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30日 星期二

柬埔寨"端華學校建校百年纪念"专栏....( 14-完 )

我也談端華

. 小民 .

當年能夠到端華升學﹐對我來說﹐得來不易。在和父母幾乎決裂的情況下來到端 華﹐靠著教夜學和假期工作的收入﹐擔負著沉重的經濟壓力﹐在端華讀書。由於 很早就立志要受高等教育﹐所以到端華後是認真讀書﹐希望有一天能以高中畢業 的台階﹐再尋求更高的教育機會。到端華後也發現這裡有許多初中所沒有的東西 ﹐特別幸運的是﹐授課老師中還有曾任歐﹑李潔晶﹑史田恕三位來自北京的大學的老師﹐非常專業。還有那中﹑柬文都很好的江秀音老師﹐特別為我們組織了重點培訓 小組﹐利用中午休息時間為我們幾位同學額外教授課堂還學不到的柬文。所以我 在端華確實是學了不少知識﹐雖然不到兩年的時間﹐但她為我奠定了一個基礎﹐ 使我後來在不同的環境中能夠進一步吸收更多的知識。

在端華﹐我還有機會認識了包括原端華在內﹐來自不同初中的同學。必須承認﹐這些彙集了各地﹑各校的同學們是很優秀的。除了專一有一段時間因為某種原因﹐使我情緒非常低落﹐差一點停學外﹐我大部分在端華的時間是快樂的﹐留下了許多美好的回憶﹐也留下了許多美好的端華情。正因為如此﹐才會在四十多年後的今天﹐我最知心的朋友﹐還是端華時代的那批老同學﹐並能以和這批老同學在一起聚聚﹑喝喝﹑吵吵﹑鬧鬧而感到莫大的快樂。我不敢想象如果當年沒有去端華升學﹐我的知識水平﹐人際關係會是一個什麼樣子。所以說端華對我的一生影響很大﹐一點都不過份。我一直也以自己是端華學生而自豪。

一直以來就常常出現一些對端華母校的不同評價和看法﹐甚至有時候還引發一點小風波。不管你願不願意﹐人生本來就是常常在大小風波中度過﹐所以不必太過擔憂。說清楚﹐講明白﹐互相尊重對方的意見﹐不同意的﹐可以保留﹐但大家還是好朋友。


西方民主社會常常流行這樣一句話:“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講話的權利”。

基於上述理由﹐我想對一些端華的一些評價發表看法。可能有同意的﹐也當然會有不同意的﹐但都不要緊﹐因為這只是我個人的看法﹐任何人都沒有附和的義務。


1.端華是不是東南亞華文最高學府。
1953年到1980年為止,新加坡有一個中文大學叫《南洋大學》,簡稱《南大》,鼎鼎有名。1980年後和新加坡大學合併成為新加坡國立大學,結束了以華文為教育中介語言的制度。在它存在的那段時間裡,南洋大學才是理所當然的東南亞華文最高學府。

1960年以前,越南南方的華文教育水準比柬埔寨高,這一點從我們的許多老師都在越南南方受過教育可以得到印證。50年代末到60整個60年代,越南南方華文教育受到壓制,而柬埔寨的華文教育由於中柬兩國關係良好而得到一定的發展空間。這才形成柬埔寨的華文教育比越南南方相對較好。

和許多東南亞國家一樣,柬埔寨的華文教育是由先後從中國移民到當地的華人他們的後代們所創立和運作,由清朝末期﹑民國時代﹑新中國建立後一直到70年整個教育系統被封閉為止。從無到有﹐由小到大﹐歷經數代人的努力﹐才形成60年代的規模。即使是這樣﹐整個柬埔寨的華文教育統還是一個普及教育的系統﹐任何一間學校能辦到符合正規學校的標準已經很難得。

當時在首都﹑省會和一些縣鎮的學校都已達到正規學校的標準﹐但也有許多學校達不到這個標準。端華是整個教育系統中級別最高﹐素質最好的學校﹐因為她彙集了比其他學校相對更多的優秀教師和擁有相對較好的設施。所以說端華是柬埔寨第一華校﹐相信沒有人有異議。

但是說端華是柬埔寨華文最高學府這種說法我認為有商榷的地方。學府一般是指有學術研究人員﹐擁有學術研究設施的大學或學術機構﹐端華只是一間高中﹐沒有資格稱為“學府”。但出於對母校的厚愛﹐在我們內部﹐可以接受柬埔寨最高華文學府這種說法﹐但必須加上引號﹐以表達有特定含義。至於說東南亞最高學府那就更為不妥﹐端華既不是學府﹐也不是東南亞級別最高的華文教育機構﹐這種說法與事實不符。 如果我們熱愛母校﹐就更要向人家展示我們端華學生是實事求是。

