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日 星期一

祈祷和平....( 连载 -122 ).... 林新仪

               第二十三章  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 3 )
“啊——!”在岸边一直全神贯注地眺望着林祈平的阿蝶目睹这一情景,失声惊叫。她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她努力睁大眼睛,紧盯着那一大片急速飘去的水葫芦,默念道:“阿平,快出来!快出来!”
“他水性不错,不会有事的。”陈玉杰这样安慰妹妹。其实他心里也在为林祈平捏把汗。他担心的另一个问题是,万一真的发生不测,他们兄妹仨如何向林主任和杨老师交代?杨老师还是他的语文教师呢。
在河里奋力追赶林祈平的陈玉彦对前方发生的事情却浑然不知。因为他要随时提防救生圈被急流冲走,这不仅使他不能密切关注阿平的动向,还大大影响了他的跟进速度,无法尽快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他很后悔下水之前没找根绳子将救生圈拴在腰部。他游了一大段后,感觉体力不济了,便伸出一条胳膊勾住救生圈,想歇息一会儿,顺便观察一下前方的情况。但是,他惊愕地发现,阿平不见了!除了很大一堆刚刚飘过去的水葫芦,河面上空荡荡的,只有起伏的波涛,一个人影都没有。他仿佛掉进了冰窟里,从头顶凉到脚跟。这下惨了!这可怎么办?……他全懵了,不知所措。

此时的林祈平,正在重重叠叠的水葫芦中间搏斗。
他一时乱了方寸,两只胳膊拼命挥舞、乱抓乱拍,企图将这些围困他的绿色怪物驱散、赶走,但他越是挣扎,就越是被紧紧纠缠住,空耗了许多宝贵的体力。水葫芦细如须发的根密密匝匝的,里头有无数寄生的小虫子,趁机爬到他的脸上、钻进他的鼻孔和耳朵,几乎使他窒息。
这回玩完了!他绝望地喘息着,笨重的身体在一点一点的往下沉、下沉……
就在这生死悠关、命悬一线的时刻,谭叔叔的声音蓦然在他耳边响起:“记住,遇到危急情况时一定要冷静,却莫慌乱,要知道你是在水里,保存体力至关重要。不要蛮干,要用脑子思考,想出脱险的良策。”
他迅速恢复了自信,不再胡乱扑腾,而是踩住了水,大脑像过电一般飞快地思索对策。他突然感觉到胸部以下的身体没有被任何东西缠绕着。原来,这种水生草本植物的根须虽然很密但却很短,这一性状特征恰恰是为了适应在随波逐流的环境中生存繁殖而设计的。天不灭我也!林祈平急中生智,他找到了破敌之策。只见他将双臂并拢,朝上伸直,张大嘴深深吸了一大口气,然后猛地往下一沉,潜入水中,直至手掌的触觉告诉他已经摆脱了水葫芦的根须,就立即放平身体,像青蛙一样玩命地逆水游动。成败在此一举,他只有几十秒的时间可用。他奋勇地游着,连吃奶的力气都使上了,一直到肺活量用尽,那口气实在憋不住了,这才飞快窜出水面。
哈哈,成功了!那一大片可恶的水葫芦终于被彻底甩掉了!
他贪婪地大口大口呼吸着清新潮湿的空气,以胜利者的姿态向天空伸出一只拳头,为自己的智破“强敌”而兴高采烈。
歇息片刻,他不敢怠慢,重新调整好身心状态,朝既定的目标——对岸的水净华半岛——继续前进……

“二哥,快看。快看哪!阿平冒出来了!他真棒!”岸边的阿蝶高兴得又蹦又跳,笑得格外灿烂。
“我说过他不会有事的嘛 。”陈玉杰对妹妹的激动不以为然,不过,他心里悬着的石头总算可以放下了。“他要真出了事,我们可就糟了。”他又轻声嘟哝一句。
“不许你胡说!”阿蝶生气地瞪圆眼珠,嗔道。
“好好。不说了。不说了。”陈玉杰赶紧投降。
正在河里漂流的陈玉彦看见林祈平重新浮出水面,虽是虚惊一场,却不由得对这个比他小五六岁的小伙子平添几分敬意。他隐约感觉出妹妹对阿平的友情似乎非同一般。他顾不得多想,立即加快追赶的速度。

当林祈平的双脚触碰到对岸河滩里软乎乎的烂泥时,紧绷着的身心顿时松弛了下来。“到了。我成功了!我成功了!”他默念着,挺直身子站立起来,踉踉跄跄朝岸上走了几步,便一屁股瘫坐在漫着水的泥地上。
啊——!坚实的感觉真好!这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征服感和满足感,妙不可言。他的确累坏了,苍白的脸上绽放着胜利的喜悦。他要好好的休息够了,让体力充分恢复,才能去迎接下一个挑战:往回返。
十分钟之后,那只硕大的黑色救生圈也靠岸了。当救生圈后边的人从水中站立起来时,林祈平立刻激动地叫喊:“大哥,怎么是你?”
“你……认识……我吗?”陈玉彦抱着救生圈,一边往岸上走一边气喘吁吁地问。
“当然认识。阿蝶老是跟我念叨你的事,我大哥长我大哥短的,说你会玩四五种乐器,聪明过人、才华横溢,一提起你她就无比骄傲自豪,你可是她心目中的崇拜偶像……”平时不善词令的阿平今天不知怎么的竟然如此伶牙俐齿,出口成章。
“行了行了。”陈玉彦板着脸孔,不屑一听的样子,“别拍马屁!阿蝶可从来没跟我提起过你。”
“那是因为她不好意思。”
“嗬——!你小子还挺……挺自信?”
“那当然。没点自信敢横渡过来吗?天下英雄,惟大哥和我也……”。
“呸!要不是阿蝶苦苦央求我快来救援你,我才不会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呢。你瞧瞧这河水,多危险呀。”
“确实是危险。我刚才差点儿就被卷走了。”
“卷走了活该!匹夫之勇!我看你等会儿怎么游回去?”
“这不是……有大哥你保驾护航吗?”
“保驾护航?你以为你是谁呀?你小子……卟哧。”陈玉彦给气乐了。
“说点正经的,大哥,咱们得要补充补充体力,找点吃的东西。”林祈平感到饥肠辘辘,饿不可耐了。他早晨从家里出来时就空着肚子。
“上哪里找吃的?我身上一文钱都没有。”

“我来想办法。你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