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31日 星期二

烽火岁月....( 连载 -02 ).... 林新仪

第一章   胜者为王 ( 1 )
        19755月。越南南方。
西贡市。凤凰路82号。
当地老百姓几乎无人知晓这座豪宅竟然是前“越南共和国”总统阮文绍的官邸。如今,它里面临时驻守着一支隶属越共316师团Z30小团的别动小分队,小分队的头儿是黎文清上尉——一个相貌英俊却又非常严厉刻板的战斗英雄。因他排行老三,战士们称呼他为“三清”。
入夜,豪宅灯火辉煌,宽敞高雅的大客厅里正在开会,三清上尉神情严肃地听取每一个战士的汇报。今天一整天,他将他们撒了出去,侦察残余敌伪的活动,探听民情动向,现在他需要结果。
越南战士中有许多人原籍是西贡及附近乡村的,他们在城市里有不少亲戚朋友关系,他们主要汇报通过这些关系了解到的关于前敌伪军官的一些动态。因为前不久,越共军事管理委员会发布了一道命令,限令前“越南共和国”军队上士以上军衔的各级军官必须在指定时间到指定地点集结,以接受革命政权的政治审查和思想转换教育,违抗者后果自负。这一严厉的命令在社会的某些层面上引起了不小的骚动。那些已经脱掉军装的前敌伪军官更是人心惶惶,他们非常害怕这是一个精心设计的圈套。马上就有流言四起,说是有几个强硬的高级军官拒绝按要求集结,而且已经逃入中西部山区揭竿起义,啸聚山林,组织起反抗越共新政权的游击武装。他们还派人潜回西贡向昔日的部属同僚或散发传单或口头动员,警告他们不要像绵羊那样温顺,窝窝囊囊的到指定的什么鬼地方去集结受训,那是一个危险的陷井,一旦跳进去,便会永别妻儿,一去不复返!要想活命,惟有抗争到底。抗争之路就是:上山打游击!
对于越南战士们的汇报,三清只是静静地听,并不感到太多的意外,因为这些关于前敌伪军官的情况他在今天上午前往军委参加一个秘密军事会议时就已经知悉了。他还知道上头已经做出了果断决策,要将这些从解放之日起就已沦为草民的前敌伪军官武力押解遣送到几个远离城市、远离文明且无人知晓的蛮荒之地去强迫他们“劳动改造”,以防他们重新作乱。至于改造时间将会多长则没有设定上限,说白了,与“无期徒刑”并无实质区别。这一机密级别为最高的决策将在整个战后的南方实施。那些企图逃跑或违抗改造者,等待他们的结局将是“从人世间永远消失”!
这在理论经典中是能找到依据的,如若不信你可以去翻翻马列著作,你会发现,老前辈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就曾有过这样的论述:无产阶级取得胜利之后,一定要无情地彻底地摧毁全部旧的国家机器!
因此,做为“旧的国家机器”的重要组成部分,前敌伪军官是死是活是安分守已还是犯上作乱都无关大局,反正他们是迟早要被消灭的一群人,必须被新的国家机器彻底碾碎,不值得同情也不值得关注。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是一条关于战争的法则,人类战争的历史从来都是依照这一法则而书写的,无一例外。
三清特别关注的是堤岸华人的动向。前几天,上级让他看了一份题为《西堤华人现状简介》的内部机密材料,该材料是由越共领导下的“华运”系统编写的。他从《简介》中了解到这样一些情况:目前在西贡—堤岸生活着大约八十万华人,占全市人口的六分之一。他们大多数人从事工商业经营,属资产阶级甚至是大资产阶级,他们的资产总额高达四五十亿美元,无形中控制着南越经济40%以上,可谓举足轻重;华人的思想状况比较复杂,但主要分为亲台湾的和亲北京中共的两大派系,但也有相当大一部分人游离于这两派之外,他们逃避政治,明哲保身,不管谁上台执政,只要有生意可做有钱可赚就行;在文教界和工商界中还秘密活动着一批具有中共关系背景的进步人士,他们直至目前仍然还是我们的朋友,但以后就不好说了;无论是亲哪一方的或是取中立姿态的,华人都不会主动与新生革命政权为敌,但鉴于他们手中掌握着雄厚的经济实力,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极有可能影响全局的稳定,特别要注意的是那些有中共关系背景的人正在悄悄地、迅速地扩大他们在华人中的影响力,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对我们的政权构成实质性的威胁。
这份《简介》属绝密材料,只供上尉以上级别的越共军官传阅,华人军官除外。这是越方华运组织为越共中央制定如何处置战后华人社会的政策而编写的,牵涉到越南南方150余万华人的生存命运,其指导性意义非同小可。三清深知其中的利害关系,当然不会向手下这些华侨战士透露一星半点,更何况Z30小团长四米大尉在给他看材料时已经再三叮嘱千万不可对Z30的华侨弟兄谈及材料中的任何观点与内容。实际上,三清和大多数南方同志一样,对中国、对华侨华人的评价和看法与北方来的干部有很大的不同,好感多于反感,但是,他对华人社会的整体了解也是很模糊的,他需要掌握更多的真实情况。
然而,眼前的彭子超等四个华侨战士向他汇报的情况却令他大失所望。他们几乎众口一词高唱“赞歌”,说什么华人们都表示要“真心实意地拥护革命政权”呀、“一定要遵纪守法,为建设社会主义新越南而贡献力量”呀,等等,都挺动听,却很空泛。只有越语还不算很流利的、最后一个发言的林祈平倒是说出一些让他真正感兴趣的东西来。
林祈平说,目前堤岸的华人工商界民心还是相当动荡的。现在市面上流传着一些不利于我们的谣言,譬如说,革命政权正在酝酿社会主义改造计划,准备没收华人资本家的财产;新政权和旧政权一样,不准华人恢复原国籍;共产党要把所有的有钱人统统遣送到深山老林里去劳动改造,等等。有许多人受到这些谣言的蛊惑,惶惶不可终日,有的人甚至开始变卖家财,准备伺机出逃外国;还有一些不法商人利用战后生活物资严重匮乏之机,大炒黑市买卖,哄抬物价,扰乱市场经济秩序……。

林祈平的汇报显然是经过认真准备的,不象其他四个华侨战士那样漫不经心。但他在发言过程中却发现彭子超两次向他投来不满的一瞥,不知何意。他从三清和缓的脸色上可以看出上尉对他的汇报是满意的,至少是认可的,只不过三清是个很严厉的上司,对战士从来就很吝啬表扬词汇,能给你一个微笑就算是对你的奖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