2.端華學校五﹑六十年代的意識形態教育。
根據有關史料和有關物證﹐端華在清末以私塾的形式開始運作﹐至今已有上百年的歷史。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中國是戰勝國,和統治印度支那的法國殖民地政府是盟友。在那樣的時代背景下﹐柬埔寨華文教育事業也因為法國殖民地政府的善意和禮讓而得到一個相當飛躍的發展。

獨立後不久,柬埔寨和新中國建立外交關係。華文教育在柬埔寨由於兩國的友誼有了更好的發展空間。但是我們今天無法迴避的一個歷史事實是,在當時的國際形勢下,左傾意識形態思潮席捲校園,而這其中又以端華為典型。隨後的內戰以及接下來的紅色高棉的暴政,很多人不同程度的被捲入到那場不明不白的政治漩渦裡去,災難一個接一個。多少人用生命和鮮血寫下了一個時代的悲劇。

今時今日,每當提起端華過去這段歷史,往往會出現兩種看法:有人認為,過去的就讓它成為過去,不必多提,要向前看。有人認為需要反思,以史為鑒。

我個人認為歷史是過去發生的事,無法抹去。如果過去發生的事情不必多提,為什麼我們今天會看到許許多多有關抗日戰爭的紀念活動和歷史質料?

事隔幾十年﹐反思歷史非常正常﹐每個人都有反思的權利。對歷史的人﹑事﹑物有不同評價也很正常。我個人對過去許多老師的看法是﹕他們中的大多數也是時代的受害者﹐把青春和性命都犧牲到那個理想中。我們同時也必須嚴肅的承認,端華當年除了相對良好的學術教育以外,也同時傳授一套僵化的思維方式,這套思維方式致使許多人的心態像一部無法升級的電腦,永遠停留在那第一套運作系統裡。幾十年了﹐災難度過了﹐時間、空間和政治生態都發生了很大很大的變化﹐除了頭上的白髮增加以外,許多人的思維方式就是六十年代的一套。不可思議﹗

端華母校在二十多年前復課以來,包括眾多端華子弟在內的在柬華人同胞,為端華的發展做出巨大的貢獻,令人尊敬。值此百年校慶,願端華母校這棵百年老樹,去除枯枝,綠葉茂盛!
 

2014年12月29日 星期一

祈祷和平....( 连载 -106 ).... 林新仪


第二十一章  树欲静,风不止 ( 1 )

林弘毅的确是在“螳臂当车”。
在那个狂热崇拜的年代,虽然他始终保持着冷静清醒的头脑,但他却无疑是一个孤独者,他“抱残守缺”的平庸与保守,差点儿在革命的大浪淘沙中被筛洗掉。他对端华如同对待自己的孩子那样充满了深情挚爱,多少年的苦心经营,他坚持奉行的中庸治学之道,却被1966年以后像洪水猛兽般袭来的极“左”思潮毫不留情的淹没了。

2014年12月27日 星期六

祈祷和平....( 连载 -105 ).... 林新仪

         第二十章  北方吹来马列的风 ( 6 )

蔡咏晟和李玫芬手持麦克风,用他们极富磁性的声音交替朗诵报幕。他们的台词非常有感染力,充满激情,是李玫芬执笔写的。
蔡咏晟:“各位尊敬的来宾、尊敬的师长,侨胞们、朋友们,适逢农历羊年新春佳节到来之际,我们真诚地为您献上这台晚会,敬祝各位父老乡亲三阳开泰、如意吉祥,送旧岁、迎新年——”。

2014年12月25日 星期四

祈祷和平....( 连载 -104 ).... 林新仪

                第二十章  北方吹来马列的风 ( 5 )

“没出息的男人才会陪女孩子跳舞?”林祈平喃喃地重复着彭子超刚才那句不屑的话,自问道,“那么,有出息的男人应该是什么样子呢?”他不再练了,兴趣索然一屁股坐在地板上,漫无边际地思索起来……
半个小时之后,陈玉蝶回来了,脸色变得凝重。她看见林祈平一个人默默地坐在墙角里,目光飘忽,显出一付倦怠的样子,便关切地问:“怎么了?阿平。是不是跳累了?”
“没有。”林祈平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看着阿蝶那双澄澈明亮的眼睛,他仿佛又找回了几分勇气,说:“你帮我再练习两遍吧。”
“不。”阿蝶摇摇头,黯然道:“不练了。咱们回家吧。”她将换下来的练功服和一双布鞋塞进一个挎包里。

