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6日 星期五

祈祷和平....( 连载 -123 ).... 林新仪

                  第二十三章  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 4 )
林祈平爬上一个不太高的土坡,眼前豁然出现一片开阔的蔬菜地,其上长满生机盎然的西红柿株,每一株都沉甸甸的挂着五六个西红柿果,有青绿色的也有红艳艳的,令人馋涎欲滴。他曾经听一些横渡者说过,对岸的水净华半岛上种了好一大片西红柿,随便吃,只要你不拿走,就没事。

林祈平像只土拨鼠钻进了菜地里。他毕竟是一个受过斯文教育的孩子,知道不付钱拿人家的东西叫做偷窃,是一种不光彩的行为,但是现在确实是饿晕了,特殊情况特殊处理,管他三七二十一,先填满肚子再说。他蹲在地上挑了两个饱满欲裂的熟透的西红柿,狼吞虎咽地吃起来。仅几秒钟他就干掉了一个,鲜红的果汁顺着他嘴角流淌着,他顾不得擦抹,又将第二个塞进嘴里。
“嘿,你这小毛贼,敢偷吃我的番茄!”
一个威严的声音用柬语申斥,在阿平的头顶上轰鸣,把他震得一激灵。他惊愕地抬起头,才发现他身旁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三个人。傻了!
这三个人有两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年青的胖女人。两个男人一个瘦如竹竿,脸皮皱得像块老干笋,叼着支烟卷,一口参差不整的牙齿和手指甲都被烟油熏得焦黄,一看就是个大烟鬼,他的面相尽管实在令人不舒服,但一双三角形的眼睛却分外和蔼;另一个男人光着黝黑的膀子,肌肉呈球块状凸起,显然是一个长年在田间劳动的农夫,他的脸看上去像根苦瓜,再加上使劲虎着,益发的丑陋不堪。那个胖女人长得虽不算好看,倒是蛮喜兴可亲的,她正抿着嘴偷笑,一双小眼睛和两颊上浅浅的酒涡好像在告诉阿平他们其实并无恶意。
“我……我不是毛贼。”林祈平羞愧地站起来,木讷道,“我是游泳的,刚……刚横渡过来,饿……饿极了,所以,就吃……吃了一个,就算我买你们的不行吗?我给钱……”
“好哇。拿钱来!”苦瓜脸男人伸出一只粗糙得如同树皮的手,不依不饶。
林祈平哪里有钱?他没想到这一招“以攻为守”的把戏玩砸了,对方竟然如此咄咄相逼。他尴尬极了,下意识地伸手去摸口袋。可是哪有口袋?他上身光着,下身只穿一条游泳裤。
“对不起。我……我……忘了带钱了。下回一定……”
“下回?没有下回!大爷我概不赊账。怎么,真的没钱?”
“真的……没钱。”
“那就把你的游泳裤脱下来!”
林祈平臊得脸红直到耳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快脱呀!”苦瓜脸又吼了一声。
哈哈哈……。大烟鬼终于忍不住了,捧腹大笑,笑得把眼泪都挤了出来。
“你真不是个东西!”胖女人竖起一根食指戳了一下苦瓜脸的脑袋,用越南话笑骂道,“你是不是经常这样欺负小孩子的?”
苦瓜脸嘿嘿干笑两声,也用越南话回答:“逗他玩的。”
林祈平听不懂他们说什么,愣怔着。
“好了好了。”大烟鬼笑够了,用相当纯正的潮州话对林祈平说,“不要你的钱。跟你开个玩笑罢了。你刚才说你是怎么过来的?横渡过来的?”
“是呀。”林祈平总算整明白原来苦瓜脸是在拿他寻开心。
“这么大的河水,你……你就这样横渡过来?”
“这算什么?我最远游过两公里呢。”
“你小子还挺能吹牛。”苦瓜脸撇了撇嘴,不屑一顾,“吃饱了没有?吃饱了赶紧走。”
“没——有。这点儿还不够我塞牙缝的。”林祈平扬了扬手中那只咬了一大口的西红柿,歪着头说:“送佛送到西,干脆,你们好人做到底,再给我两个吧?”他决心找回点便宜,不能就这样白让他们戏耍半天。
“吃吧吃吧。这是我们家种的。”胖女人也换了潮州话,像心疼小弟弟似的说,“吃饱了才有力气再游回去。”
“谢谢胖姐。”林祈平感激地向胖女人鞠了一躬,猫下腰去又摘了三四个又红又大的西红柿,双手捧在胸前,拔腿就跑。
“嗨,也不谢谢我呀?这是我的番茄,不是她的……”。苦瓜脸大叫。
“下回我多穿一条游泳裤来还给你!”林祈平飞快地滑下土坡,一溜烟就没影了。
“这小兔崽子!”苦瓜脸摇摇头,笑了。
走。咱们上那边商量点正事去。大烟鬼用越南话说。

林祈平和陈玉彦哥俩儿美美饱餐了一顿西红柿之后,胜利返航了。有大哥和救生圈的陪伴,什么急流险滩波涛汹涌全不在话下。阿蝶像欢迎英雄凯旋似的迎接他们的归来。
这次“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的经历给林祈平留下了永难忘怀的记忆,在他的人格塑造过程中注入了自信与果敢。后来,他又有过多次横渡,也是独自一个人完成的。那是在他陷入极度困苦的战争年代,每当他对命运强加到头上的苦厄心灰意冷的时候,他就只身来到这条大河里搏击一番,去战胜它、征服它,并从中重新获得生存下去的勇气和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