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9日 星期四

祈祷和平....( 连载 -128 ).... 林新仪

                第二十四章  来自朋友的攻击( 3 )
贺电事件毁掉了欣欣向荣的柬埔寨华文报业,断了侨界爱国进步人士的一条臂膀。金边的华侨当然不会搞什么请愿活动,在人屋檐下,只能逆来顺受。幸好,华文教育界毫发未损,孩子们还有书读,还能学习中国文化,这应该算是“皇恩浩荡”了。
突然被剥夺了工作权利的潘丙义心情格外沉重,但他还没有来得及认真反思整个事件过程中自己的失误,就义无反顾地接受卢萌杰委派的另一项任务:到桔井去秘密开展华运工作,同时为以后在某个适当时机再出版一份喉舌性质的华文报纸做好各方面的准备。桔井市中山学校的教务主任曾伟汉将给予他一切必要的协助。这也是卢萌杰“未雨绸缪”计划的重要步骤之一——在越共势力活跃的东部湄公河沿岸地区建设一个未来的“华运”总部基地。
潘丙义临走前,到林弘毅家里向这位曾帮助过他的忠厚的兄长辞行。
华文报纸被查封,证明了林弘毅对整个侨社命运的忧虑很有见地。但他是孤独的,自从在端华学校里头遭到激进学生的大字报攻击之后,他更加的谨言慎行了。他深知凭一已之力是无法抗拒强大的极左思潮的汹涌泛滥,只好采取一种明哲保身的态势。许多时候,对那些不敢苟同或不愿苟同的事情和观点,他不再持反对态度,而是保持缄默。这次由北京贺电事件而导致的柬埔寨华侨进步文化事业遭受沉重打击,他是痛心疾首的,但他并不认为西哈努克错了,充其量也只是做得过火了点。相反,应该认真检讨的是文化界的进步人士,他们激进得有点忘乎所以了。然而,他的真实想法只是在深夜里向妻子低声诉说,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包括儿子林祈平。
今天,潘丙义前来辞行,平淡的气氛中夹杂着几缕忧伤。林弘毅尽量避免谈论刚刚过去的事件,不着边际地扯些无关宏旨的话题。
“准备到桔井去?”林弘毅平静地问。
“是的。这里已经无事可做了。”潘丙义郁闷地回答。
“今后,有什么打算?”
“想做点小本生意。”
“以前做过生意吗?”
“没有。”
“万事开头难呐。”
“是呀。再难也得迈出第一步。慢慢学吧。”
“其实,做生意说难也不难。赔本的买卖不要做就是了。”
“真新鲜!不过,这是大实话!”
在一旁坐陪的杨碧涛不禁哑然失笑。