2014年12月23日 星期二

祈祷和平....( 连载 -103 ).... 林新仪

    第二十章  北方吹来马列的风 ( 4 )

翁湘慧是一个华侨富商的女儿,端华学校第一届专修班毕业生。由于她极具舞蹈天赋,毕业后,疼她如掌上明珠的父亲又遂了她的心愿,将她送回国,在广州的一家艺术学院进修了两年舞蹈专业,返回金边后林弘毅立即礼聘她在端华任教。今年的春节文艺晚会与往年的小型联欢会不同,规模要大得多,舞蹈节目是重头戏,全部由她一人担纲,除了组织策划工作之外,她自己还有一支独舞:《唱支山歌给党听》。寒假以来,她几乎每天一早就到学校,一直忙到天黑,累得她够呛。而惟一能为她分担一点肩上的重量的,就是她的得意门生陈玉蝶。

2014年12月21日 星期日

祈祷和平....( 连载 -102 ).... 林新仪

              第二十章  北方吹来马列的风 ( 3 )

刘、常二人都笑了。
“最近这段时间,西哈努克对中国的态度有些变化,主要是对国内搞‘文化大革命’颇有微词。”常德全分析说。
“此公一向反复无常,昨日还是晴空万里今天就是风雨交加,别太拿他当回事。”卢萌杰颇为不屑。

2014年12月15日 星期一

波尔布特最后的日子....(余良)

      随着波尔布特死亡、红色高棉覆灭,国际间对这个世界神秘组织的面纱逐渐揭开。    
     在柬埔寨国际机场和金边各大书局,出售有关红色高棉及波尔布特的外文和柬文书籍有几十种。在中国一些网站、凤凰电视台,讨论和揭示红高棉、波尔布特的罪行也逐渐不成禁区,国际法庭审判红高棉领导人已将他们的罪行公诸于世。几十年来,西方记者、政治家、历史学家、媒体、国际组织等等对红色高棉 及其领导人锲而不舍的追踪、采访、探讨、调查,所有这些,使这场二十世纪人类最大悲剧的历史事件和真相呈现得日益清晰。
   

2014年12月14日 星期日

祈祷和平....( 连载 -101 ).... 林新仪

                  第二十章  北方吹来马列的风 ( 2 )

梦平、思平姐弟俩回到国内后在北京华侨补校也只读了两个来月的书便辍学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狂飙突起,将他们,连同全中国发着高烧的七亿人民卷入了狂乱的暴力之中。
一个伟大领袖的充满暴力的思想,成为那个充满暴力的时代的最高象征和无与伦比的精神力量。人类在暴力的激流漩涡之中挣扎、浮沉、坠落,多少弱小无辜的生命转眼间即被吞噬,无影无踪、灰飞烟灭……

2014年12月13日 星期六

祈祷和平....( 连载 -100 ).... 林新仪

                    第二十章  北方吹来马列的风 ( 1 )

杨碧涛辞别了磅针培华学校的同事们,带着三个儿子回到丈夫身边,一家七口经过长时间的分离,终于能团团圆圆、和和美美地共同生活在一起了。保姆洪婶没有跟过来,她又回到地里木的穆府,与老伴洪伯相依为命,继续为老主人效力。老俩膝下无儿无女,穆家就是他们最后的归宿。与洪婶分别时,林祈平伤心地哭了一场。

2014年12月10日 星期三

美东大型自行车运动....( 余良)

   美东大型自行车运动___兼记九十岁女骑士蔡兰英       

费城“中华周报”社长朱先生感慨费城华人从事体育运动、特别是自行车运动少之又少,建议我写一篇关于美国东岸一年一度的大型自行车运动的文章。我也想借此机会介绍一位九十岁女骑士并谈四年来我参加此项运动的感想、鼓励华人朋友们参加到这富有意义的群众体育运动中去。

