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30日 星期日

祈祷和平....( 连载 -96 ).... 林新仪

                  第十九章   五洲震荡风雷激  ( 1 )

南越西堤。五月的中午,闷热难熬。闽安中学教务长办公室里,一把老式吊扇呼呼地转着,疲惫不堪地搅动着热得快要凝固成团的空气,一老一少在热风中仍然兴致勃勃,侃侃而谈。
“你的故事真精彩!”吴文贵站起来给林祈平又倒了一杯凉开水,羡慕地说,“你们能在柬埔寨那么平静、那么安乐的和平环境里生活,简直就像神仙一般,天堂也不过如此啊!而我们是绝不敢侈望的。四十多年了,战争一直围绕着我们,生活之中充满了刀光剑影、枪炮轰鸣,整天像惊弓之鸟一样,除了惊吓和恐惧没有别的,更不用说能安安生生的坐在明亮的教室里朗朗读书了。唉——。”他感慨万端,深深叹息一声。
林祈平端起那杯凉白开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干,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衣袋里的香烟包,犹豫了几秒钟,又把手放下了。
“你如果想抽烟就抽吧。”吴文贵宽容地笑笑,“不过,还是少抽一点好。哎,对了。”他忽然想了什么,一拍脑门,拉开抽屉,从里头捧出一把红红绿绿的糖果放在桌上,“昨天一个年轻同事结婚,这是他的喜糖。吃吧。嘴里含上一块糖就不想抽烟了。”
“‘大白兔’!”林祈平从糖果堆中捡出一颗上海产的大白兔奶糖,惊喜地叫道:“可是有五年多没吃这玩意儿了。”他小心翼翼地剥开糖纸,将糖块很珍惜地放进嘴里慢慢吮吸着,美滋滋的样子。
“国内的糖果以前也是买不到的,最近刚有商家从香港趸回来一船,市面上才有得卖。你们当越共兵的也确实太苦了,把这些大陆糖都带走吧,回去分给你的战友们尝尝。”他又从抽屉里抓出一大把糖果,堆在林祈平面前,问:“你们部队有多少华侨弟兄?”
“全师团有多少我说不上来,但我所属的Z30小团大概有……”林祈平扳着手指头略略数了数,“三十多人吧。”
吴文贵又将话题扯回到战争与和平上来:“按常理说,你们在金边的日子过得那么无忧无虑,为什么你们这些华侨青年会甘愿跑到越共部队里去吃苦受罪呢?我听说,金边的华侨青年思想是很红的,六十年代中后期就有许多热血志士舍弃了安逸的生活,投奔丛林,献身于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战争。诚然,你们都是些可敬可佩可歌可泣的有志青年、国际主义战士,但我还是很想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或者说,你们是怎么培养起这些革命思想的?”
“说来话长呐。”林祈平终于还是点燃了一支烟卷,他抱歉地笑笑,说:“对不起。我需要它。”
他深深吸了一口,然后从口腔和鼻腔里缓缓释放出一缕缕辛辣的烟雾,短暂的停顿后便接着说:“造就我们这一代人的爱国主义情结,应该归功于父母亲他们呕心沥血的文化教育,而我们的革命理想和革命精神革命意志,却是来源于十年前那场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林祈平的思绪在腾云驾雾中又飘回到那个“五洲震荡风雷激”的年代……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是一个人类坠入疯狂复仇的年代,一个充满血腥与杀戮的年代。成长于那个年代的狂热中国青年,不论是在国内还是在海外,他们都是激情四射的一代、奋不顾身的一代、幼稚冲动的一代、盲目崇拜的一代,他们极富于献身精神,可是,一旦他们受尽伤害与屈辱而幡然醒悟时,却又成了迷惘失落的一代,或者在自怨自艾的悲切中沉沦,或者在痛定思痛后重新奋起!

