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0日 星期五

祈祷和平....( 连载 -131 ).... 林新仪

               第二十四章  来自朋友的攻击( 6 )
第二天,林弘毅拎着一只小皮箱——妻子昨天晚上为他细心打点的行装,坦然地登上了卜哥山。这座海拔只有一千多公尺的青山位于柬埔寨西南部的象山山脉之中,绿郁葱茏,云蒸霞蔚,山岚缭绕其间,站在山巅上远远的还能眺望到蔚蓝的大海,如果没有王室卫队重兵设防把守,这里的确是一处旅游避暑胜地。林弘毅在那座建于半山腰的、凉爽宜人、富丽堂皇的皇家别墅里与几位老朋友不期而遇,其中竟然还有来自马德望国光联校的校长章宗林和磅针培华学校校长谭真。他们与林弘毅一样,都是在内务部的“黑名单”上挂了号的“左派知名人士”,这次也是因为肯尼迪夫人访柬的缘故而被当局“请”上山“避暑小住”的。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这几个“左派知名人士”平时难得见面,今日托杰奎琳的福,于卜哥山上相聚,在王室卫队的“护卫”下休闲度假,海阔天空的神聊仙侃数日,好不惬意。
一个星期之后,林弘毅安然无恙的回到金边,被强迫扔下工作休息了几天,反而比以前神清气爽了。在家中望眼欲穿的杨碧涛心中一块石头才算落了地。后来的三年中,他又有许多次被请上卜哥山去,成了皇家别墅的熟客。卜哥山上阴凉的山风一次比一次更令人寒意悚然,预示着柬埔寨的政治风向正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岁末的圣诞节,学校放假一天。李玫芬召集初三年级课余读书会在后楼的教室里举行本年最后一次读书活动。
今天的读书活动一开始就显得很冷清,五个学生只来了班长赵长荣和文体委员陈玉蝶俩人。已经超过规定时间五分钟了,平素有着严谨的守时习惯的林祈平居然还没到。
李玫芬皱着眉头又瞅了一眼腕上的手表,不耐烦地说:“这个阿平是怎么搞的!好了,不等他了。我们开始吧。”
“李老师,再等等吧。”阿蝶央求道,“不是还有彭子超和高秀兰没到吗?”
“子超和秀兰来不了了。”李玫芬摇摇头说,“开始吧。”
赵长荣瞧了李老师一眼,习惯性地不停抖动着两条腿,神秘一笑,没说话。他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
“今天,我们还继续讨论上次的题目:许云峰、江雪琴、成岗等革命者他们有哪些优秀品质值得我们学习?我们应该如何学习?《红岩》这本书我要求你们至少要阅读两遍,你们做到了吗?……”
话音未落,教室的木门嘭!的一声被推开,林祈平满头大汗的跑进来。
“对不起。李老师……”林祈平喘着气道歉。
“为什么迟到?”李玫芬的脸紧绷着,透着严厉的愠色。
“我们家……来了几位客人……是我妈妈的叔叔……从新加坡来……”
“好了。我知道了。坐下吧。”李玫芬的语气缓和下来,“我们继续学习。”
赵长荣开始发言了。林祈平今天不像往常学习讨论会上那样兴奋、活跃,而是蔫蔫的,闷闷不乐似听非听,他心里还在为刚才和母亲吵一架而生气。

昨天,那几位造访林家的客人,正是杨碧涛失散了三十多年的叔叔杨再元先生和他的夫人以及两位助手。杨碧涛对这位叔叔的印象已经非常淡薄了,因为在她很小的时候叔叔就飘洋过海,去了新加坡谋生,从此再无消息。今日能亲人重逢,应归功于年初春节期间突然现身金边的“三哥”林篱。
林篱原本是从南越西堤路过金边,再转道新加坡飞往香港的,在金边逗留的两天,他顺便探望了老朋友林弘毅。杨碧涛向他说起了这位杳无音信的叔叔,请他若有可能的话在新加坡帮忙打听打听。林篱对朋友嘱托之事从来都是尽力尽力去做的,成与不成都要有个结果。他只在新加坡停留一天,不可能满世界去打听杨再元其人,但他下飞机的当晚便将此事托付给了新加坡的一位友人,临走前再三叮嘱一定要给个回信儿。
两个月之后,杨碧涛惊喜地接到了一封寄自新加坡的信,正是她那位因困苦无度而少小离家的叔叔写来的。如今,他已成就一番事业,是新加坡赫赫有名的再元建筑工程公司的董事长了。通了几次信,叔叔便约定今年圣诞节期间前来金边探访亲侄女一家,并顺便去见证、考察那片令他心仪已久的世界古建筑史上的奇迹——吴哥窟。
杨再元一行四人昨日飞抵金边,住在王城大酒店,定好今天到林家看望侄女侄女婿和孩子们,中午一块儿到泰山酒家吃饭。林祈平一大早就告诉妈妈说他今天要去学校参加一个学习活动,不能在家陪客人。妈妈大为不悦。
“你就不能请一次假吗?”妈妈尽量压抑着对儿子的不懂事的不满情绪,耐心地问。
“不能!”林祈平匆匆地收拾着学习材料,连头都不抬一下,断然说。
“为什么?”妈妈生气了,提高了嗓门,“妈妈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的外叔公,人家大老远的从新加坡专程跑来看望咱们,你怎么可以这样不懂人情事故呢?”
“今天的学习很重要。我必须去。”林祈平的口气也变得强硬起来。
“妈妈并不反对你参加读书活动,但今天是特殊情况呀。如果你是怕挨批评,我明天去向李老师作解释。”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林祈平拿起学习材料扭头就走。
“你给我回来!”妈妈真的火冒三丈了,一把揪住了儿子的衣领,“今天就不许你出去!”
“我就是要出去!”
“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

“你的良心是资产阶级的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