这项美国东岸大型自行车骑行运动是由美国多重硬化症协会于一九八零年发起。协会全称”NATIONAL MULTIPLE SELEROSIS SOSCIETY ,简称”MS”。协会成立的目的是为多重硬化症的研究和帮助患此病者筹备资金。到今年为止,三十多年来,已筹款达八千万美元。这项活动称为“从城市到海岸”,也就是从新泽西州的樱桃丘市镇(CHERRY  HILL)骑自行车到海洋市(OCEAN CITY),全程八十英里。该项活动由每年九月最后一个星期六、日两天举行。参加者可选择短程四十五英里或二十五英里、全程八十英里(旧称七十五英里,因实际是八十英里故改称八十英里)。该协会也为体力、耐力超强者特设双程共两天的一百六十英里和两百英里的骑行路段。在每年均有七千多人的参加者中,绝大多数选择单程八十英里,大约有一千人参加双程一百六十至两百英里,后者要在抵达海洋市后住宿旅店,第二天凌晨出发返回樱桃丘市镇。

骑行者在初秋的凉风、暖和的阳光下进入大自然之中,沿路欣赏田园风光、海岸美景。在骑完大约五份之四的路途后,有摄影师为每位骑行者拍照,注意摄影架一旁的大型时钟,指示你被拍照的时间,数天后可在其网上按拍照时间寻找并邮购你在骑行中的相片。

每隔大约十五英里便有一休息站,可在此略事休息、饮食、上厕所,你如果为了拼速度创造好成绩而不进入休息站,会得到路边义工们和群众的热烈掌声。每一位骑行者,沿路会得到居民或路人热情的“加油”声,当你进入海洋市区,会得到市民夹道欢迎、掌声不绝,进入终点站更是人山人海。这时,你就是值得自豪的胜利者。

报名者可于每年六月至八月初在“MS CITY TO SHORE”网站报名,报名费每人四十美元(如果在骑行当天抵达终点,可在终点站报名处提早为明年报名,报名费仅二十美元。),报名者必须筹款三百美元以上,便可收到“接受通知书”。你可在网上用“我出力,你出钱”的口号向你的亲友或同事发动捐款,他们可把捐款数额汇入协会的户口。你也可自行向协会寄上支票三百美元或更多。“接受通知书”内附两份自行车骑行编号,一份置于衣后背,一份置于自行车横架,套在手腕上的召唤急救车电话号标签。通知书告知参加骑行的路段和出发时间、必要配戴自行车安全帽和水瓶,路上如何注意安全等细节。

为了保证所有骑行者的安全和提供方便,协会发动了近一千人的义工,分别担任交通指示、各个休息站的食物和饮料供应、卫生、自行车修理、医务、公路巡回、救难、运输、分发纪念品、记录等工作。在漫长的公路上,救护车、看护车、警车来回巡视,著名的自行车行“BIKE LINE”还派出多辆汽车和技工在路上免费为骑士们修理损坏的自行车。

每年的参加者大多来自新泽西州、宾州、纽约州。也有来自遥远的州、市。

他们中有业余爱好者,职业自行车手,也有抱着休闲、调节生活的目的而来;有家庭或事业单位,亲朋同事或个人。许多人连续参加过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以上的骑行。七千多人中,绝大多数是白人,黑人约有三成五,亚裔约一成,华人大约百份之三。以年纪论,绝大多是二十到四、五十岁,以性别论,男女大约六、四分。

在八十英里的路途中,路面平坦,九月的气候宜人。但在骑完大约七十英里后,将先后经过两座坡度很高的大长桥。上桥时,体力不支者只好下车步行,下桥时,胆怯者不敢顺坡俯冲。对一些人来说,过了这两座桥,已是精疲力尽,但前面还有约八英里路才能进入市区。

所有骑行者务必在下午五点以前抵达海洋市运动场的终点站。在那里,有付费按摩,颁发纪念背心和奖章,照相馆、免费饮食、明年骑行报名处。协会还举办庆功会。想提早回家者,有大巴士免费运送骑士们返回樱桃丘市原来的出发点。

这不仅是一项锻炼身体、考验毅力意志又做善事的运动,更是一项感受美国人优秀品德、文明素养的体验:

虽然沿路有交通警察或指示前进方向的义工,前方的骑士仍然会用手势或喊声提醒身后者以免迷失,在相互追逐的路上,超越的一方必会高喊“我在左方”以免相撞;骑士们与交警互喊“谢谢!” 在休息站,义工们为你送上食物或饮料的同时,会说一句:“THANK YOU FOR  RIDDING!”(谢谢你的骑行)路上有人跌倒,周围的人必会停下设法救援;体力不支或脚抽筋者坐在路边,路过的骑士们必会问一声“DO YOU NEED HELP?”(你需要我们帮忙吗?)我因为首次穿自行车鞋在红灯前停下时摔倒,本不碍事,近处的骑手都关心地问:“ARE YOU OKAY  ? (你没事吧?)  在今年的骑行中,一位黑人不慎路上跌倒,前面正在行进中的另一位黑人闻声刹车转头时也摔倒,周围所有人都停下来帮助他们,很快急救车赶来了。。。