刚步入六十年代的世界,便笼罩在云诡波谲、刀光剑影之中。出身巨富名门的肯尼迪统领下的美国,自恃强大无敌,铁了心要和正危险地四处漫延的共产主义思潮与势力决一死战,像播散瘟疫一样到处点燃战火。
19615月,美国人践踏了关于印度支那和平问题的《日内瓦协议》,扶植西贡吴庭艳独裁政权,悍然在南越发动“特种战争”;四年之后,武装到牙齿的数十万美国军队大规模入侵越南南方,并对胡志明坐镇的北越实施狂轰滥炸,从而启动了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人类社会所蒙受的最为惨烈的一场战争。
与越南有着漫长边界的柬埔寨,在西哈努克聪明的中立不结盟国策庇护下得以和平自由地生活,隔岸观火。大树底下好乘凉,柬埔寨为数三十多万的侨胞们也是莫大的受益者,托“颂岱欧”的福,他们有幸在一个胜似天堂的歌舞升平的国度里过着神仙般的日子,做生意、赚钱,同时也在为这个国家的各方面经济建设默默地做着贡献。
然而,美国人也是绝不甘心的。因为,被誉为“和平之岛”的柬埔寨实际上是安在南越背后一扇关不上的门,这扇门是偷偷向中、苏两国的援越物质洞开的,如果不把这扇门锁死或者干脆将其毁掉,他们血战越共的所有艰辛努力都会付诸东流。至于那个该死的西哈努克,要么用美元将他俘虏过来,要么就废了他!“小鸟儿不再唱歌了怎么办?宰了它!”——这是美国五十年代一位著名的管理学家常常借喻的一句名言,被肯尼迪给“活学活用”了。
其实,美国人早在1958年就开始向柬埔寨提供军事援助和经济援助了。平心而论,这些在五、六年间累积高达三亿多美元的援助确实为柬埔寨的发展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但是,美国人的钱不是白给的,他们的附加条件相当苛刻,尤其是在政治方面。美国人非常希望这些香喷喷的美援能改变西哈努克的政治倾向,使他坚定不移地投入到自己的怀抱中,而他们的最终目的还是要“关起门来打狗”!
可西哈努克偏偏就不吃这一套,装傻充愣,如同墙头草似的一会儿左倒一会儿右歪,把美国政客们的鼻子都给气歪了。西方舆论跳着脚大骂西哈努克“忘恩负义”,是一个“反复无常的、堕落的红色亲王”;辱骂柬埔寨是“在一个不体面的、不择手段和不诚实的政府领导下的一群无耻之徒,既想投靠社会主义阵营,却又贪婪地把嘴伸到山姆大叔的牲口槽里。他们任意挥霍美国的援助,偷盗美元填饱私囊,不顾人民死活。”
西哈努克深知,西方国家指责他的官员们借政府各部门分配美援之机贪污受贿、中饱私囊的丑陋行径并非捕风捉影,而是确有其事,这也正是国民议会中的少数左派议员猛烈抨击他的一个口实。他越来越清醒地看到,附加各种政治条件的美援实际上已经蜕变成一汪恶臭的脏水,正在日益败坏着他十余年来苦心孤诣缔造的王国社会。
不仅如此,美国人还借援助之机悄悄在他身边的官僚中物色、培植了一批亲美势力,这批手握实权的高官最终成为颠覆他自认是牢不可破的统治的中坚骨干。为首的一位,正是后来深得他信赖并委以重任,从王国武装力量总参谋长擢升为新一届内阁首相的朗诺将军。
通过与苏联、中国的交往,特别是高擎“支援全世界受压迫受剥削的国家和民族”大旗的中国共产党人慷慨无私的援助,使西哈努克深受感动,也更坚定了他放弃美援的信心。他开始造舆论了,持续不断地向他的子民们发出警告信息,一次比一次强烈。他连着发表一系列文章,借各种剪彩活动作演讲,他在国会的讲坛上大声告诫他的参议员和众议员们说:“美国的援助正在把我们引向贪污腐败,从而使我们仍然处于一种依赖别国仰人鼻息的地位。如果我们想避免某些国家的厄运,我们就必须毫不犹豫地来一次外科手术,把带毒的美援切除掉!”
刘少奇访柬期间曾向他郑重承诺,在今后的几年内将为他的国家提供一系列经济援助项目,包括无偿援建若干个大中型国有工业企业。这无疑是一场及时雨,来自中国元首的承诺使他说起话来就更有底气了,因为他确信中国人是讲信誉的。他迅速采取一系列宏观经济监控措施,为最终切断美援作些铺垫。机会终于来了,而且他一下就把它给抓住。
也是在1963年,刘少奇侥幸躲过美国CIA的暗杀,有惊无险圆满结束访柬国事活动,返回北京,刘少奇前脚刚走,又有几只与美国CIA有关的神秘箱子浮出水面。这几只箱子是从某国海港运抵柬埔寨的,收件人是驻金边的美国大使馆。金边国家海关的缉查人员发现这些箱子形迹可疑,要求开箱查验,但却遭到美使馆人员的断然拒绝,理由是:寄交大使馆的任何物品均享有外交豁免权,这是国际惯例!然而,柬方的海关人员对自己的判断坚信不移,非检查不可!双方僵持不下。内务部获悉后立即将情况紧急通报“颂岱欧”,寻求支持。西哈努克听完电话即刻下令: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