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9日 星期四

烽火岁月....( 连载 -05 ).... 林新仪

                                                             第一章   胜者为王 ( 4 )
庆祝大会即将开始。贵宾们从独立宫里走出来,陆续登上主席台就座。只有一个人是来自广场的人群中,他直奔主席台左侧的楼梯而去。楼梯口的卫兵拦住了他,他向卫兵出示了一个什么证件,卫兵立即恭敬地请他上去。林祈平一开始就注意到这个人的背影和侧面很熟悉,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便一直目送他上了主席台,等他转过身坐下时,林祈平才看清了他的脸,正是他!

那是解放西贡的第一天,已是人去楼空的台湾大使馆遭哄抢,他们五个华侨战士奉命随二富少尉赶去平乱。就是这位个子矮小、干干瘦瘦的中年人,带领着四五个华人青年在现场不顾被暴徒殴打的危险,拼命维持秩序,声嘶力竭地规劝群众停止哄抢行为。几个持枪的地痞猖狂叫嚣要踩死他!林祈平他们全副武装及时赶到,二富朝天鸣枪驱散人群,才将他从险境中解救出来。他向二富自报家门是“地下革命党人”。如今,他赫然出现在主席台上,成了革命政权的座上宾。林祈平不由得对他肃然起敬。但林祈平却始终回忆不起来这个中年人曾在八年前那个春节在他家里出现过,父母亲盛情款待了他,还亲切称呼他为“三哥”。他就是林篱。
领导人开始登场了。今天庆祝大会的核心人物是阮文灵——越共在南方的最高首脑,南方解放后即被越共中央任命为西贡市委第一书记。他一身戎装,满面春风,在一群军人的簇拥下微笑着走上主席台。紧跟在他身后的是他的副手、西贡市委副书记陈白腾。

阮文灵与主席台上就座的社会各界知名人士一一握手致意,但都是一带而过。当走到“三哥”跟前时,他和陈白腾显得特别高兴,又是拥抱又是拍肩膀,还与“三哥”亲热寒喧了有两三分钟。这一不同规格的礼遇显然是在告诉所有人,他们的交情非同一般!“三哥”这个神秘人物也绝非等闲之辈!当然了,他们之间结下的究竟是怎样一种深厚的战友情谊林祈平是不得而知的,而他更想不到的是,这种亲密无间牢不可破的同志关系在后来很短的时间内便发生了急剧的质的变化:红变成了黑,友化为了敌!

阮文灵作了激情洋溢的演讲。这位从青少年时代就投身于祖国独立解放事业的职业革命家很有雄辩口才。他绘声绘色地描述了越南人民如何在胡伯伯的领导下打败了老牌法国殖民者和武装到牙齿的美帝国主义,半个多世纪艰苦卓绝的战斗有多少革命志士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今天的辉煌胜利充分证明了越南是一个伟大的国家,越南人民是伟大的人民,是永远不可战胜的!祖国历经百年的战火从此熄灭了,苦难已经结束,南北方很快就会统一,社会主义的阳光正在普照全越南……。他还捎带点了几句越南在刚刚过去的印支战争中是如何帮助兄弟的老挝人民和柬埔寨人民抗击外来侵略,解放了他们的国家,并说,这是越南党和军队为解放全人类而付出的牺牲,我们的流血牺牲有着重大意义。今后,无论印度支那的土地上发生什么情况,我们将继续承担、履行历史赋予我们的国际主义义务……。

林祈平不敢太专注于聆听阮文灵的讲话,因为他还要执行他的监视任务。但阮文灵关于“承担、履行国际主义义务” 的话语虽只是短短两句而且一带而过,却在林祈平的心中激起了波澜,他精神为之一振,似乎又看到了重返柬埔寨的希望。然而,这种重返将取何种方式?它意味着什么?林祈平不愿往深里多想。他现在最热切盼望的就是与亲人团聚、与所爱的人团聚,然后脱去军装,告别武器,重新过上和平与宁静的生活。

阮文灵的演讲结束后,主席台前进行了一个简短的阅兵仪式,然后就是群众游行和文艺表演。广场上的群众开始兴奋起来,人声鼎沸。一辆辆五彩缤纷、内容各异的彩车缓缓驶过,它们都是各个社会团体出资赞助的,虽然因时间过于仓促搭建得相当粗糙,但其中不乏充满激情的创意,令人耳目一新,为人们传播着欢乐。

最后的压轴节目是堤岸华人的舞蹈队和醒狮与武术表演。

又见醒狮了!当耳膜中灌入那自幼便非常熟悉的极富雄性魅力的锣鼓声时,林祈平激动不已!它的鼓点是那么的震憾人心,节奏感强烈得让人血脉贲张。色彩斑爛、威风凛凛的数只醒狮强劲而硬朗地踩着鼓点节拍,生猛地眨着眼睛,摇头摆尾,舞得虎虎生风,淋漓尽致的演绎着中国岭南文化的精髓。

堤岸华人的精彩表演将庆祝大会的喜庆气氛推到了高潮。当醒狮队舞到主席台前时,几只醒狮一字排开,在密急如滚雷的小鼓点声中向高踞主席台之上的革命政权领导人行大拜之礼,以示崇高的敬意。

阮文灵站立起来,带头鼓掌表示感谢。他如今已是这座拥有四百多万人口的越南第一大都市的最高行政长官,同时也是越南南方实质上掌握最高权力的统治者,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带有或明或隐的政治意义的,都是他的同僚、部下以及周围形形色色的人们争相揣摸、效仿的对象。他今日的起立鼓掌,象征着对西堤华人的肯定和尊重。于是,掌声连成一片,持续了很长时间。所有在场的华人无不为之动容。他们宽慰地以为,他们从此可以同革命政权和平相处,在越共的统治下像从前那样安安生生地生活下去了。孰不知,没过多久,一场早就酝酿成熟的巨大阴谋便开始付诸实施,等着他们的,竟是一个深不可测的黑洞……。

庆祝大会开得非常成功。革命政权的威望很快建立起来。与此同时,专政的力量也迅速地渗透到这个城市的每一个细微的角落,它无处不在,悄悄地、毫不留情地荡涤着旧制度留下的一切,包括这座城市的名字——西贡从那天起便易名为胡志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