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8日 星期一

紅楓片片情(詩文集)-連載-44….(曾習之)


多留愛心給人間
──謹以此文紀念萍心女士

十月十一日,午夜,夜闌更深,萬籟俱寂。街上突然傳來一陣汽車風馳電掣所發出的噪音,聞之令人膽戰心驚,這大概是夜遊神、醉鬼的惡作劇吧!正當驚魂未定之際,電話鈴聲大作。在多倫多工作的女兒──娟娟掛長途電話回來報告說:「郭莉阿姨(萍心)已於昨晚八時卅分,因乳癌發作不治逝世了......,陳文伯伯傷心得很,痛哭不已。到治喪處向郭阿姨默哀致祭的親友都哭了......。」她的說話低沉緩慢,話猶未了,竟泣不成聲。
十月十二日清晨,我連忙掛了長途電話給好友張清兄詢問萍心女士發病、辭世過程,以及陳文兄的心境、今後的生活如何安排等情況;並再三請張清兄代我夫婦倆慰勉陳文兄,務須節哀保重,堅強不息!清兄很為萍心女士的匆匆逝世而感歎不已:「人生真是短暫啊!」他更為萍心的過早辭世而感到特別難過和惋惜。「人生來去匆匆,不可預料。在有生之年,確實應該像萍心女士那樣,多把愛心獻給人間......!」他語重心長地說。
「萍心」這個名字,我早於一九八三年《安省越棉寮華報》面世後的每一期報上看到了,而且越來越認識和尊敬她了,儘管直至她逝世仍未能見她一面。
萍心是一位充滿愛心、又不折不扣地把愛心獻給人間的善良婦女──正直的女人,眾人的好朋友,著名的女作家,熱心的女社會工作者,賢妻,良母。她的愛心隨時隨地、而且永遠毫無保留地施給別人、丈夫、兒子、親友、印支同僑、北美華人同胞、炎黃子孫......,甚至對她不懷好意的人。
萍心心地善良,仁慈博愛。她總希望每個家庭的夫妻、父子母女,都有幸福生活。她強調:「家和萬事興!」她經常冒著風雪專程去訪問同僑中的模範家庭,然後寫成訪問記,加以宣傳和推介。她更希望「安省越棉寮華人協會」的理事們,都能求同存異,團結合作,為印支同僑做更多公益事業,為同僑廣種福田。而她身體力行,數年如一日地親身參與「協會」的各種工作。她的許多文章中都表達和闡述了她這種善良、博愛的心聲。
萍心無限熱愛中華文化,無限熱愛創作。在我印支同僑中,擁有許多文教界的前輩和後起之秀,來到加國定居的同僑中,也有不少喜愛文學創作的作家。但是像萍心那樣酷愛文學、熱衷於散文寫作,而且焚膏繼晷,持之以恆(不管是戰亂、逃難初抵異邦、病中、昏迷之前......,她一直都在不懈地寫作。)的人,實不多見。她的勤於寫作,她的多產,是印支華人作家、尤其是女作家中所難以相比的。更可貴的是,她的作品,篇篇有內容,篇篇有真情實感,篇篇都有正確的主題思想,而且文筆流暢。正因為如此,她擁有的讀者最多,崇敬她的人也最多。我夫婦倆一直以來就是她的忠誠讀者。
萍心熱愛生活,熱愛家庭。郭莉女士年輕時期,在西貢接受過良好的學校與家庭教育。她從小就熱愛生活,並樹立了崇高的生活理想。在校時期,受儒家思想薰陶甚深。成家生子之後,又以身作則,辛勤培養兒子們成材。她素來都以愛心去教育她的兒子們,要他們都能施愛於人。甚至在臨終前幾天,在她的遺囑裏,也清楚地記下了這樣偉大的愛心與訓言:「......照顧老父。互助互愛,遺愛人間!」
她同她的老伴生活了四十多年,始終是如膠如漆、形影不離的一對最恩愛、最親密的模範夫妻。難怪當她突然撒手棄夫而去之際,陳文兄悲痛欲絕,呼天喚地,大哭不已。在場目睹此狀的友人無不鼻酸泣下。
萍心性格開朗,樂觀,心直口快。很有人緣,朋友滿天下。我雖未能同她相晤過,但從她所寫的許多文章中,已充分了解她的性格與心胸。故此,我們一直都很崇敬她。一九八六年春,曾特地函邀她夫婦倆參觀完溫哥華博覽會之後,回程時,順道來愛城小住幾天,藉此可以促膝暢敘一番。可惜,那時候,她的身體已經發現有「問題」了。故未能一晤,彼此均為此深感遺憾。今年春,我的內子往加東探女訪友時,我再三叮嚀她:「到時千萬記住要抽空專程登門拜訪陳文與郭莉夫婦。」內子在逗留多城的十天之中,先後三次攜女、並在張清兄夫婦的陪同下拜訪了郭姐與陳君。據妻兒們的證實,她──萍心,果然是一位樂觀、活潑、熱情、愉快、而且能言善道、頗富正義感的女性。她們一見如故,再見相處甚歡,三見依依不捨。原來她們之間還是一對只相差兩年級的同校同學(郭姐同我妻子的大姐二姐都是同班同學)呢!「真是他鄉遇故知啊!」她們在喜出望外之餘,都異口同聲地握手歡呼起來。在三次的會晤中,他們(郭莉、陳文、張清夫婦、我妻子、女兒等人)一齊參觀了郭陳居住的老人大廈,一同上酒樓吃飯,結伴共同逛公園......。握別時,萍心姐還對我內子說:「希望你明年,同曾先生一齊再來訪問多倫多!」誰能料想到,現在,她竟已悄然永遠離開我們了?!
人生來去匆匆。確實短暫!在有生之年,能把愛心留給人間,即使將來匆匆去了,也會感到心安理得一些吧!就好像萍心姐含笑告別人間那樣。
在為文紀念萍心女士之際,但願朋友們多留一些愛心給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