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0日 星期一

烽火岁月....( 连载 -08 ).... 林新仪

                     第二章   缺憾的重逢 ( 3 )
“听说……是在桔井。我不清楚。”林祈平刚才的喜悦之情被冲掉了,眼神迅即黯淡下来,“我和他们分开五年了……”。
“唉——。惨啊。都是这场该死的战争!”苏莹长叹一声,接着又安慰祈平道,“别难过。孩子。再耐心等等看。老桑,你托人帮忙去打听打听不行吗?”
“现在很难说了。再想办法吧。”桑金笙轻轻的摇摇头。
屋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凝重起来。因为其他四个华侨战士的家人全都滞留在柬埔寨,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谁都不知道他们会遭受怎样的厄运,“苛政猛于虎”啊!他们能否逃出赤柬的魔爪?……天晓得!每个人都默默无语,心中都在隐隐作痛。
“嗨嗨,我说同志们,别都搭拉着脑袋垂头丧气的,来来,坐下。我们泡茶喝。”桑大尉朗声道,“列宁同志说过,面包会有的。黄油也会有的。天空总是会晴朗起来的——这句是我说的。子超,你还像根木桩在那里戳着干什么?快让弟兄们坐下呀。我说苏老师,请你给我们泡一壶茶来好不好?泡那盒我刚拿回来的好茶。再把那包好烟也拿出来让弟兄们尝尝。”
            哎。稍等。”苏莹答应着,赶紧跑进厨房烧水去了。
大家围着餐桌坐了下来,等着苏老师的茶水。沉闷的气氛在桑大尉乐天而爽朗的笑语声中被稀释了。
“今天我请你们吃一样好东西。”桑大尉神秘兮兮地眨巴眨巴眼睛,转身进了里屋。
不大功夫,他拿了两包方方正正的东西出来,放在餐桌上。
702压缩干粮!”贺云龙眼睛一亮,第一个叫出声来。
“哇——,这可是好东西!”郑志杰惊喜的欢呼有如久旱逢甘露。他顺手拿起一包压缩干粮翻来覆去的看包装纸上印着“中国制造”的字样,爱不释手,一副馋涎欲滴的样子。
“放下!馋猫!”老桑拍了一下郑志杰的手背,板着脸孔说,“等茶来了再吃。”
嘿嘿嘿……。郑志杰难为情地缩回手去搔起头皮,张嘴笑了。他那肥厚的下巴夸张地抖动着,像个没牙的老太婆。
咯咯咯……。这回是彩云姑娘笑了。她因为没人搭理她而一直都闷闷不乐,不知是中了什么邪突然就笑将起来。她笑得挺脆生,很开心。原来,她是看见浑身滚圆活像条冬瓜的郑志杰那副怪模怪样的笑相而忍俊不禁的,而且一笑起来就收不住了。大家伙莫明其妙的瞅着她,搞不懂她为何发笑。其中有一个人抗不住诱惑也笑出声来。于是,像得了传染病似的,所有的人都笑了,笑得前仰后合,弯腰捧腹,眼泪都给挤出来了。顿时,情感的天空晴朗了,心中所有的阴霾都在这欢乐的笑声中被驱散殆尽。
不一会儿,苏老师笑吟吟地一手拎着开水,一手拿着茶叶和香烟快步走过来,为这群老越共小越共沏上一壶酽酽的浓茶。然后,她就势坐在彩云姑娘的身边。
桑大尉撕开压缩干粮的包装纸,深棕色的干粮块散落在桌子上。他招呼大家伙吃,每人一块。同志们嘻嘻哈哈伸手便抢。眨眼间,桌上的好东西就被“洗劫”一空。
越共部队中的压缩干粮是中国长年大宗援助的众多军需品之一,专供紧急行军、连续作战等特殊情况下充饥裹腹之用。压缩干粮分701702两种。701是普通型,呈黄白色,类似于制成豆浆后剩余的豆渣饼,其中配以各种营养成分,硬似砖头,主要供应战士们食用。701头几次吃还蛮好吃的,连续吃下去就如同吃粗糠一样让人难以下咽。而702则大不同,属营养加强型,内含高蛋白、巧克力等成分,香甜可口,百吃不厌。它是军官们的专利品,按月定量配给,数量很有限。普通战士一般来说是吃不上的,除非你跟某个军官关系很铁,他高兴的时候也许会请你品尝一小块,让你解解馋,吊吊你的胃口。桑金笙刚才拿出来的两包702,那是一个尉级军官两个月的供给量,难怪贺云龙和郑志杰一看见它就两眼放光,喜不自胜。
“还是你们管后勤的好呵。”彭子超咬了一口702,打趣道,“近水楼台先得月。”
“这是我自己的!存了两个月,没舍得吃。今天全拿出来给你们享用了。”桑大尉吹着胡子瞪圆了眼珠,“你这臭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
