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5日 星期三

祈祷和平....( 连载 -121 ).... 林新仪

                第二十三章  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 2 )
林祈平凭着一股热血之勇,在汹涌湍急的波涛中搏击前进了百余米,突然,一个浪头迎面扑来,他躲闪不及,着着实实呛了一大口黄汤。他停下来,换成踩水动作,以便喘口气。这时,他终于发现,自己做出了一个极其错误的决定。
怎么办?算了,别再逞能了,回头是岸。那哪行呢?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岂不贻笑大方?不。绝不!好马不吃回头草。没有退路了,只能向前进!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不能自己把自己打败了。人生于世,不是为了被打败的!游下去,万万不可气馁!
“喂——,小伙子,往回返吧。”
“再往前游龙王爷就要招你做女婿啦。”
离他不远处,最后两个好心的泳者向他喊话,然后便调转方向,朝岸边挥臂划水而去。
林祈平边踩水边环顾四周,空旷旷的大河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他的心脏倏地抽紧了。他陷入强大的孤独之中,一股莫名的恐惧袭上心头,而且迅速产生反应,他只觉得四肢发软,肌肉乏力。他清醒地意识到巨大的危险正悄悄向他靠拢。不行!必须振作起来!
“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下定决心……”他高声唱起了这首在当年非常流行的毛语录歌,给自己壮胆。的确很神奇,这一唱,勇气和力量又重新注入他的身躯。他恢复了镇定,又一次战胜了打退堂鼓的念头,继续奋力击水前行。
雨季里的山洪不仅使这条本来很清亮的河流变得浑浊不堪,而且一反往日的脉脉温情,咆哮的河水像一匹红鬃烈马,狂野不羁,以摧枯拉朽之势一泻千里,任何想用强硬的方式去征服它的企图,在这浩翰的大自然伟力面前都显得那么渺小而可笑。
林祈平唱了两遍“下定决心,不怕牺牲”之后就把嘴巴闭上了。因为张嘴唱歌容易呛水,而且也颇消耗体力,肺活量不够用。他于是改换另一种自我激励的方式:遐想。他的意识就像眼前的流水一样,绵绵不断交替变幻着几个他平日特别崇拜的文学作品里的英雄人物:亚瑟如何在南美洲的山林里饱受折磨和屈辱而成长为一个令蹂躏他祖国的敌人心惊胆寒的绰号叫牛虻的冷面斗士;保尔·柯察金是怎样在炮火中驰骋在严寒中修铁路在双目失明和瘫痪之中完成他的撼世名著;身陷囹圄的共产党人江雪琴十个手指头被钉上尖利的竹笺血流如注那是怎样一种疼痛而她竟然还能挺住……
意识的流动与河水的流动激烈搏斗着也相互交融着,托着他一米一米地顽强挺进、挺进。
为了克服急流的冲击,他从一开始就不能直线前进,而必须与河岸保持一个角度斜向游动,才不至于被冲到下游很远的地方。但是这样一来,他就不得不多承受一道来自巨大流体的冲击分力,而且越靠近河流的中心地带,这一冲击分力也就越大。
除此之外,林祈平还要随时提防、躲开上游飘浮下来的污七八糟的秽物:不慎落水淹死的牲畜尸体、枯朽的木头、成团成片的水葫芦……。他已无暇顾及孤独,也不再害怕了,他必须高度集中精神,运用心智去应付、化解眼前各种环生险象,巧妙地避开灭顶之灾。
其实,林祈平并不缺乏在江河中作长距离漫游的经历。他的游泳动作虽不规范,却很实用,再者,他的水性极好。这要感谢妈妈的“教子有方”。
在他六岁那年,妈妈带他到一处名叫“响水”的山涧去旅游,同行的还有章宗林等几位国光学校的老师。那时的他不谙水性,站在急流哗啦作响的山涧旁不敢伸脚,妈妈趁他不备,从背后毫不留情一巴掌就把他推到水里。他拼命扑腾,灌了一肚子冰凉的涧水。山涧仅有十来米宽,也不算太深,大人站在水里沒及脖颈,不会有危险,可他是三尺小童,压根儿够不着涧底,只得拼命挣扎,求生的本能终于使他笨拙的从水中冒了出来。他就这样学会踩水。接着,章叔叔又教了他几个游泳动作的基本要领。他悟性很高,两天后返回马德望时,他已经学会自由式、蛙式和仰泳了。
后来,在磅针,他经常到宽阔得多的湄公河里游泳。当然,是在谭真叔叔的陪同下。谭真不但教会他许多在水中如何处理一些危险情况的常识,还时不时的带领他游上一段中长距离,最远一次游了大约两公里。
然而,今天却不同以往,他必须自己一个人面对这滚滚的急流波涛,这也是他平生第一次横渡如此凶险叵测的滔滔大河,没有人在旁指点他应该怎么去应对,全凭他平日积累起来的智慧和强烈的生存欲望。
生命,在威猛的大自然面前的确很渺小、微不足道,但大自然之神从来就非常怜惜、敬重那些不屈不挠的生命。只要锲而不舍,总有机会。
呜——。汽笛长鸣,一艘客轮由西向东逆水驶来,碾碎了重重波浪,卷起千堆雪。林祈平在水中站住了,他喘息着,目送这个傲慢的家伙在隆隆的马达声中从眼前慢吞吞地滑过。他的身体明显感受到来自被客轮的螺旋桨搅乱了的流体力场无规则的剧烈冲击。他尽量调整好姿态,手和脚顺着水的力道波动轻松自如地划着,用心体会谭真曾给他讲过的“四两拨千斤”的原理。
他在水中稳稳站住之后,便不经意地回头看了一眼。他发现他已经游出一半距离了,现在的位置大约是河的中心,不禁欢欣鼓舞。而更令他喜出望外的是,他看见身后百米开外有一只黑色的救生圈在飘浮前进着,很显然,救生圈的后边有一个人在控制着它的方向,这个人肯定也是一个横渡者。他不再是孤军奋战了。他兴奋不已,忍不住跳起来朝救生圈挥手致意。

然而,就在他分心的一瞬间,巨大的危险悄然逼近了。刚驶过去的客轮遮挡了他的视线,一大片绿油油的水葫芦躲在客轮旁边伺机向他猛扑过来。当他惊醒时已经晚了,团团簇簇的水葫芦迅速将他包围在中间,裹挟着他往下游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