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日 星期二

祈祷和平....( 连载 -97 ).... 林新仪

                    第十九章   五洲震荡风雷激  ( 2 )

有了“颂岱欧”的“尚方宝剑”,柬方海关人员腰杆硬了,出气也粗了,他们强行撬开了那几口大箱子。箱盖一掀开,“庐山真面目”立即昭然天下:箱子里赫然全都是崭新的美制常规武器!在王国的法典里,走私武器是死罪!美使馆人员虽是哑口无言,却仍矢口否认这些武器与他们有关,而且态度极为傲慢蛮横,悻悻然拂袖而去。
柬王国政府内务部进一步的调查证实,这些武器是准备供应给在柬越、柬泰边境搞武装叛乱的山玉成自由高棉分子的。美国CIA意欲何为?岂不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一次声势浩大的国民代表大会在西哈努克的倡议下召开了。全国各省市的民众代表潮水般聚集在金边的国会大厦广场前,多达十万之众。灿烂的阳光下群情亢奋,他们敬爱的“颂岱欧”在大会上作慷慨激昂的演讲,他痛陈美国政客的居心叵测、美援对王国社会的腐蚀和毒害、对国家命运与民族前途的阴谋扼杀,等等等等,说着说着,便声泪俱下。他喜欢作这种即兴演讲,而且他的即兴演讲向来都是很情绪化,用词尖刻、语气刚烈,骂起人来从不留情面,让对手非常难堪,这一特点在国际政坛上也是很出名的,因此他还有另一个不雅的绰号:“疯子亲王”。
他的一只手紧攥着麦克风,另一只手则在空中有力地挥动着。一个多小时的愤慨陈词已经使他的嗓音变得沙哑。最后,他声嘶力竭地喊出了很著名的一段宣言式的话:“如果我们非死去不可的话,我们宁可以一种更为勇敢无畏的、更有尊严的方式死去,而不愿被这些充满毒汁的美援窒息致死或束手待毙。亲爱的子民们,我现在要向全世界郑重宣布:我们高棉人不再需要美国佬的施舍,让肮脏的美元见鬼去吧!”
十万民众的情绪被“颂岱欧”极富煽情的演说燃烧至沸点,怒吼声惊天动地、响彻云霄,无数青筋毕露的手臂握成生铁块一般的拳头,直捅蓝天,尤如一片无边的黑色森林……。
第二天,国民议会以立法的形式通过了一项决议:“为了维护国家和民族的尊严,柬埔寨王国政府决定从即日起终止接受美国给予的一切军事、经济、技术和文化方面的援助。”
对于西哈努克敢于向不可一世的美国人大声说“不!”的勇敢者行动,苏联和中国在第一时间里迅速做出了积极反应。来自北京周恩来总理的电文明确表示,中国坚决支持和声援柬王国政府这一正义举动,并承诺将给予柬埔寨人民更加切实有效的物质援助。

