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30日 星期二

柬埔寨"端華學校建校百年纪念"专栏....( 14-完 )

我也談端華

. 小民 .

當年能夠到端華升學﹐對我來說﹐得來不易。在和父母幾乎決裂的情況下來到端 華﹐靠著教夜學和假期工作的收入﹐擔負著沉重的經濟壓力﹐在端華讀書。由於 很早就立志要受高等教育﹐所以到端華後是認真讀書﹐希望有一天能以高中畢業 的台階﹐再尋求更高的教育機會。到端華後也發現這裡有許多初中所沒有的東西 ﹐特別幸運的是﹐授課老師中還有曾任歐﹑李潔晶﹑史田恕三位來自北京的大學的老師﹐非常專業。還有那中﹑柬文都很好的江秀音老師﹐特別為我們組織了重點培訓 小組﹐利用中午休息時間為我們幾位同學額外教授課堂還學不到的柬文。所以我 在端華確實是學了不少知識﹐雖然不到兩年的時間﹐但她為我奠定了一個基礎﹐ 使我後來在不同的環境中能夠進一步吸收更多的知識。

在端華﹐我還有機會認識了包括原端華在內﹐來自不同初中的同學。必須承認﹐這些彙集了各地﹑各校的同學們是很優秀的。除了專一有一段時間因為某種原因﹐使我情緒非常低落﹐差一點停學外﹐我大部分在端華的時間是快樂的﹐留下了許多美好的回憶﹐也留下了許多美好的端華情。正因為如此﹐才會在四十多年後的今天﹐我最知心的朋友﹐還是端華時代的那批老同學﹐並能以和這批老同學在一起聚聚﹑喝喝﹑吵吵﹑鬧鬧而感到莫大的快樂。我不敢想象如果當年沒有去端華升學﹐我的知識水平﹐人際關係會是一個什麼樣子。所以說端華對我的一生影響很大﹐一點都不過份。我一直也以自己是端華學生而自豪。

一直以來就常常出現一些對端華母校的不同評價和看法﹐甚至有時候還引發一點小風波。不管你願不願意﹐人生本來就是常常在大小風波中度過﹐所以不必太過擔憂。說清楚﹐講明白﹐互相尊重對方的意見﹐不同意的﹐可以保留﹐但大家還是好朋友。


西方民主社會常常流行這樣一句話:“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講話的權利”。

基於上述理由﹐我想對一些端華的一些評價發表看法。可能有同意的﹐也當然會有不同意的﹐但都不要緊﹐因為這只是我個人的看法﹐任何人都沒有附和的義務。


1.端華是不是東南亞華文最高學府。
1953年到1980年為止,新加坡有一個中文大學叫《南洋大學》,簡稱《南大》,鼎鼎有名。1980年後和新加坡大學合併成為新加坡國立大學,結束了以華文為教育中介語言的制度。在它存在的那段時間裡,南洋大學才是理所當然的東南亞華文最高學府。

1960年以前,越南南方的華文教育水準比柬埔寨高,這一點從我們的許多老師都在越南南方受過教育可以得到印證。50年代末到60整個60年代,越南南方華文教育受到壓制,而柬埔寨的華文教育由於中柬兩國關係良好而得到一定的發展空間。這才形成柬埔寨的華文教育比越南南方相對較好。

和許多東南亞國家一樣,柬埔寨的華文教育是由先後從中國移民到當地的華人他們的後代們所創立和運作,由清朝末期﹑民國時代﹑新中國建立後一直到70年整個教育系統被封閉為止。從無到有﹐由小到大﹐歷經數代人的努力﹐才形成60年代的規模。即使是這樣﹐整個柬埔寨的華文教育統還是一個普及教育的系統﹐任何一間學校能辦到符合正規學校的標準已經很難得。

當時在首都﹑省會和一些縣鎮的學校都已達到正規學校的標準﹐但也有許多學校達不到這個標準。端華是整個教育系統中級別最高﹐素質最好的學校﹐因為她彙集了比其他學校相對更多的優秀教師和擁有相對較好的設施。所以說端華是柬埔寨第一華校﹐相信沒有人有異議。

但是說端華是柬埔寨華文最高學府這種說法我認為有商榷的地方。學府一般是指有學術研究人員﹐擁有學術研究設施的大學或學術機構﹐端華只是一間高中﹐沒有資格稱為“學府”。但出於對母校的厚愛﹐在我們內部﹐可以接受柬埔寨最高華文學府這種說法﹐但必須加上引號﹐以表達有特定含義。至於說東南亞最高學府那就更為不妥﹐端華既不是學府﹐也不是東南亞級別最高的華文教育機構﹐這種說法與事實不符。 如果我們熱愛母校﹐就更要向人家展示我們端華學生是實事求是。

2.端華學校五﹑六十年代的意識形態教育。
根據有關史料和有關物證﹐端華在清末以私塾的形式開始運作﹐至今已有上百年的歷史。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中國是戰勝國,和統治印度支那的法國殖民地政府是盟友。在那樣的時代背景下﹐柬埔寨華文教育事業也因為法國殖民地政府的善意和禮讓而得到一個相當飛躍的發展。

獨立後不久,柬埔寨和新中國建立外交關係。華文教育在柬埔寨由於兩國的友誼有了更好的發展空間。但是我們今天無法迴避的一個歷史事實是,在當時的國際形勢下,左傾意識形態思潮席捲校園,而這其中又以端華為典型。隨後的內戰以及接下來的紅色高棉的暴政,很多人不同程度的被捲入到那場不明不白的政治漩渦裡去,災難一個接一個。多少人用生命和鮮血寫下了一個時代的悲劇。

今時今日,每當提起端華過去這段歷史,往往會出現兩種看法:有人認為,過去的就讓它成為過去,不必多提,要向前看。有人認為需要反思,以史為鑒。

我個人認為歷史是過去發生的事,無法抹去。如果過去發生的事情不必多提,為什麼我們今天會看到許許多多有關抗日戰爭的紀念活動和歷史質料?

事隔幾十年﹐反思歷史非常正常﹐每個人都有反思的權利。對歷史的人﹑事﹑物有不同評價也很正常。我個人對過去許多老師的看法是﹕他們中的大多數也是時代的受害者﹐把青春和性命都犧牲到那個理想中。我們同時也必須嚴肅的承認,端華當年除了相對良好的學術教育以外,也同時傳授一套僵化的思維方式,這套思維方式致使許多人的心態像一部無法升級的電腦,永遠停留在那第一套運作系統裡。幾十年了﹐災難度過了﹐時間、空間和政治生態都發生了很大很大的變化﹐除了頭上的白髮增加以外,許多人的思維方式就是六十年代的一套。不可思議﹗

端華母校在二十多年前復課以來,包括眾多端華子弟在內的在柬華人同胞,為端華的發展做出巨大的貢獻,令人尊敬。值此百年校慶,願端華母校這棵百年老樹,去除枯枝,綠葉茂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