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9日 星期一

祈祷和平....( 连载 -112 ).... 林新仪

                 第二十二章   山雨欲来 ( 2 )

差一刻六点钟!
李玫芬打断了正在对自己的“黄色思想”进行无情批判的魏小山的长篇发言,说:“今天就学到这儿吧。我还有别的事情。散会!”
简奕诗和徐冰洁有点愕然地瞅着李老师。
“那……下一次呢?”魏小山“斗私”正斗得毫无颜面之时,李老师的散会令使他如释重负。
“下一次等通知。”李玫芬看了看手表,果断地站起来说,“走。都走。快点!”
因为六点钟许晓红的学习小组要使用这间小会议室。三个学生匆匆收拾起自己的学习材料,在李老师的催促下很快离去。李玫芬锁上门,然后下到四楼去给卢萌杰交钥匙,并向他汇报工作。

这么多年来,卢萌杰和王云带着三个女儿一直就住在学校四楼楼梯口一间十五六平方米的狭小房间里,自己不开伙,一家人都在学校食堂吃饭。他的房间的阴面紧挨着一条宽敞的骑楼,平时不论白天夜晚都是凉风习习,这里就成了他小憩和接待教师骨干的地方。
李玫芬来到刘主任的“接待站”时,许晓红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她刚向刘主任汇报完这一段时间在学生中发展进步力量的工作情况,见了李玫芬,她接过钥匙便匆匆上楼去。
“来来来。坐。坐。”卢萌杰对每一个来访者都同样热情,今天王云不在家,他亲自给李玫芬沏了杯茶,“怎么样?刚学习完?”
“唔。”李玫芬点点头。
卢萌杰抬眼望了望墙上的挂钟,说:“谈谈你最近的工作情况吧。只有半个小时。过一会儿有一个朋友要来。说吧。”
李玫芬将她的学习小组近一个月来的学习动态及成员的思想表现作了详细汇报,接着又谈了自己对发展新的学习小组的一些思路。她说:“领导上要求我们要加快发展进步力量的步伐,可我总觉得力不从心。并不是我不努力,而是我使不上劲。我是初三年级的班主任,却要在我所不熟悉的高中年级里头物色优秀的学生组成学习小组,我感到很吃力,勉为其难。我有一个酝酿了许久的想法,是不是可以打破不在初三年级里搞活动这一禁区,在我带的班级里先选拔一些思想表现良好的学生,搞一个初级形式的课外读书活动,经过一年时间的考察、筛选,等到他们入读高一时,就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很快组建一个或两个学习小组,这样做会更扎实、更稳妥些,水到渠成。您说呢?”
“嗯……”卢萌杰对李玫芬富于开创性的思路非常赞赏,他沉吟片刻,以一种谨慎的口吻表态说,“想法总的来说是不错的。可以先从你的班级搞搞试点,但不是现在。还有两个来月就放暑假了。你把你的思路再完善完善。等新学年开始,你接手新的初三班级后再着手进行。我的意见是,读书活动先局限在阅读一些国内出版的中外革命小说和文学作品,如《红岩》、《可爱的中国》、《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青年近卫军》,等等,暂不要学政治理论。每周抽一个下午的时间组织学习讨论,先从提高他们的思想觉悟入手……”
李玫芬认真地聆听着,并在笔记本上作些记录。正说着,楼梯口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章宗林如约而至。
“刚到的?”卢萌杰朝他招呼,“来。坐。”
“中午到的。上郭老板那儿呆了半天。他请我吃的饭。”章宗林回答着,随手从屋里拉了一只小板凳,在李玫芬身旁坐下。
“小李,认识他吗?”卢萌杰问李玫芬。
“认识呀。他不就是马德望国光联校的章宗林校长吗?”李玫芬落落大方地答道。
“正是本人。”章宗林微微一笑,问:“我好像……没跟你打过交道呀,你怎么会认识我呢?”
“我听杨老师常常提起你。她对你赞不绝口。”
“噢。是吗?杨校长现在怎样?她好吗?”
“她现在在我们这里教高中。你应该去看看她。”
“我会去的。”
“刘主任,还有什么事吗?”李玫芬看着卢萌杰,问。
“先这样吧。”卢萌杰想了想,又说,“还有一个问题。你注意一下,最近学生戴毛主席像章来学校的多起来了,这恐怕……不太好。你给你的学生做做工作,劝说他们最好不要戴。这里是柬埔寨,不是中国。别的,……就没什么了。有事我再找你。”
“好的。那我先走了。章校长,你们聊吧。”李玫芬看了章宗林一眼,起身告辞了。
“她是……”章宗林望着李玫芬的背影,问。
“她叫李玫芬。新民学校校长李元琤的女儿。” 卢萌杰回答。
“哦——。原来是她。我跟她哥哥李俊强有过一面之交。听说李俊强回国后被安排去种田,真是太可惜了。”
“无所谓可惜不可惜,坏事能转变成好事。也许,说不定哪一天我们都要去种田呢。”卢萌杰说了一番莫明其妙的话,便岔开了话题,问道:“你太太怎样?来了吗?”
“来了。上个月来的。很不情愿。她还是觉得堤岸好。”
“人家能来就算不错了。需要适应一段时间嘛。俩孩子也带来了?”
“带来了。”
“那就好。总不能一家人两个国家分居呀。你要尽好做丈夫和做父亲的责任哟。”
“那还用说?”章宗林笑了。

章宗林的家在南越堤岸也算是一豪门大户,他与妻子的婚姻原是父亲与另一同乡富商订立的一门娃娃亲。当年章宗林逃离西贡时只有二十三岁,而未婚妻比他小五岁,还未来得及成婚。两年之后,他在马德望立了足,家里人才将姑娘送过来与他成亲。但是,这位娇妻在繁华热闹的大都市过惯了荣华富贵的生活,无法忍受马德望的寂寞与冷清,第二年,她生了个胖儿子,便借口回娘家探亲,不再返回来了。后来,在家人的百般劝说下,她于心不安,倒是每年都来一趟马德望,看望自己这位甘当穷教书匠的丈夫,不过也都是小住个把月就又跑回西贡去了。这一次不同了,章宗林去信给她下了“最后通牒”:如果不愿意到柬埔寨来团聚长住,干脆就离婚算了。于是,在双方家长的软硬兼施下,妻子才勉强同意,带着孩子迁居马德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