谈起参加美东自行车运动,那是二零一零年六月的事。有一天,我在参加社团的活动中,主持人告诉我:“坐在你身边的老太太能骑自行车七十五英里。她今年已经八十六岁了。”我转身一看,不相信这位个子矮小到大约一米四、瘦弱到体重大概还不到四十公斤、满脸皱纹的她能骑七十五英里。但她微笑地说:“我已经骑了二十多年了。”周围的人也都告诉我:“这是事实。她就是台湾来的蔡兰英女士。”我不得不信,内心立刻萌起了敬佩之意。我当即问她如何参加这项自行车运动?她拿出一支笔,写了上述协会的网址,希望我报名参加。

自行车是我从小就喜欢的运动。年青时在柬埔寨,从来离不开自行车。从家乡河良镇踏到金边,从金边踏到磅针市,从波罗勉省檖黄朵县踏到三州府,每次行程在六十到一百多公里。。。来到美国后,我经常骑自行车上班,在纽约,从布郞士183街踏到中城59街,用三十五分钟;在费城,从UPPER DARBY踏到ALLIGHENNY AV  27街,用28分钟,若踏到唐人街长寿堂药材店二十三分钟。时至今日,每个星期天上班前,只要好天气,我必骑车至少十五英里。

我从自行车杂志和网上资讯学习骑行的技术,购买轻巧耐用、适合自身高度的标准公路车、穿上凉爽通气运动衣、减少对股骨和前列腺伤害的有软垫的运动裤、穿上自行车鞋加快了速度、减少腿部肌肉的疲劳,又能使身体保持有节奏的行进,加速或冲刺时不会踩空;掌握使用变速器的技巧、练习时是提高踩踏频度而非力度、爬坡时车轮尽量成直线,使人与车成为一体。。。

       我很快就在网上报了名,并第一次参加四十五英里、以后每年都参加八十英里骑行。至今已经第四年。由于每年参加骑行的人数高达七、八千人,分成好多个小区域以不同时段出发,前三年,我都没遇到蔡兰英女士,到了今年,终于在出发地看到她。与大多数人骑的是轻便公路车、身着运动装不同,这位来自台湾的现已九十岁的老妇人骑的是普通的无变速笨重型自行车,车前方还有一个装满饮料和备用物品的小铁篮,她身着旧式洋服、脚穿高跟鞋,就像家庭主妇上街买菜那样。她一出现,就被周围的人要求合影。她的女儿和孙女一路陪着她缓慢但很有恒心的骑行。有时,沿路的看护巡回车把她接上汽车,再依她的要求让她下车骑行,几次后在快进入市区时又让她下车踏到终点。她经常是最后一个抵达终点,协会为她的进场鸣笛,欢呼声和掌声雷动,夹道欢迎的市民不断高呼她的英文名字“EIKO! EIKO!”人们争相与她合照。。。 她在庆功台上回答主持者的提问时说:“我将一直踏到我生命的终结。”她在终点站告诉我:“今天我至少也踏了三份之一路途。”是的,一位九十岁的老妇人能骑二十多英里路,这世上恐怕没几个同龄人能做到。而早几年,她还用两天时间踏过双程共一百六十英里的路途。三十年来,即使遇到下雨天,她也决不放弃。她不仅仅是来运动,更是以她的毅力和精神来激励群众、发动群众捐款帮助病人和医疗机构的慈善工作。蔡兰英女士不止一次接受“纽约时报”、新泽西和费城主流媒体采访,全国著名的CNN电视台也对她的事迹作过详细报导。蔡兰英女士已成为美国多重硬化症协会的标志,海报、宣传广告或寄往各地的明信片印上她骑车行进在从城市到海岸公路上的相片,并附有几个大字:“她能行,你呢?”正因为这几个大字,每年激励了众多的人加入这一运动,使这项美国东部大型自行车运动常盛不衰。

