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8日 星期一

烽火岁月....( 连载 -13 ).... 林新仪

                第四  鸽子 、蛇和木头鱼 ( 2 )
麦克纳马拉离去后,他的继任者、新任国防部长克拉克·克利福德立即批准了威斯特摩兰的增兵方案。101空降师便是这批准备开赴越南战场的20万大军的一部份。鹰师的及时投入南越参战,改观了战场的态势,使美军迅速摆脱了被动局面,重新掌握了战场的主动权,从而为威斯特摩兰腾出手来实施他的第三个旱季攻势:代号为“金石头”的战略攻击行动提供强有力的保障。


“金石头”行动计划是早就制定好了的。它的锋芒指向越柬边界一带。威斯特摩兰掌握的确切情报表明越共的高层领导中枢就隐藏在鹦鹉嘴地区的热带丛林之中,暗中对西贡虎视眈眈。他的“金石头”就是要在这旱季几个难得干爽的月份里调动美军大部队,在强大的空中优势支援下向该地区发动突袭清剿,对越共首脑机关和主力部队重拳出击,打压他们的军事活动范围与生存空间,消灭他们的有生力量,并把他们从西贡周边远远的推开、赶走,以确保这个越南共和国的首都不再受到侵扰和威胁。101空降师前来参战增援,使这位越南战场上的美军最高指挥官在调兵遣将上更加的游刃有余了。

然而,正当威斯特摩兰开始实施“金石头”行动时,南部的越共却悄然寂静无声了,倒是北越人明目张胆地“入侵”越南共和,而且还在溪山大张旗鼓的向美海军基地发难,这是怎么回事?威斯特摩兰是个思维缜密的军事家,他综合分析了各方面的情报,大胆推断北越人的进犯很可能是一次佯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次佯攻又要掩护什么呢?南部越共可看不出有什么大的动作呀。他百思不得其解。当他举起“金石头”正要投掷的时候,却突然间找不到对手了。司令官恼火了,你躲藏起来我就把你炸出来轰出来赶出来,再揪住你狠狠的揍!他毫不迟疑地按原定计划行动——先施以猛烈轰炸,然后就是大部队在武装直升飞机的火力掩护下向纵深地带推进、再推进……。

其实,南部越共并没有闲着,他们也在运动,只不过他们的运动是鼹鼠式的。你有你的雷霆万钧,我有我的遁地之术。应该承认,威斯特摩兰的推断是很够将军水平的,北越正规军攻打溪山的确是佯攻——一场并非虚张声势而且不惜兵员大量伤亡的佯攻,为的是充分吸引美军的注意力,以掩护南部越共悄悄准备另一次更大规模的战役。

10月上旬的一天,越共潜伏在西贡城内的地下谍报网络最高负责人四伦——他的公开合法身份是著名的天主教社会活动家——被秘密宣召到设在解放区某地的特别情报工作联络中心去接受上级传达的最新工作指令。他的上级是从北越直接派下来的中央特派员,化名为苍柏。苍柏听完他的近期工作情况汇报之后,指示他本人应尽快进入西贡政权的核心圈子内,直接插到阮文绍身边去工作。因为在此之前,四伦已经利用他苦心经营了十余年的教会与政界错综复杂的人事关系,在总统府秘书长办公厅内一个重要职位上安插了一名自己的谍报员,同时,他与阮文绍总统个人也建立起一种很特殊的教民关系,他深得总统的信任,实际上已成为一名游离于总统府编制之外的影子顾问,但他一直非常谨慎地与总统府保持一种若即若离的状态,想等待时机更为成熟一些,不急于将这一关系明朗化。今天,苍柏正式要求他这么做了,也就说,中央认为南方战局已经到了关键时刻,需要他直插敌人心脏了。

苍柏告诉四伦说,中央决定在即将到来的戊申年春节期间发动总攻击,西贡是这次总攻击要全力夺取的目标!一旦我军攻占西贡城各要塞,阮文绍政权便会四下溃散,我方就完全有可能趁乱夺取最后的胜利。这是决定命运的一战,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准备为这一战役牺牲一切!
苍柏尽力掩饰心中兴奋之情,冷峻地说:“为了迎接这场意义重大的决战,上级决定给你的谍报网增加两项新任务:为战斗服务并直接参加战斗!也就是说,你和你的谍报员同志们将要承担更多的具体工作。比如,战场的侦察与准备、战斗员和武器的潜伏安排、敌方目标的不间断跟踪、从美伪最高层了解掌握他们的思想状况和战略动向,甚至于在必要的时候绑架或者干掉某些大人物……。你的担子很重,这是一个特殊时期。为了保证这几项任务的圆满完成,你的谍报网要尽可能扩大,吸收新成员。当然,我们将马上从地方部队给你抽调一批生力军,战役打响之前归你指挥,他们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青年别动战士……”。

从特联中心返回西贡的路上,四伦的心情是复杂的。他没有苍柏那种似乎看到胜利曙光的兴奋与激动。他是一个越共的超级间谍,特别残酷的职业环境已经把他磨练得喜怒不形于色,无论是思维还是做事都严谨圆滑得天衣无缝、滴水不漏。《圣经》上说,上帝之子耶稣差遣他的十二个门徒深入外邦传教布道时这样教导他们:“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如蛇,驯良如鸽子……”。四伦就是这样一个兼具蛇与鸽子双重秉性之人。凭着他的驯良和灵巧,他逃过了不知多少危险和灾难,并且极为成功地渗透入西贡政权的最顶层,金字塔的塔尖儿。若论知已知彼,没有哪一个越共领导人能及得上他。他深知,敌人还很强大,美军也绝非什么“少爷兵”、“豆腐兵”,他们精良的武器装备与凶猂的战斗力不是能够轻易被击败的。我方的军事力量这几年虽然也积累得颇为雄厚了,但从整体实力而言,与敌军相比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如此贸然发动总攻击,后果将会是什么?想至此,他不由得不寒而慄。


但是,上级布置的任务是绝对要完成的,这关系到民族大义问题,不能打半点折扣。他现在急需考虑的是,假如这次战役不能像预想的那样取得胜利,该怎么办?他应如何收拾残局,将已经暴露于敌的谍报网重新隐藏起来?他必须好好的思索出一个万全之策,在坚决完成任务的同时,尽可能多的保护每一个同志。因为,这是另一条战线,自有它特殊的作战规律,一个谍报员就是一笔无价的财富,他有义务在可能遭致的失败之后还能启用这些财富与敌人继续斗争下去……。