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2日 星期日

烽火岁月....( 连载 -06 ).... 林新仪

                                          第二章   缺憾的重逢 ( 1 )
与凤凰路相隔不远的云长街也是前西贡政权高级军官和政府要员聚居的别墅区。其中有一幢深宅大院与众不同,它的围墙又厚又高,墙头上布着三道带剌的铁丝网,两扇沉重的铁闸门是用复杂而密实的铁花焊制而成,除非走近跟前贴着门驻足观看,一般的行人很难对门内的景物留下什么印象。门前一左一右戳着两个气派的哨兵岗亭,显示出它的主人是极有身份的人物。

的确如此。这幢云长街102号别墅的第一个主人是越南末代王朝保大时期中部平川地区武装力量的首领黎文远将军。有美国人撑腰的吴庭艳在密谋推翻保大政权时曾与黎文远称兄道弟,并借重了他的军力。但是,当吴氏废黜保大夺取最高权力之后,又恐怕平川的地方武装会危及他的统治,翻脸不认人,反过来镇压了平川派。“功高震主”的黎文远被逼逃离西贡,远走他乡。

黎文远出走后,他的别墅便归入吴庭艳名下。吴将它用作秘密警察的一个秘密据点,专用于秘密关押、审讯那些刚刚捕获的越共地下党人,待“油”榨得差不多了,再将他们投入监狱。
现在,这个大宅院又换了新主人。它归属革命政权,并划给了军队的后勤机关使用。桑金笙大尉受到上级的特别照顾,特许他们一家人住在宅院内的一套房间里。

桑金笙是个老越盟。这条客家硬汉从十六七岁起就投身到越南人民的抗法斗争事业之中。五十年代初,他被派遣到柬埔寨马德望省柬泰边境的山林里开辟后勤供应线,六十年代中期,他又调到湄公河岸边的磅针、桔井一带,奔走于那条神秘的胡志明小道之上,负责为越南南方的抗美战争提供后勤支援。在越共的后勤总部机关里,桑金笙的名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的资格之老可与阮文灵、陈白腾等领导人相媲美。然而,出生入死将近三十年的他,军衔却只是大尉,军职正团级,好些个他昔日的战友和部下现在都比他官儿大,而且有的人还大不少,最高者甚至官拜大校正师级。深究其故仅仅是因为他并非正宗的越南人,而是一个华侨!

其实,这种“玻璃天花板”式的歧视在越共部队中并不新鲜,尤其是在胡志明逝世之后,这种现象越发的明显,多见不怪,大家心里都很清楚,心照不宣罢了。对此,华侨弟兄们每每议论起来便都很忿然、悻然,可又都很无奈,久而久之也就都木然、淡然处之了。

今天,苏莹与三个女儿彩虹、彩霞和彩云兴高采烈地到独立宫广场上去参加庆祝大会,桑金笙没有陪她们去。他的军务非常繁忙。前敌伪军政权遗留下来的军事物资数量巨大,都需要一一清点、登记、备案、接管,他在散布于城市近郊的许多座军营和军需仓库之间来回奔波,把他累得够呛。
傍晚时分,桑大尉回到家,妻子和女儿们都在餐桌旁等着他。
“爸爸回来了。开饭喽!”小女儿彩云高兴地叫着,拍着手掌从沙发上跳将起来。她已经十五岁了,出落得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蓓蕾,可人疼爱。

苏莹和俩姑娘赶紧张罗饭。饭菜已经做熟,都在灶上扣着,单等他回来。这种普通的平常人家的生活对于他来说才刚刚开始,每当和妻子女儿同坐在餐桌旁说说笑笑一起吃饭时,他总感到很满足很惬意,疲惫和身心就会松弛下来,工作中的烦恼就都抛到窗外去了。然而,“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惟一令他怅然的是,这个家庭已经缺失一角,不再圆满。

大女儿彩虹一边吃着饭一边兴致勃勃地向父亲描述今天在独立宫广场上的所见所闻。她是一个已经有着五年军龄的女军人,在后勤部队的一个单位里任书记员,平时难得回家一趟。除了大哥桑春雷,父亲便是她心目中崇拜的偶像。她的妹妹彩霞虽然比她小两岁,军龄却和她的一样长,是某部文工团的青年演员。姊妹二人都是在1970年参的军。那年的3月,柬埔寨发生了军事政变,桑 金笙立即派人赶去马德望将母女四人接回到柬越边界一带的解放区,然后又毫不犹豫地将姐妹俩送入部队,只有老幺丫头彩云年龄太小,不能从军,便跟在妈妈身边,留在后方。

“爸爸,我们今天在独立宫广场上碰见了一个熟人,你猜猜是谁?”彩虹盯着父亲的脸,眼睛里闪动着柔和的光。

“谁呀?”桑金笙夹了口菜塞进嘴里,心不在焉地问。

“姐姐你先别说。”彩虹正要回答,被彩霞制止了,“爸爸你猜猜看呀。”彩霞一脸的调皮。
老桑瞅了两个女儿一眼,又瞧了瞧妻子,妻子抿嘴一乐,装没看见。“唔——,好,我猜猜。”父亲故作思索状,忽然又像发现了什么,恍然大悟的样子,双目直盯彩虹说,“一定是……一定是你日思夜盼最想见到的人!”

彩虹仿佛被父亲锐利的目光看透了心思,脸蛋刷地红了。

彩霞瞅着大姐羞涩的样子咯咯笑了。少不更事的彩云嘴里正嚼着块肉,莫明其妙地瞧着俩姐姐,搞不懂她们是怎么回事。

“你别瞎说。”苏莹赶紧出来替女儿解围,“我们遇见彭子超了。他在广场上执行任务。”

“噢——。是彭子超呀。你早点说不就结了?”老桑笑道,“我可是有……有五年没见着他了。”

“没有五年。”彩虹认真地纠正道,“最后一次见他是1970年的11月份,在柴桢的后勤基地。”

“哦,对对。”父亲点点头说,“不到五年。唔……四年半。没错吧?哎,我说姑娘,你怎么记

得这么清楚?是不是……”

“你又来了。没正格!”苏莹嗔了丈夫一句。

“逗她玩的嘛。”老桑笑了。看来他今天心情不错。

彩霞又咯咯乐了。

“笑什么笑!”彩虹瞪了妹妹一眼,又说,“子超说今天晚上要来看你。”说完她放下了筷子。她已经吃饱了。

“真的?你告诉他这个地址了吗?”

“当然告诉了。还用得着你说?”彩霞抢着回答。她喝完最后一口汤也放下了碗筷。

“他能找得到……这个破地方吗?”老桑往嘴里扒了一大口饭,含浑不清地问。

“他说他能找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