  世界大科学家爱恩斯坦说:“不要为成功而努力,要为做一个有价值的人而努力。”于己、于人、于社会,蔡兰英女士就是一个最有价值的人。

在今年九月二十八日的骑行中,我骑得很慢。以往时速十五英里,下午两点左右便到达终点,至少领先一半的骑手。这次是四时五十八分到达,只领先三十多人。原因是,我刚在台湾参加日月潭万人泳渡,以一个多小时游过三点三公里(约两英里),随后又到了柬埔寨旅行。回到费城仅两天,这两天也照常上班。时差、休息不足、二十小时的长途劳顿,体力远未恢复。

这是我到美国三十多年来一次最大体能的消耗。后半段路,我是在精疲力竭中艰难行进,蔡兰英老太太的坚强的意志和超人的毅力鼓舞着我。一路上,我想着那句话:“她能行,你呢?”是的,我也能行!

蔡兰英女士的事迹告诉人们:运动没有年龄限制。英雄并非全出自少年。古巴女泳将游过古巴海峡时五十六岁,美国一位白人六十岁时妻子去世后才开始从事体育运动,现已九十岁了。他在老年人单人划艇和拳击国际比赛中屡创佳绩,连年征战欧美,八十九岁时夺得老年人世界拳击冠军,接连击倒比他年青十几二十岁的对手;去年,台湾一位从事自行车零件研究的陈姓商人兼技师以七十八岁高龄十天半完成自行车环岛行,平均每天骑行约一百公里。他满怀信心地说,今后每年都要环岛行,直到八十五岁。

亲爱的华人朋友们,让我们带上自行车相约于明年九月二十六日在新泽西州樱桃丘市镇见面。

是的,蔡兰英老太太能行,我们也都行!

    20141118

 

 

2014年12月8日 星期一

紅楓片片情(詩文集)-連載-44….(曾習之)


多留愛心給人間
──謹以此文紀念萍心女士

十月十一日,午夜,夜闌更深,萬籟俱寂。街上突然傳來一陣汽車風馳電掣所發出的噪音,聞之令人膽戰心驚,這大概是夜遊神、醉鬼的惡作劇吧!正當驚魂未定之際,電話鈴聲大作。在多倫多工作的女兒──娟娟掛長途電話回來報告說:「郭莉阿姨(萍心)已於昨晚八時卅分,因乳癌發作不治逝世了......,陳文伯伯傷心得很,痛哭不已。到治喪處向郭阿姨默哀致祭的親友都哭了......。」她的說話低沉緩慢,話猶未了,竟泣不成聲。

2014年12月7日 星期日

祈祷和平....( 连载 -99 ).... 林新仪

                     第十九章   五洲震荡风雷激  ( 4 )

孙志辉斜着眼角偷偷瞄了林祈平一眼,俩人的目光不期而遇,便呵呵傻笑起来。他把嘴里的肉使劲咽下去,腾出一只手来,用手背一抹嘴巴,然后往裤子上蹭了蹭,凑到林祈平的耳根前轻轻唱起来:“两只老虎,两只老虎,一只没有礼貌,一只爱吃小猪,真奇怪。真奇怪。”

2014年12月4日 星期四

祈祷和平....( 连载 -98 ).... 林新仪

                 第十九章   五洲震荡风雷激  ( 3 )

——5月初,美国的空中力量对活跃在柬埔寨东南部柴桢省与南越毗邻的鹦鹉嘴地区的越共指挥中枢和后勤基地进行猛烈空袭,一番狂轰滥炸,造成柬无辜平民数十人伤亡。
——美国的轰炸激怒了高棉人,金边市爆发了声势浩大的反美示威游行。激进的学生们高呼反美口号,冲进美国大使馆,损毁使馆建筑,焚烧星条旗,砸烂使馆汽车。对于示威群众的过激行为柬王国政府未加阻拦,视若无睹。

2014年12月2日 星期二

祈祷和平....( 连载 -97 ).... 林新仪

                    第十九章   五洲震荡风雷激  ( 2 )

有了“颂岱欧”的“尚方宝剑”,柬方海关人员腰杆硬了,出气也粗了,他们强行撬开了那几口大箱子。箱盖一掀开,“庐山真面目”立即昭然天下:箱子里赫然全都是崭新的美制常规武器!在王国的法典里,走私武器是死罪!美使馆人员虽是哑口无言,却仍矢口否认这些武器与他们有关,而且态度极为傲慢蛮横,悻悻然拂袖而去。
柬王国政府内务部进一步的调查证实,这些武器是准备供应给在柬越、柬泰边境搞武装叛乱的山玉成自由高棉分子的。美国CIA意欲何为?岂不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