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5日 星期四

紅楓片片情(詩文集)-連載-47….(曾習之)


鞠躬盡瘁  永垂不朽
──謹以此文追悼洪金福主席

去年十二月十七日,凌晨二時,人人尊敬的洪金福主席,溘然離開了人間,連一句囑咐也沒有留下,便匆匆走了。他那麼突然的離去,致使其家人、同事,以及親友們都感到無法接受,因此大夥都無限哀傷。十二月份,正值我夫婦倆都在美國;十二月十八日晚,忽接摯友陳福源兄掛來的長途電話,報告了洪金福主席因心臟病發遽逝之噩耗,霎時間,猶如晴天霹靂,使我們難過得許久說不出話來。我深為愛城僑社失去一位好領袖,為洪府失去這位強大的支柱,為我們失去一位知心好友,而感到無限哀痛。洪主席的英年早逝,良才夭折,實在是件無法彌補的巨大損失啊!

三月底,我的內人廖如真才由美國歸來;掐指一算,洪君謝世,不覺將近四個月了。然而四個月來,我倆心中卻一直在懷念著洪金福主席,一直在惦掛著他的妻兒。由於洪君舉殯之日,我倆未克親往上香致祭,心中一直歉疚不已。故此,便不怕冒昧地請好友陳水鏡兄徵得洪太的同意之後,便於四月八日晚上八時,在水鏡兄的陪同下,三人一齊親往洪府探望洪夫人與兩位公子。進入屋裏,當我和洪夫人及兩位天真可愛的小公子英傑、英俊握手時,一陣惻隱之心、感傷之情湧上心頭,喉嚨哽噎。在洪太引領下,我們三人先行到洪金福君之靈位前,上香鞠躬,誠致哀思和悼念,此時,三個人不約而同地淚水盈眶。在一小時懇切傾談中,我們向洪夫人瞭解了一些有關洪君的情況。茲特寫下此文,藉此謹致哀思和悼念。

(一)
洪金福先生去年十二月六日,剛從大陸各地考察訪問歸來。在大陸十天中,他曾走訪了廣州、廈門、天津、北京;返回愛城家裏後,人還好好的。不過洪太卻發現夫君臉色比較蒼白,神情也顯得有些倦態,便再三追問他:「是否很累?有何不適嗎?」洪先生總是漫不經心地笑答道:「在大陸吃住都很好,人很輕鬆,沒有什麼問題。」第二天,他便按照其原訂工作計劃時間表,早出晚歸辦理各項會務與私務,但是,過了幾天,他感覺不適了。洪太見其狀不對,便想帶他到「大學醫院」檢查;可是離去年六月份預約總檢的日期﹝九七年一月x日﹞還差一個多月才到,於是便於十二月十三日,先送他入「灰修女醫院」求診。診斷為:紅血球過低,必須住院輸血治療。當天下午,家人送稀飯給他吃,餐畢,幾個人坐在床邊和他聊天;當洪太打電話請她母親進來看看老洪時,他還說:「何必這樣緊張!」頃刻之間,突見他的頭臉驟然大動作的低垂下來,人隨即昏倒。醫護人員馬上進來急救,未醒;隨即送往「大學醫院」搶救,也不見甦醒;於是決定開刀搶救,仍然回天乏術,終於十七日凌晨二時,不治逝世,享年僅四十五歲。

(二)
洪金福主席溘逝,聞者無不傷心哭泣,奔走相告。十二月廿一日舉行告別公祭,前往「中華文化中心」禮堂致祭追悼的人流,上自三級政府長官、議員,中國駐溫哥華總領事,全城數十個社團之代表,下至街坊男女老少民眾,把整個大廳擠得水洩不通。三百多個鮮花花圈,以及無數輓聯條幅,擺滿在大廳四週的地上,掛滿於四面牆壁上;唁電、唁函來自國內外的四面八方。肅穆、莊嚴、盛大、隆重,備極生榮死哀之情景、場面與氣氛,前所未見。親臨致祭、送別洪主席的所有人士,無不涕泗縱橫,尤其是住在耆英大廈諸父老姆嬸們,更是失聲痛哭,整個大禮堂籠罩著一片悲戚哀傷之氣氛。
洪金福主席謝世的翌日,在一個風雪交加的下午,忽有一隻巨大蝙蝠,從天上逕飛進「中華文化中心」大門內,並怡然自得地繞廳盤旋了幾週,才棲息於台上,並讓焦根基先生將它的英姿拍攝了下來,刊登於報端。這是巧合?抑或洪主席的靈魂回歸,以顯示他捨不得由他一手創建起來的會所呢?!人們儘管可以如此順理成章地編織一段美麗動人的神話故事,來標榜和謳歌洪金福主席在生時的豐功偉績,以及其光輝不朽的高大形象!然而,敬愛的洪主席畢竟是走了。

