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8日 星期四

祈祷和平....( 连载 -108 ).... 林新仪

             第二十一章  树欲静,风不止 ( 3 )

玻璃厂的建设已接近尾声,正在进入试生产阶段。虽是农历春节,厂区内仍是一派火热的劳动景象。高高耸立的烟囱冒出滚滚白烟,车间里传出隆隆的机器运转声,中国的工程技术专家正在手把手地教当地的工人学习设备的操作规程和产品制造工艺。

林祈平他们的到访受到中国专家组的热情接待。也许是由于春节的缘故吧,专家们分外的和蔼可亲,还破例安排这群小客人参观了厂区和车间。若是在平时,非业务性质的来访者是绝对不许涉足厂区的,只能在设于专家生活区内的会客室里喝茶、抽烟、聊天,而且只要一超过半小时,负责接待的人员便会按规定礼貌地下达“逐客令”。今天能意外得到祖国亲人如此盛情的款待,他们真是有点受宠若惊,心里感到特别的温暖。
在参观厂区时,林祈平看见一位中国专家正在安排工人们往草圃中间埋一些标语牌。这些标语牌是木板制成的,呈长方形,两米见方的样子,做得很精细,镶在一根粗木条上,竖着戳在道路旁边的草地里。木牌刨得溜光,白磁漆打底,上面写着鲜亮耀眼的红色中文字,中文字下面是对照的柬文译文。柬文字是黑色的,要比中文字小许多。
林祈平好奇地一个牌子一个牌子的看,一边看一边读出来: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无产阶级不但要解放自己,而且还要解放全人类。如果不能解放全人类,无产阶级自己就不能最后地得到解放。”
“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全世界人民要有勇气,敢于战斗,不怕困难,前仆后继,那么全世界就一定是人民的,一切魔鬼通通都会被消灭。”
“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这就是帝国主义和世界上一切反动派对待人民事业的逻辑。”
“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社会主义一定要代替资本主义,这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
“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
……。
“小伙子,你好!”
林祈平正专心致志地读着标语牌上的内容,身旁突然响起一个粗犷的声音向他问好。他慌忙扭头一看,眼前出现一位膀大腰圆的彪开大汉,比他高出整整一头,刚刮过胡子的腮帮骨突突的,呈铁青色;上身穿一件跨栏背心,左胸前印着“井冈山红色造反兵团”字样,其上别着一枚金光闪闪的毛主席像章,背心显得小了,紧绷着他一身坚实饱满的球状肌肉,下身则是一条肥大的绿色军裤,大头皮带强劲地勒着熊一样的腰部。
来者虽说一身豪气之中透着霸气,但面容却很和善。他眯缝着双眼,朝林祈平微笑着,又问了一句:“你是华侨同志吗?”
平生第一次听到有人称呼他为“同志”,林祈平心里热辣辣地激动,声音都有些发颤了:“是。您是中国专家同志吗?”
平时,他们都习惯称呼祖国亲人为“叔叔”,今天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就改了口,也直呼对方为“同志”了。
“正是。”大汉向他热情地伸出右手,说:“我姓宋。山东人。欢迎你们来这里做客。我们都是一家人嘛。”
林祈平感动万分,紧握住这只厚实粗壮的大手,只觉得自己的手又嫩又小,完全埋没在一片片坚硬如铁疙瘩的老茧之中,被扎得生疼。
“我说小伙子,你……看得懂这上面的内容吗?”山东大汉指着标语牌,关切地问。
“看得懂呀!”林祈平大声回答,“这些都是毛主席说的话,句句都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好小子!有你的!”山东大汉为自己的“杰作”赢得第一个有水平的欣赏者而高兴得忘乎所以,伸出葵扇般的大巴掌猛地拍了林祈平肩膀一下。
“哎哟——!”林祈平捂着肩胛,疼得弯下了腰。
“哎哟哟,很疼吗?”专家同志立即扶住这位小“华侨同志”,充满歉意。
“没事。”林祈平赶紧挺直起腰杆,轻轻活动一下胳膊,笑笑,又说了一遍:“没事。”
“好样的!”专家同志竖起大拇指夸奖,又问:“哎,你怎么知道这些是毛主席的话呢?”
“我平时也经常读毛选,收听北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广播呐。”
“嗬——,原来你还是个‘学习毛著积极分子’哪!好。好。我回国后一定把这件事情告诉革命同志们,让他们知道毛泽东思想在海外也是非常非常的深入人心!”
“宋叔叔,我不明白,既然这些都是毛主席的话,为什么牌子上不写上标题:‘毛主席语录’呢?”
“你不懂!在国内是必须写的,在国外不行!不能让敌人抓住我们的把柄。宣传毛泽东思想可以有许多不同方式嘛……”
这时,远处传来阿蝶的呼唤:“阿平——,快过来。”
林祈平看见他们的队伍站在百米开外一个大厂房门前等着,阿蝶正拼命朝他招手,叫他归队。他赶紧跟老宋道声再见,便飞奔过去了……。
参观完厂区,中国专家们还在会客室里为这群满怀爱国热忱的华侨青少年举行了一个小型联欢会。茶几上摆满了国产的糖果饼干和当地产的水果,琳琅满目。当负责接待他们的专家组副组长,一位来自福建也是姓林的工程技术人员得知小客人中间还有能歌善舞者,立即从宿舍里拎出一架他从国内带来的鹦鹉牌手风琴,提议来点助兴节目。他是一个技艺熟练的手风琴手,演奏水平绝不亚于文工团的专业琴师。
阿蝶在同学们的哄抬簇拥下走到会客室中央的空地,在林副组长的伴奏下翩翩起舞。她尽情施展从翁老师那里学到的本领,从《北京的金山上》跳到《美丽的草原》,又从《唱支山歌给党听》舞到《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革命气氛被一支又一支革命歌曲和舞蹈烘托得越来越浓烈了,最后是专家们和青少年学生们共同跳起了“忠字舞”,就连最瞧不起男人跳舞的彭子超也不得不随大流,硬着头皮加入舞者的行列。所有的人在《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的歌声中,在毛泽东的标准画像之下,极其认真严肃地跳着舞着,他们的动作参差不齐,有灵巧的也有笨拙的,有熟练优美的也有僵直生硬的,但是,那一颗颗崇敬伟大领袖的红心却是同样的炽热、虔诚、一往情深……
林祈平和他的同学们在这个充满圣洁的革命情操的地方与祖国亲人共同度过了愉快的一天。除了联欢会和丰盛的午餐之外,他们还接受了深刻的“革命思想教育”,聆听专家们给他们讲述许多国内正在发生的轰轰烈烈的“文革”战况、红卫兵小将大无畏的“造反”精神、如何冲锋陷阵“破旧立新”、勇猛批斗“牛鬼蛇神”的英雄气慨,这一系列“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行动”,为的是要打出一个“红彤彤”的“非常无产阶级化”的新中国、建设一个“红彤彤”的“非常革命化的新世界”!林祈平听得热血沸腾,年青的心被红色的幻想填满,他暗暗下决心要在与“黑暗的旧世界”的决死战斗中将自己改造成为一个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
该回去了。他们每个人获得一份珍贵的礼物:一本有专家签名留念的“红宝书”和一枚光芒四射的毛主席像章。林祈平的《毛主席语录》是老宋赠送给他的,扉页上还写了一句勉励的话:“让我们共同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为解放全人类而战斗到底!”落款是:“宋东海”。老宋给他的像章与众不同,是一枚乳白色的瓷质像章,个头比别人的要大一圈,精美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