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8日 星期六

祈祷和平....( 连载 -120 ).... 林新仪

                   第二十三章  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 1 )
  金碧辉煌的王城克玛林宫,隔着一个宽敞的、绿意盎然的广场,直接面对婀娜多姿的洞里萨河,从古至今,它一直在默默地倾听着奔流不息的波涛诉说一代又一代高棉人的历史和传奇故事。
这是一条不甘寂寞的河流。它从南北纵贯柬埔寨的湄公河主干分流出来,折向西北方向注入闻名于世的洞里萨湖。年末年初的几个月是它的枯水期,这时的它,就像一个腰身纤巧的热带妙龄少女,美丽、文静、腼腆;一旦到了盛夏时节,从上游呼啸而来的洪水便将它变成一条暴怒的巨蟒,它的河面宽度会陡然猛增数倍,浊浪滔天,野性十足!


暑假里的一个清晨,风和日丽,林祈平骑着自行车,吹着口哨,来到王府前的河边游泳。
这是一个天然的露天浴场。法国殖民时期修筑的、绵延二十余公里长的钢筋混凝土河堤在保护王城免遭特大洪水袭击的同时,也为市民们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免费游泳场所。
林祈平将自行车放倒在呈45度斜坡的河堤上,眺望着宽达八九百米的河面上气势磅礴、滚滚流逝的波涛,胸中不禁涌起一股豪气、勇气,脱口吟诵出苏东坡那首千古绝唱:
大江东去,
浪淘尽
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
人道是
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
惊涛拍岸,
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
一时多少豪杰!
……
阿平——。阿平——。一个姑娘清脆甜润的声音在呼唤。
林祈平扭头一看,只见陈玉蝶站在不远处的河堤坡面上朝他使劲招手。姑娘身穿一件浅蓝色短袖花布衬衣,披肩秀发在晨风的拂弄下飘飘逸逸,脸蛋荡漾着甜美的笑容,整个人儿在旭日东升的光辉中婷婷玉立,楚楚动人。
林祈平怦然心跳,喜出望外,立即掫起自行车,飞跑过去。
“你,怎么,在这儿?也来,游泳吗?”阿平喘着气问。他刚才跑得太猛了点儿。
“不。是陪我哥哥来的。他们让我帮着看车子和衣服。”阿蝶朝斜坡上撂着的两辆自行车和一堆衣物努努嘴,笑眯眯地瞅着阿平。
“你大哥二哥都来啦?”
“唔。你也是来游泳的吗?”
“是呀。”
“你瞧瞧,这水多浑、流得多急呀。还是别下去吧。陪我说会儿话不行吗?”
“那不行!我几乎每天都来这儿游泳,没事!”
“那你可得小心点儿。你没带救生圈,可别往远处游,会有危险的。”
“不怕!我今天就是要往远处游。‘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你可别吓唬我啊。”
林祈平淡淡一笑,没再言语,把自行车往斜坡上一倒,迅速脱去上衣和短西裤,他是在家里穿好了游泳裤来的,然后,就一颠儿一颠儿的往河里跑,头也不回地甩下一句话:“替我看好单车。我要横渡过去!”
“天哪!阿平,你疯了?哎,你快回来!阿平——……”阿蝶跳着脚喊。
但是,不管阿蝶怎么喊叫,林祈平就是充耳不闻,他决心要在阿蝶面前做一回真正的男子汉。于是,在阿蝶近乎央求的喊声中,他义无反顾地一头扎入浑浊的河水里。
阿蝶在岸上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来回转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担心阿平那瘦弱的身体根本战胜不了这凶险的急流。她猛然想起俩哥哥,赶紧在河里戏水的人头中挨个搜寻,可却怎么也找不到。
正当阿蝶万分沮丧之时,陈玉彦、陈玉杰哥俩儿湿漉漉地从水里走上岸来。大哥陈玉彦一只胳膊勾着一个汽车旧内胎做的救生圈,另一只手不断拍打着头部的太阳穴,让灌进耳朵里的水往外流。
“大哥、二哥,你们总算回来了。真急死人!”阿蝶仿佛盼来了大救星。
“大妹,你怎么啦?”二哥从地上拿起一条浴巾擦着身体,问道,“这单车和衣服是谁的?”
“阿平的。大哥二哥,你们快想想办法帮帮阿平吧。”阿蝶央求道。
“阿平是谁?他怎么啦?”大哥诧异地问。
“阿平是我同学。就是,就是林主任的儿子。你们看看,这么急的河水,他还要横渡,多危险呐。”
“他在哪里?”
“喏,在那儿。游到最远的那个。”阿蝶指着河面说。
在河边游泳的人不少,但敢远离河岸的人却不多。林祈平已经游出百米开外,身边仅有的两三个泳者都已开始往回返,不再往前游了,只剩下他一个人还在水中一挺一挺地前进。
二哥用手掌在前额挡住阳光眺望了一会儿,生气地说;“这个楞头青,胆子也太大了。这么急的河水他还敢横渡?不要命了?你为什么不拦住他?”
“我拦不住呀!你们快想想办法嘛。”阿蝶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有什么办法?他都游出那么远了,我们能怎么办?”二哥气得直瞪眼珠,一付无可奈何的样子。
“不行!要出事的。”大哥沉默片刻,果断地说,“我去接他。”
“你行吗?要不,我去?”二哥的身体比大哥要壮实。

“不。你刚才游得太猛了。我没怎么游,体力比你充沛,还是我去吧。你们在这儿等着。”大哥说完,抱着救生圈飞跑下去,扑入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