柬国民大会实况见诸各家华文报纸之后,卢萌杰在第二天的校委工作会议上倡议,在端华学校的范围内发起一个义捐活动,以表示对王国政府断绝美援的支持。林弘毅沉吟半晌,没有表态。
卢萌杰看出点问题,便问:“林主任,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林弘毅思忖片刻,字斟句酌地说:“我是很支持为社会公益事业或慈善事业搞一些义捐活动的,这几年我们也搞过几次这样的活动,都很成功,得到政府的表彰。但是,如果将这次义捐活动与某一个政治事件挂钩,旗帜鲜明地支持某一方反对另一方,这么做恐怕不太好,毕竟我们是侨民身份……我的想法,是不是换一种说法?比如说……”
常德全领会其意,颔首表示赞同,他将眼镜摘下来,一边擦拭着厚厚的镜片一边慢条斯理地说:“我还是同意林主任的观点。我看这样好不好,市政府不是正在规划要修建一条高等级公路吗?我们的义捐活动对外宣传就说是捐助给建设这条公路用的,如何?”
“好!”卢萌杰高兴地一拍桌子,赞许道:“还是二位老兄高明!我完全同意。我看就这么定吧。”
一场为期十天的义捐活动在端华学校中热烈展开。三千多端华师生共捐款二十余万瑞尔(柬币名),虽说不是一个多么大的数目,却也是“千里送鹅毛,物轻情义重”。金边市长为此专门举行了一个简短而庄重的仪式,亲自从林弘毅手中接过这笔捐赠,在致词中盛赞华侨对柬国经济建设的贡献,并宣布将此笔赠款合并到中国政府为修建这条公路所提供的援助款项中共同使用。为了让人们记住这条公路的赞助者,该公路建成后将会拥有一个很“中国”的名称。
第二天,各家柬文华文报纸纷纷对此作了报导,并登出了金边市长与林弘毅热烈握手拥抱的照片。
翌年,那条高等级公路修好了,成了金边市内最漂亮也最宽阔的公路之一,并被命名为“毛泽东大道”。“颂岱欧”亲自为毛泽东大道的竣工剪彩。
在修建毛泽东大道的同时,一座占地八千多平方米的中国大使馆新馆舍也在路旁拔地而起,成为毛泽东大道上最引人注目的建筑群。从此,那个五星红旗高高飘扬的地方,国际关系准则中被确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便成了那个年代的华侨进步青年无比敬仰的“革命圣地”,在后来那段“史无前例”的岁月里,在它上面演绎出了许多荒诞离奇的“革命”故事。

历史步入1965年——一个多事之秋。
在这一年里,柬埔寨国内及周边地区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真可谓“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不同肤色、不同种族、不同阶级、不同阵营、不同信仰、不同意识形态的人们在这块佛祖庇护了数千年的祥和的土地上明里暗里互相较量、攻讦、倾轧、争斗、肉搏、厮杀;压迫与反抗、阴谋与阳谋,各种势力、各色人物轮番粉墨登场,在这个“小小环球”上真刀真枪地玩起来,由他们扬起的动乱的阴霾弥漫开去,渐渐遮蔽了橄榄枝圣洁的光辉,绚丽的和平光环开始褪色了……
我们有必要耐心来浏览一下在1965年的世界历史年鉴中关于印度支那这个多灾多难的地区究竟都记载了哪些重要的历史事件,因为这些事件对后来印度支那的政局和战局戏剧性的演化以及柬埔寨华侨社会的命运转折都起着关键的作用:
——32日,美国白宫的最高决策层终于下定决心全面升级越南战争。五角大楼策划的以“雷鸣行动”为代号的疯狂轰炸开始了。一周之后,美国第一批正规地面部队在越南中部的岘港登陆,数十万大军接踵而至,迅速南移,与苏、中两个共产大国全力支持的越共武装展开殊死血战。
——同在3月份,由西哈努克倡议在金边举行了一次印度支那人民大会,来自柬、越、老三国共38个政党和人民团体派代表出席会议,并通过了一系列的决议文件。会议主基调是谴责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们对印度支那的侵略与奴役,号召印支人民团结起来与之斗争。
在这个大会上,西哈努克明显偏离了他自己奉行多年的中立不结盟国策,公开向全世界表明他支持越南人民反对美帝的斗争。他激动地宣布:“很显然,我们不能在正义与非正义之间保持中立!……我们所采取的立场,即我们对美帝国主义毫不含糊的谴责,我们对抗美救国的越南南方人民,对遭受野蛮轰炸的越南民主共和国,对抗战的老挝人民是坚决支持的,这一立场众所周知。如果美帝国主义胆敢把战争的矛头指向我们,那么他们将会碰到一个强硬的、战斗的柬埔寨,我们将会像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的弟兄们一样,拿起武器给侵略者以迎头痛击!”
——强大的美国对一个弱小的越南大动干戈和粗暴蹂躏这一事实极大地刺激了西哈努克,他为自己同样弱小的祖国的命运而战战噤噤,为了寻求足够强大的抗衡力量,他忿然向左转,向共产主义阵营靠拢,在边境柬方一侧为北越和南方民族解放阵线的抗美救国战争提供后勤基地和庇护所,默许那条著名的胡志明小道从自己的国土上穿过,为苏联和中国的援越军事物资畅通无阻地运抵越南南方而大开方便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