“爸爸你也太偏心眼了!”彩霞嚷嚷道,“连我们姊妹仨都瞒着不让知道。”
“让你们知道,你们不就都给我偷吃光了?”父亲斜睨了女儿一眼。
同志们都被逗乐了。
对于这些令人心情轻松愉快的玩笑林祈平似乎心不在焉,他一直在关注着小彩云的一举一动,脑海里不断闪现出当年那个令他着迷的、躺在摇篮里的小女婴的形象。十五年前那个粉红色的像小猫一样可爱的小东西,如今竟然变成一个活泼漂亮的小姑娘,生命真是太奇妙了!此时的彩云,正靠在妈妈的怀里,安静地一小口一小口吃着702,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使得林祈平渴望认她做妹妹的心情越发的强烈了。他终于忍不住要试探一下。
“彩云,你知道吗?你本来应该是我的妹妹。”林祈平微笑着说。
彩云愕然,困惑地望着阿平,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于是,林祈平便将十五年前她还躲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两位母亲是如何达成抱养的口头协议但最终却没有实现的往事一五一十的叙说一遍。他的讲述充满了浓浓的情感,在座的每一个年轻人都被那个关于母爱是怎样伟大的故事深深打动了。只有两位长者桑金笙和苏莹的脸上显现出的是感慨万千的表情。
“你骗人!”彩云脖子一拧,一副绝不会上当的样子,“你在编故事哄我玩呐。”
“我说的全是真的!骗你是小狗!”林祈平不自觉地吐出一句孩提时代经常说的童言。
彩云将信将疑地抬头望着妈妈的脸,问道:“妈妈,他说的是真的吗?”
“是真的。”母亲温柔地轻抚女儿乌黑的长发,慈爱的说,“若不是你出生后吃了妈妈两天的奶水,妈妈舍不得将你送人了,你今天就应该是阿平哥的妹妹了。他妈妈当年是我们国光学校的校长,对我特别的关照。那时我们家很穷,他妈妈经常给我们家送好吃的东西来,说要抱养你的那天晚上,他妈妈还给我送来一沙锅她亲手做的当归炖乌鸡汤,给我补身子,也给你增加营养,好让你在妈妈肚子里长得壮实一点儿,要不然,你今天能长得这么水灵、这么漂亮吗?……”说着说着,苏莹微笑的眼睛里充盈了感激的泪光。
“怎么样?现在相信了吧?”林祈平得意之色溢于脸上。
“我妈妈说的,我当然相信了。”彩云还给了阿平一个信任的笑容。
“那么,你想不想……认我这个哥哥呢?”阿平小心翼翼地问。
“唔……”彩云闪动着那双澄澈明亮的黑眸子,很认真地想着,仿佛在作出一个重大的抉择,片刻,她郑重其事地回答说:“无论你什么时候到我们家来,我都会叫你一声阿平哥的,但是,我不能认你做我的哥哥。因为,我已经有哥哥了。我哥哥叫桑、春、雷。”她在念她哥哥的名字时特地一字一顿,以增强情感色彩。
林祈平没想到彩云姑娘年纪不大,说出的话却这么得体,他失望之余蓦然发现自己有一个重大的疏忽:竟忘记了这间屋子里少了春雷大哥——这个革命家庭中一个极其关键的成员。桑春雷与他的姐姐林梦平同龄,比他大四岁,因此,小时候在一块儿玩耍时他都管他叫春雷大哥。
“哎呀,我怎么把春雷大哥给忘了呢?”林祈平用拳头砸了砸自己的脑袋,自责道。“苏阿姨,春雷大哥呢?怎么没看见他?他上哪儿去了?我好想他呵。”
林祈平这一问不打紧,刚才的欢乐气氛立即被卷走了。苏莹霎时显出了苍老之态,两行清泪顺着脸颊缓缓流淌下来。桑金笙顿失乐天而爽朗的笑容,瘦削的脸庞上笼罩了一层阴云,眼睛里溢满了哀伤,他点燃一支香烟,默默地吸着,仿佛没听见林祈平的问话。
林祈平马上感觉到了由于他浑然无知的问题而带来的沉闷和压抑,一股不祥之感袭上心头,他惶惶然不知所措了。
“我哥哥他……已经牺牲了。”彩虹打破沉寂,代替父母亲告诉阿平这个已经过去许多年的不幸消息。说完,她的眼眶发红,有点哽咽难语了。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林[祈平声音低沉地向两位长辈表示歉意。但他旋即又执意请求:“请告诉我,春雷大哥是怎么牺牲的?”
“我来给你讲。”彭子超从桌上的烟包中取出一支香烟,慢条斯理地点燃,吸了一口,浑黄的眼睛盯着林祈平,一只手的食指轻轻敲打着桌面,又重复了一遍:“我来给你讲桑春雷的故事。”
人们的思路,沿着彭子超的讲述,回到了那个炮火连天、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