着他的臂膀走在他身边的是他的夫人王光美。王光美身材修长,穿一袭海蓝色浅花格织锦缎真丝旗袍;她的发型吹烫得极为舒展得体,尤其引人注目的是她颈上那串戴在旗袍衣领外边的硕大的珍珠项链,高贵典雅、光彩照人。
一派学者模样的陈叔亮大使朗声宣布:“女士们先生们、各位朋友们,刘少奇主席来看望大家啦!”
霎时,大厅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被特许到现场采访的几家华文报社记者高擎起照相机,连续按动快门的声音,镁光灯抛洒出一团团刺目的光球,光球飞速闪动、扩散,一片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