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9日 星期三

《血債》....( 白墨)

今年4月15日,赤柬頭子波爾布特真的死了,離「4.17」高棉金邊淪陷23週年血腥紀念日還有兩天。這頭惡獸來不及被公審就去見馬克思,實在太便宜了牠。


猶憶前年6月,曾傳聞這殺人魔王喪命,我填了一闋《菩薩蠻》:

深仇未報元兇死,千冤化作湄河水。地府鬼門開,罪魁投網來。
殺人三百萬,血債今朝算。償命若瓜分,鞭屍存幾斤?


後來證實是誤傳,波爾布特並未死,我又填了3闋《搗練子》:

天地怒,鬼神憎,一死難除滿地腥。仇恨化成連夜雨,洗清冤債祭慈靈。

亡萬次,死千番,狗命難填曠古冤。殘喘茍延能幾日?眾人公審眾魂鞭。

穿萬箭,殺千刀,此恨綿綿怒火燒。妖孽未除仇未雪,豈因真死怨全消?

4月,在高棉歷史上,是慘痛的。1975的4月17日,金邊淪陷,赤柬掌權,這伙冷酷又幼稚的理想主義新統治者,為了「淨化」全國,用最暴烈的手段,在高棉掀起血腥滅門大屠殺,短短4年內,全國近一半人口慘死於這場浩劫中。如此大規模而有計劃之殺戮,在世界史上實屬空前,令人髮指。正如被刺殺身亡的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男配角得主吳漢所說:電影《戰火屠城》中所描述的,不及真實慘狀的1/10。

為什麼赤柬要殺這麼多人?就單憑波爾布特一小撮,如何能殺掉300萬人?

觀察赤柬的一切措施,都集中在維護其組織的安全上,而把一切可能對赤柬懷恨或有反感的人以至他們的後代,全都消滅了。許多從城市趕出來的人,都整村整村被殺死或餓死,連兒童也不放過,對赤柬的命令稍有違背者,立即被處死,以警效尤。

赤柬為了維護它的統治,採取一系列措施:大規模遷徙人民,取消城市;定期遷移居民,每半年或10個月便大遷徙,使居民住無定所;取消貨幣;取消郵政;佔領所有農餘時間;驅使人民到公共食堂吃飯,家裏不許有任何私產;沒有獲准不許到別村去;取消一切感情和愛情;極端仇視知識份子;衣服只有一種顏色:黑色;沒有日曆,沒有時鐘,沒有報紙,和外界沒有任何接觸。所有這些,把人民的衣食住行都控制住,想宰殺當然易如反掌。

赤柬把一切他們認為不可靠的人都當做敵人看待,把年青人和10歲以上的兒童都另外集中生活,向他們灌輸效忠組織的思想,為了適合他們殺人的需要,赤柬訓練了一批又一批男女青年劊子手,在糧食缺乏的情況下,這些愚昧無知的年青人,只要有得吃,就言聽計從,執行殺人命令,連自己親生父母和兄弟姐妹也照殺。

我認識兩位埋死屍的朋友,一位姓陳,一位姓楊,目前都住滿地可。他們每人曾埋過的死屍都在200具以上,而每次如果挖掘5個洞窪,地上只擺有4具屍體,他們就提心吊膽,心想第5具就是自己無疑,幸好後來再有死屍拖來,才僥倖逃過鬼門關。有些還未斷氣,但組織的命令誰敢抗拒?唯有將活人當死屍埋。由於沒得吃,氣力不夠,土又硬,只能淺挖淺埋,死屍的手都露出地面,因見慣也管不了那麼多。據他們透露,行刑時大都用鋤頭朝後腦砍下,或用竹鞭的尖端刺心臟,也有用塑膠袋包住頭部讓其停止呼吸。死屍都把衣服脫光,由於個個瘦骨如柴,根本分不出男女,有些十幾歲的女屍,樣子像老太婆,而絕大部份婦女因營養欠缺,連月經也沒有,更談不上生育。陳君還告知男人處決時只要朝後頸砍一下就倒,女的則要砍兩至三下才死。

就憑幾頭困獸橫行,把那幅風景,濺染得一片血腥。邪惡已甦醒,寺院禪音,蛻變成死神之號令和斷氣前的呻吟。幾乎相信命運,當老方丈滿口佛經,賄賂不飽魔王的饑饉,求天帝發慈悲心,不惜以百萬生靈為祭品,陪葬罪惡同歸於盡,守候大地昇平。

四月,捕殺波魔這隻怪獸,擰斷牠裝滿瘋狂變態幻想的妖頭,砍下牠沾滿罪惡血跡的髒手,撕碎牠用神州大米養肥的驅肉,祭三百萬具無辜骷髏。

四月,追殺赤柬這群猛獸,敲碎牠們充滿極權毒髓的骨頭,剖開牠們沒有心肝只有槍桿的胸口,剁爛牠們用人民幣和「毛選」滋補的肥肉,祭三百萬遺屍亂葬崗的親友。

波爾布特死了,宣告了一個時代的結束,然而,300萬人命(其中有80萬柬華同胞)的千古血債始終尚未償還,高棉的歷史冤案始終無法得以雪洗,連一句公道的結論也沒有聽到。
(1998.04.24《華僑新報》第37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