贺电事件之后,王国内务部加强了对中国大使馆的监视,便衣密探的布控数量比往常增添好几倍,将毛泽东大道上那块飘扬着五星红旗的地方置于昼夜不间断的窥探之中。
中国大使馆内部也发生了相当激烈的派性斗争。在这个中柬关系出现恶化趋势的节骨眼上,资深老外交官陈叔亮大使被召回国,背上“刘少奇修主义外交路线黑干将”的罪名,发配“五七干校”劳动改造去了。新大使未上任之前,暂由一等秘书熊庆兼任临时代办,但他根本就无力控制被使馆内的“造反派”恶意搅混了的外交局面。
那些日子里,门外密探云集的中国大使馆倒是冷清了许多。想回国探亲或做生意的侨胞除非万不得已,宁可往后推迟行程日期,尽量不在这个最敏感的时间段到使馆去办理签证手续,以免遭惹祸端。可是,偏偏就有那么一些年轻人不吃这一套,他们理直气壮、昂首阔步地出入这块巴掌大的“伟大祖国的神圣领土”, 以示对当局的蔑视。
这一天,中国大使馆的签证接待处就闯入了这么几个“天不怕、地不怕、神不怕、鬼不怕、反动派就更没有理由怕”的青年学生。他们正是给林弘毅贴大字报的“端华捍卫毛泽东思想红色青年团”全体成员:魏小山、简奕诗、徐冰洁、肖玉萍、崔盛仁。这五个年轻人是配戴金光闪闪的毛主席像章、手握红彤彤的毛主席语录,精神抖擞地闯进来的。当他们一踏入使馆大门时,立即激动万分地齐声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万万岁!”
魏小山等人向祖国亲人表达了坚决支持中柬友协致柬中友协贺电的革命立场,愤怒控诉国际反华反动势力串通勾结,查封我进步华文报纸、镇压世界人民革命运动的罪恶行径,最后一致要求使馆批准他们返回祖国,参加“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改造客观世界同时也改造主观世界。
接待者赞扬青年学生们敢于蔑视一切封建反动势力的革命勇气和革命行动,然后鼓励他们说,革命不分先后不分地点,回国革命和留在当地革命都是一样的,从某种意义来说,留在海外,用毛泽东思想去武装世界人民并积极投身到他们的民族革命和民族解放运动中去,可以有更大的作为,能够更有利于早日实现“建设一个红彤彤的新世界”的伟大理想和目标。
这位接待者显然也很激进,忘了自己是一名外交官,他口若悬河,循循善诱,极富煽情的语言把这些初生牛犊的学生调教得个个热血沸腾,豪情满怀,恨不得立即投身到柬埔寨轰轰烈烈的民族革命运动中去。最后,他还赠给他们每人一本最新版的毛主席语录,并在扉页上题词:“努力学习掌握毛泽东思想,到世界革命的大风大浪中锻炼成长!”
魏小山一行五人从大使馆出来,仍然心潮澎湃,忘乎所以,总想干点什么。他们没有注意到已经有许多便衣警察尾随过来,形成包围之势。这些密探从他们骑着自行车刚出现在毛泽东大道之时就盯上他们了。或者说他们压根儿就不在乎这些“大狗小狗饱狗饿狗”,一股“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英雄气概充盈全身,于是他们决定向反动派示威、挑战了。
他们从签证接待处的侧门走出来,推着自行车走到大使馆正门一片开阔的铁花栅栏围墙跟前,魏小山突然停住脚步,他望了一眼铁栅栏里头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神情庄严地说:“我们要用实际行动来表达我们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无限热爱无限忠诚,不要辜负祖国亲人同志对我们的深切期望。”
“我同意!”徐冰洁第一个积极响应。
“我们怎么做?”简奕诗问。
“我们现在就搞一次向柬埔寨人民宣传毛泽东思想的活动。”
“在哪里搞?”崔盛仁疑惑地瞧着魏小山容光焕发的脸。
“就在这里!”魏小山斩钉截铁地问答。
“在这里?这里……太危险了。”肖玉萍胆怯地环顾一下四周,低声嘟哝着。
“是呀。恐怕不太妥当。”崔盛仁附和道。
“怕什么?!”魏小山激情洋溢地鼓励战友们,“看!我们背靠着伟大的祖国,身后就是五星红旗和神圣的国徽,我们有什么可害怕的呢?我们是毛主席的忠诚战士,如果需要,我们将献出满腔热血。别看这些便衣密探蠢蠢欲动,没什么了不起的!毛主席教导我们说:‘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来,让我们开始吧。”
五个红色青年在铁栅栏前并排站着,用华语高声朗诵毛主席语录,每诵完一段,便由柬语说得很好的崔盛仁和肖玉萍当下将其口头翻译出来。他们的勇气和奇特行为吸引了众多的行人驻足观看、倾听。
但是,内务部的便衣们绝非是什么“纸老虎”,他们是一群训练有素的鹰犬,当他们弄明白这几个华侨学生在干什么时,立即蜂拥而上。一个显然是头儿的黑大个子罩着副墨镜,手里拿着警用对讲机,站在马路对面指挥喽罗们行动。十几个密探从四面八方冲过来,厉声驱散围观的群众,迅速将魏小山五人制服,粗暴地拽下他们胸前的像章,抢走毛语录,并给他们戴上手铐。
“你们凭什么捉我们?你们这是在侵犯人权!”魏小山用柬语愤怒地抗议。

刚从对面走过来的黑大个扬起粗壮的臂膀,恶狠狠的煽了魏小山一记耳光,咬着牙骂道:“我×你妈的‘亚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