(三)
洪金福先生一九五一年九月廿日生於福建省廈門市,後移居香港,一九六八年在港高中畢業後,不久便赴笈加拿大。先在亞省學院預修一年英文各科課程之後,旋於一九七一年夏考入亞省大學生物化學系,一九七五年畢業,獲得藥物學學士學位。畢業後留校,在生物化學研究室當研究員,從事研究工作一年。七六年秋,轉往加拿大鐵路公司(CNR)工業服務部,擔任文書工作長達十三年;八九年十月才奉調往省政府外貿與旅遊處任亞太地區代表、顧問,直至九五年。九五年以來擔任飛鷹﹝亞太地區﹞副主席。
洪先生早在大學求學時期始,便先後發起創立「亞省大學中文圖書館」,並擔任首、二屆主席﹝七一至七四年﹞;七四至七六年擔任「愛城華視」秘書;七四至八○年創立「亞省大學畢業生協會」,並連續多屆擔任該會主席;七八年至今創立「點城華人社區服務中心」並擔任主席;八五至九一年領導創建「點問頓中華文化中心」大廈;八五年以來一直擔任「點問頓中華會館」、「點問頓中華文化中心」主席、副主席,領導建成「華人耆英大廈」,建立「中華牌樓」,重建「中華會館」,領導籌建「華人安老院」......等等。
洪主席廿七年如一日,全心全力、任勞任怨、無私忘我地為愛城華人大學生、為印支華裔難民、為新老移民、為華人耆英、為全城華裔同僑的文化、慈善、福利、公民權益......等公益事業,作出了巨大的貢獻,取得了光輝彪炳的成績,立下了眾口皆碑的功勳,因此屢獲三級政府有關部門的褒獎:「愛城傑出公民獎」,「加拿大移民部義工獎」,「加拿大移民服務獎」,「亞省移民安置委員會長期服務獎」,以及「亞省傑出成就獎」等等。由此可以充份證明,他對亞省、對愛城民眾的傑出卓越的貢獻。
雖然洪主席素來急公好義,無私奉獻,並且已取得輝煌的成績,然而他卻從不居功自大,盛氣凌人,反而一貫以謙虛謹慎、和靄可親、戒驕戒躁、樂於助人等優良品德和作風,而贏得同事們和會員們的敬慕和讚美,從而更加提升了他的聲望與信譽,並因此更造就他成為愛城難能可貴的領袖。
洪金福先生對我們來自越棉寮的新移民及其社團,也非常關心。本人八七至八九年擔任「越華會」會長、九四至九六年擔任「越棉寮華人敬老社」社長時,便經常獲得洪主席的熱情誠摯的相助,不僅促進了會務的順利發展,也增進了彼此的情誼。
數年前,洪主席雄心勃勃地代表中華會館買下了「文化中心」後面的幾幅地皮,計劃籌建「愛城華人療養院」,並已獲得省政府的批准,後因省政府負債累累而使大計擱置;在萬般艱難的困境中,他毫不氣餒,仍以百折不撓的毅力與精神,將籌建「療養院」的計劃,變通為「安老院」提案,終於獲得通過與批准。在他鍥而不捨地領導與推動下,籌建「安老院」的紙上計劃,已付諸動工興建的階段了,並且即將竣工落成。然而,萬萬料想不到,正當工程順利進行之際,正當洪主席年富力強的時候,竟遽然撒手人世,永遠再也不回來地匆匆走了!怎不令他的同事,以及全城同胞悲痛哀傷不已呢?!

(四)
敬愛的洪金福主席,你為亞省、為愛城的華人同胞和各族人民,創立了豐功偉績,你真正不愧是亞省、愛城最難能可貴的英明能幹的好領袖!
洪主席啊,全體華人同胞、各族加籍朋友們都在同聲讚頌你!衷心感激你!永遠紀念你!全城同胞都為你過早離去而同聲痛哭啊!
尊敬的洪金福主席啊,你雖然過早溘逝,但你已能在你那短暫而寶貴的四十五個春秋裏,十分出色、十分光榮地完成了你的人生使命啦!
安息吧,洪主席!

(一九九七年四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