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7日 星期三

祈祷和平....( 连载 -107 ).... 林新仪

                     第二十一章  树欲静,风不止 ( 2 )

1967年的一月下旬,在“中央文革小组”的授意和支持下,外事系统的红卫兵造反派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批判陈毅万人大会。批斗台上坐着周恩来、陈伯达等几位“中央文革小组”领导。陈毅气宇轩昂地立于台前,有如咬住高山一巍巍青松,任凭造反派们声嘶力竭地辱骂了三个多小时,元帅仍昂首挺胸,从容不迫,一付傲然不惧的神态。由于有周恩来坐镇保护,造反派也只能“君子动口”,不敢动手,否则,陈毅难免会被愤怒的青年造反派们撕成碎片。最后,义愤填膺的批斗者发泄够了,便责令陈毅当场向广大革命群众做出检查,交待他历来反对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严重罪行”。

按当时的社会风气,无论是谁,凡开口说话,必须先诵读一条或数条毛主席语录,以表示自己一切都是在按毛主席的指示办事。陈毅也不敢例外。只见他慢条斯理地从口袋里掏出“红宝书”,很认真地一页一页翻着,然后,朗声说道:“同志们,请跟我学习一段‘最高指示’。请翻到第271页。”
台下黑压压的批斗者们谁也不敢怠慢,匆忙跟着翻动自己手中的“红宝书”。只听见一片窸窸窣窣翻书之声,人们疑惑地互相交头接耳,弄不明白“第271页”在哪儿?
还没等台下的人们醒过味儿来,陈毅又用他那浓重的四川口音高声朗诵道:“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陈毅是个好同志!’我的检查完毕!”
台下成千上万的“革命小将”顿时给弄懵了,会场一片寂静,几秒钟之后才又重新炸开了锅,骂声和笑声震耳欲聋。原来,“毛主席语录”全书总共只有270页,哪里有什么“第271页”?
周恩来也被这位与自己风雨同舟数十年的老战友的机智幽默弄得忍俊不禁,但他迅速恢复了严肃的神情,对着麦克风向群众大声证实说,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确说过这句话,千真万确!
一场凶悍的批斗会就这样草草收场了。当然,陈毅“躲得过初一,躲不了十五”,他最终也没能逃脱再三再四被批斗,并被“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的厄运。
陈叔亮是作为陈毅手下的得力“黑干将”而被强制旁听了这场批斗会的。他虽是共和国的一级外交官,却连陪斗的“资格”都没有,只是被挤在会场的一个角落里一言不发地听着、看着。他为这位老首长的高贵气节和正义凛然而深深折服。然而,在“文革”的惊涛骇浪面前,人人自危,“顺者昌,逆者亡”,他别无选择。

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内部后来发生了怎样的激烈斗争不得而知,那幅霓虹灯做成的“四个伟大”到底还是被拆除了。执行拆除命令的不是使馆内的青年“造反派“,而是一等秘书熊庆带领另一拨人干的。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那幅巨大的口号放倒。这件事情要是放在国内,那就是一起性质极其严重的反革命政治事件,做出拆除决定者和执行决定者都将被打成“现行反革命”而死无葬身之地!虽说这是在一个特殊的外交环境里做出的无奈之举,陈叔亮也难逃“罪责”,他从此不得安生了。

