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7日 星期六

祈祷和平....( 连载 -105 ).... 林新仪

         第二十章  北方吹来马列的风 ( 6 )

蔡咏晟和李玫芬手持麦克风,用他们极富磁性的声音交替朗诵报幕。他们的台词非常有感染力,充满激情,是李玫芬执笔写的。
蔡咏晟:“各位尊敬的来宾、尊敬的师长,侨胞们、朋友们,适逢农历羊年新春佳节到来之际,我们真诚地为您献上这台晚会,敬祝各位父老乡亲三阳开泰、如意吉祥,送旧岁、迎新年——”。

李玫芬:“是的,新的一年到了。我们听到了春天的脚步声。这是怎样的一个新年啊!我们这个小小环球,一派欣欣向荣、气象万千,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
蔡咏晟:“我们的时代,是一个伟大的时代,因为有伟大领袖为我们指引航向,我们这一代人,将要肩负起时代的重任,去探索一条我们自己的路!”
李玫芬:“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需要阳光,只有雨露的滋润,禾苗才能茁壮成长,太阳啊太阳,您是伟大的光明使者,我们前行的路,需要您的光辉照亮!请听合唱表演,第一首:《我们向着太阳歌唱》”。
在两位司仪朗诵台词之时,一束强聚光灯照在他们身上,舞台深处变暗,合唱队已悄然在他们身后集合完毕。李玫芬的话音刚落,舞台霎时灯火通明如白昼,乐队指挥陈玉杰高高扬起的指挥棒往下用力一点,欢快的旋律迅即奏响,嘹亮的歌声在礼堂上空飞扬:
禾苗渴望雨露,
万物需要阳光,
我们的生活,
需要您的光辉来照亮。
啊——,
您是伟大的光明使者,
我们向着太阳纵情歌唱!
……

这些年来,端华学校为自己也为整个柬埔寨侨社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青年人才。这一代华侨青年知识分子有理想有抱负有才华,思想进步,都是些坚定不移的爱国者,他们的涌现使柬埔寨华文教育界充满生机与活力,这些新鲜血液也是林弘毅、卢萌杰等前辈们多年来埋头苦干辛勤耕耘的可喜收获。他们活跃在柬埔寨各省市城乡上百个大大小小的华文学校之中,行传播中华文化之使命,播撒爱国主义的种子,侨社因有了他们而空前团结、友爱、互助,整体素质得到提升。在1967年那个盛大的春节文艺晚会上,他们意气风发、挥斥方遒,引吭高歌,将自己的才华展露无遗,他们对世界的未来、祖国的未来乃至自己的未来都满怀豪情与希望。
然而,正当他们踌躇满志要展翅高飞之时,一场突如其来的战争几乎将他们毁灭,他们的翅膀被无情地折断,洒满阳光的生活被炮火硝烟埋葬。但是,正如那个晚会上由翁湘慧和陈玉蝶联袂表演的舞蹈《凤凰涅槃》里那只在炼狱的烈焰中获得永生的吉祥神鸟一样,二十年后,这一代人在战火的磨砺下涅槃重生,漂泊流落到世界各地,在社会的最底层重新挺直腰杆站立起来,他们仍然是好样的,他们接受过的良好教育与优秀品质博得广泛的赞誉,他们不屈不挠地开创出属于自己的新的事业。

两个多小时的春节文艺晚会大气磅礴,取得巨大成功。当全体演员在《歌唱祖国》雄壮激昂的乐曲声中齐聚舞台上向观众们谢幕时,台下报之以如雷掌声,镁光灯闪烁连成一片。柬中友协主席符宁先生稳步走上舞台,将一束五彩缤纷的鲜花献给站在最前面的翁湘慧老师,并同每一位演员握手,以示祝贺。
林祈平清楚的看见,站在翁老师身边的阿蝶脸上洋溢着激动与幸福,眼睛里闪动着晶莹的泪光。他突然发现,还未卸装的她,在强聚光灯下俏丽得如同翁老师手中那束鲜花……

浓浓春意闹枝头。从初一到初五,金边城的大街小巷随处可闻爆竹声声,此起彼伏。尤为壮观的是各会馆和体育会的醒狮队,在动人心魄的中国岭南锣鼓声中巡游于每一条繁华街道,采青献艺。色彩斑斓的醒狮头硕大无朋,风格迥异,皆威风凛凛,昂首阔步。逢上财大气粗的大商号慷慨解囊,一掷千金,悬青于高楼之上的红包厚实诱人,舞狮者便会格外卖力,在震天价响的锣鼓声中使出浑身解数,十八般武艺全都施展出来,真让重重围观者大饱了一番眼福。
观看醒狮采青是林祈平的最爱。他常常尾随醒狮队不知疲倦地穿街走巷,一转就是一天。舞狮的鼓点特别令他心动。那急促的、沉重的咚咚声,带着强劲的节奏感,尽情宣泄着满得盛不下的阳刚之美,使他热血沸腾,在他心中唤起某种雄赳赳的遐想,一个战士之魂就在这样的鼓声中悄然聚集成形。

初三那天下午,林祈平在大街上跟着醒狮队神游之时,家里来了一位神秘的不速之客——十一年前帮助面临危险的林弘毅一家秘密逃出西贡的地下革命党人“三哥”林篱。他从南越西贡来,欲往何方不得而知,路过金边,顺便看望几个老朋友。他不是一个人来造访林家的,是卢萌杰送他来的,但卢萌杰将他送至楼下后便悄悄回去了。
林篱的到访,令弘毅夫妇惊喜万分。他们热情接待了这位曾使他们免遭牢狱之灾的大恩人。十一年的光景,容貌上虽没有改变多少,但各自经历的风风雨雨却大相径庭。一个是身处险象环生的战争之地踏雷而行,另一个则在莺歌燕舞的和平国度里默默耕耘。久别重逢的喜悦、感慨万端的交流,只需一壶浓香扑鼻的咖啡和一碟瓜子糖果相伴。他们天南海北的神侃,不知不觉天色将晚。
在外面疯跑了一整天的林祈平疲惫不堪的回来了。他对这位远道而来的黑黑瘦瘦的矮个子中年人已经没有丝毫印象了。他并不知道这位爸爸让他称呼为“林叔叔”的人在十一年前与他家的关系有多深,当然更不会想到又过了十一年之后,他再一次伸出援救之手助他摆脱厄运,走完了回归之路。
妈妈亲自下厨,为林叔叔做正宗的厦门炒米粉,煮猪肝面线,都是祈平最爱吃的家乡风味。爸爸还打开了一瓶珍藏多年的法国“人头马”,与林叔叔开怀畅饮。他发现,平日对他们兄弟三人颇为严厉且话语很少的父亲,今天显得格外高兴、格外慈祥,“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样子给他留下了很深的记忆。
晚饭后,林叔叔又坐了一小会儿,喝了两杯功夫茶,便起身告辞了。他明天要飞新加坡。临别时妈妈再次嘱托他帮忙打听一位早年去了新加坡谋生的、 名叫杨再元的亲叔叔的下落。他告诉妈妈放心好了,一定会打听到的。

林篱从新加坡转道香港,然后,再往北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