春节期间一个风和日丽的清晨,一群朝气蓬勃的端华中学生蹬着自行车去郊游。他们一路欢歌笑语,目的地是金边市西面二十余公里处一间正在建设中的中援玻璃厂。
这次郊游的倡议者是初二二班的陈玉蝶。她在放寒假前最后一次班干部碰头会上提议说,春节是我们中国人合家团聚的日子,而祖国的专家们为了完成援柬任务却要远离家乡亲人,在这异国他乡埋头苦干,为我们大家建设一座又一座工厂,我们应该在这个“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时候去看望他们,与他们共度这一美好时光。她的倡议立即得到全体与会者的赞同。留着一个帅气的小分头的班长赵长荣当下拍板将郊游的日子定在年初五这一天,成员以班干部为主,适当吸收少数几个班上的积极分子参加,人数不宜太多,十个左右。大家伙提了几个名字,都通过了。班长责成学习委员高秀兰负责逐个通知到人,叮嘱她切不可张扬。高秀兰认真地在一个小本本上记下了要通知的名单。这位圆脸的姑娘别看貌不出众,长得黑黑胖胖的,但办起事情来却格外细心,从未出过任何差错。赵长荣对她特别放心。
碰头会结束后,阿蝶拽着赵长荣的衣袖,把他拉到一边,笑眯眯地,一脸讨好的样子,小声说:“班长,我再加一个人。就一个人。行吗?”
“加谁?”赵长荣问。
“哎呀,你就别问了。到时你不就知道了?”
“我知道她要加谁了。”彭子超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他们身后悄悄听他们的谈话,他那双浑黄的眼珠滴溜一转,莫测高深地一笑。
“去你的!”阿蝶娇嗔道,“不许你瞎猜啊。”
赵长荣笑笑,很大度地说:“好吧。照顾你一回。下不为例。”
“你当然要照顾我了。这个建议是我提出来的嘛。”阿蝶扬起头,把又黑又粗的辫子拨到身后,理直气壮地说。
赵长荣给逗乐了,又说:“哎,说好了,只能加一个!”
“是。谢谢班长。”阿蝶调皮地抿着嘴,一溜烟跑了。
就这样,林祈平加入了这次郊游的行列中。
这群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在赵长荣的带领下引吭高歌,唱着那首刚在端华学生中流行起来的校园歌曲《我们向着太阳歌唱》,沿着通往实居省的四号公路驭风前行。林祈平、彭子超、陈玉蝶三人并肩骑在队伍的最后头,一路谈笑风生。和平的阳光照耀着他们,年青的脸庞上写着青春多么美好。他们聊到上学期末学校训导处在初高中年级学生中间倡导“每人读一本好书”的活动。
“阿平,你看书多,给我推荐一本吧。”阿蝶显出有点发愁的样子,对祈平说,“我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一本让我感兴趣的书呢。”
“你找了吗?你光顾着跳舞了。”彭子超调侃道。
“讨厌!”阿蝶瞪了他一眼,“我不跳能行吗?春节晚会能办得这么成功吗?”
“嗬——,看把你骄傲的!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彭子超笑了。
“那当然!”阿蝶颇为自豪,斜睨了他一眼。
“我给你推荐一本好书。”林祈平显然没有兴趣再谈论关于跳舞的事情,回到正题上来,“不过,这本书我现在正在看,等我看完了就拿给你。”
“什么书?”阿蝶高兴地问。
“苏联小说。书名叫《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林祈平回答。
“没劲!”阿蝶泄气了,“人家怎样炼成钢铁跟我有什么关系?没意思。不看!换一本。”
“那本书可不是教你怎么炼钢铁的,它告诉你怎么炼人!”彭子超严肃地说。
“炼人?人是咋个炼法?”阿蝶摸不着头脑了,莫明其妙。
“你也看过这本书吗?子超。”祈平问。
“看过。”彭子超点点头,“我现在正在看第二遍。”
“什么书那么好?让我们的彭副班长这么着迷,还看第二遍!”阿蝶笑了,“阿平,快点看完,给我拿来。”
林祈平立时对彭子超刮目相看了,他俩找到了共同语言。
不知不觉之间,便到了目的地——中柬友谊玻璃厂。这是一间中等规模的工业企业,占地很宽阔,像一个巨大的花园。“花园”里耸立着五六间崭新的大厂房,其中安装了两条中国人自己设计制造的全自动生产线,以生产啤酒瓶和汽水瓶为主。柬埔寨地处热带,啤酒和碳酸饮料的消费量非常可观,这间工厂的建成将对王国的工业经济走向自力自强起到重要作用。同时,它也是中国政府为柬埔寨无偿援建的第八座工厂,从盖厂房用的钢筋水泥木材铁钉到生产用的成套机器设备,全部是“免费的午餐”——只要是对全世界的“反帝反修”大业有益的事情,中国从来都是有求必应,而且极为慷慨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